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36章 冲撞贵客(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的人如九皇子,早已经带着美人滚入鸳鸯帐里了。

    “你是何人?报上名来!”西凉国主威仪的看着下面跪拜的如月。

    “奴贱名如月。”

    “嗯!”西凉国主点点头:“朕听太子说你的曲子别有一番情趣。那就将你那日被太子殿下听到的曲子演奏一遍给朕和众位贵客听听。”

    如月似乎身子一颤,低声道:“奴不敢!”

    “哦?有何不敢?”西凉国主扬眉。

    如月低着头不语。西凉国主眸光若有若无的扫了云锦一眼,威严的道:“只要你演奏的好,朕重重有赏!”

    如月依然低着头。

    大殿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不明白其中内情的人想着不过就是一首曲子么?这个女人连天颜都敢触犯了。以为太子殿下保她,但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秦公公见如月半响不开口,立即上前提醒:“如月姑娘,皇上说了,只要你演奏的好,皇上重重有赏。”

    “奴不敢,皇上恕罪,奴另外演奏一曲吧!”如月低声道。

    “因何不敢?朕恕你无罪!”西凉国主这一刻帝王威仪尽显,微带薄怒的道:“再若推辞,朕便治你不敬之罪!”

    如月身子再次一颤,似乎极其害怕,半响低声道:“奴怕那首曲子冲撞了贵客。”

    “哦?”西凉国主佯装不解,老眼扫视了一圈,扬声问:“冲撞了哪位贵客?”

    如月不再言语。

    秦公公想着这姑娘胆子真大,皇上问话居然不答,立即道:“皇上问话呢?姑娘快说啊!”

    如月摇摇头,低垂的眼眸众人可以看到眼圈微红,里面泪光隐隐。跪在那里,更显得娇弱尤怜了。

    “算了,不愿意说就不说吧!今日是喜庆之日,朕也不做那强人所难之举。”西凉国主似乎也很大度,不再此事上怪罪她敢不答话,沉声道:“不过是一首曲子,纯属娱乐情趣而已。朕敢打保票,即便你冲撞了那贵客,朕也恕你无罪。让那贵客不为难于你。”

    西凉国主话落,众人都纷纷猜测什么样的曲子冲撞哪位贵客。

    众人的目光都在玉阶上面各个席位流连。

    有些人知道花市那日的情形的,目光看向云锦和凤红鸾坐的方向。

    只见二人自成一处小天地。一个喂饭,一个吃饭,很是和谐。

    虽然有些女人觉得天下第一的云公子应该是舞文弄墨,素手添香在侧,美女环绕侍候的翩翩绝世佳公子,不应该是他反过来侍候女人。

    但是这样温柔的放低身段侍候女人的云锦更是让大殿上所有女眷为之疯狂,芳心乱颤。都在想着此生若是找一个云公子这样的如意郎君,那该是几百辈子修来的福气。

    相比较女人的羡慕,男人们又岂是碎了几地春心?恨不得代替云锦喂那娇人儿的也是大有人在,嫉妒成狂的也是不少。

    “开始吧!”西凉国主对着如月发话。

    如月跪着的身子站起,抱着琵琶坐在场中。素手拨弄丝弦,哀哀婉婉的曲调流泻出指尖。歌舞升平一片繁华一改,气氛骤然沉浸在浓浓的思念和哀伤里。

    须臾,她低低的唱了起来。正是那日熟悉的曲子。

    听着熟悉的曲调,凤红鸾面色清淡,并无半丝异样。

    云锦喂着凤红鸾的饭菜也没有半丝异样。

    二人沉浸在自己的天地中,那清婉哀转的音调自动的在这一处天地摒除。

    “十年如一梦,何日得闻玉兰香?青红寄飞信,女儿心事知与谁?他朝闻君故别去,一年旧梦几多回……”“可曾听闻旧事因,忘却年少轻狂事儿。公子人如玉,妾薄几多寒,痴情空付几多春凉,玉兰还香她人事……”

    低低切切的声音,哀怨几多深情几多。顿时大殿中不少女子颜面低低哭泣了起来。

    不少男子看着如月,也是心有戚戚焉。想着这么一个娇人儿,谁忍心舍弃啊!

    蓝澈精致的脸庞尽是沉怒,瞪着云锦。哪里惹来的风流债,居然惹到要天下皆知的地步了?真是可恨!

    云锦置若罔闻,似乎没听见一般。

    “姐姐,不吃他喂的东西了!”蓝澈挥手去打掉云锦的筷子。

    虽然知道云锦眼里不会容得下这样的女人,但是还是忍不住心中大怒。如今这事儿若是传扬开了,那她姐姐岂不是成了抢人良缘的第三者了?实在是可恨。

    云锦躲过,筷子夹着的菜色准确无误的进入凤红鸾的嘴里。

    凤红鸾张口吞下,闭着眼睛睁开,看着蓝澈气怒的脸色,淡淡的开口:“你气什么?”

    “能不气么?你听听,如今要宣扬的天下皆知了。”蓝澈恼怒,瞪着云锦:“典型的痴情女子负心汉。”

    云锦皱眉,冷冷瞥了一眼蓝澈。凤红鸾挑眉,偏过头端详云锦,神色认真。

    云锦脸色不好,对着凤红鸾斥道:“你看看爷哪里跟负心汉沾的上边?不准看了。”

    “嗯,是沾不上。”凤红鸾点点头。

    云锦脸色好了几分。

    蓝澈脸色不好的看着二人。心中生闷,当事人都不急,他急什么?又不干他的事儿。

    这样一想着,不理会他们,回头继续看场中。

    “多情空绝殇,无情抱痴恨,公子懒回眸,贱妾珠帘慕……轻风月圆时如明窗几净,小别十年一梦如烟云……”

    “红颜做枯骨,痴情空余付,公子可知闻香妾之意,臻首娥眉凝望心恨谁……玉兰香如故,赠与去她人……”

    一曲落,大殿的抽泣声响成一片。

    大殿除了不将其看在眼里的凤红鸾,想着心思的皇后,以及心思不在这上面的琼华外。所有女人包括太长公主都拿着帕子低泣,眼圈泛红。

    蓝澈撇撇嘴,女人都是爱哭的动物,讨厌!转头看凤红鸾,还是姐姐这张脸看着舒服。

    声止,曲落。如月静静的抱着琵琶低垂着头重新的跪在地上。静等发落。

    众人心思各异。

    “如此曲子……也算是感人肺腑。”西凉国主开口。

    “可不是么?真是深情不悔啊!”皇后接过话看着如月道:“听这首曲子,姑娘唱出来情真意切,想必是如月姑娘的亲身经历。”

    “不错,若没有亲身体会,是不会有如此感人的曲子的。”太长公主附和的道。

    “既然是亲身经历,那不知这故事中另一个主角是哪位?怎么能忍心弃了姑娘这般如水的人儿。”皇后一口一个姑娘,也是抬高了如月的身份。

    “自古都是痴心女子负心汉。真是可怜了这么个娇人儿。”太长公主似乎是真没听出来,她已经沉浸到了哀伤的意境中,感叹道。

    太长公主话落,又听出来的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向云锦和凤红鸾的座位。

    那二人似乎不知道这边情形一般,依然如刚才一般。

    “红鸾公主能得云少主如此相待,真真是羡慕了这天下女人啊!”皇后看着二人,笑道。

    听到云少主三个字,如月的身子一颤,低着的头猛的抬起,顺着皇后的视线看向云锦,当看到云锦温柔的喂凤红鸾吃东西,她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的碎裂声。

    ‘砰’的一下子,落在地上,摔的粉碎。

    少主何曾允许女子近身?

    更是何曾侍候过女人膳食?

    目光何曾如此温柔?

    何曾如此温柔细语?

    她曾经幻想过少主不再是淡漠苍凉眼中无一物的样子,该是何等的令人心醉,可是如今亲眼所见,她又是何等的心碎。

    这样的少主,他的满眼满心都是一个女人,根本就没有她的位置。那么自己从小到大,这十几年痴情便当真空付了。她曾经想过与少主再重逢,可是永远不会想到是这样的。

    这一刻,她宁愿见到那个无心无情将世间任何都看不进眼里的少主。那才是她认识的少主。

    两日前的花市所见,她依然不相信少主会爱上人。即便被天下传扬的神乎其神的凤红鸾又如何?少主是天生就无心无情的。

    可是如今再见……由不得她不相信!

    手中的琵琶砰的一声落地,发出巨大的响声。

    众人的目光顿时看过来。只见如月怔怔的看着云锦,红纱遮面,小脸也掩饰不住的苍白无血色。能坐在这座大殿上的人可都是精明的主,顿时再结合那曲意,不明白的人也似乎明白了如月说冲撞了的贵客是谁。

    人人都吃惊的看着云锦。

    难道如月姑娘的那个负心汉就是云少主?

    太长公主一怔,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如月看云锦的神色,一时间只沉迷意境的她反过来再想想刚才的曲意,顿时大悟:“原来众位姑娘所说的人是云少主!”

    太长公主说出来,大殿千人沉寂无声。只有这一句话,极其清晰入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