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99章 回京(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脑中响起芸娘说他回云族浑身都是伤奄奄一息。心中再次一痛。相比起他那些伤来,她这一剑真不算什么。

    “师弟他……”玉子墨看着蓝澈开口。

    “哼!你也不用给他说好话。爷不信那些,不管有什么,伤了我姐姐就是不成。”蓝澈截住玉子墨的话,胸腹中毒火不出。玉子墨只能住了口。

    凤红鸾伸手揉揉额头,看了蓝澈一眼,眉头皱紧:“本来我好好的,被你一吵我头都疼了。”

    “你还知道头疼?最好是疼死你得了。”蓝澈虽然这样说,面色还是好了很多:“反正以后,你和那个混蛋再也没关系。”

    “想有关系呢!是人家不要我了。”凤红鸾放下手,吸了吸鼻子。

    “哼!不要最好。你又不是嫁不出去。最好以后哪里也不去。就在蓝雪。我养你一辈子。”蓝澈瞪着凤红鸾:“你给我有骨气点儿好不好?以前你的骨气哪里去了?出息!”

    凤红鸾觉得自己两辈子加起来也好几十岁了,被一个小毛孩子教训,刚要开口,看到蓝澈板着脸一副想杀人的样子顿时收了回去。

    没出息就没出息吧!本来她也是女人,要那么多出息做什么。

    凤红鸾再不开口,玉子墨也不开口。

    整个车厢就只听到蓝澈愤恨恼意的骂声和对凤红鸾的说教声。归根结底就一个意思。以后饶不了云锦,谁也别想再动她姐姐分毫。

    虽然叽叽喳喳,话语也不好听。但凤红鸾心中还是觉得暖暖的。这就是亲人。

    凤红鸾也和玉子墨下了半日棋有些累了,在蓝澈愤恼的声音中靠着玉子墨睡了过去。

    整个官道静静的,只听到蓝澈一个人的声音。半响后,蓝澈觉得不对,住了嘴看向凤红鸾,见她居然睡着了,瞪着凤红鸾,这个气啊。

    “你姐姐困了!”玉子墨好笑的看着蓝澈。

    蓝澈眼睛瞪了半响,才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没心没肺!”

    玉子墨嘴角动了动,含笑递给蓝澈一杯水,蓝澈口干舌燥,接过水咕咚咕咚喝了一气,心里这才舒服了些。

    放下杯子,蓝澈复又瞪着凤红鸾,瞪了半响,才移到玉子墨稳稳的托着凤红鸾的手臂上,又瞪了半响,看着玉子墨道:“我姐姐嫁给你得了。”

    玉子墨面色不动。似乎没听到一般。

    “哼!一个两个都是死心眼。”蓝澈鼻子哼了一声,赶路累了,骂的也累了,靠着车壁闭上了眼睛。

    车厢终于静了下来。

    许久,听到蓝澈均匀的呼吸声,凤红鸾闭着眼睛睁开,好笑的看了蓝澈一眼,身子从玉子墨怀里出来躺在一旁:“你昨夜没睡好,也睡会儿吧!”

    “好!”玉子墨点点头,自己也躺了下来。

    接下来几日。官道一路平静。

    多了蓝澈,马车热闹了几分。凤红鸾大多时候都是被蓝澈看着在车上躺着休息,即便是下棋也不成,只能看着蓝澈和玉子墨下。

    凤红鸾终于体会到第一次回蓝雪时候她催眠术耗费心力睡了十多日云锦该有多闷了。

    就在凤红鸾在马车上要闷的透不过气来的时候,五日后,终于回到了蓝雪京城。

    蓝澈伸手挑开帘子,看着眼前的城门,回头向后看了来路一眼,恨道:“他不来,以后都不准再踏入我蓝雪!”

    凤红鸾知道蓝澈虽然嘴上骂云锦,但还是希望他追来的。这一路他不止一次回头看。但是那人当时既然决绝,又怎么会追来?她心里一叹,也伸手挑开帘子,令清冷的风夹杂着蓝颜花砸在她脸上。

    看着眼前的城门,凤红鸾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回来了!”

    她想说的是终于不用闷在马车里了。

    “是回来了!这里是你的家,再也不准你想那个混蛋一分一毫!就让他绝心绝情孤家寡人去死吧!”蓝澈恨道。

    凤红鸾不语。看着城门口四下都围了密密压压的百姓。

    想到三次回蓝雪城门。第一次和云锦坐在凤撵里,第二次是他们双双骑在马上,如今短短数日,便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虽然身边有人陪着,总觉得心里空空的。

    “你听到我说的话了么?”蓝澈又瞪着凤红鸾。

    “听到了!”凤红鸾点点头。落下了帘子,靠着车壁坐着:“我和子墨回府就好,你进宫吧!你身为太子,总有国事要分担的。”蓝澈蹙了蹙眉,点点头:“我先进宫看看。你回府里好好待着,不准随意乱动。”

    凤红鸾笑着点头,这些日子因为她受伤,蓝澈彻底的变成了一个管家婆。

    见凤红鸾答应,蓝澈挑开帘子下了车。不出片刻,马蹄声当先进了城门。

    蓝澈离开后,凤红鸾的车撵进了城。

    回到公主府这一路,可以听到街道两旁窃窃私语的人声。虽然压的很小,但也挡不住凤红鸾的耳力。大多数都是对云锦伤了她之事忿忿不平的。

    毕竟在丞相府时候她伤云锦数次没几个人看到也没传出来。如今云山之事在一夜之间就传遍了天下,老弱妇孺皆知。这种有心人特意为之之事不天下传扬才怪。

    无怪乎就是玉痕,或者是云族主。

    一路回到公主府。

    梅姨和公主府管家一众人早就候在门口,一见到凤红鸾便是好一通的哭,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云锦会杀凤红鸾。

    梅姨扶着凤红鸾下车,向凤红鸾所住的院子走去,当走到院门口,含着泪忍不住的开口:“公主,少主当真如此绝情?”

    凤红鸾目光看向院中,木槿树顶着清冷的风,依然有花枝不畏风霜的料峭而开,她目光看向那日她靠着的那棵木槿树,那日情形历历在目。

    “公主,您别伤心,就当奴婢没问。”梅姨立即请罪,心中懊悔自己多嘴。

    凤红鸾脑中忽然想起一句话,桃花依旧,物是人非。看着木槿树,视线停顿了半响,淡淡一笑:“从今以后不准提他了。”

    梅姨含着泪立即点头。屋内早已经生好了暖炉,一片暖意融融。凤红鸾由梅姨侍候着沐浴清洗了风尘之后,便舒服的窝在软榻上,不坐马车的感觉实在太好。

    院中有脚步声走了进来,熟悉的脚步声不用抬头,凤红鸾就知道是谁。

    只是脚步声较之往日有些急迫。显示来人的心情也是微微带着急迫的。凤红鸾抬眼看向窗外,就见蓝子逸果然如她所想,疾步走了进来。

    一身锦缎华服,依然是清逸如菊的气质。只是几日不见,显然他瘦了许多,眉眼有着显而易见的疲色。

    凤红鸾想着秋试大概让他很忙。从蓝子逸回国,蓝雪国主重用,大部分国政都攥在了他的手中。

    梅姨听到脚步声已经迎了出去,对着蓝子逸躬身:“蓝世子!”

    “嗯,公主休息了?”蓝子逸停住脚步,看着梅姨。

    梅姨摇头,刚要开口,凤红鸾的声音已经从屋内传了出来:“子逸,进来吧!”

    蓝子逸抬步向屋内走来,走到门口脚步微顿了一下,似乎放慢了些,才迈进门槛,透过珠帘看到懒洋洋窝在软榻上娴静而坐的凤红鸾,目光首先定在她心口上。

    只是微微掠过,便看向凤红鸾的脸。见她气色还好,似乎松了一口气。这才动手抚了抚身上的寒气,抬步走了进来。

    这一系列的表情动作看尽凤红鸾的眼底,她温暖的一笑。

    “公主的伤可是好些了?”蓝子逸进屋,就见到凤红鸾柔缓的笑意,微微一怔,问道。

    “嗯,无碍了。”凤红鸾点点头,玉子墨的医术很好,已经结了疤,再用不了几日估计脱落之后就仅剩一个粉红色印记而已。

    蓝子逸点点头,坐在距离凤红鸾软榻不远处的椅子上。

    “很累么?你瘦了很多。”凤红鸾又道。

    “太子不在。所有事情都压到我身上了,我有些怀疑回来是不是对了。”蓝子逸伸手揉了揉眉头,苦笑道。

    凤红鸾一笑:“能者多劳!”顿了顿又道:“如今蓝澈回来了,明日你就都推给他。”省得他再来缠着她。这话凤红鸾没说,就是这个意思。

    蓝子逸看着凤红鸾,似乎明白她的意思,笑道:“还有不几日就是春年。太子殿下堆积了许多事儿,未来一段时间一定闲不住的。公主大可放心。”

    凤红鸾伸手揉揉鼻子,她有那么显眼么!

    凤红鸾不再开口,蓝子逸也不再说话。房间静静,但并不觉得尴尬。

    半响,蓝子逸目光重新的落在凤红鸾的心口上,抿了一下唇角:“公主应该知道,云师兄宁愿伤自己,也不愿伤你的。”

    凤红鸾眉梢微微抬了抬,点点头。玉子墨、蓝子逸都说的是一样的话,就连她也如此以为。应该是对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