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93章 不相干的人(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应该是吧!据姑姑说云山与外界,四面都是相通的。”玉子墨点点头。目光看向对面的山峦:“云族从来就是神秘,被世人难以窥视万一。”

    凤红鸾点点头,看着对面的山峦,她也不觉得云族就是这么巴掌大的小地方。否则如何能屹立这天下千百年。

    二人再不说话。半个时辰后,到了对岸。

    对岸无路,就是一面青山,如屏障一般,洋溢着翡翠色,极为好看。就是玉子墨说的青山屏障。

    凤红鸾偏头看玉子墨。

    玉子墨苦笑的摇摇头:“我没有来过云族。若是无人开路,据说是进不去云山的。”

    这也就是千百年来,云族屹立不倒的原因。

    凤红鸾看着青山屏障,静静注视,半响,她忽然拉着玉子墨上前,将手腕的翠羽烟云贴在了那道看似翡翠的屏障上。

    在翠羽烟云贴上的瞬间,只觉一道光亮在青绿色的屏障上划开,如流泻的霞光照亮在了两个人的身上,瞬间,一股大力袭来,卷着两个人的身子直直向上飞去。

    霞光刺眼,凤红鸾想看清楚眼前的状况。

    玉子墨忽然出手捂住风红鸾的眼睛:“别看,会伤了眼睛。”

    凤红鸾点头,不再强求,任身子被一股大力吸着上升。云族本来就神秘。

    一炷香后,那股大力直直的撤了回去,二人的身子被打在了地上。

    玉子墨护着凤红鸾落地,重重的摔下,闷哼一声。

    “子墨,你怎么样?”凤红鸾推开玉子墨的手,回头看向他。

    “无事。”玉子墨摇摇头,手依然护着凤红鸾腰:“只是后背撞了一下。不打紧。”

    凤红鸾见他面色发白,显然被撞的力道很重,刚要伸出手去扶起她,只听一声娇呼:“啊!公子……”

    熟悉的声音,凤红鸾猛的转头看去。只见二人落下的地方是一处院子。

    小院清幽,满院兰花,处处玉兰飘香。

    在院中的躺椅上懒散的躺着一身白衣如雪的人,容颜依旧,瑰丽如云霞。青丝微微松散,说不出的俊逸风流。

    正是云锦。

    凤红鸾看着云锦,整个人瞬间僵了。

    她从没想过来云族如此容易,更没有想到如此容易见到云锦,一时间乍然见到有些不敢置信,眼睛一眨不眨,生怕一闭眼,眼前的人就在她面前消失了。

    这一刻天地静谧,凤红鸾觉得四周一切都失了颜色,只看到那一身白衣如雪的人。

    原来那些说不爱,说放弃,都是骗人,她发现,她心底根本就每一时每一刻都放不下他。如今见到他,才觉得空了的心瞬间被填充的满满的。

    几次唇瓣开启,却吐不出一个字,只是看着他。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静止不动。她的眼中再无别人。

    许久,刚才那个女声开口,似乎带着不敢置信:“公子,她是……”

    “不相干的人!”低沉的声音吐口,清寒凉薄,不带一丝一毫感情。

    凤红鸾虽然早已经做好了他冷着脸色的准备,但是在他吐口不相干的人还是心瞬间被什么东西击中,几乎砸的她不能喘息。

    云锦话落,云兰不再开口。

    院中陷入沉寂。

    凤红鸾似乎这才发现还有别人,顺着声音移开视线看去。

    只见云锦的身边坐着一个女子,女子坐在云锦旁边软榻下的矮凳上,一身火红衣衫,绾着妇人的发髻,娇媚的小脸莹润,一双眸子睁大,诱人的红唇微张的看着她。

    她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盘葡萄,她的手里捏了一颗剥好的葡萄,葡萄晶莹剔透,看姿势似乎正要递到云锦嘴边。

    女子正是云兰。

    凤红鸾看着云兰手中的剥好的葡萄,心瞬间如千斤重的巨石碾过。她想过云锦会给她脸色,会不原谅他,但从没有想过见到的是这般情形。

    一时间怔在那里。

    许久,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唇瓣开启,声音都是轻颤的:“云锦……”

    话音未落,云锦忽然衣袖一扫,一股冰寒的风对着她飘来。

    凤红鸾只感觉眼前一凉,是那种透骨的清凉,似乎下一秒她的身子就被生生割裂。她怔怔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整个人如僵住了一般。

    玉子墨也被眼前的情形晃了一下,此时惊醒,抱着凤红鸾身形瞬间拔起,堪堪的躲过了云锦袭来的掌风。

    飘身落地,玉子墨看着云锦,目光一沉:“师弟!”

    云锦看着玉子墨,唇瓣勾起凉薄的弧度:“师兄得了美人不好好在蓝雪做驸马,来我云山做什么?”

    玉子墨顿时蹙眉,刚要开口,凤红鸾忽然推开玉子墨向着云锦走去。

    “看好你的女人,她再靠近我一步。你知道后果。”云锦凤目冰冷的看着走向他的凤红鸾。对着玉子墨道。

    玉子墨眉头蹙紧,站着未动。

    凤红鸾似乎没听到一般,一步一步走进云锦,如水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他。

    ‘噌啷’一声,一道寒光闪过,直直向着凤红鸾刺来。带着强大森寒的杀气。没有丝毫犹豫,没有丝毫停顿。

    凤红鸾彷如没看见一般,只是看着躺椅上的人。

    眼前的人是云锦没错,她认识他的脸,他的眉,他的眼,即便是手上的纹理,她都能细数出有几条。可是眼前的人这一刻如此熟悉又陌生。

    森寒冷冽的光芒瞬间而至,直直刺向凤红鸾的心口。

    “公子!”云兰手中的葡萄落地,惊呼出声。

    “红鸾!”玉子墨顿时一惊,飞身上前。

    “子墨,我愿意死在他的剑下。”凤红鸾开口。一改刚才的轻颤,此刻是平静坚定。

    玉子墨身形猛的顿住。

    ‘嗤’的一声,凤红鸾胸前瞬间绽开一抹血莲花。锋利的宝剑转眼间刺入三寸。

    “师弟!”玉子墨俊颜瞬间白了。冲了过来,见云锦没有停顿的意思,如玉的手死死的抓住剑锋:“你真忍心伤她?”

    鲜红的血顺着玉子墨的手流下,洁白如玉的手瞬间一片鲜红。

    “子墨,你躲开!”胸口刺进去的剑,凤红鸾丝毫并不觉得疼。比起这些日子的自我折磨,她感觉这一点儿都不疼。

    玉子墨不松手,凤目沉沉的看着云锦:“你看清楚她是谁?你真忍心她死在你手?”

    “死在我手又如何?我刚刚警告看住你的女人了。”云锦面色丝毫不动,凤目冷寂凉寒:“不相干的人!我向来不会手软。你该清楚。”

    玉子墨薄唇紧咬,死死的看着云锦:“她对你来说是不相干的人?难道你忘了你们……”

    “呵……”云锦嘴角扬起一抹不屑嘲弄,眉峰冷寂:“师兄不远千里跑来是告诉我曾经浪费在这个女人身上的愚蠢过往么?”

    凤红鸾身子猛的一颤。愚蠢过往……

    他们那些都是愚蠢过往么?心忽然木木的,已经没了知觉。眼前只剩下云锦那双冰寒没有温度的眸子看着她。

    玉子墨凤目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云锦,转眸见凤红鸾脸色坚定消失,苍白脆弱,似乎一阵风就刮倒了,他心中钝痛:“师弟!你可知她这些日子是如何过的?”

    “我已经说了,与我无关!”云锦凤目煞然冰冷:“念在你我同门一场,师兄最好现在就带她离开,否则,我的剑不介意取了她的命。”

    最后一句更是冰冷无情。

    “那你就取了我的命吧!”凤红鸾不愿意再看云锦冰寒没有温度的眸光,低头看了一眼胸前,这把宝剑是云锦的么?她似乎从来就没见过,如此薄,如此如雪一般冰寒之光,真的很配他的。抬头,看向玉子墨:“子墨,你闪开!”

    “不!”玉子墨摇头。

    “你闪开!我愿意死在他的剑下。反正……我也是不该活着的人。死了也好。”凤红鸾忽然一笑,苍白的容颜孱弱如风雨打侵的白莲。

    “红鸾!”玉子墨心中痛不能自制,死死攥着云锦的剑不松。手心被划出长长的口子,鲜血直流。

    “松开!如果你还当我是……”凤红鸾话音未落,猛的出手,打开玉子墨握着剑的手。

    心中染上一抹坚定。云锦真的被她伤了,对她心灰意冷了吧?她从来就不会哄人,更不知道如何才能面对这样的云锦。似乎如今摆在她面前的只有这一条路。

    他真若舍得杀了她,那么就杀了也好。

    一股大力,玉子墨一惊,身子已经被打开。下一秒,凤红鸾身子猛的向前走了一步。

    云锦瞳仁瞬间染上一望无尽的黑色。如玉的手稳稳攥着宝剑,寸步未撤。

    凤红鸾心中顿时一片昏暗,如车轮碾过古老厚重的宫墙,这一瞬间,她心海沧桑。

    死了,也好!

    他不原谅她,还活着做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