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87章 曲如其名(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紧攥着的手顿时松开。看向自己的手心,那里不知何时已经是血肉模糊一片。

    玉子墨不再说话,转身走了出去。不出片刻便拿着药箱走了进来,给凤红鸾包扎手上的伤口。

    凤红鸾看着那绢布一层层将她的手裹住,一动不动。

    “墨公子!”梅姨这时候端着姜汤走了进来,当看到凤红鸾受伤触目惊心的血肉模糊险些将手中的姜汤摔了。

    玉子墨平静的给凤红鸾包扎完伤口,收拾药箱,对着梅姨吩咐道:“过来喂她喝下。”

    梅姨走了过来。

    玉子墨看着凤红鸾:“你若不爱惜自己的身子,那么便是真的错了。”

    话落,抬步走了出去。

    “公主!将姜汤喝了吧!您身子本来就虚弱,若是染了风寒便不好了。”梅姨端着姜汤过来。心疼的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一动不动。

    “公主……”梅姨再次开口。

    凤红鸾伸手端过姜汤,辛辣的汤汁入口,她却感觉不出任何味道。

    喝了姜汤,梅姨又动手喂凤红鸾吃饭。见凤红鸾并不推拒,梅姨总算松了一口气。

    饭后,凤红鸾对着梅姨摆摆手,声音沙哑:“你下去吧!我不会有事儿的。”

    梅姨张了张嘴,退了下去。但是也不敢离开,而是守在了外间。

    凤红鸾依然一动不动的坐着,如果可以,她宁愿回到那一日,那一曲倾尽天下让时光止住,再不前进。或许如果可以,她宁愿回到温泉他为她抵抗寒毒那次,她不动心,不交心,便也不会有如今。

    明明知道云锦的爱飞蛾扑火,她还控制不住的跳了下去。如今……

    凤红鸾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是笑自己,还是笑命运弄人,以前那些山盟海誓她为何都想不起来了,只剩下那一袭白衣绝然离开的身影。

    云锦……

    唇瓣紧紧咬住,似乎还有他的味道……

    凤红鸾忽然闭上了眼睛,就让这一切就此止住未尝不好。她会看着他好,看着他在这如画的江山涂抹上自己那绚烂的一笔……

    凤红鸾静坐一夜。这一夜,又有多少人难以入眠。

    第二日,云锦和凤红鸾分手的消息几乎一夜之间传遍天下。

    有的人喟叹,有的人唏嘘,有的人质疑,有的人可惜,还有许许多多的人争相奔走相告,老弱妇孺人尽得知。

    既凤红鸾回国,拯救涿州之后,蓝雪京都城再次陷入空前热闹。更甚至这种热闹扩大到整个蓝雪,整个天下。

    天下哗然!

    云锦和凤红鸾从东璃纷纷扬扬的纠葛,到凤红鸾送嫁西凉止息,后来在凤阳城劫婚夺爱,又到玉痕和凤红鸾大婚之礼扭转乾坤……

    这一幕幕,天下人都替他们记在心里。如今他们分手,就如一场暴风雨来袭,令所有人都始料不及。

    尤其是白灼和楚枫。当二人在茶楼听到云锦和凤红鸾分手的消息顿时惊了,急急忙忙前往鄱阳王世子府去见蓝子逸。

    蓝子逸看着二人只是淡淡一笑:“皇上和太子五日后回国!”

    白灼和楚枫一怔。

    蓝子逸又道:“那样的感情,即便分手,能改变什么?”

    白灼和楚枫齐齐想起那日在公主府水榭亭中听到的那琴箫合奏。那二人如诗似画,花月静好。震惊褪去,齐齐沉默。

    相比较天下哗然震惊,公主府空前沉寂。

    凤红鸾即便是喝了姜汤,还是染上了风寒。玉子墨开了药方,凤红鸾并不排斥喝下。静坐一夜之后,一改昨日如失了灵魂一般,坐在房中静静看书。

    面色清清淡淡,无伤无悲,似乎回到了从前。

    一连五日,凤红鸾都在房中度过。并未出房门。无论外面纷纷猜测凤红鸾和云锦分手的原因,吵成什么样子,只有公主府,一片静寂。

    五日后,云锦回了云山。并未对此做出回应。

    公主府同样无人回应。外面多少人既破脑袋想探出消息。公主府如铜墙铁壁,滴水不漏。即便是烧火的大娘都对此不言语一字。

    这一日,蓝雪国主和蓝澈回国。

    蓝雪百姓欢呼,关于凤红鸾和云锦的猜测淡了下去,纷纷迎接皇上和太子回国。

    黎明时分,天空忽然簌簌飘落雪花。迎来了蓝雪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

    梅姨这些日子一直守在凤红鸾外屋的榻上,一夜炉火旺盛不曾歇止,门窗紧闭,外面冷意丝毫影响不了屋中暖意融融。凤红鸾伤寒好了,只是懒得动,身子窝在被子里不起来。她发现从云锦走后,她变得懒了,除了看书,躺着,什么也不想做。

    “公主,今日皇上和太子回国,您出城去迎么?”梅姨看着天色渐高,凤红鸾依然未起,不由得开口询问。

    凤红鸾摇摇头:“不去!”

    话音刚落,便听到外面有急匆匆的脚步声踩着吱吱雪声走了进来,是公主府大管家声音从外面传来:“公主!皇上和太子回京了,如今御撵在三十里外。公主可去迎接?”

    “公主说不去。”梅姨看了凤红鸾一眼,见凤红鸾真没有动的意思,立即道。

    大管家点点头:“那老奴去知会蓝世子一声。”

    话落,大管家快步离去,刚走到门口,便与大踏步疾步而来的一人迎面相撞,还没看清楚来人,便被撞了一个跟头栽倒了雪上,他一惊抬头,当看到冲向屋里的蓝澈顿时一惊:“太子殿下?”

    太子?梅姨听到外面的惊呼声也一惊。连忙去开门。还没走到门口,门已经被一股大力打开,锦袍玉带的身影如一道疾风冲了进来。

    正是蓝澈。

    “怎么回事儿?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儿?”蓝澈一进来就冲向床前,一把将凤红鸾身子从被子中拽了起来,死死的看着她,声音大的吓人。

    蓝澈的身子,顶着外面的寒冷和雪花,浓浓的寒意瞬间席卷而来。

    凤红鸾不由打了个寒颤,蹙眉看着蓝澈:“你不是在三十里外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蓝澈瞪着凤红鸾。

    凤红鸾打开他的手,伸手用被子裹住自己,对着一旁已经被蓝澈惊住了的梅姨道:“关上门。”

    梅姨立即去关门。

    “我问你话呢?是不是他欺负你了?”蓝澈瞪着凤红鸾,脸色如外面冰寒的雪:“告诉我,我这就去云族扒了他的皮。”

    凤红鸾眉头蹙紧:“没有。”

    “那是如何?别告诉我是你。”蓝澈看着凤红鸾,才多少日子不见她就瘦成了什么样子,明明莹润的小脸如今看起来苍白,就剩那么巴掌大,身子更是单薄,神色怏怏,这副样子他不相信是云锦欺负了她都不成。

    “你说对了,就是我。”凤红鸾点头。看着蓝澈身上的雪:“去扫扫你身上的雪。”

    “你疯了!你们不是好好的么?”蓝澈站着不动,死死的看着凤红鸾:“你还知道我身上的雪,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看看你都成了什么样子。鬼一样,难看死了!”

    凤红鸾这些日子都没照镜子,但她鬼不鬼也不重要了:“我是疯了!”

    若不是疯了,为何要将他赶走,她可以当做什么也没听到,她可以再自私一些,什么也不知道的继续享受他给予的爱,只接受,不付出。

    可是如今,她不是疯了又是什么?

    凤红鸾笑,笑容发苦。

    “别笑了,难看死了。”蓝澈猛的伸手捂住凤红鸾的脸,她这笑让他心都疼了,坐下身子,带着被子将凤红鸾抱进怀里:“疯了就疯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爷也看着他不顺眼,如今更好,你就一辈子留在蓝雪,我养你一辈子。”

    虽然是这样说着,但蓝澈一点儿觉得也不高兴。比起来她这副样子,他还是喜欢她和那个混蛋在一起时眉眼浓浓的笑意。

    凤红鸾安静的任蓝澈抱着,一动不动。

    “太子,公主染了风寒刚好一些,您……您还是扫扫身上的雪吧,万一染了寒气给公主……”梅姨此时小心的开口。

    蓝澈蹙眉,低头看自己,立即松开了凤红鸾起身。

    梅姨立即过来给蓝澈打理。换洗一新,蓝澈重新走了过来,直接上了床,掀开被子钻进了凤红鸾的被窝。

    “太子?”梅姨一惊。太子虽然是公主的弟弟,但毕竟男女有别。

    “你出去吧!吩咐谁也不准进来打扰,我和姐姐好好说说话。”蓝澈对着梅姨摆摆手。

    梅姨看向凤红鸾,见凤红鸾没反对,只能退了出去。同时想着太子回来也好,省得公主日日不言不语的闷着,她看了都心里难受。

    “姐姐!”蓝澈伸出手臂抱住凤红鸾的身子。用头蹭了蹭她的肩膀。

    “嗯!”凤红鸾应了一声。血脉至亲,她并不觉得蓝澈的亲近让她别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