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46章 等着你自投罗网(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鸾儿……”云锦浓浓暗哑压抑的低低唤了一句。

    凤红鸾干涩的舔了一下唇角,忽然有些口干舌燥。

    “看来鸾儿渴了……”云锦声音更哑了几分,盯着凤红鸾被吻的红肿的唇瓣将自己的唇瓣再次落下。声音有几分欢喜。

    “唔……”凤红鸾刚要偏头,云锦的唇再次覆了下来。

    吻更是疯狂了几分。大手不受控制的游走。

    凤红鸾想推开他,这次连力气也没有了,只能攀住他的脖子,唔哝的吐出两个字:“妖孽……”

    清晨凉风习习,榕树枝叶轻轻作响。浓密枝叶包裹中,里面温暖如春。

    参天榕树下,这条背静的街道三三两两行人走过。

    凤红鸾只有拼命的压抑喘息,只感觉自己要被溺死在这颗榕树上。

    “你说他们已经离开了?”

    忽然一声熟悉的喝声从别院门口传来。紧接着是大踏步疾走向院内的脚步声,是蓝澈。他的后面紧跟着蓝翎。

    乍然听到蓝澈的声音,凤红鸾身子顿时一僵。理智拉回,才记起这里是什么地方。顿时羞红的脸伸手推却云锦。

    云锦似乎没听见一般,依然吻着,只觉得怀中这人儿如一缕清泉,在他怀中渐渐被温暖融化,只想将她揉进身体里去。

    “是蓝澈……别闹了……”凤红鸾暗哑的声音几弱不闻。

    “不理他……”云锦抬头看了一眼,见蓝澈脸色不好的疾步走进院子,恨不得将蓝澈一掌劈了。他不出现的话,再下一刻,他就会带着鸾儿回房间。

    凤红鸾无奈,只能重新的闭上眼睛。

    只听蓝澈的脚步转眼间就来到了凤红鸾早先所住的房间,‘砰’的一下子房门被踹开。

    蓝澈走了进去,紧接着又快步走了出来,在别院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一个人影,颓丧的一跺脚:“该死的,他们居然敢把我扔下!”

    话落,蓝澈一脚踹向身后一直跟着的蓝翎怒道:“爷不是让你好好看着么?你干什么吃的!”

    蓝翎苦着脸不敢反抗,小声道:“主子,奴才也看不住啊!”

    蓝澈顿时更是大怒,又一脚踹了过去:“废物!”

    蓝翎有苦难言,见蓝澈怒意很大,小心的解释道:“主子,这是皇上的意思,公主若是不走,玉太子一定会有手段将公主留下的……”

    一听蓝澈更怒了:“姐姐是我蓝雪的公主,他玉痕凭什么说留下就留下!做梦!”

    蓝翎不敢再言语。

    “你是爷的人,什么时候听我家老头子的了?”蓝澈仍是有气,又一脚踹了过去:“父皇让他们离开,你为何不速速通报?”

    蓝翎一连挨了好几脚,觉得挨得冤枉,连忙道:“皇上吩咐下来,属下不敢不听,皇上不让告诉太子……”

    蓝翎心想着就太子粘着公主这脾性,如果知道公主先行离开,一定会追着一同离开,那么自然会暴露,一早就暴露的话公主还能离开西凉么?

    如今皇上出其不意,事先并没有丝毫意料的让云少主和公主离开,凭借云少主和公主的聪明,定然可以离开。

    “他不让你告诉你就不告诉?你是我的人,就算父皇也不成。”蓝澈又一脚踹了出去。

    蓝翎也不敢躲,只能任蓝澈发脾气。

    云锦被这边吵闹丝毫破坏不了气氛,似乎无论如何也吻不够一般。每次一沾上鸾儿,就如中了毒一般的上瘾,怎么也停不下来。

    “我也要去追他们!”蓝澈踹够了,立即向外走去。

    “主子,皇上吩咐,您还要留下来斋戒的。”蓝翎立即追上蓝澈。

    “狗屁斋戒,小爷才不干。”蓝翎冷哼一声,大踏步向外走去。

    “澈儿!”刚走到院中,一声威仪的怒喝,蓝雪国主步履缓步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蓝澈顿时停住脚步,脸色不好的看着蓝雪国主:“父皇,我这就去追姐姐去。”

    “留下斋戒!”西凉国主面色威严的看着蓝澈。

    “父皇,那斋戒明明就是玉痕搞出来的胡乱玩意儿,我们凭什么还留在这。”蓝澈想起这个就怒。他就不信,玉痕能留下姐姐。就要姐姐光明正大的回蓝雪。

    “就算是胡乱玩意,也要配合到底。”蓝雪国主看着蓝澈:“越来越不长进了。你以为你有多少能耐和玉痕抖?”

    蓝澈被训的顿时不甘:“玉痕算什么?难道我蓝雪还怕了他西凉不成?”

    “即便不怕,你也自己掂量掂量自己的几斤几两。别忘了这里是西凉,不是蓝雪。玉痕若是发难,蓝雪兵离千里,应救不及。你岂不是送到他嘴边?”蓝雪国主怒道:“糊涂!”

    蓝澈只是一时间小孩子脾性,有些接受不了凤红鸾扔下他和云锦独自离开。如今闻言顿时心神一醒:“不是还有云锦么?”

    “哼!你以为在大殿上出了云锦公然反抗他的那件事儿,云岩不恼恨在心?会任由他所作所为而不发难?会不和玉痕联手?云锦能应付过来?”蓝雪国主提醒道:“如今不走,那么你姐姐就留在西凉吧!”

    凤红鸾如水的眸子眨了眨。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当时从大殿出来她便厌倦不想理会这些厌烦之事。可是却不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不理会,它便不会发生的。

    她倒是身在局中看不清了。

    抬眼看云锦,云锦也已经停了下来,将头依然埋在她的心口,凤目的迷蒙欲色褪去,化为深邃清幽。

    “是儿臣愚昧!”蓝澈如今镇静了下来,精致俊美的小脸微微一白,立即对着蓝雪国主请罪。

    “你知道就好!再如此毛毛躁躁意气用事,早晚会害了自己。”蓝雪国主看着蓝澈,到没过多责怪。

    他清楚他儿子也是聪明的,不过是在蓝雪太子之位太顺,缺少历练而已。但是因为缺少的这份历练是融入骨血的一种谋划算计,他没有,所以,他便永远也比不过玉痕。

    若是玉痕将来筹谋天下,那么蓝雪便危矣。

    “那如今姐姐能顺利回蓝雪么?”看着蓝雪国主,担忧的道。“自然!”蓝雪国主点点头。没有丝毫停顿。

    “父皇为何这么肯定?”蓝澈问。

    “若论筹谋,云锦也是不输于玉痕的。只是他对你姐姐之心太过,反而事事失了先机。不过一旦他警醒。便会出手谋算。若想回蓝雪,他们二人,还是可以的。”蓝雪国主道。眸光似乎若有若无的向着背街那颗参天榕树瞟了一眼。

    那一眼,凤红鸾怎么都觉得蓝雪国主是知道他们在一样。

    云锦看着蓝雪国主瞟来,眼皮向上翻了翻,贴近凤红鸾耳边咕哝道:“一只老狐狸!”

    凤红鸾点点头,她觉得她爹今日这话有一半似乎是专门说给她和云锦听的。难道他算计出她和云锦没离开?若非如此,他不必跑来这里说这番话。

    “那父皇和儿臣就留在这里斋戒?什么也不做?”蓝澈有些闷。

    “嗯!不过是七天而已。”蓝雪国主点点头,转身抬步向外走去:“走吧!”

    蓝澈有些不想离开,踌躇了一会儿,闷闷的抬步跟在蓝雪国主身后。蓝翎也抬步跟上。

    很快的就出了别院远去了。

    蓝澈自始至终没发现榕树上的凤红鸾和云锦。蓝雪国主再未回头看一眼。

    小院再次恢复静寂,东方日出冉冉升起,万丈霞光披洒而下,将这颗榕树包裹。透过浓浓枝叶,暖意还是丝丝渗透了进来。

    云锦和凤红鸾依然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

    半响,凤红鸾轻声开口:“走不走?”

    “走!”云锦趴着的身子直起坐正,动手给凤红鸾打理衣服。

    凤红鸾看着自己扯开衣服的地方遍布吻痕,小脸羞红,蓝澈骂他混蛋是对的。

    云锦似乎很欣赏自己的杰作,手下的动作很慢,指尖划过凤红鸾凝脂的肌肤,若有若无的洒下一片涟漪。

    “快点!”凤红鸾红着脸催促。

    “鸾儿,我的衣服也被你抓乱了呢!”云锦一边给凤红鸾系着扣子,一边瞥了一眼自己也略显凌乱的衣服。意思不言而喻。

    凤红鸾慢慢的伸手,给他打理。

    虽然没有刚才的激情,但是两个人彼此互相打理着衣服。这一刻的温情脉脉便不是任何语言可以形容的。

    半响,两个人衣带整齐,凤红鸾还感觉脖颈上丝丝痛意,都是被吸允的,嗔怪的瞪了一眼云锦:“属狼的!”

    “鸾儿,你再迷惑我,咱们今日可就走不了。”云锦看向眼前的屋子,意有所指。穿好的衣服他不介意再脱了。

    凤红鸾乖觉的不再言语,只是小脸被一番情动滋润的红如烟霞。

    云锦看着凤红鸾,搂紧她的身子,难受的轻叹一声,闷闷的道:“总有机会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