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19章 欺负(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的灵力呢?武功呢?都喂狗了么?”云锦此时凉薄的声音开口:“运功抵制!”

    声音实是凉薄无情。

    凤红鸾闭了闭眼,一咬牙,忍着剧痛和冰寒调动体内蓄积的灵力和内力。再一次忍受排山蹈海如刀割一般的冲击,寸寸凌迟她的血液。

    这种痛,似乎又回到了五岁那年,暗无天日的牢房,除了日日训练和杀人。奄奄一息从死人堆里爬起来的日子。

    似乎又回到了有一次接受任务,她全身被打中了十多枪,一年未能下床的日子。

    那些日子,她的生命中只有不停的血腥和死寂、荒芜,她的人声生惨白如一张白纸,只渲染了一种颜色,那就是鲜血。

    那时候,她心底向往阳光,是对命运的不屈服。

    如今……

    凤红鸾忽然睁大眼睛,想睁大眼睛好好的看着眼前的情形,可是看了半响,她入眼处只能看到那一袭白如雪,清冷如月光。

    虽然如此冷,但是她身体似乎被注入了力量一般。用灵力,将寒毒寸寸的压制下去。

    如此反复,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不知道何时,凤红鸾已经忘了疼,她脑中只要两个字,压制。

    恍惚中,她似乎听到窗前那人凉凉的声音:“如果以后,你每个月都要忍受这种痛,你可是还会怪我当初的选择?”

    “而且,你可知,你痛,我会更痛?”话落,那人半响又道:“于心何忍?”

    凤红鸾想说话,张了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之后,房间静寂,再听不到任何只言片语。恍惚似乎那人的声音就是一句梦语,或者是窗外的冷风吹过,之后消散于无形。

    东方渐白,寒毒终于退了下去。

    凤红鸾整个人如水洗一般,身子软软的倒在了床榻上,再动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困倦袭来,她只想长睡不醒。但是心中的理智狠狠的拉锯着她,让她困难的睁开眼睛看向窗前。

    那人依然站在那里,似乎并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

    昨夜,恍惚一梦。

    凤红鸾看着云锦,这个背影如此真实的就在她眼前,证实昨夜不是梦。即便是此时看,他的背影依然如昨夜被情花毒催动的意乱情迷时看的一样,花月静好,飘雪如画。

    凤红鸾动了动嘴角,刚要说什么。

    云锦忽然回头,清凉的眸光扫了凤红鸾一眼,一言不发的抬步走了出去。

    凤红鸾怔怔看着那白衣如雪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她蹙了蹙眉,忽然一笑,闭上了眼睛。

    出了房门,云锦玉颜冷寒的扫了一眼院中等了一夜的人。眸光从蓝澈身上扫过,看向玉子墨,白灼,楚枫,最后警告的看了一眼玉子墨怀中的火灵狐,身形一闪,出了公主府。

    至始至终,未发一言。

    他出来的太突然,所以院中几人都愣了一下,刚要开口询问,云锦已经不见了。

    蓝澈惊醒,顿时大怒:“混蛋,欺负了我姐姐就想这么走么?”话落,就要追去。

    玉子墨出手拉住他:“快进去看看红鸾!”

    蓝澈顿时住了脚,恨恨的看了一眼云锦消失的方向,转身向屋里冲去,因为站的太久,腿一麻,就向地上倒去。

    玉子墨重新的扶助他,一叹:“师弟既然离开,红鸾估计是无恙了。不用心急。”

    蓝澈点点头,适应了一下,抬步冲进了屋内。当看到屋内的情形,顿时愣了一下。只见凤红鸾浑身湿透的躺在床上。青丝凌乱,衣衫虽然松散,但还是好好的穿在身上的。

    蓝澈愣了一下,连忙的跑到床前:“姐姐?姐姐你怎么样了?”

    凤红鸾一动不动。蓝澈顿时冲着外面大喊:“子墨,快过来看看,我姐姐怎么样了?”

    玉子墨本来没进去,他虽然清楚这辈子都与她不可能,但也不想见到鸳鸯锦被,屋内暖意融融的情形,此时听到蓝澈焦急的喊,便抬步走了进去。

    当看到屋内的情形也是愣了一下,须臾,他快了两步走到床前,伸手去把凤红鸾的脉,一双凤目染上惊异的神色。

    “怎么了?我姐姐怎么了?”蓝澈焦急的看着玉子墨。

    “她的情花毒解了,寒毒也度过去了!”玉子墨沉默片刻,开口道。声音有一丝暗哑。

    蓝澈顿时大喜:“真的?”顿了顿又道:“那我姐姐……”

    “她……没事!”玉子墨摇摇头。就因为如此,他才惊异。不但惊异凤红鸾的毅力,更是惊异那人的心力和冷硬。他居然冷眼看了她一夜么?

    是不爱了?还是太爱了?

    看着凤红鸾极致疲倦昏迷了过去,玉子墨心口忽然有些憋闷的喘不上气来。

    “那……那个混蛋有没有欺负我姐姐?”蓝澈看着凤红鸾的样子,似乎不像是被欺负。

    玉子墨松开凤红鸾的手,看了蓝澈一眼,不语,抬步走到不远处的桌子上,研磨,提起笔,在宣纸上书写。

    蓝澈顿时再要问,梅姨已经进来,看到凤红鸾顿时心疼,对着蓝澈道:“太子殿下,云少主没有欺负公主。”

    这哪像是被欺负的样子!

    蓝澈顿时松了一口气,又有些疑惑,那个混蛋居然不趁此机会欺负?但是他也懒得管那么多了,只要他姐姐无事就成。

    片刻,玉子墨写好了一张方子递给梅姨:“按着这个去抓药,给公主喂下,她身体透支太过严重。”

    “是!”梅姨立即接过药方。但是并没有立即走,而是看着蓝澈和玉子墨:“太子殿下,墨公子,你们先回避一下,奴婢给公主换了衣服。”

    玉子墨点点头,抬步走了出去。

    蓝澈看了凤红鸾浑身湿淋淋的衣服一眼,也抬步走了出去。

    外面白灼和楚枫听说凤红鸾无事,担了一夜的心也放了下来。

    被换洗了衣服之后,躺在松软的锦被中,凤红鸾这一睡,便是三日。再次醒来,已经是三日后的下午。

    睁开眼睛,窗外阳光透过帘幕射了进来,她有几分恍惚,半响,她似乎想起什么,目光第一时间看向窗前,那里,空无一人。

    她怔了片刻,忽然笑了笑。目光移开,便看到一团火红如焰火的家伙躺在软榻上呼呼大睡的正香。

    房间静静,可以清晰的听到它呼哧呼哧的声音。

    凤红鸾目光定在火灵狐的身上半响,才移开视线,对着外面轻喊了一声:“梅姨!”

    喊声落,外面有脚步声走了进来,如玉的手挑开帘子,进来一抹秀雅的身影,正是玉子墨。玉子墨直接走到床边,对着凤红鸾一笑:“感觉身子可好?”

    凤红鸾点点头:“还好!”

    “梅姨去煎药了,我估计你此时快醒了,就先一步过来了。”玉子墨道。

    凤红鸾点点头,看着玉子墨:“今日初几了?”

    “初三!”玉子墨转身走到桌前坐下:“你睡了有三日了。”

    凤红鸾点点头,这次睡的时间还不是太长。躺着的身子觉得浑身软软不想起来,只听玉子墨又道:“师弟从那日你毒发过去后就离开了。”

    凤红鸾脑中顿时想起那日那人无情的背影,伸手揉揉额头问:“子逸怎么样了?”

    她已经不太记得那日发生了什么,只依稀记得她用灵力将蓝子逸身上的情花毒吸到了自己身上,然后自己抵抗了寒毒和情花毒。之后蓝子逸如何了,她没有印象。

    “子逸如今在府中休息。情花毒让他有些伤了元气,昨日才醒,不过休息两日就好。无大碍。”玉子墨道。

    “那就好!”凤红鸾松了一口气。

    无论是蓝子逸,还是玉子墨,她都不想他们有事。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尽量避免对他们的伤害。或者是将伤害减小到最低。

    玉子墨看着凤红鸾松了一口气的神色,他淡淡一笑,不再言语。

    凤红鸾也不再言语。

    房间静了下来,半响,玉子墨道:“据说西凉和东璃的使者已经启程来蓝雪了!红鸾,你要做好准备。”

    凤红鸾一怔:“他们来做什么?”

    玉子墨看着凤红鸾,浅浅一笑:“难道你忘了么?在西凉之时,你父皇曾言为你招驸马,君子尚且言而有信,更何况帝王,这种事儿,如何能是儿戏?自然是一言九鼎。”

    凤红鸾顿时蹙眉。

    这么长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儿,她倒是连这事儿给忘了。或许她从来都没在意。但是玉子墨说的对。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更何况蓝雪国主是帝王,自然是要实施。

    沉默半响,凤红鸾烦闷的伸手揉揉额头,问道:“使者都谁?”玉子墨看着凤红鸾烦闷的神色,淡淡一笑:“该来的都会来!”

    闻言,凤红鸾眉头皱紧,半响,松开揉着额头的手,问道:“云族也会来人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