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44章 鸾儿,你累不累(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八皇子冷着脸扬眉:“若是说谎,你们知道后果!”

    青蓝、青叶顿时一颤,立即镇定的道:“我们如何有必要说谎?我家小姐本来和锦瑟小主比试了一夜就累了,困乏很正常。”

    八皇子的敏锐总觉得不对。眯着眼睛看着二人:“钦天监大师言曰这次百花盛华太过。必须要斋戒七日以洗盛华,任何参加过盛宴的人都不准出城,一同斋戒。否则天下必将大乱,苍生受难。”

    青蓝、青叶心中胆寒。这不明摆着要留下小姐和云少主么?

    “所以,你们知道后果?”八皇子话落,凌厉的看着青蓝、青叶。

    “我们不过是我家小姐的婢女。云少主说带我家小姐先回别院。我们也是无权干涉的。”青蓝依然镇定的道。

    八皇子不再开口,一双眸子盯着青蓝、青叶。

    青蓝、青叶这些日子早在云锦的眼神冷脸气场等等的寒气中给磨砺出来了,如今虽然八皇子气场大些,但还是比云锦差些。所以,二人迎着八皇子的视线,半丝也不颤。

    八皇子看了半响没看出任何异常。想着难道云锦真带着凤红鸾回了别院?

    就在这时,一辆车撵缓缓从前面驶了过来,两旁行人纷纷让路。

    八皇子从青蓝、青叶身上移开视线看向驶来的马车。车前打着太子车撵的标牌,小蜻蜓驾车。是玉痕的马车无疑。

    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此时还没到辰时,盛宴还是未散的。那么也就是说太子皇兄亲自来拦人了。或者是他得到了消息。果然是没有什么能瞒得过太子皇兄的眼睛。

    马车走到近前,小蜻蜓一勒马缰,马车停住,帘幕挑开,玉痕欺霜似雪的容颜现出。

    “参见太子皇兄!”八皇子下马。对着玉痕见礼。

    “八弟免礼!”玉痕缓步下了车,太子玉冠闪闪光华,他一身太子锦袍,凭的在晨曦的雾色中更显尊容华贵,目光看向马车:“红鸾公主和云少主可是在车内?”

    墨玉的眸子在看向马车的一瞬间,迸发出清冷锐利之色。

    青蓝、青叶在玉痕眼神看过来一瞬间,整个身子都僵了。玉太子的气场,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迎视的。二人不受控制的垂下头。

    八皇子立即道:“秉太子皇兄,云少主和红鸾公主……不在车内。”

    “哦?”玉痕扬眉,看向八皇子,眸光清凉:“也就是说他们离开了?”

    “红鸾公主的婢女说云少主和红鸾公主在别院。”八皇子缓缓道。

    “在别院?”玉痕冷笑:“可是去看过?”

    “还未曾!”八皇子摇头。

    “那不如八弟同我一同去看看。可是在别院。”玉痕扔下一句话,看也不看八皇子一眼,转身上了马车,对着小蜻蜓吩咐道:“去云少主的别院!”

    “是!”小蜻蜓立即调转马头。马车缓缓走了起来,向着云锦的别院而去。

    八皇子皱眉,看着玉痕的马车离开,心中忽然升起不好的预感。翻身上马,跟在玉痕的身后。

    蓝翎一挥手,蓝雪仪仗队只能跟上。

    青蓝、青叶对看一眼,小脸有些发白。也连忙驾车跟上。

    依玉太子的精明一定会看出来她们在说谎了,可是并没有立即派人去拦住小姐和云少主,还是去别院,她们就不明白了玉太子不让小姐离开不是么?为何不派人去追?

    心中虽然疑惑,但跟了凤红鸾这么长时间,还是明白些事情的,那就是玉太子无论何事,一定有所筹谋。这是小姐曾经说过的。

    半个时辰后,云锦的别院门口。马车缓缓停下。

    玉痕下了车撵,对着后面的八皇子道:“八弟,一同进去吧!”

    八皇子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眼前的别院,对着玉痕点点头:“太子皇兄请,弟弟跟着就是了。”

    玉痕抬步向前走去。这个别院内外都布置了阵法,却不见玉痕有多余的动作,只挪动了几块石头,便将蓝澈曾经守了两天进不来气的跳脚的阵法解开了。

    破解了阵,玉痕抬步向里走去。

    八皇子跟在身后,看着玉痕的背影,想着他即便这些年再努力又如何?始终超不过太子皇兄。

    别院很是精致,处处玉兰花香。走了一圈,便也用不了片刻时间。

    不但没有见到凤红鸾和云锦,却是连一个粗使丫鬟奴仆也不见。

    玉痕停住脚步,回身看着八皇子,墨玉的眸子清凉淡漠:“八弟可是知罪?”

    “太子皇兄终于是要对弟弟下手了么?”八皇子如今明白了刚才那一丝不好预感的来源。借此机会,太子皇兄这是要对他下手了。

    不过他心中清楚,这是早晚的事儿,太子皇兄登基,总是要扫清一切障碍的。

    他如今便是最大的障碍。

    “七日斋戒之日有关天下苍生之福。更是有关我西凉国运。钦天监大师言曰任何参加过盛宴的人都不准出城,一同斋戒。否则天下必将大乱,苍生受难。”玉痕负身而立,看着八皇子,声音不高不低,却是有着不容忽视的威仪:“这八弟刚刚在筵席上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八皇子不语。他的确是听得清清楚楚。

    “如今云少主和红鸾公主离开,若是因此引发天下大乱影响我西凉国运,却也是因为八弟请旨前来阻止不利。这个罪名,是不小的。”玉痕再次道。

    八皇子看着玉痕,那墨玉的眸子一望无尽的凉薄。他忽然明白了,这是太子皇兄设的一局棋。

    太子皇兄早就已经料到了云少主和红鸾公主会离开。所以他请来了钦天监天师言说一番。七日斋戒,任何人不得离开,否则天下必将大乱,苍生受难,影响西凉国运。

    这一番说辞,在有些人听来,就是胡乱言谈,难以信服。但是父皇老了,而且戎马江山一生。西凉江山是父皇的心病,他必然信服。所以勒令关闭城门,斋戒七日。

    再或者说父皇睿智是明白的。不过为了江山,或者是留住凤红鸾在西凉,他自然配合他。

    而又在当时得到了红鸾公主要出城的消息,父皇询问谁来宣旨阻止,太子皇兄看向他,于是他鬼使神差的便出来请旨。那时候太子皇兄就是用这种眼神看着他。

    利用他对凤红鸾的心意,轻而易举的将他引入圈套。

    原来这一局棋,针对的是他。

    不,也许他只是太子皇兄这一局棋算计的开始。

    也就说明,太子皇兄要夺权了。是不是再过不多久,父皇便也退位交权了?

    若论筹谋,天下何人敌得过玉痕?

    也许还有云锦。毕竟太子皇兄输了红鸾公主在云锦的手里。

    不知道接下来一番较量,倒是是谁胜谁败,可惜,他怕是看不到了。

    八皇子想到此,顿时大笑了起来,半响,止住了笑,看着玉痕:“太子皇兄真是好筹谋!”

    玉痕不语,只是看着八皇子。

    八皇子眉眼间现出从凤红鸾来之后便散去的张扬神色:“八弟从来就不是太子皇兄的对手,妄图与太子皇兄一争高下,实在是不自量力。”

    话落,八皇子看着玉痕凉薄的神色,开口道:“反正弟弟也从来就没想过会赢了太子皇兄,八弟可不可以问太子皇兄一个问题?”

    “说!”目光淡淡的看着八皇子。缓缓吐出一个字。

    “八弟只想知道,凤红鸾在太子皇兄的心里,到底占据着什么位置?”八皇子盯着玉痕墨玉的眸子,一字一句的道:“可比太子皇兄眼中的天下重要?”

    八皇子话落,玉痕沉默不语。

    八皇子始终盯着玉痕的眼睛,看了半响也没有看到任何变化或者是讯息。

    小院静寂,清晨的风带着一丝凉寒之意袭来,吹起玉痕墨发,头上的玉冠并没有因为晨雾而减少丝毫光华,相反冉冉生辉。

    八皇子看着玉痕,忽然就觉得自己的问题可笑。

    玉痕永远都会是玉痕,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初衷,他只会将那人引入他的道路和筹谋上来。凤红鸾在他心中亦如是。

    八皇子哑然失笑:“恕弟弟从来没有问过这个愚蠢的问题。太子皇兄治罪吧!”

    玉痕看着八皇子,墨玉的眸子黑色笼罩,半响,他低沉的声音透着凉寒:“来人!”

    “太子殿下!”外面立即有人进来。

    “八皇子请旨阻拦不利,放走云少主和红鸾公主离开,暂且关押刑部天牢,请父皇决断后发落。”玉痕吩咐道。

    “是!”有护卫立即上前架住八皇子。

    “不用你们押,我自己走!”八皇子甩脱上来的人,抬步出了院门。

    刚走到门口,只听玉痕淡淡的声音传来:“她是她,天下是天下。”

    八皇子脚步一顿,嘴角扯出一抹冷嘲,停住脚步:“说到底太子皇兄还是想江山美人都得。”顿了顿,不等玉痕开口,又道:“那八弟就祝愿太子皇兄能如愿。毕竟云锦若论筹谋,也是不输于太子皇兄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