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14章 一人独奏(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到有大多数人都赞同自己的想法,蓝澈顿时大乐,因为皇后郁结了一日的烦闷顿时一扫而空,看向蓝雪国主:“父皇,您说呢!”

    蓝雪国主看着蓝子逸和凤红鸾,沉默不语,看不出在想什么。

    “父皇,反正那混蛋……那……”蓝澈想说的反正那混蛋不要也罢。而她姐姐又不是没人要。但是觉得这种欢喜的气氛下不该再提那个混蛋,立即打住,改道:“父皇,你看看子逸,人品,样貌,风采,哪一样不是上乘,自然是我姐姐驸马的上上之选。”

    “而且若是子逸为姐姐驸马,我们便也不用给姐姐招驸马了。姐姐也能留在我蓝雪。何乐而不为?这简直就是一大喜事!”蓝澈说着,顿时又罗列了蓝子逸为驸马的一众好处。

    众人纷纷附和。

    鄱阳王、青郡王、南怀王毕竟是历经三朝的元老,此时不与蓝澈等人起哄,则是看向场中的凤红鸾和蓝子逸。只觉得他们有些不对。但又说不上为何不对来。实在那二人太静。

    鄱阳王看着自己的孙子,难道子逸真喜欢公主?公主也忘了云少主改为喜欢子逸了?这样的话,那可真算是大好事儿!

    毕竟鄱阳王也希望孙子好!

    众人的附和声中,皇后目光在那二人身上扫了一眼,见二人太过平静,心头疑惑,笑道:“这事儿谁说也是不管用的,还是要看看红鸾和子逸愿不愿意。”

    皇后一句话,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场中那二人。

    蓝澈也从蓝雪国主身上移开目光看向蓝子逸和凤红鸾,大声道:“怎么不愿意?姐姐身上的披风就是子逸送的呢!不喜欢如何会穿在身上?”

    众人目光顿时看向凤红鸾身上的披风上,齐齐恍然大悟的神色。有些人看到蓝子逸前一阵子齐齐出去北山,原来是为了给公主做衣服啊!

    蓝澈又语不惊人死不休:“而子逸身上的衣服也是姐姐亲手做的呢!”

    众人目光被他牵引着又定向蓝子逸身上的衣服上,顿时觉得红鸾公主真是好手艺。尤其那裁剪合宜,那春裳样式,还有配合蓝子逸的气质,不是对一个人了解甚深,爱之甚深,如何能做出这样合身的衣服?

    众人看着那二人,顿时又觉得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蓝澈添柴加火:“尤其是这曲琴箫合奏,倾尽天下,简直就是绝美之曲,若不是两心相悦,心头灵犀,如何能弹奏出这样的曲子?”

    众人顿时点头,齐齐感叹。

    一时间大殿的气氛热烈,似乎恨不得那二人马上就拜堂,洞房花烛。

    人人心情兴奋,火灵狐又开始在玉子墨的怀里挠啊挠,四只小爪子来回折腾。玉子墨低头,看着火灵狐,如玉的手又照着它脑袋拍了一下:“再不老实,太子殿下将你交给御膳房了!”

    火灵狐顿时老实了下来。趴在玉子墨的怀里瞅着凤红鸾,似哀似怨。

    玉子墨低着的头抬起,那二人依然一动不动,都低着头,如定住了一般,似乎与这大殿分隔出去,自成一处,奇异的静。

    蓝澈说够了,似乎才发现场中那两人不对,疑惑的开口:“姐姐?你怎么了?”

    凤红鸾低着头,沉默不答话。

    “难道是高兴的?还是在思量子逸的好?”蓝澈顿时又笑着道:“不用思量了!子逸最好。子逸这样的男子,你上哪里找去?你若是答应,今日春年夜,多好的日子,就让父皇给你们指婚……”

    蓝澈话音未落,火灵狐又开始挠爪子。

    玉子墨皱眉,将小东西按住。

    蓝雪国主早已经发现了二人不对,等了半响不见那二人有所动作,此时威严的声音开口:“红鸾,子逸,发生了何事?”

    皇后也看向二人,兰妃则心里有些不安,凤红鸾和蓝子逸太过平静,让她不知道自己迎合青郡主和怀郡主的事情做的对不对。一时间也看着二人。

    顿时大殿众人兴奋的心情被拉回来,都看着二人,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尤其是他们发现那二人自始自终都保持着一个姿势。

    “红鸾?子逸?”蓝雪国主再次开口。

    蓝澈忍不住了,大步向台上走去,走到凤红鸾近前对着她道:“姐姐,你是不是还想着那混蛋?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难道你还不死心?他都如此伤你欺你,那样的混蛋不要也罢!”

    蓝澈的声音很低,低的只能够凤红鸾听到。

    顿了顿又道:“尤其是他绝情弃爱了。云族的通天咒一旦大成,他便会六亲不认,生杀予夺,你们以后也是不可能的。我都和母后确认过了,你还执着什么?难道真想在一棵树上吊死?”

    “或者是你听说玉痕清空了三千后宫,想和他一起?但那尊玉佛你便安心,睡觉他怕是都在算计你,那样的不要也罢,或者你不喜欢子逸,喜欢玉子墨?不过那也成,只要不是那个混蛋,你说喜欢谁,做弟弟的都支持你,只要你说一句……”

    “我中毒了!”蓝澈话音未落,凤红鸾忽然打断他的话抬头。

    “什么?”蓝澈一时间思绪不在这上面,没听清凤红鸾说什么。

    “我中毒了!”凤红鸾又道。她的声音不大不小,不高不低,极为平静。但足够大殿所有人都听到。

    蓝澈顿时一怔,有些反应不过来。

    蓝雪国主面色一沉。

    皇后面色没有多大变化,而是目光审视的定在凤红鸾和蓝子逸的琴箫上。

    三王府和满朝文武大臣家眷闻言顿时大惊。

    “姐姐,你说你……你中毒了?”蓝澈看着凤红鸾,凑近了一步,忽然想起什么道:“不就是你体内的寒毒么?那有什么?子逸不在乎的。”话落,他有看向蓝子逸:“对不对子逸?你不在乎姐姐身上的寒毒的?”

    蓝子逸此时低着头抬起,隽颜罕见的青白色,他看着蓝澈,薄唇吐口,一字一句的道:“公主说的不是寒毒,而是我们刚刚中了的毒。”

    蓝澈顿时面色大变,伸手一把抓住蓝子逸的胳膊:“说清楚!”

    手刚一触到蓝子逸的手,顿时如触电一般的缩了回去,惊骇的道:“子逸,你的身上怎么这么烫?”

    抬眼,这才看到蓝子逸不正常青白的隽颜上,一双眸子却是混沌的火红色,快要赶上火灵狐的皮毛了。他大惊失色,转头看凤红鸾:“姐姐?”

    凤红鸾此时缓缓抬头,她莹润的面色此时也是和蓝子逸一般颜色的青白色,一双眸子隐忍着火红色,显然,二人的情形一样。

    蓝澈大惊伸手去拉凤红鸾的手,凤红鸾放在琴案上的手猛的将琴带手拿开,躲过蓝澈,她道:“别碰,琴上有毒!”

    蓝澈身子僵住,一瞬间面色阴沉的吓人,怒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众人都大气也不敢喘,看着场中。不少人的目光都定在琴箫上。

    蓝澈转头,死死的瞪着蓝雪国主身边的大总管太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琴箫上怎么会有毒?”

    那大总管顿时吓的‘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颤着声道:“这……这奴才也不知道……这琴奴才也是碰过的,没事儿啊……”

    “来人!将这个东西拖出去砍了!”

    蓝澈已经彻底的怒了。在他蓝雪,在今日这个春年的宴席上,居然还有人敢给她的姐姐下毒,真是不知死活!

    “太子殿下饶命!太子殿下……奴才冤枉……”大总管太监顿时吓的求饶起来。

    “还不拖下去!”蓝澈怒道。

    顿时外面进来侍卫,没有听到蓝雪国主阻拦,自动当成默认,就要拖走那大总管太监。

    “皇上……皇上……奴才冤枉……”那大总管太监顿时大叫了起来。

    “住手!”蓝雪国主威严的声音开口,目光凌厉的看向身边低着头的兰妃,又看向场中,从青郡主、怀郡主颤着的身子上扫过,才定在蓝子逸和凤红鸾的身上:“红鸾,子逸,你们中了何毒?”

    凤红鸾不语。

    蓝子逸闭了闭眼,似是极力忍耐,声音似乎从唇瓣生生挤出:“是情花毒!”

    闻言,大殿所有人顿时大惊。

    玉子墨抱着火灵狐的手猛的一颤。

    火灵狐顿时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然后,它看着蓝子逸和凤红鸾,忽然颓然的趴在了玉子墨的怀里,将脑袋埋了起来,似乎那一瞬间,还听见它颓死一般的呜了一声。

    但是不会有人在意一只狐狸如何,此时所有人都看着凤红鸾和蓝子逸。

    情花毒,又名春情。据说是流传几百年前的一种情毒。她是由一种如今已经绝了种的花的花粉制成,据说一旦沾染了情花毒,根本就无解药,只有男女相互发生亲密关系,才能解毒。而且解毒后,相互钟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