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20章 欺负(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玉子墨摇摇头:“云族没有动静。”顿了顿,看着凤红鸾又道:“师弟从那日走后,再无消息。不过似乎已经回了云族。”

    凤红鸾不再开口。

    玉子墨看着凤红鸾,只见她长长的睫毛低垂着,看不清她眼中的神色,心底一叹。再用了不了几日,这蓝雪京城就热闹了。不过到时候只希望千万别是不可收拾的场面。

    “公主醒了?”梅姨端着熬好的药走了进来,顿时一阵药香扑鼻,她放到桌子上,走到床边问凤红鸾:“公主起么?”

    凤红鸾摇摇头:“不想起!”

    梅姨又道:“膳食奴婢已经做好了,都是按照墨公子吩咐做了药膳。那公主……奴婢现在给公主端过来?”

    凤红鸾摇摇头,对着梅姨摆摆手:“一会儿再说吧!”

    梅姨看凤红鸾醒来似乎心情不好,点点头,也不再多话,退了下去。

    房间再次静了下来,只剩下药香环绕,半响,玉子墨端着药碗走到床边:“喝药吧!一会儿凉了。”

    凤红鸾点点头,躺着的身子坐起来,玉子墨给她拿了个靠枕倚在身后,她不怕刀剑,但最怕这种苦药汤子,如今一口气喝完,也不觉得苦了。将空碗交给玉子墨,她苦笑了一下:“到底是不一样了。”

    什么不一样,玉子墨没问,但也能知道几分。以前和现在,是不一样了。如果那人在的话,他怕是都不可能与她这般在一个房间静坐。

    玉子墨刚转过身,便听到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冲进了院子,脚步声熟悉无比,自然是得到了凤红鸾醒来消息的蓝澈。

    刚一进屋,蓝澈直接奔到床前,伸手就将凤红鸾的身子抱进了怀里。

    凤红鸾一怔,单薄的衣衫感觉顿时冷意遍布周身,她蹙了蹙眉头刚想开口,蓝澈沙哑的道:“姐姐,你没事儿就好!”

    凤红鸾心中一暖:“自然不会有事儿!”

    蓝澈紧紧抱着凤红鸾不松手,依然恨恨的道:“那两个女人,死有余辜。竟敢用这等下作伎俩害姐姐。”

    凤红鸾顿时想起那日的青郡主和怀郡主,微微蹙眉,伸手推开蓝澈的身子:“那两个郡主如何了?”

    “在天牢里关着呢!姐姐你放心,我一定要她们生不如死。”蓝澈恨道。

    凤红鸾想起那不过是两个傻女人而已。她们当真是爱蓝子逸,而蓝子逸他姑姑也是想蓝子逸好。摇摇头:“算了,我也没事儿,你去禀明父皇,将她们放了吧!”

    “你要放了她们?”蓝澈顿时瞪着凤红鸾,立即否决道:“不行!她们如此害姐姐,如何能便宜了她们?”

    “放了吧!”凤红鸾摇摇头:“你去告诉父皇,就说我说的,放了!”

    蓝澈瞪着凤红鸾,伸手去摸她的额头:“姐姐,你是不是脑子被那东西害糊涂了?她们罪大恶极。如何能这么简单就放了?”

    凤红鸾嗔了蓝澈一眼,伸手打开他的手:“三王府在蓝雪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等同于蓝雪的半壁支柱。不过是两个女人而已。杀了,虽然死有余辜,不会让青郡王府和南怀王府有怨言。但毕竟会成为心中的一个结。”

    顿了顿,凤红鸾又道:“若是放了。便是皇恩浩荡。父皇仁慈,太子仁心。三王府更会誓死效忠。三王府屹立蓝雪数百年,世代公爵,忠心怕是早已经大不如前。用两个女人,来换蓝雪江山半壁支柱。何乐而不为?”

    蓝澈皱眉:“但是她们如此害姐姐……”

    “其中还有子逸的姑姑。”凤红鸾提醒道:“兰妃虽然嫁入皇室。但是这些年父皇一直不理事后宫,三王府和蓝雪百官怕是都有怨言,只不过是无法而已。此事若是治罪青郡主和怀郡主,兰妃也逃脱不得。便是整个三王府。就算是看在子逸的面子上,也不可为。”

    蓝澈眉头皱紧。

    “不过是三个女人而已。放了她们,不止三王感激,就是白灼、楚枫都会感激。而且也定会看顾她们以后再莫要行这等事情。”凤红鸾又道:“就相当于两粒米换一袋粮食。”

    蓝澈点点头:“算是便宜她们了!”

    他自然也是聪明的。杀三个女人简单,只需要三刀就完事儿了。但三王府失了女儿,而且还是嫡女,血脉至亲,尽管罪大恶极,还是会痛心。也会成为一个结。

    凤红鸾见蓝澈不再气恼坚持,一笑,这才看到他眉眼有浓浓的疲惫,似乎极为累及的样子,蹙眉道:“你做什么了?很累么?”

    闻言,蓝澈小脸顿时垮了下来:“还不是各国使者进京了,子逸身子不适不能上朝,父皇将此次招驸马的事儿都压在我身上了。”

    凤红鸾点点头。

    蓝澈又道:“不只是接待,还有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大堆,父皇都推给我了。而他这几日什么也不做,就关在寝殿里睡觉……”

    凤红鸾抬头,见蓝澈全是对蓝雪国主的埋怨,笑道:“这个春年过了,你就十六了,父皇怕是要锻炼你接位。执掌起这个江山,自然是不容易的。”

    蓝澈顿时烦闷的皱眉:“真烦!”

    凤红鸾一笑,侧过身子:“你就在我这躺一会儿吧!”顿了顿又道:“帝王者,不是事事亲力亲为。你身为太子,手下人多的用不完。要善于用人。”

    蓝澈点点头,转身退了鞋子就要上床,眸光瞥见桌前坐着品茶的玉子墨,对着玉子墨点点头,又看到呼哧呼哧大睡的正香的小狐狸,顿时嫌恶的道:“死东西,怎么还没走?”

    凤红鸾好笑。

    蓝澈回身躺在了床上,似乎是累及了,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凤红鸾看着蓝澈,起身下了床,洗漱过后,梅姨端上饭菜。吃饭间,凤红鸾想起什么,对着玉子墨道:“这回玉痕来,子墨,你需要避避么?”

    玉子墨筷子一顿,沉默了片刻,摇摇头:“该躲的始终都躲不过。”

    凤红鸾点点头,不再言语。

    第二日,蓝雪国主下命放了兰妃、青郡主和怀郡主。

    兰妃自请落发出家。蓝雪国主准了。

    鄱阳王虽然不舍,但是皇上的女人不可能出宫或者令嫁人家,出家是唯一的出路。也就默认了。而且听说是红鸾公主请求皇上放的人。三王心中感激。他们一直认为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一定是杀头之罪的。

    青郡王和南怀王带着青郡主和怀郡主前来公主府请罪谢恩,凤红鸾并未见。

    结下来几日,凤红鸾一直窝在房中。

    那日抵抗寒毒和情花毒似乎损耗了她所有精力,即便醒来,还浑身无力。日日相伴的都是苦药汤子。不过幸好这两个月来她早已经练就了窝居的本事,每日玉子墨都会来坐上一时半刻,陪着她说话,或者是下棋,倒也不觉得烦闷。

    蓝澈忙着迎接东璃和西凉的来使,又筹备招驸马之事。从那天后再未见着人影。可见忙的程度可想而知。

    除了听到东璃和西凉使者每日行程的消息,并没有听到关于云族的任何消息。而云族也并未派来使。似乎蓝雪招驸马之事,云族抛诸了九天之外,无关一般。

    七日后,又一场大雪降临帝京。

    但这一场大雪不同于一个月前的那场大雪,而是来的快,停的也快。

    一夜之间,遍地银装素裹。

    一连歇了七日,凤红鸾身上终于有些力气了,便再不喝药。早上起来,吃过饭,她静静的站在窗前,院中木槿树被霜雪覆盖。偶尔有两只鸟儿飞来,花枝轻颤,霜雪从枝叶滑下,露出木槿花,傲然而开。

    她忽然想起,那日云锦带着她扔掉湖里时,恍惚中似乎闻到了梅花的味道,对着梅姨道:“公主府可有梅树?”

    梅姨正在收拾碗盘,闻言立即道:“是有梅树,就在后园的玉湖旁有一处梅园。如今梅花开的正艳呢,公主若是不问,奴婢还想告诉公主去看看呢!公主从住进了公主府,都没好好的逛逛园子。”

    凤红鸾一笑,她来公主府,多数时间都窝在屋子里,似乎真没好好的逛过园子,点点头:“那就出去看看!”

    梅姨立即应了一声,拿来蓝子逸给做的那个披风披在身上,又给凤红鸾手里塞了一个暖炉。凤红鸾刚要出房门,呼呼大睡的小狐狸顿时醒了,一个高蹦到了凤红鸾的怀里。

    凤红鸾迫不得已接住它,将暖炉塞进梅姨手里,主仆出了房门。

    清凉的风吹来,空气弥漫着清新霜雪融合木槿花的香味。

    一路出了院子,向着梅园而去。公主府奴仆本来就不多,一路很静。鞋底踩在雪上,发生清晰吱吱的响声。凤红鸾脚步走的很慢。

    远远的便闻到了梅花浓浓的香气,凤红鸾目光定在那处碧湖上。视线凝视了半响,移开视线,看向湖边那块石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