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58章 口才如此了得(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言,蓝子逸眼睛一亮。

    云锦转眸光灼灿华的看着凤红鸾,笑意流转:“这点还难不住爷的。”

    自然有料到,自然会有布置。凤红鸾不再言语。

    “诛伐云少主、红鸾公主,霍乱天下,回京斋戒!”

    数百船只不出片刻就迎了上来,声音越发的大,可以清晰的看到人人脸上群情激愤。

    “不是还留了两颗那个东西么?何不此时扔出去?”凤红鸾偏头看着云锦。

    云锦闻言顿时整个人都来了精神,伸手入怀,摸出那两个炸药弹在手中把玩着:“鸾儿不说我都忘了还有这个好东西的!”

    凤红鸾挑了挑眉梢,就见云锦手腕一甩,两枚炸药弹同时扔了出去。

    对准的是距离岸边不远处水中立着的两块巨石。

    只听‘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巨石瞬间被炸成了粉末。

    惊呼声煞然而止,水面剧烈的晃动。

    紧接着便是‘噗通噗通’的落水声。不少人自然是吓的从船上掉了下去。

    蓝子逸也惊了,他是清楚的看到云锦手中比拇指大不了多少的物事儿的,没想到居然有如此威力,那么若是刚才云锦扔的不是那两块石头而是这数百船的话,那么此时数百只船和船上的人就会被炸成粉末。

    碎末随着河水流走。巨响过后天地一片静寂。只听到依然有不少人接连脸色惨白落水的声音。

    云锦手掌蜷了一下,手心空空,他不看那些被吓傻了的人,回头对着凤红鸾道:“早知道再多留两枚了,这一幕才好看些。”

    听到云锦的话,凤红鸾嘴角抽了抽。看着眼前的情形,这一幕是很好看。至少落水的声音比那诛伐的声音好听些。

    蓝子逸依然处于震惊中,看着云锦的手心,那里空空如也。巨石岛被毁,他是知道的。想来就是这个的作用了。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物事儿居然可以毁了巨石岛。

    “请问公主,这是何物?”蓝子逸看向凤红鸾。

    凤红鸾一笑:“你要喜欢,哪天也弄来给你玩玩?”

    这几日蓝子逸相处随性了些,蓝子逸的眼中没有玉痕、君紫钰、君紫璃等人看着她的眼神,她在他的面前如朋友一般,会轻松一些。

    “鸾儿!”云锦不满的瞪了一眼蓝子逸。

    “说说而已。”凤红鸾看了云锦一眼,对着蓝子逸解释道:“属于易燃易爆的东西,不过今日之后,此物不会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这样的东西的确不能再出现。”蓝子逸了然的点点头。

    这种东西若出现,被有心人利用的话,那么这个天下便真的会大乱了。尸横遍野,生灵涂炭,也不是不可能。

    凤红鸾欣赏的便是蓝子逸这一点,没有一般贵公子的世俗,也没有悲天悯人。一切都是合理而为。

    说话间,便听到众人接连惊醒,无数尖叫声响起。响天动地。

    三人谁也不理会,只是坐在床头目光清淡的看着对面。

    许久,声音渐渐消退,有些人连忙乱作一团的下水救人。

    渔船上的人毕竟都是熟悉水性,所以很快的对面的便平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着大船船头悠然而坐品茶的三人。

    “诛伐?本少主今日倒是才知道这个词可以用在我身上!”云锦慢悠悠的声音响起,带着丝丝寒凉之意。

    话落,对面的人顿时感觉全身冰寒,尤其是才从水下救上来的人,都不由得打哆嗦惊恐的看着云锦。

    “开船!本少主到要看看哪个不想活了能阻我去路。”云锦声音一冷,对着风影吩咐。

    “是,少主!”风影一摆手,刚刚停顿的大船顿时行驶了起来。

    随着大船向前驶进,对面的渔船不敢再围堵,齐齐的让出一条路让云锦的大船过去。

    大船走过,那些小渔船上的人们相互你看我,我看你,半响,齐齐划船跟在大船身后返回了岸边。

    若看此时的情形就可以看到大船如众星捧月被迎接回来一般。

    蓝子逸回头看了一眼,淡淡一笑:“这一关恐怕不会这么容易过的。”

    “本少主想要做的事儿没有做不成的。”云锦不以为然。

    凤红鸾不语。

    距离岸边近了,此时看到岸边足足有数千人。当前的是官员打扮十多人。腰间的腰牌显示官员的身份,都是当地知州府台以下的父母官。身后是一众官兵。

    再后面是当地百姓。男女老少皆有。

    人人面色随着大船靠近当看到船上的三人惊恐的神色渐渐变成痴迷的神色。

    毕竟三人的容颜和风采均是天下少有。

    几千人的岸边无声无息。

    大船在岸边停住,云锦凤目清冷的扫了一眼对面的人。目光最后定在知州府台的身上,冷笑道:“看来本少主的面子不小。要劳动如此阵仗迎接于我。”

    话落,云锦衣袖轻轻一扫,一股凉寒的风向着对面知州府台一众处飘去。

    知州府台感觉一股凉寒的冷意袭来,立即收回了看凤红鸾的目光。他都四十岁了,从来没有见到这般绝美的女子。惊醒的同时抬头,当触到云锦的目光顿时身子一颤。不由自主的跟着云锦的意思:“微臣恭迎云少主!”

    话落,知州府台顿时惊醒,老脸一白。他可不是来恭迎云锦的。是来将云少主和红鸾公主请回去斋戒的。

    “呵,这可是有意思了!”云锦不屑一笑:“本少主可不是你西凉的谁,用不到你恭迎的,这套礼留着接你家的太子吧!”

    知州府台老脸顿时窘迫,但能爬到知州府台的位置自然是有着世故圆滑和几分能耐的,立即道:“本府奉我皇之命,在此恭迎云少主,请云少主和红鸾公主回京斋戒。为天下万民祈福,谋取太平。”

    好一个为天下万民祈福,谋取太平!云锦心中冷笑,面色不变:“哦?本少主回京斋戒便可以天下太平?”

    “云少主和红鸾公主在盛宴离开尚早有所不知。我西凉钦天监夜观天象说百花节盛宴太过盛华,必须斋戒洗礼,否则天下大乱。参加筵席之人一个也不能少的。”知州府台立即道。

    “呵,这可到新鲜事儿!”云锦闻言轻笑,笑意微冷:“你西凉的钦天监有何本事敢如此大言不惭霍乱天下?嗯?”

    知州府台顿时一惊,连忙道:“我西凉钦天监曾经在十年前预测了……”

    “你也说那是十年前!”云锦打断他的话,懒得再与他多做纠葛:“本少主就不信了。一个小小的钦天监就敢如此胡言乱语。莫不是你西凉有何阴谋,想要这天下大乱?”

    知州府台被打断,闻言脸色顿时大白。

    “本少主之能都不敢妄论天意,小小的西凉钦天监便如此张狂,当真是嚣张浊世至极。”云锦声音扬起,落在几千人耳边听的清清楚楚:“一派胡言乱语!愚弄世人把戏。你西凉的玉太子被那一太子府的美人撞昏了头脑么?也如此不明智起来了!真是枉为袖手樵隐之徒。”

    “他也不怕袖手樵隐从棺材蹦出来找他算账。丢人现眼!”话落,云锦不客气的又道。

    这一番话可谓说的是言辞犀利。掷地有声。当真是骂人不吐脏字了。

    凤红鸾和蓝子逸嘴角同时可疑的抽了抽。

    知州府台脸色已经灰了。从来没有人这般的骂被西凉人人爱戴的太子殿下。何况此时还是站在西凉的地盘上。

    但此人是云锦,便成了例外了。

    云少主性情古怪,行事乖张,任性不羁,天下人从来就无人敢惹。尽管这里是西凉的人,西凉的地盘,还是没人敢骂回来。至少这里面的人都没那个胆。

    “让开!别拦着本少主的路。否则本少主就让他的血敬奉河神!”

    云锦冷叱一句。气势夺人。虽然他一直都闲闲的坐在那里。白衣如雪,锦袍玉带,容颜如画,明明翩翩浊世佳公子般无害。但是面前的几千人包括身后的数百渔船上的人都齐齐一震。

    知州府台不由得一哆嗦,但是依然不敢让:“云少主,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

    话未说完,云锦衣袖一扫,只见知州府台的身子被提起划出一道抛物线,‘噗通’的一声重响,跌进了水里。

    所有人顿时惊呼一声。

    云锦看也不看跌进水里的知州府台,凉寒的声音开口:“还有想下去敬奉河神的么?”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摇摇头。“下船!”云锦转头对着风影说了一句。伸手拉起凤红鸾。

    “云少主刚才之言可谓是精彩。玉痕幸好没错过。从来不知道云少主口才如此了得。”云锦和凤红鸾还没站起身,忽然从后方赶来一辆马车,清润熟悉的声音响起。

    玉痕?云锦凤目瞬间扫过去,眯着眼睛冷然的看着玉痕。他倒是来的挺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