《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31章 大选驸马(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选结束后,所有人都屏息,等着最后的裁判。

    蓝雪国主看向凤红鸾,威仪的开口:“红鸾,你的驸马!自然你最有权。”

    蓝雪国主直接将大权交给了凤红鸾。

    凤红鸾点点头,目光一一掠过下面那些年轻公子,很认真的一个个念出名姓。人人都惊异的睁大眼睛。因为人数太多,他们身上只有代表标号的腰牌,而凤红鸾直接就念出了每个人的名姓,分毫不差。

    这一刻,就连那些从来眼高于顶的人都对上座的那个女子肃然起敬。

    即便,哪怕他们不会成为她的驸马,但能有幸得她亲口念出名字,今日来此一日,也是无憾。

    大殿万人,凤红鸾一个个名字念过。最后莞尔一笑:“都不错!”

    众人顿时一愣。

    蓝雪国主也愣了,半响,他道:“难道都留下?”

    琼华冷笑:“我看红鸾公主怕是被这么些公子晃花了眼了。”

    她恨凤红鸾,都是因为她,她才有现在的生活,从君紫璃将她娶回去,无论她使用什么伎俩和手段,君紫璃都不碰她,甚至都不去她的院子。如今在璃王府,她就是一个空有王妃头衔的人,更甚至,如今连一个婢女都敢给她使脸色。

    更不用说那四个狐狸精日日想尽办法陷害她了。

    琼华话落,君紫璃淡淡瞟过去一眼,琼华顿时低下头。如今君紫璃就是她的天。

    那四名侧妃顿时都得意且嘲笑的看向琼华,不过都是精明的人,也只是一眼,立即齐齐做矜持规矩的样子。

    凤红鸾似乎并没有听到琼华尖锐嘲笑的话,淡淡一笑,将桌上的一张写满名字的纸递给蓝雪国主身边的大总管太监道:“这些人留下!”

    众人这才目光落在他桌子上的宣纸上。

    蓝雪国主似乎松了一口气。

    大总管扯着嗓子当场念名字,人人屏息。

    大选第一日,万人只留下了五百名。

    无人有意义。更多的是感叹,红鸾公主能记住每个人的名字,就凭这一点,那些落选的人,自知便配不上她,但还是不影响他们对她的钦慕。

    回到公主府,凤红鸾洗漱过后,依然没有困意。窝在软榻上坐到深夜,才在梅姨心疼催促中上了床。

    这一日,既花灯节那日的血雨腥风之后,无比太平。甚至连风都是静的。

    第二日,凤红鸾便早早的醒来了,进行第二轮中选。

    又是一日无话,五百人留下一百人。这一日,凤红鸾同样坐到深夜,才上床入睡。

    第三日,小选,依然是一日太平。一百人留下了二十人。

    回到府中,凤红鸾依旧如那两日一样,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动。只是静静的坐着,昏黄的灯光照在她的身上,西窗冷月,孤影单薄。

    梅姨心疼的悄悄落泪。云少主难道真的放弃公主了么?为何都到如今了还没有音讯?

    不但云锦没有音讯,整个云族云山也未传出丝毫音讯。

    每一次大选、中选、小选之后的名单都由蓝雪国主发皇榜公布。

    再也无人谈论花灯节那一日的血雨腥风和肃杀,天下间纷纷扬扬谈论的都是红鸾公主招选驸马的人选。尤其小选最后的二十人,早已经名扬天下。

    都是不被世人所知的年轻公子。才华冠满,衣冠品貌不输于天下三公子的人。

    小选过后,蓝雪国主搬出一道榜文:“休息三日,三日后,终选驸马!”

    榜文一出,所有人都心情激动的等着那日,尤其是在终选将会出现的玉太子、蓝世子、墨公子等不用参加前三选的人也参加终选。

    红鸾公主的驸马人选花落谁家,让人更多了期待。

    整个蓝雪京都城由内到外,更甚至整个天下,老弱妇孺,茶余饭后,谈论的都不会脱离这个话题。

    天下彻底因此轰动。比之东璃太皇太后寿宴,西凉的百花节,轰动效果空前绝后。

    凤红鸾终于不用再日日坐着马车出府,也不用日日坐在那里看比试了。有了再次懒床的机会。

    一觉睡到了下午时分。直到饿的肚子叫才爬起来。

    吃过了饭后,便依然又窝回了床上继续睡觉。不过刚上了床,便听到有脚步声进了院门,脚步声清浅,步履沉缓。是玉痕。

    凤红鸾闭着眼睛不睁开,依然躺在床上不动。梅姨听到脚步声迎了出去,一见是玉痕顿时愣了一下,连忙上去请礼:“奴婢拜见玉太子!”

    玉痕停住脚步,点点头:“红鸾还在睡?”

    梅姨再次一怔,似乎是惊讶于玉痕为何知道公主在睡。只听玉痕轻笑道:“她一连累了三日,自然是要好好睡补回来的。”

    梅姨骤然发现玉太子笑起来真好看。如一块玉散开光华。雍容如芙蓉。又愣了一下,连忙低下头道:“奴婢去喊醒公主!”

    “不必!我进去就好!”玉痕摇摇头,抬步向屋里走去。

    梅姨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拦还是不该拦。因为那日见玉太子是揽着公主一起回来的。而且在玉痕面前,即便他温润如玉,让她只觉得压力,不敢有半分不敬。

    梅姨犹豫间,玉痕已经进了屋。

    隔着珠帘,就看到了那窝在床上闭着眼睛熟睡的人,似乎并没有发现她到来,睡梦正酣。屋内生了两个火炉。加上外面射进来的阳光,一片暖意融融。

    玉痕脚步放轻,走到床边站定,看着她。

    凤红鸾依然睡着,连睫毛都没动一下。

    半响,玉痕转身,走到一旁的软榻上坐下,拿起软榻上凤红鸾前两日闲来无事儿看的奇闻趣事看了起来。

    梅姨没听到屋内动静,向着屋内看了一眼,见凤红鸾根本就没醒,玉痕在看书,房中静静,她守了半响,退下去干活了。

    凤红鸾本来在玉痕来时醒了,后来从他进屋盯着她看心中却是怎么也不想睁开眼睛,后来感觉那人坐在一旁看书,她又真的睡着了。

    凤红鸾这一觉,睡的很熟,直到夕阳西下,才再次醒来。

    睁开眼睛,玉痕依然在看书,而且嘴角扬起薄薄的弧度,似乎看的颇有兴致。房中静寂,夕阳透过浣纱格子窗射了进来,给他身上踱了一层金光。

    那一瞬间,犹如神邸。

    凤红鸾神色微微恍惚了一下。

    这时候玉痕似乎发现凤红鸾醒来,低着头抬起,目光落在凤红鸾的脸上,一笑,许久不开口的声音有些微哑:“醒了?”

    “嗯!”凤红鸾点点头。眸光清透的向着窗外的夕阳余光看了一眼,重新落回玉痕身上:“刚才我还以为看到了……”

    话说到一半,住口不语。

    “以为看到了什么?”玉痕挑眉,在他的意识里,凤红鸾可不是会说一半留一半的人。

    “一尊佛!”凤红鸾笑着缓缓吐口。

    玉痕嘴角抽了抽,盯着凤红鸾,目光灼灼,半响,迎上她揶揄的笑,道:“佛是不会动心的。”

    凤红鸾笑着摇摇头,身子赖在床上依然不动,不再言语。

    玉痕也不再言语。

    房中再次陷入平静。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玉痕放下手中的书起身,走到床前盯着凤红鸾看了半响,眸中万语千言,似难说尽,就在凤红鸾以为他会开口要说什么的时候,他忽然抬步走了出去。并未言语。

    清浅沉稳的脚步走远,凤红鸾才伸手揉揉额头。

    梅姨轻步走进屋,看着凤红鸾,几次欲言又止之后,问道:“公主,您……您是不是会选玉太子为驸马?”

    “端饭吧!我饿了!”凤红鸾不答梅姨的话,吩咐道。

    梅姨自知不该问,退了下去。

    梅姨下去后,凤红鸾低垂下眉眼,落在白如凝脂的脸上两片小小的暗影。半响,她面色清淡的推开被子下了床。

    饭后,凤红鸾站在窗前,窗外夜色已经渐浓。半空中升起一弯小小的月牙,月牙的光辉虽小,似乎直直的照进她的心里。

    许久,凤红鸾身子一动不动。

    这一日,平静而过。

    接下来两日,一如既往,凤红鸾虽然不至于如第一日一般的大睡了。但也并未出房门,而是窝在软榻上看书。

    玉痕都如第一日一样,过来陪凤红鸾一起看书。两人偶尔交谈几句,大多数,房中静谧无声。

    天下被吵的沸沸扬扬之事,似乎与公主府无关一般。

    而云山,更是静的连半丝音讯都无。似乎真的一夕之间在这尘世隐匿起来了一般。

    这一日晚,玉痕刚刚离开,一阵脚步声走进了院子。脚步声踏的很重,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来一般。正是蓝澈。

    凤红鸾窝在软榻上看书,心中好笑。

    “奴婢给太子殿下请安!”梅姨的声音也很大。知道从那日之后,太子殿下和公主在发脾气,连驸马的三次大选都没参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