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60章 口才如此了得(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不置可否。云锦每次都出乎意料。要破解此局。只有推翻那个钦天监的言论,若是要推翻智缘大师的高足,自然是非智缘大师莫属。

    天下第一高僧。自然是受世人敬仰膜拜的。

    智缘一出现,所有人都文成的跪地。给他错来了一条路。

    智缘大师缓步走了过来。面色上刚才那一丝苦笑早消失殆尽。远远走来,道袍随风飘去,倒是真有一股道骨仙风的感觉。

    玉痕看着智缘大师走近,一直并未言语。

    智缘大师走到玉痕近前,对着微微一躬身:“玉太子别来无恙!”

    “劳大师挂念,甚好!”玉痕点点头。

    “云少主,红鸾公主,鄱阳王府世子别来无恙!”玉痕又对着船上一直安坐的三人微微一礼。

    凤红鸾和蓝子逸还未曾言语,云锦当先开口:“本少主可不好。大师的高足弄出来乱七八糟的言论污蔑本少主,本少主如何能好?大师这也看到了,您若不来,本少主可就要被玉太子请回西凉京城了。”

    云锦特意的加重一个请字。

    “云少主的晕船症状似乎好了。”智缘大师一笑,让过云锦的话道。

    云锦对着天空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大师的眼力不错!不过此时大师该给本少主和红鸾一个清白才是。本少主可不想再这里背负着不顾天下大义的名声。”

    之所以对智缘大师没好气,是因为若不是他要挟他,这老头子根本不想出山。纵徒为害不但不管制,居然还坐起来袖手旁观?他如何能让?

    智缘大师心中苦笑,看着云锦没好气的脸,只能道:“智缘确是为此事而来。云少主稍安勿躁!智缘既然来了自然会给云少主一个交待的。”

    “那就请吧!”云锦身子往椅子上一靠。等着。

    “吾夜观观天象,白芒星和苍茫星因为百花盛宴应劫。光芒太盛,承应天运,盛华太过,致使天成异变。故天下大乱。”智缘回头看了玉痕一眼,浑厚的声音开口,所有人入耳皆可闻:“所以,钦天监所言并无错。洗礼盛华,斋戒文成。”

    智缘大师话落,所有人都面色惶然的看向云锦和凤红鸾。

    云锦皱眉,老和尚说的什么玩意儿。他为何看不出来?

    刚要开口。凤红鸾轻轻挠了一下他手心,云锦扁扁嘴住了口,他到等着这老和尚能如何给他这个徒弟圆谎。“但两日前,本僧夜观天象,风云幻动,白芒星和苍茫星刹然而隐。光华过去,天成七彩霞云,寓意天下太平。故此,无须再行斋戒。”智缘又道。

    智缘大师话落,百姓们脸上惶然的神色明显一松现出喜色。他们所求无非就是天下太平才能有衣穿有饭吃。

    云锦向天翻了个白眼,这老道……

    凤红鸾瞥了云锦一眼,想来身边这人指不定用了什么要挟智缘大师了。否则以着智缘大师的刚正,无论如何也不会出来说这一番言论来欺骗世人的。

    高僧更是注重一身修为洁身。

    “我对他说,如果他不出来作证,我就将他年轻时候的风流韵事昭告天下。”云锦忽然贴近凤红鸾的耳边轻声道。

    智缘大师也有风流韵事?凤红鸾挑眉。

    “没有可以编啊,造谣谁不会?那他天下第一高僧的智者生涯可就重重的涂上了一笔污点。”云锦顿时得意的道:“不过还真是有一个女人的,曾经就因为他,这老和尚才落发出家。”

    凤红鸾嘴角动了动,这人……

    “想不想知道那女人是谁?”云锦忽然神秘的道。

    凤红鸾摇头,她才不想打探人家风流韵事。和尚也是人,更何况没出家的和尚,不过智缘大师能为那女子出家,可谓是深情了。天下第一高僧,想当年应该也是才华冠盖的一位公子吧!

    “是你外婆!”云锦突然吐出几个字。

    凤红鸾一个坐不稳险些从凳子上摔下去。小脸一脸黑线的看着云锦,斥道:“别瞎说!”她外婆是谁她还真不知道!

    “若是不信你此时可以过去问问。”云锦轻声道。真诚无比:“我何时骗过鸾儿?”

    他是的确没有骗过她,难道还真是?不过想想是也没什么的。她娘又不是石头缝蹦出来的,能养出她娘那样的女子,那么她外婆被人追逐为她出家也不足为奇。

    不过这些她可没兴趣再听。见云锦还要再说,立即伸手捂住他的嘴:“行了,我们先离开这里。”

    云锦似乎对这种八卦是很敢兴趣的,意犹未尽的眨眨眼睛:“我还没说够!你真不听,很有意思的。”

    “没说够留着以后慢慢说。”凤红鸾没想到一个男人居然也如此八卦。不过他知道的到不少。将人家几十年的老底都挖出来了。真怀疑这人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云锦扁扁嘴,拿开玉痕捂着他嘴的手,便真不说了。

    凤红鸾看向智缘,觉得智缘大师面色古怪,想来是听到云锦的话了。毕竟云锦声音虽轻,有心人内功高的还是可以听得到的。

    忽然心思一动,偏头看云锦无谓的脸色,也许他就是想要人听到。

    如水的眸子瞟过玉痕温润淡淡的脸色,恍然明白了,身边这人是借此保护智缘大师。也就是告诉了玉痕,智缘是受他要挟的。要算账,找也是找他。

    嘴角扯出一抹浅笑,看着云锦,这人……

    “老衲此番前来就为此事。言尽于此。玉太子、云少主、红鸾公主,蓝世子后会有期!”智缘大师心里一叹,尽管修行数十载,他心底的东西就如埋入五脏六腑,挖除不去。对着几人微微一欠身,抬步离去。

    “大师好走!”玉痕淡淡温润开口。

    “我和鸾儿大婚之日会给大师下请帖的。还请大师赏脸来喝一杯,茶!”云锦看着智缘的背影笑的欠扁。顿了顿吐出一个茶字。

    和尚是戒酒肉的。

    智缘大师脚步一顿,回头对着云锦笑道:“老衲若收到请柬,一定不辞路远也要喝一杯茶的。”

    话落,智缘大师衣袂当风徐徐远去。

    云锦转眸看玉痕,笑的开心:“玉太子,本少主可以离开了么?”

    “既然无事,云少主当然可以离开。”玉痕淡淡开口,一挥手,对着身后吩咐道:“都撤下去吧!”

    “是!”叶枫城总兵立即一挥手,翻身上马,带着十万兵士踏踏的马蹄声走远。

    肃杀之气褪去,玉痕对着围观的百姓们温和道:“都散了吧!”

    围观的百姓们都连忙散了下去。

    不出片刻,这一处岸边刚才十数万人山人海转眼间便去之一空。

    “鸾儿,我们也走吧!”云锦站起身,伸手拉上凤红鸾,抬步下了船。

    蓝子逸也缓步下了船。

    风影和一众云隐暗卫以及蓝子逸的护卫紧随其后。

    “最好后会无期,本少主可不想再看到你。”云锦走到玉痕身边,扔下一句话,直接拉着凤红鸾走了过去。

    “怕是不能如云少主所愿。”玉痕清凉的开口,不看云锦,对着凤红鸾轻声道:“红鸾,这一局棋……我不是不放手,是已经放不下,你……莫要怪我!”

    凤红鸾脚步一顿,轻叹了一声,不言语,随着云锦脚步离开。

    之与玉痕,她会记得初见醉倾斋那未见其人却感觉出的雍容气息。会记得青山寺三日的棋局,也会记得她寒毒发作他的相救,自然也会记得当他说携手下一局棋那一刻的光华无人能及……

    所以,之于玉痕,她恨不起来。

    云锦握着凤红鸾的手忽然紧了紧,冷冷的道:“放不下本少主会让你放下!鸾儿不会是你的。”

    “拭目以待,看云少主如何让我放下。世间之事,总是说不准的。”玉痕淡淡开口。

    云锦冷哼一声,似乎再也不想看到玉痕,伸手一揽凤红鸾的纤腰,身形飞起,瞬间便飘出了数丈,转眼间隐没了身形。

    玉痕看着凤红鸾和云锦身影消失,墨玉的眸子一片清凉。蓝子逸此时走到玉痕身边,停住脚步,看着玉痕,温雅如画:“玉太子,何必如此执着?”

    闻言,玉痕淡淡挑眉:“鄱阳王府世子一直隐匿天山之外,如今为何涉足这十丈软红?”

    “食君之禄,分君之忧。”蓝子逸清淡开口。

    “有的人,也许这一生不见,更好!”玉痕道。

    蓝子逸心思微微一动,不置可否。那样的人,的确也许一生不见更好。见了她,天下哪个女子还能入眼?

    可是他还是受不住诱惑出了天山。只想看看被云锦、玉痕争夺的女子。如今诚然如玉痕所言,不如这一世都不见。

    蓝子逸忽然一笑:“但是子逸是可以管得住自己的心的。”

    话落,不等玉痕开口,飞身而起,向着云锦和凤红鸾离开的方向追了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