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85章 滚(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身子一震,猛的转头看蓝子逸。

    “云师兄刚刚离开了!”蓝子逸看着凤红鸾的眼睛,声音很轻:“公主不想云师兄轻贱他自己的身子,可是如今公主这如何又不是在轻贱自己的身子?”

    他的目光定在凤红鸾赤着的脚上:“皇后灵力耗尽救回公主一命。公主可知自己身系多少人的安心?云师兄可以因为你一句话明明可以用灵力救你却甘愿陪着你死。公主又何必如此折磨云师兄又折磨自己?”

    凤红鸾身子轻轻颤了起来。

    “公主,你当明白云师兄受不得你如此对他!”话落,蓝子逸一叹。

    凤红鸾身子更是颤的厉害,一张小脸惨白如纸。

    蓝子逸走到床前拿过凤红鸾的鞋子,蹲下身抬起她的脚给她穿去。

    凤红鸾没有任何感觉的任蓝子逸穿上鞋,他又动手利索的给凤红鸾穿戴好衣物,自始至终,一双凤目清澈纯净,声音清淡云润:“云师兄刚离开不久,公主去追还来得及。他一定是希望公主去追的。也许如今就等在城外。”

    凤红鸾脚步不由自主的冲了出去。

    蓝子逸顿时无声一笑。他们如此好,如何能因为太过深爱而分开?那样连老天也是看不过去的。

    可是笑容刚溢出便僵在了脸上。

    只见凤红鸾身形攸然的止住,停在了院中,半响,她的身子颓然的靠在了一株木槿树干上,任上面的木槿花零碎砸在她的头上肩上。

    蓝子逸抬步走了出去,站在凤红鸾面前:“公主?”

    “如果我不解寒毒,是不是和我娘一样,会死?”凤红鸾轻声开口。

    蓝子逸面色一变。

    “是不是?”凤红鸾抬眼看着蓝子逸。一双眸子如远山云雾,让蓝子逸看不清里面的情绪,只觉得这一刻,她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

    “是!”蓝子逸没办法骗凤红鸾。

    “这就是了!”凤红鸾忽然哑然一笑:“我不解寒毒,就会死。若是解寒毒,就是他死。那我又何必要解寒毒?何必要让他与我一起死呢?”

    蓝子逸脸色有些白:“云师兄即便给公主解了寒毒,也是不会死的。只不过是……”

    “只不过是灵力尽失是不是?他会变成普通人,但那对他来说又和死有何区别?”凤红鸾声音很轻:“他是那样高傲的一个人。男儿俯仰天地之间,如何没有凌云之志?这江山如画,他焉能不想涂抹上自己的一笔?”

    蓝子逸心中瞬间触动。

    “你也是男儿,你也想有一番作为难道不是么?别告诉我你真的不想。即便是有朝一日袖手做闲云野鹤,但有所为之后再袖手云山之外和终身无所为又如何能相同?”

    凤红鸾声音轻的不能再轻:“更何况他是云锦。若是一直无心,他如何能是被天下誉为第一公子!”

    “只不过我出现,我……让他改变了!”凤红鸾说出这一番话,似乎耗尽了全部力气,软软的靠在木槿树干支撑她身体的全部重量:“我是不该出现的。或者说是不该让他爱上,也不该爱上他的。”蓝子逸微微张口,看着凤红鸾,想说什么。但他发觉无从反驳她的话。半响,只是轻声道:“云师兄心甘情愿。”

    “呵呵……他是心甘情愿……”凤红鸾暗哑的声音低低的笑了起来,笑的很轻,但脸上的笑容让人见了无端的疼入心坎:“可是我如何能忍心……”

    如何能忍心让他为她放弃那许许多多……

    凤红鸾闭上了眼睛。

    蓝子逸看着凤红鸾,袖中的手慢慢的攥起,攥起再松开,突然移开视线,不忍再看。

    人人都知道云师兄对公主爱的太深,公主又如何不是对云师兄爱的太深?

    凤红鸾不再说话,蓝子逸也不再说话。

    院中静静。木槿花被清冷的风吹落,打在二人的肩头。连清冷的风吹过两人的青丝长发,也弥漫着浓浓的哀伤。

    许久,蓝子逸轻声开口:“难道公主就要放弃云师兄了么?”

    凤红鸾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忽然有一片花瓣落在她的眼睛上,长长的睫毛触动,有一丝风将花瓣吹落:“我的寒毒,是不是只有一种解法?”

    “是!”蓝子逸重新回转头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半响不语。许久,只听到她轻的不能再轻的声音道:“爱太痛苦,不如不爱。”

    空气的气流忽然停止了流动,化为死一般的沉寂。

    蓝子逸缓缓偏头,就看到门口站着的那一身白衣如雪明明是清华如月的人,这一刻,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光色。

    看着云锦,蓝子逸感觉整颗心都提起来了。

    凤红鸾依然闭着眼睛,从他一出现,他就知道了。即便那人气息已经等于无,但她就是知道是他。

    蓝子逸回头再看凤红鸾,她脸上神情已然化为淡漠清寒。

    不知道是该劝,还是该叹,无论如何做,他发现都是错的。蓝子逸只能默然的抬步,向门口走去。走到云锦面前停住脚步看着他。想说什么,张了张嘴,终是无言,错身而过走了出去。

    院中静寂。

    云锦任清冽的风打在他的身上,打乱了青丝长发。如玉的容颜莹白如霜。如雪的白衣,散发剔透晶莹的色泽。

    沉寂,一望无尽的沉寂。

    许久,云锦抬步走向凤红鸾。一步一步,每一步在青玉的地面都踩下一个脚印。

    凤红鸾闭着眼睛睁开,看着云锦走来,那一步步,如踩在她的心坎上,几乎有那么一瞬间,她要忍不住扑进他的怀里。

    袖中的手攥出了血痕,那血痕划开,她只觉得全身都了无知觉了一般。

    走到凤红鸾面前,云锦停住脚步,微微低头,一双眸子平静的看着她:“鸾儿,你真想舍弃我?不让我爱你,也不爱我了?”

    “是!”凤红鸾唇瓣开启,吐出一个字。

    她本来就是她娘当年开启锁魂术的一个错误,本来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间的。如今活着都是奢侈,又如何去祈求爱?

    她宁愿看着他好就好。看着他如何高傲,如何运用属于男儿的筹谋和凌云之志,如何在这如画的江山涂抹上一笔。

    “你真的想好了?”云锦目光依然平静,紧紧锁着凤红鸾的眸子,如玉的手放在木槿树干上,将凤红鸾圈住:“你不后悔?”

    “是!”凤红鸾眸光也平静的迎上云锦。

    那坚毅的色泽,如水的眸子水纹清澈。是云锦一直喜欢的清泠如水,可是今日,看到这清泠如水的眸子,他甚是不喜,甚至想将她打碎。看到她一碎再碎,碎成粉末。

    “好!如你所愿!”云锦薄唇微勾,清冷致寒的吐出一句话。

    凤红鸾只感觉心瞬间停住了跳动,无声碎裂。看着云锦的眼睛,那双眸子再也寻不到她所熟悉的温柔似水,只看到冰冷,除了冰冷还是冰冷。

    “甚好!”凤红鸾一笑。这一刻,她不知道,她的笑有多美。

    淡淡的伤,淡淡的愁,淡淡的怅,但又包含了极致飘渺如烟云的情愫,美如昙花一现。

    云锦从来没看过凤红鸾这样的笑,但是他甚是不喜这种笑。他更想让她这样的笑碎裂。一碎再碎。

    “可是我受不了不想你,怎么办呢?”云锦忽然低低的又道。

    凤红鸾抬眼看着云锦。

    他的唇忽然吻了下来,不留一丝余地,细密的索吻着凤红鸾两瓣柔软的唇瓣。吸允,将他凉薄的气息传递给她。

    丝丝的凉,如甘冽的酒香,凤红鸾想排斥,但是却又该死的沉沦。

    “看,你离不开我的。”云锦离开凤红鸾的唇瓣,依然低着头看着她,在她唇边浅浅喘息。连呼出的空气都是清凉的。

    凤红鸾身子不受控制的颤了起来。他说的不错,她何时已经离不开他了。

    “还想放弃我么?”云锦轻声问。话语吐口是如此冷静自持。似乎刚才的那一吻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凤红鸾看着面前的云锦,半响,忽然自嘲一笑,刚要说话。

    云锦忽然伸手,指腹按住她的唇瓣,指腹在被他吻的红肿的地方流连按压,拦住她的话:“你说如果我们若是有了孩子,你还能如此心狠的说放弃我么?”

    凤红鸾身子再次颤了起来。

    “嗯?会么?”云锦移开手,抚上凤红鸾精致的锁骨,手探进她的衣服里,抚摸她的温滑清冷的肌肤。如玉的手停留在她小腹处。

    “会!”凤红鸾只感觉她的心在被云锦一寸寸凌迟。

    “鸾儿,你果然狠心!”云锦猛的撤出手,如玉的俊颜平静清寒冷然的看着她。

    她是狠心!向来对待自己就狠心。她如何能对他有多好?她已经忘了如何要对一个人好?她从来就懂得接受别人给予,不懂得付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