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94章 不相干的人(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公子不要!”千钧一发之际,一声惊呼,一双白皙的小手直直的拉住云锦的剑,猛的后撤了一步,堪堪的躲开了凤红鸾前走一步的身子。

    剑猛的撤出,凤红鸾胸口的鲜血瞬间如泉涌般流出。她理也不理,看着云锦,出手死死的抓住了云锦的手。

    “云锦,如果我求你,求你原谅我……”凤红鸾唇瓣吐口,一字一句,声音忽然轻若云烟:“你原谅我好不好?”

    玉子墨忽然偏过头,不忍再看。

    他从来没有想过从她口中会吐出求字。

    她当真是爱云锦的。即便看到了云兰在这里,以着她的高傲,她没有转头离开,而是过来求云锦。如此低声下气。这一幕,他的心为何如此疼?

    话落,凤红鸾看着云锦。等着他。哪怕有一点儿变化也好。

    可是云锦一动不动,如玉的俊颜一如刚刚,清寒透骨,连半丝波动也无。

    凤红鸾盯着云锦的眼睛,手死死的扣紧他的手,感受他身体的温度,一双眸子泛出微微水光,声音暗哑:“云锦,我错了好不好?”

    她的确是错了!她不该赶他走,不该收回对他的爱,明明他们互许忠诚,明明山盟海誓,可是她迷了心,钻了牛角尖,非要赶他离开……

    虽然在蓝雪国主说完那句话之后她便知道自己错了,但也从来没有此刻见到他更加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她根本就不能离开他。

    即便是马上要死,她也想死在他的怀里。

    白浅浅和凤红鸾两世加起来,从来也没有觉得自己像此刻这般爱一个人。她卑微的可以不计较,不去想云兰为何出现在这。她可以不去管那些,她只想着求他原谅。

    “云锦……”凤红鸾低低开口,眼泪滚下,但如水的眸子睁大,生怕一错眼,便看不见他了一般:“若你真的不能原谅我,那你便杀了我吧!今日我死也不……”

    “兰儿,过来,你告诉她!”云锦忽然开口,拦住凤红鸾的话。

    凤红鸾直直的盯着云锦的眼睛,只见他眸光沉暗如古井寒冰,不动声色的看着她。她忽然心中一紧。

    “公……公子……”云兰似乎傻了,抱着剑,站在云锦身边,脸色惨白的看着凤红鸾:“告诉她……什么?”

    “告诉她你我的关系。”云锦沉声道。

    凤红鸾身子忽然一颤。

    云兰脸色顿时一白,转头看云锦,似乎难以启齿:“公子……”

    “告诉她!”云锦声音猛的一沉。

    “是!”云兰身子顿时一哆嗦,险些握不住剑,看着凤红鸾,看着,几次张口,都未曾说出,半响,深吸了一口气:“昨日……”

    “红鸾!我们走!”玉子墨忽然打断云兰的话,上前一把拽起凤红鸾。

    凤红鸾蹲在云锦身前不动,抓着云锦的手指尖都泛起青白,小手如扣死了一般,与云锦的手合为一体。固执的道:“子墨,我不走!”

    “红鸾,你看清楚,她绾着妇人的发髻。”玉子墨从来没为一个人这么急过,他一直都是云淡风轻的。可是此时,她的痛,他感同身受。

    凤红鸾身子一震,目光移开,看向云兰。

    云锦的眸子在凤红鸾转头的那一瞬间,刹那一片黑暗。不过也只是一瞬间便转瞬即逝。来如潮水,去如烟云。

    他沉声开口:“兰儿,你背过身去,让她好好看清楚。”

    “是,公子!”云兰抿着唇角,背转过了身。

    云鬓盘起,朱钗是九尾追凤。鲜红的发簪,红玉的耳环,一身红衣凤红鸾早先未曾好好看,此时看起来不同在西凉所见,此时似是新娘裙装。

    心在一瞬间跌落谷底。

    她能允许他伤他,如何不原谅她,伤她都可。可是她独独不能忍受这般……这般……

    “红鸾!”玉子墨心痛的不能呼吸:“别信他!他不可能……”

    “呵……”云锦忽然冷笑出声,看向玉子墨,凤目定在他拢着凤红鸾腰的手上,目光如巨:“师兄不相信什么?”

    “师弟!够了,她都已经如此过来对你相求,你还要作践她到何地步才甘心?”玉子墨头一次辞严厉色的看着云锦。

    “师兄这话说的好笑。我到不知道我如何作践谁了?”云锦目光迎上玉子墨的眸光,声音凉寒:“对我来说,有些人爱若之宝,有些人是不相干的人而已。”

    “她就是你爱若之宝?”玉子墨一指云兰,再指凤红鸾:“她就是你不相干的人?”

    云锦面色刹那阴沉。

    “我也是你不相干的人对不对?”玉子墨声音猛的拔高,死瞪着云锦,半响,低头看凤红鸾,声音忽然放柔:“红鸾,世间多少人愿意求得你爱,你何须如此?”

    “你根本就不需要承受不住什么?你根本就不需要对谁低声下气相求施舍,你就是你,你就是凤红鸾,天下独一无二。多少人想将你捧在手心里奉若至宝。你不必觉得谁对你的爱多了你承受不住。这个世间所有的爱都砸在你的身上,你也能承受的住。”

    “他能为你做到的,如果你爱别人,别人也一样为你做到。甚至一样愿意为你死。”

    玉子墨的声音一字一句,掷地有声,砸在这清静的小院,似乎满院的玉兰花都发出轻轻颤栗。云锦沉寂的眸子刹那如黑云压山,无数种情绪翻滚而过。不过仅是瞬间,便消散。死死的看着玉子墨。

    云兰身子忽然不停的颤了起来。

    小院静寂,风似乎都停了。

    “呵呵……”半响,凤红鸾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笑声很轻,轻如柳絮。

    这一所静寂的小院都响彻凤红鸾轻盈的笑声,飘过玉兰花,洒过小院每一处,低低的,柔柔的,轻轻的,如一阵风拂过,带着丝丝的凉,似讽似嘲。

    云锦指尖忽然跳动了一下。

    凤红鸾在这一刻,忽然松开了云锦的手。一根根手指松开,心忽然空寂随风飘远了。抓住这双手用了很大力气,如今松开,发现很轻。

    “你说的对。我又何必承受不住?”凤红鸾轻声开口,是对玉子墨:“天下所有的爱砸在我身上,我都应该受的住的。毕竟,上天欠了我两世的爱。”

    “对,你都受得住的。上天欠了你的,是在还你。”玉子墨点头,前所未有的沙哑。手臂紧紧搂着凤红鸾的腰。一再扣紧,似乎要将自己的力量传给她。

    “其实,爱你,我一直很累的。”凤红鸾目光忽然很平静的看着云锦,吐出一句话。

    云锦凤目刹那涌上沉暗,黑云破雾,一丝深深的刺裂。

    凤红鸾收回视线,不再看云锦,身子软软的靠在玉子墨的怀里:“子墨,我想回家!”

    “好,我这就带你回家。”玉子墨点头,拦腰抱起凤红鸾,冷静的向着门口走去。

    “站住!”云锦坐着的身子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玉子墨停住脚步,回身看着云锦。毕竟,他心中还是不想他们就此分开。

    “云族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么?”云锦森冷开口,凤目死死的盯着凤红鸾平静清淡的脸。

    心中一丝希望被淹没,玉子墨沉声开口:“那师弟想如何?想杀了我二人?”

    “念在同门之谊。师兄可以离开。她以为脏了我的剑就能这么轻易走了么?”云锦不看玉子墨,盯着凤红鸾的眼睛。

    玉子墨凤目一寒:“师弟,你何苦欺人太甚!”

    “师兄今日才明白我么?”云锦抬步上前,云纹水袖一扫,就去夺凤红鸾的身子。

    凤红鸾垂下眼睫,清冷开口:“云少主,你说我脏了你的剑,如今你就不怕脏了自己的手么?”

    明明清淡的一句话,云锦捞向凤红鸾的手猛的一僵。

    凤红鸾一笑:“为了我不脏了你云族的地方,云少主还是别拦我的好。”顿了顿,凤红鸾又道:“毕竟我蓝雪所有隐卫,西凉所有隐卫,还有东璃所有隐卫此时都在云山外境守着,一旦我今日真有事儿,云族必毁。”

    “那样,云少主就完不成你云族祖训的千古基业了。”

    话落,凤红鸾不看云锦阴寒的脸,对着玉子墨道:“子墨走!还走原路!”

    话落,凤红鸾手腕的翠羽烟云对着墙壁一按,瞬间一股大力袭来,霞光顿时笼罩两人周身,这次换凤红鸾出手蒙住了怔愣的玉子墨的眼睛,她的眸子则是清清冷冷的看着云锦。

    眼前的景象瞬间移换了方位,二人身子不同于来时上升,而是猛的下沉。

    如一条隧道一般,四壁都是刺眼的亮光。

    凤红鸾忽然闭上眼睛。脏了他的剑?好蹩脚的理由!

    凤红鸾忽然无声的笑了。

    笑容刚刚扯开,便收回唇瓣,如昙花一现。

    她闭着眼睛,将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倚在玉子墨的怀里。玉子墨连呼吸也不闻,凤红鸾只能感觉一双强劲有力的手臂紧紧的抱着她的身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