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18章 我的人何人敢动(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锦依然站着一动不动。

    “你想让我去请你么?过来!”凤红鸾说着,身子已经下了床榻向着云锦走去。只不过脚踩在地上如踩在棉花上一般,脚步虚浮。她一个不稳,向地上栽去。

    云锦却是站着不动,看着她栽倒。

    “你混蛋!”凤红鸾栽倒在地,身子痛的皱起了眉头,但和全身火热比起来还是微乎其微,她火红的眸子瞪着云锦。

    云锦低着头看凤红鸾,湿透的衣衫包裹在她的身上,曲线柔美,因为几番挣扎,她衣衫有些散乱,脖颈锁骨处的肌肤露出,粉红晶莹,沾着水珠,似乎散着光华。

    只是看了一眼,云锦薄唇忽然死死的抿了一下,冷硬的移开视线,抬步走向窗前,不再看凤红鸾,冷静凉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愚蠢!”

    两个字,清清楚楚的传入凤红鸾的耳膜。

    凤红鸾顿时气怒攻心的看着云锦的背影,尽管如此气,但还如此该死的认为那一个背影便如攥住了她的心一般,花月静好,如诗似画。

    凤红鸾似乎听到了自己的磨牙声:“要不就过来给我解毒,要不你现在就滚!”

    云锦似乎没听到一般,负身立在窗前,淡漠的看着窗外:“休想!”

    凤红鸾觉得自己的怒火似乎比身上双重情花毒的欲火在此时还要大,怒瞪着云锦,虽然一双眸子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影子,但不影响她的怒意:“那你要如何?”

    该死的!

    “你不是很有本事么?自己解毒!”云锦冷硬的道。

    “你……”凤红鸾瞪着他,死死的瞪着,半响,她忽然软了下来:“你在这里,还要我如何解毒?”

    “爷只是看着你别做出对我不忠不贞之事!其余的你以为爷会管你死活?”云锦冷叱了一声:“你时间不多了,不想死就自己动手解!”

    云锦话音刚落,凤红鸾气恨的一掌拍了过去。连掌风都带着一团火热。

    云锦侧身闪过,那一掌无形中被化于无形,几乎都没靠近他的身。他回头淡淡的瞥了一眼凤红鸾:“你最好别再做愚蠢之事。再催发内力,只会让你死的更快!”

    凤红鸾手剧烈的颤了起来,心口的火似乎已经沿着她的四肢百骸流窜开来。她猛的摇摇头:“我不要,我就要你……”

    云锦身子一震,背着身子的凤目有一丝挣扎,须臾,他云纹水袖一扫,一阵凉寒的风吹了过去:“让你醒醒!看看如何解毒!”

    在那刹那间,凤红鸾只觉得周身如冰刀扫过,凉深深的冷。但也驱散了几分火热,她看着云锦,有三分倔强,三分不服:“我就要你解!”

    云锦薄唇紧紧抿起,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色,一动不动。

    凤红鸾唇瓣被咬出了血丝,从地上起来,走向云锦。他就在她眼前,还如何能让她自己解毒?她如今脑中想的只有一床账子,锦被中交颈相缠的如玉温凉。

    就在要走近云锦伸手去抱住他,外面忽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是蓝澈急切的声音:“我姐姐回来了没有?”

    凤红鸾脚步猛的一顿。

    “回太子殿下,公主是被云少主带回来的,在屋内……”梅姨立即道。

    蓝澈顿时一喜,就往屋子里冲来。

    “太子殿下,您不能进去,云少主吩咐了,谁也不准进去……”梅姨立即拦住云锦,她毕竟是过来人,也明白此时屋内的情形,虽然没传出什么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但也八九不离十。

    “滚开!姐姐的地方,什么时候听他的了?”蓝澈大怒,挥手挥开了梅姨就要进来。

    “少主不可,里面……里面公主和云少主……”梅姨被蓝澈打了一个趔趄,惊呼出声。

    蓝澈着急凤红鸾如何了,哪里管得了那些。他伸手一扫,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他就要进去。还没迈步,屋内忽然刮出一股森凉的风,直直打向他面门。

    蓝澈一惊,连躲闪也不及,身子猛的被打了出去。

    紧接着门‘砰’的一声又被死死的关上了。

    蓝澈身子重重的摔到了地上,他闷哼一声抬头,更甚至都没看清屋内是何情形。但毫无疑问,从这打人的手法和气息就是云锦无疑。

    “混蛋!”蓝澈骂了一句,身子起来就要再冲进去。

    突然被一只手拉住蓝澈的身子,玉子墨抱着火灵狐飘身而落,低沉的声音响起:“太子殿下,你不能进去!”

    “为何不能?我姐姐被那混蛋欺负!”蓝澈顿时怒瞪着玉子墨。

    “你进去能作何?”玉子墨看着蓝澈急红的眼。

    “自然是救我姐姐!”蓝澈立即道。

    “如何救?”玉子墨继续问。

    “自然……”蓝澈顿时哑住了,有些呆,半响才不甘的道:“那也不能让我姐姐被那混蛋欺负了……”

    不过声音小了很多。

    他虽然早已经及冠,但一直也未近身女子,自然对男女之事朦胧不懂。只是毕竟身为太子,隐约知道些也是不多,一时间挣扎着问玉子墨:“怎么办?”

    玉子墨向屋内紧闭着帘幕看了一眼,凤目平静,缓缓吐出一个字:“等!”

    蓝澈挣扎了半响,最后恨恼的一挥袖:“便宜他了!”

    玉子墨不再言语。

    忽然又有脚步声匆匆走了进来,白灼和楚枫抱着昏迷的蓝子逸,走到玉子墨的近前,白灼急急道:“墨公子,你快看看子逸兄如何了?”

    玉子墨看向蓝子逸浑身都被水湿透,他点点头,立即出手把蓝子逸的脉,微微一怔,似乎明白了,道:“师弟无碍,情花毒已经解了。不过身子极度虚弱,立即送回府吧!”

    白灼顿时一喜,点头,抱着蓝子逸刚要离开,忽然又停住脚步问:“那公主呢?”

    “公主在房里!”玉子墨道:“不用担心,公主应该也无碍!”

    “那就好!”白灼和楚枫似乎同时松了一口气,抱着蓝子逸匆匆走了。

    院中再次静了下来。

    房间内凤红鸾浑身僵硬,手一直保持着抓云锦的姿势。她感觉整个房间都弥散着玉兰香,不停的冲击着她的感官,情花毒的火热,此时让她已经濒临极致。

    就在这时,云锦背着的身子忽然转过来,眸光定在凤红鸾的脸上,平静无波的凝视了一秒,薄唇吐口:“动用灵力,催动你体内的寒毒发作。”

    凤红鸾看着云锦,猛的摇头,手死死的扣住了他的胳膊。

    “休想让我给你当解药!”云锦衣袖甩开,将凤红鸾打回了床上。

    相较于刚才‘砰’的一声重响,这次是轻轻的软软的将她落在了床褥上,低寒的命令道:“还不快些!”

    话落,他背转回了身子,似乎极其不愿意看凤红鸾。

    凤红鸾火红的眸子依稀只朦胧的看到那背影强硬决然。她本来满脑子是他的影子被击了个粉碎。极度煎熬过后,她恼意一窝蜂的涌来,死死的咬住唇瓣,盘膝坐好,猛的用功催发体内蓄积的寒毒。

    几乎刚一碰触心底埋葬的那团冰寒,寒意便汹涌而来。

    有那么一丝理智,她忽然想起,据上次寒毒发作之日今日似乎是一个月。本来是每月十五,可是因为她体内的寒毒变异,变成寒灵,却愈发的没规矩起来。

    之后,她便脑中混沌不清了。

    一冰一火碰撞,两相冲击着她的周身,全身剧痛,如车轮碾过一般,血液里似乎都长了针,有那么一瞬间,她有想死的感觉。

    但也只是一瞬间,当她看到窗前矗立着不动那白衣如雪身影,便死死的咬着牙,忍受着身体一波波的绞痛。

    凌迟,怕是也莫不如此吧!

    有那么一瞬间,凤红鸾是这样以为的。

    但站在窗前的人,始终一动不动。只是背对着身子,目光森凉的看着窗外,薄唇抿起坚毅的弧度。无人看到,他锦缎白衣早已经结了一层冰霜,在黑暗夜色昏黄的灯光下,周身都散着冰冷的光泽。

    两个时辰,冰火煎熬下,在她身体盘踞了十几年的寒毒终于还是战胜了情花毒,火热一寸寸的减了下去,最后消失了无影无踪。

    凤红鸾终于可以喘一口气,此时脑中清醒,清晰的可以看到那人依然站在窗前,如千年亘古就在的石像一般,岿然不动。

    那如雪的白衣,寸寸冷寒之光。

    这一刻,凤红鸾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她虚软的身子看着那抹白衣身影,片刻,紧接着冰冷的寒气袭来,在四肢百骸冲击而过,寒毒汹涌而来。

    此时正是午夜子时。寒毒真正的发作了!

    如潮水,瞬间便占据了整个身子,所有血脉,似乎要将她整个人冻僵、淹没。

    早先一番抵抗之后,凤红鸾的身体早已经虚弱不堪,如今只能任寒毒袭来,她感觉全身无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