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90章 冥顽不灵(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玉子墨一笑,摇摇头,坐在车中并没有动。

    凤红鸾知道玉子墨不喜欢这份热闹,见他没跟上来也不招呼,蓝澈也无所谓,只拉着凤红鸾顺着在湖面铺陈的软毯走向高台。

    人群中自发的让出一条道。

    虽然是数日未出房门,凤红鸾身子瘦弱莹白,但不损她的绝美。蓝衣随风扬起,飘逸出尘。关于她的话题,又回到了人们的心中。

    但是万人屏息,并未有任何言语。

    这样的红鸾公主,令他们觉得谈论她都是一种亵渎。

    “父皇!”走到高台,凤红鸾站定,对着蓝雪国主一笑。

    “没事儿就好!坐吧!”蓝雪国主温和的看了凤红鸾一眼,指了指身边的位置。

    凤红鸾点点头,刚要落座。

    台上响起一片恭敬的高呼声:“臣等拜见太子殿下,拜见公主!”

    “免礼!”蓝澈一改在凤红鸾面前孩子气,太子威仪尊贵尽显。

    众人齐齐起身。

    蓝雪国主笑着又拍了拍身边的位置:“今日我们都是看客。主审另有其人。”

    凤红鸾落座,目光扫了一圈,只见蓝雪国主的位置是靠后的,只有一个位置在最前方。那个位置是空的,如今无人在坐。

    移开视线,蓝澈已经坐在了她的身边,不是蓝澈的。三王坐在了蓝雪国主之后,再之后她看到了白灼和楚枫。再之后是满朝文武。

    独独少了一人,蓝子逸。

    “不错。是子逸的。今年秋试,他是主审。”蓝雪国主笑道。

    凤红鸾点点头。蓝子逸之才,的确可担此大任。

    “他怎么还没来?”蓝澈回头看向鄱阳王。

    鄱阳王老脸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蓝澈的话,咳了一声,回头看白灼和楚枫。

    白灼和楚枫看了凤红鸾一眼,立即回蓝澈的话:“子逸兄在路上被人缠住了。”

    “缠住了?”蓝澈蹙眉,随即恍然一笑:“我们京城的两朵娇花,如今可算等到良人回归了!”

    话落,蓝澈大笑了起来。

    蓝澈这一带头,这满朝文武都心知肚明的多,齐齐笑了起来。

    整个高台顿时笑声一片。

    青郡王和南怀王老脸有些挂不住,看向蓝雪国主面色也带着笑意。青郡王只得道:“也不看看是什么日子,那两个丫头实在是不知深浅。”

    “那两个丫头的确让人头疼。这么些年……哎……”南怀王也只能叹道。

    蓝雪国主偏头看了凤红鸾一眼,见她面色清淡,笑道:“子逸若是有心。也老大不小了。等一会儿子逸来,朕问问他的意思,就将这事儿办了吧!也好一了那两个丫头多年的心愿。正好月余就是春年,也喜庆喜庆。”

    “他倒是好福气。一下娶俩。”蓝澈顿时大乐,也偏头看凤红鸾,贴近她耳边悄声道:“姐姐,你真的对子逸没有心思么?若是有的话,可不能便宜了那两个女人。子逸就是你的。”

    “别胡说!”凤红鸾瞪了蓝澈一眼。

    “死心眼。你就在那混蛋一棵树上吊死吧!”蓝澈轻叱了凤红鸾一句。

    凤红鸾如没听见一般。

    “多谢皇上!”青郡王和南怀王立即起身谢恩。

    他们中意蓝子逸这个孙女婿。家里那两个孙女就等着蓝子逸,说什么除了蓝子逸谁也不嫁。这些年上门提亲的王孙公子多不胜枚举,但他们就认准蓝子逸了。这京中不知道的怕是少了。

    “起吧!朕也不能一味主张。这还要看子逸的意思。”蓝雪国主笑道。

    青郡王和南怀王连忙点头起身,不免有些担忧。就他们所知,蓝子逸无心那二人。不过若是皇上赐婚,想必蓝子逸即便不喜也不会当面反驳。心中又踏实了些。

    正说着,有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了玉子墨马车旁。蓝子逸挑开帘子,缓步下了车。

    虽然是一身华服,锦袍玉带。但依然难以掩饰与生俱来的清逸雅致。几乎刚一下车,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将这个场中几乎包括蓝澈在内的所有男子都比了下去。

    “姐姐,你看,子逸是不是很好?”蓝澈偏头又对凤红鸾道。

    “嗯,是很好。”凤红鸾点点头,也看向蓝子逸。有一种人,站在那里,就即成为风景。云锦是,玉痕是,蓝子逸是,玉子墨也是。

    “怎么样?姐姐,你若招子逸为驸马。父皇和我都愿意。”蓝澈又道。

    “好不一定要招为驸马。只是好而已。”好也不一定她会爱的。除了那人,凤红鸾觉得她怕是再不会爱上别人了。

    蓝澈撇撇嘴:“作践自己。”

    凤红鸾不置可否。

    “子逸来迟,吾皇恕罪。”蓝子逸走到近前,对着蓝雪国主跪拜。

    “起吧!无碍。”蓝雪国主温和一笑:“反正秋试有三日时间,不少于这一刻。”

    蓝子逸起身,对着蓝澈、凤红鸾一礼:“拜见太子!公主!”从那日,凤红鸾再没见过蓝子逸。对着他点点头。

    蓝澈一挥袖,笑道:“子逸免礼,今日的桃花是不是太多,才让你来迟了?”顿了顿又道:“青郡主和怀郡主为何不见?”

    蓝子逸面不改色,似乎并没有听出蓝澈话中音:“太子说笑了!”只淡淡一句话,对着蓝雪国主道:“皇上,可以开始了么?”

    “开始吧!”蓝雪国主点点头。

    蓝子逸一撩衣摆,坐在了最前方的桌子前。目光清淡的看向下方。明明是翩翩公子,似乎这一刻,下面万民学子都感觉到了来自他的压力。

    本来还有些孤傲带有轻视之心的人们认为蓝子逸是蒙蔽祖荫才有些主事殊荣,此时都收起了三分轻视高傲之心,谨慎起来。

    蓝雪国今年的秋试,一改历年来的传统。蓝子逸主事,则是当场出题,学子当场对答。

    须臾,蓝子逸淡淡开口。微带内力的声音飘了出去:“秋试开始!”

    “秋试开始!”蓝子逸话落,蓝雪国主身边的大总管太监扬声高喊。

    蓝子逸目光清淡:“第一题,就以江山为题,赋诗词歌赋各一首。一柱香为限。”

    蓝子逸话落,下面的学子面面相眈。有人已经开始说太难。一炷香赋诗一首还可行。但是一炷香之内赋诗词歌赋各一首,这便难了。

    “逸儿,这是不是太难了?”鄱阳王当先开口。

    “公主以女子之身,精通百项才艺。艺比天下男儿。爷爷,你还觉得难么?我蓝雪要的是真正有才学之士。不是绣花枕头。”蓝子逸淡淡开口。

    鄱阳王顿时住了口。心叹,老了!

    “开始!就以蓝世子试题为准。”蓝雪国主含笑点头。发话。

    蓝雪国主一发话,有人立即燃香,下面学子连忙提笔做起题来。万人静寂,只听到下笔的刷刷声响。

    凤红鸾想着这样的秋试,这样的地点,这样的场面,却是开千古之先列了。

    “红鸾,你的寒毒,不是仅有一种解法的。云小子通天咒大成损耗灵力不过是其中一种而已。其实还有另一种解法的。”蓝雪国主忽然道。

    蓝雪国主话落,凤红鸾猛的转头看着蓝雪国主,整个身子在这一瞬间都僵了。

    凤红鸾如遭电击,全身僵硬的看着蓝雪国主。只感觉这一刻,所有声音都消失了。脑中只有蓝雪国主的话不停的回荡在耳边。

    半响,她犹不敢置信:“父皇,你……说什么?”

    吐出一句话,凤红鸾觉得自己心尖都是颤的。袖中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攥紧。

    蓝雪国主看着凤红鸾,忽然有一丝不忍:“红鸾……”

    “父皇,你说寒毒还有另一种解法?不用……他通天咒大成灵力尽失?”凤红鸾声音很轻,几弱不闻,手从袖口伸出,死死的抓住蓝雪国主的胳膊。

    “是!”蓝雪国主点头。

    凤红鸾这一瞬间只觉得被抽干了所有力气:“那为何不早告诉我?”

    “这一种办法没有太大把握,而且你会受许多苦……”蓝雪国主眉峰揪起道。

    “我根本就不怕苦。”凤红鸾声音不由得加大。

    “不止这些,还有一个原因……可能你终身不能受孕。”蓝雪国主又道。

    凤红鸾脑中轰的一声,只感觉有什么东西炸开,随即如烟花一般散去,她摇摇头:“比起死,不能受孕算什么?”

    “云小子说舍不得你受苦,而且你喜欢孩子,所以他才坚持……”

    后面蓝雪国主说了什么,凤红鸾已经都听不到了。她记得数日前在船上,她说到孩子时候云锦的表情,当时他似乎僵了一下,她以为他是高兴的,原来……

    凤红鸾怔怔的坐着,不止是蓝雪国主说什么听不到,就连蓝澈在她旁边喊了数声,她也听不到,脑中只剩下那人绝然离开时的情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