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98章 回京(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看着窗外出神了片刻,对着玉子墨道:“睡吧!明日起来就赶路。”

    “好!”玉子墨点头。

    这一夜,凤红鸾睡在里间的榻上,玉子墨睡在了外间的榻上。凤红鸾虽然睡了半日,还是很快就睡着了,玉子墨辗转反侧,直到天亮,才浅睡了片刻。

    玉子墨的药和医术自然是上好的。早上起来,凤红鸾已经可以自己独自行走。

    叶枫城守备准备了一辆华丽绵软的马车。凤红鸾上了车,由一众隐卫护着,出了城。

    云族之行,就这么深深的又浅浅的划上了符号。

    凤红鸾出了叶枫城挑开帘幕向着云山的方向看了一眼,便面色清淡的放下了帘幕。

    马车走的是官道,凤红鸾身子软软的躺在厚厚的锦绣被褥中,感受不到半分颠簸。

    昨日睡了半日,又睡了一夜,凤红鸾了无睡意,但看玉子墨则是躺在一侧,睡意正浓,不由讶异:“子墨,你昨日没有睡好?”

    “嗯!”玉子墨耳根处微微爬起一丝潮红,昨日她就睡在他里屋,仅一个屏风之隔,他如何能睡的好。

    凤红鸾不再言语,疑惑的看了玉子墨一眼,懒洋洋的将身子窝在被子里,无聊的道:“好,那你睡吧!”

    玉子墨应了一声,闭上眼睛,可是本来很困,如今怎么也睡不着了。

    马车静静,只听到车轱辘压着地面的声音。

    许久,凤红鸾无聊的把玩了好几圈手指之后,偏头看玉子墨。只见玉子墨虽然闭着眼睛,但长长睫毛抖动,没有睡熟的迹象。

    她蹙眉,再蹙眉,半响,忍不住开口:“子墨,你是不是睡不着?”

    “嗯!”玉子墨点头。他是真的睡不着。

    “既然你睡不着那咱们俩下棋如何?”凤红鸾问。这么一大长的路,下棋最适合打发时间。

    “好!”玉子墨坐起了身子。

    凤红鸾也拥着被子坐起了身子。

    很快的二人摆上了棋盘。

    玉子墨的棋风大气内敛,凤红鸾则是一改统筹帷幄,处处尖锐的杀机。不出片刻棋盘上便罗列了一大堆被凤红鸾杀掉的棋子。

    玉子墨抬眼看了凤红鸾一眼。有这样下棋的么?

    凤红鸾杀的尽兴,头也不抬,催促道:“你也杀,不用客气。”

    玉子墨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点点头,笑道:“好!”

    话落,玉子墨棋风一转,也学着凤红鸾拼杀起来。

    一盘棋落慕,凤红鸾心中顿时畅快:“再来!”

    “好!”玉子墨也觉得这样的玩法很好。至少杀没了心中的郁结之气。

    这样的下法很适合他们目前的心情。

    外面一路静静,官道上很少有车马往来,车内二人拼杀的如火如荼。真如凤红鸾所说,玉子墨是半分客气也没有。杀的同样尽兴。

    一连数盘,凤红鸾心中的郁结之气终于去了一半。

    玉子墨也深有同感。

    “好好下一盘吧!”凤红鸾在一局棋落,重新摆了棋子。

    玉子墨含笑点头。刚要抬手落字,便听到前方有一队踏踏踏的马蹄声驶来。

    骏马赶的十分的急,距离的似乎还很远,便可以听到鞭子打在马身上的声响。夹杂着外面的冷风和滚滚烟尘,衣袂猎猎。

    凤红鸾似乎没听见一般,等着玉子墨落子。

    “怕是蓝澈。”玉子墨道。

    凤红鸾蹙了一下眉头:“今日和明日还有秋试。”

    “你以为知道了云山你受伤之事,他还能待得住?”玉子墨摇摇头。

    凤红鸾一叹,将手中的棋子仍在棋盘上,挑开帘幕向外看去。果然见前方有一对人马走来,当前一身锦袍的身影神色焦急,可不就是蓝澈么?

    放下帘幕,凤红鸾对着外面吩咐了一句:“停车!”

    马车应声停下。

    凤红鸾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伤口蹙眉:“这可是个不好相与的。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玉子墨一笑。听着马蹄声猎猎而响,这架势蓝澈似乎要去云山找云锦拼命。

    不出片刻,一声轻喝,骏马齐齐嘶鸣了一声,前蹄扬起,之后稳稳的驻地。蓝澈看着眼前的马车和护卫:“我姐姐呢!”

    “太子殿下……”车夫和护卫要下跪。

    蓝澈似乎根本没想要他们答话,转眼间打马已经到了车前,伸手一把挑开帘幕,直直的看着车内。当看到凤红鸾完好的坐在那里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姐姐?”

    “是我!你还以为是谁呢!”凤红鸾嗔怪的瞪了蓝澈一眼:“你怎么来了?”

    “姐姐……你没事儿?”蓝澈愣愣看着凤红鸾。

    “没事儿。”凤红鸾摇摇头。

    蓝澈皱眉,疑惑的看向她胸口:“那个混蛋没伤你?”

    凤红鸾不答他的话:“我问你,不是秋试么?你怎么跑来了?”

    蓝澈突然出手,去摸向凤红鸾胸口。

    凤红鸾出手拦住他:“你干什么呢!不过是擦破了一点儿皮。”

    蓝澈脸立即变了:“擦破了一点儿皮?那个混蛋原来真伤了你!”话落,他顿时一沉:“那个混蛋居然敢出手伤你,我这就掀了他云山。”

    蓝澈一把落下帘幕,双腿一夹马腹就要气势汹汹离开。

    “不准去!”凤红鸾出手拉住了蓝澈的手,手腕一用力,就将蓝澈的身子拽进了马车。

    “姐姐,你居然还向着他!”蓝澈瞪着凤红鸾,死死的:“他要杀你,你居然还对他念念不忘,你还有没有心?你知不知道当时父皇和我听到的时候……”

    蓝澈说着,眼圈突然就红了。

    凤红鸾心里一紧,伸手抱住蓝澈,柔声道:“我不是好好的么?怎么可能死呢!”

    “还不可能?我可是听说了,那个混蛋通天咒大成,绝情弃爱了。他居然对你毫不犹豫的出手,若不是那个女人拦着,他就杀了你了。”蓝澈眼睛越说越红:“你居然还说没事儿。”

    凤红鸾刚才因为和玉子墨拼杀得到的那一丝畅快顿时烟消云散,云山兰苑的一幕幕她不想再想起,只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会死的。”

    “他都如此了,你居然,你……”蓝澈气的说不出话来了,伸手猛的一推凤红鸾就要跳下了车,恨恨的道:“我没有你这样的姐姐!”

    凤红鸾闷哼一声,身子向车壁上撞去。

    玉子墨一惊,猛的出手拉住她的身子。但尽管这样,凤红鸾还是触动了伤口,胸前顿时有血迹流了出来。

    蓝澈本来要下车的姿势顿时一僵,猛的回头,当看到凤红鸾胸前的血迹脸色大变。

    凤红鸾微白着脸看了一眼蓝澈,不语。

    玉子墨立即出手点住凤红鸾伤口处的穴道。连忙解了衣衫给她查看,重新包扎。

    凤红鸾阻止住玉子墨,她不想让蓝澈看见伤口。摇摇头:“不碍事,不过是流了点儿血。”

    玉子墨顿时意会,住了手,只是托着凤红鸾的身子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蓝澈身子一动不动,眼圈红的吓人,一双眸子更是睁的大大的看着凤红鸾的伤口处流出的血迹,嘴角紧紧的抿着,一双拳头一再攥紧。

    “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以前又不是没受过伤。这算是最轻的。”凤红鸾伸手拉了拉蓝澈的手:“我和子墨本来好好的在下棋,都被你搅了。”

    蓝澈一动不动。

    凤红鸾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真没事儿,若是有事儿的话还能坐在这里么?”

    蓝澈还是一动不动。

    凤红鸾蹙眉,感觉被蓝澈掀开的帘幕吹进来清冷的风将车中的暖意都吹走了,她又道:“落下帘子,冷着呢!”

    蓝澈面色终于松动了一分,从凤红鸾伤口上移开视线,死死的瞪了她一眼,放下了帘幕,坐下身,恨恨的道:“早晚你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凤红鸾扯动嘴角,笑了一下。

    “你也甭笑,那个混蛋,我是不会放过他的。”蓝澈死死的道。

    凤红鸾缓缓收了笑意,转移话题:“你就这么跑出来了,秋试呢!”

    “谁还管的了秋试?停了!”蓝澈没好气的道。

    “停了?”凤红鸾挑眉。

    “你都这样被人欺负了,谁还有心思秋试?父皇暂停了,等我平安带你回去再继续。”蓝澈冷着脸色道。

    凤红鸾点点头,她的父亲,她的弟弟,还有蓝雪国的百姓,都让她温暖的。

    蓝澈看着凤红鸾,一股恶气在胸口憋着,但看到凤红鸾胸口的鲜血偏偏又发作不得,咬牙半响,只恨恨的道:“看看你这副鬼样子,我堂堂蓝雪公主为了一个混蛋作践至此,凭白丢人现眼。”

    凤红鸾只能干巴巴听着。

    “该死的混蛋,他倒是忍心,以前那些东西都是骗人的。等爷收拾他!”蓝澈又恨恨的磨牙道:“他凭什么就不刺自己一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