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15章 一人独奏(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以,这种毒又称之为情毒,或者情咒。被列为江湖禁术其中之一,曾经几百年前,天下初定之时,三国帝王和云族之主合力传令天下,五大禁术不准流传,其中就包括这个。

    后来,本来就极少罕见的情花全部被铲除,情毒也渐渐消失。近一百年来再不得闻。

    如今一听说凤红鸾和蓝子逸中了情花毒,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着二人。这个信息,实在太过震惊。

    蓝澈已经彻底的呆了,虽然他想撮合凤红鸾和蓝子逸,但是也没有想过是这种情况,呆愣了半响,忽然看着二人道:“那你们还不快去解毒!”

    蓝澈话落,大殿所有人声息也不闻。

    蓝澈看着不动的二人,上前对着微低着头的凤红鸾道:“姐姐,反正那个云混蛋通天咒大成也绝情弃爱了。如今你中了情毒,干脆也忘了他,子逸多好,而且子逸也是清清白白的,比起你……亏的是他……”

    蓝澈已经语无伦次了。他如今一听说是情花毒也顾不得找下毒之人治罪砍头了。只关心的是她姐姐反正一定不能有事。据说情花毒在两个时辰不解,就七孔流血而死。他自然不能让她姐姐死了。

    凤红鸾一动不动。

    蓝子逸同样一动不动。

    蓝澈急了,忽然转头看着蓝雪国主:“父皇!”

    蓝雪国主目光定在二人的身上,凤红鸾和蓝子逸虽然一动不动,但是那紧攥着琴箫的指尖现出的白色,可以想象这毒有多烈。

    蓝雪国主顿时沉怒的声音响起:“谁下的毒!”话落,目光如炬的定在青郡主和怀郡主的身上:“青丫头,怀丫头,可是你们?”

    众人顿时目光看向青郡主和怀郡主,看到二人身子不停的颤抖,再想起那琴箫是刚刚她们碰过的,顿时人人都恍然,但是不明白她们不是喜欢蓝世子么?为何要给蓝世子和红鸾公主下这种毒?

    鄱阳王、青郡王、南怀王已经彻底的惊了。此时都齐齐看着青郡主和怀郡主。尤其是青郡王和南怀王看着二人的样子:“青儿,怀儿,毒是你们下的?”

    他们也还是不能相信毒是他们喜欢蓝子逸的孙女干的。但是皇上不会平白说话而没有理由。如今尤其是看到二人的样子,更是十之八九,顿时道:“还不快说!到底是不是?”

    “爷爷……”青郡主抬起头,一双眼睛红红的,唇瓣都是哆嗦。

    怀郡主也抬起头,和青郡主神色差不多。

    “难道真是你们?可是你们哪里来的这种龌龊伎俩?”青郡王老脸都白了,哆嗦着指着二人:“这种毒,你们哪里来的?”

    “是……是早就有的……”青郡主眼泪顿时流了下来,看向蓝子逸:“我听说有这种毒,几年前就求哥哥给我找来的,一直想给逸哥哥用上,那样逸哥哥就能爱我了……”

    所有人都惊异的看着青郡主。

    “可是……可是逸哥哥不爱我,我知道她爱红鸾公主,所以……所以我和怀姐姐也看明白了,就将情花粉抹在了琴和萧上……”后面青郡主没说完,青郡王已经气怒的一巴掌打了过去。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青郡主惊呼一声,身子被打到了地上。

    青郡王指着青郡主气的惨白的老脸说不出话来。

    南怀王气的也是老脸铁青的看着怀郡主,半响,才怒道:“糊涂!”

    南怀王话落,顿时听到‘噗通’两声跪倒在地的声音,青郡王和南怀王顿时蓝雪国主叩头:“是老臣调教孙女无方,皇上治罪!”

    “治罪?如何治罪?来人!将这情花毒也给她们试试!”蓝澈大怒,瞪着青郡主和怀郡主恨不得吃了。

    “澈儿!稍安勿躁!”蓝雪国主威仪的声音开口:“来人!将青郡主和怀郡主打入天牢,听候发落!”

    “是,皇上!”顿时外面有护卫上前,架起青郡主和怀郡主,拖着向外走去。

    青郡主和怀郡主两张小脸几乎成了死灰色,在要出大殿门口之时,青郡主忽然大喊:“红鸾公主,你好好认清楚,云少主根本就不是你的良人,我逸哥哥哪点儿配不上你……”

    她话喊了一半,忽然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嗓子一般,直直的吞了回去。紧接着便只听到脚步声拖了下去,再无声音传来。

    大殿静寂。

    “兰妃,此事你可有参与?”蓝雪国主转头,看着兰妃。

    “臣妾愿意自刎谢罪!”兰妃起身,跪在了地上。

    “兰儿!你糊涂!”鄱阳王看着女儿:“那两个丫头胡闹,你如何也跟着胡闹?此事如何能是玩笑?”

    “是臣妾糊涂!还请皇上降罪!”兰妃也不辩解。

    蓝雪国主看着兰妃。半响不语。

    蓝澈也看着兰妃,气怒不是。兰妃比他母后要对他好,而且在后宫中一直都淡然生活,并不涉足后宫争斗之类的。在他父皇那么多妃子中,他最喜欢兰妃的。如今只是瞪着眼睛看着兰妃:“兰母妃,你为何……”

    其实不用问他也明白,不过是为了蓝子逸。她是子逸的亲姑姑。但是这可是情毒,不是其它春一药挺挺就过去了,这可是要命的。

    “你……”鄱阳王又如何不明白,气也不是,怒也不是:“逸儿是大人,他如何不用别人插手!你们这不是在帮助他们,是在害他们。”

    兰妃身子一颤,低声道:“臣妾有罪!皇上降罪吧!是臣妾糊涂!”

    刚刚看了凤红鸾蓝子逸平静一动不动的神色,她便有些后悔了,不过事已至此,她只能希望那两个人不要太过刚硬,解了寒毒。那么她愿意一死。

    “来人!将兰妃也打入天牢,听候发落!”蓝雪国主沉默半响。发话。

    立即有人上前,兰妃不用人拖,自己抬步走了下去,路过蓝子逸的身边,看着他:“逸儿,你别怪姑姑。姑姑……”

    她还想再说什么,终是没说,看了一眼凤红鸾,抬步走了下去。

    大殿再次静了下来。

    蓝子逸和凤红鸾始终一动不动。

    蓝澈急了:“姐姐,子逸,情花毒无解,除了……除了……你们……”

    蓝澈半响语不成句,虽然他被云锦气怒攻心,但他心底还是对云锦最得心的。如今尽管也喜欢凤红鸾和蓝子逸在一起,但多数也是赌气的成分在。

    他喜欢他姐姐和蓝子逸的想法还没有达到她姐姐非蓝子逸莫属的情况。可是如今这状况变成了一局死棋,他一时间也无错了起来。

    见二人都是一动不动,蓝澈看向蓝雪国主:“父皇!快想办法……”话落,又猛的想起玉子墨:“子墨,你还坐在那里做什么,可有办法?”

    蓝雪国主紧皱眉头不语。一张脸沉暗。

    玉子墨脸色也有些发白,迎上蓝澈焦急的看过来的视线摇摇头:“情花毒……无解!”

    蓝澈虽然知道,但还是抱有希望,回头看着蓝子逸和凤红鸾:“难道就让他们等死?不行!”话落,蓝澈上前一步,一手拽住凤红鸾,一手拽住蓝子逸:“姐姐,子逸,你们……你们……”

    你们如何,蓝澈是说不出来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见二人不动,声音都哑了,眼圈红红的:“姐姐,你不能死,这玩意儿是抵抗不过的……”

    蓝澈的眼睛在这一刻,居然比凤红鸾和蓝子逸的还红。

    凤红鸾唇角紧紧抿着,身子僵硬,蓝子逸紧扣着玉箫的手几乎要将手印到玉箫里去。

    “鸾儿,子逸,事已至此,你们……”蓝雪国主此时也开口。

    皇后心下不忍,看着二人,半响,一叹道:“情花毒千百年来,无人能抵抗过去。即便是云族的碧血鸳鸯佩能解百毒也抵制不了情花毒发。公主和世子看来怕是天定姻缘。”

    “走!”蓝澈忽然用力的拉着二人抬步:“去内殿!”

    凤红鸾和蓝子逸如定住了一般,谁也一动不动。蓝澈用力,居然拉不走二人。他一恼,对着凤红鸾吼道:“你不解毒,难道等死么?你知道不知道,你要死了,会死多少人?父皇,我,都陪着你死!”

    “子逸!你难道就不喜欢我姐姐么?你敢说你对这样的女人,心里没有一点儿喜欢?你敢说没有么?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动手?凭你的才华能力,能比天下哪个男子差了?她的心被那个混蛋夺去了又怎样?你就不能抢过来么?”蓝澈又对着蓝子逸吼道。

    一直在玉子墨怀里颓死趴着的小狐狸此时抬起头,不满的瞪着蓝澈,然后转头,有些可怜的看向大殿门口,那神情似乎极其祈盼。

    玉子墨也顺着小狐狸的目光看向大殿门口。

    蓝澈继续怒道:“你们醒醒好不好?难道都死了才甘心?”顿了顿又道:“子逸,你还是不是男人!”

    蓝澈最后一句话声音很大。整个大殿似乎颤了几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