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35章 你在,真好(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红鸾丫头不会在意这两个时辰吧?就两个时辰,今日又是这般日子,朕也不好为了两个时辰特意给宫门下一道开门的旨意不是?贤侄女就多忍耐一下吧!”西凉国主再次开口:“在这大殿上摆设软榻,朕从来也没享受过的。”

    “是啊!今日皇上可是为了红鸾公主开了先例了。”皇后此时开口。她没有达到目的,自然不能让凤红鸾走了。换句话说不能让云锦、蓝澈走了。

    她知道凤红鸾一走,那二人是一定会走的。而这三人一走,这筵席接下来也就没意思了。

    “云小子、蓝小子,红鸾丫头辛苦了一夜,你们想必也不想她饿着肚子吧?”西凉国主看向云锦和蓝澈,对着三人招手:“还不坐过来。”

    云锦看了一眼凤红鸾不豫的脸色,心中清楚他不愿意再待下去,但是的确如西凉国主所说,她早先并没有吃什么东西,如今怕是饿了。

    “你就当不吃白不吃。吃完了再走。”云锦伸手拉上凤红鸾,在她耳边轻声道。虽然这里的饭菜没什么好吃的,但是他还是不想她饿着肚子,饿一会儿也不成。

    凤红鸾点点头。西凉国主的话说到这份上,她再坚持要走也是不可能了。当然硬要走没人能拦得住。但是她从今日起就再也不是以前的凤红鸾了。不能任性而为。

    更何况她记得,似乎接下来有人怕是早就给她准备了节目的。只是中间锦瑟横插了一脚,到如今也不过是推迟了而已。

    那就看看吧!

    云锦和凤红鸾重新的走上玉阶蓝雪国主身边,果然早有人给凤红鸾摆了一张躺椅,凤红鸾直接的靠了上去。

    凤红鸾和云锦不走,蓝澈自然也不走,重新的走回蓝雪国主的身边,悄声埋怨道:“父皇,你明明知道姐姐不想在这里待了,干嘛不发话。”

    如果蓝雪国主发话,西凉国主自然也不好再强求凤红鸾留下来的。

    “总归都是累今日一日。留下来看看下面的也好。”蓝雪国主缓缓道。意有所指。

    “儿臣可不觉得有什么好看的。”蓝澈立即撇嘴。他焉能不知道某些人还不死心?

    “你啊……”蓝雪国主看着蓝澈不耐的神色,一叹:“我蓝雪要是交给你,朕真不放心。”

    “那父皇就别给我了,给姐姐吧!这样姐姐一辈子就可以待在蓝雪不走了。”蓝澈立即道。

    在他心目中,姐姐的重要如今已经大过皇位了。

    这也不是说蓝澈不爱权利,男人没有不爱权利的。只不过是蓝雪皇室从来就没有纷争,从建国就一脉单传至今。蓝澈自小就是太子,没有兄弟竞争,皇位与生俱来就是他的,随着长大,到不觉得那有什么意思了。不过就是从父皇的手接到他手的一件东西而已。

    而凤红鸾则不同。这个姐姐身上就如一个大大的宝藏一般,他每天都能从她的身上挖掘令他惊异新鲜的事儿。所以,只要姐姐不走,皇位给姐姐也是成了。更何况他真的觉得姐姐的才华身为女子太可惜了。

    如果姐姐若是筹谋的话,一定不输于男儿。

    闻言,蓝雪国主微怔,看向凤红鸾。

    凤红鸾闭着眼睛懒散的靠着软榻半躺着,面色清淡,似乎没听到他们说的话。

    “怎么样?父皇,是不是可行?”蓝澈眼睛顿时晶亮。要将皇位给姐姐的话,那么他就可以日日见到姐姐了。

    “别打主意了,那是不可能的!”蓝雪国主还没开口,云锦将蓝澈的想法扼杀在萌芽里。他和鸾儿要天山暮雪,要塞外走马扬鞭,要过随心所欲的生活,才不是被这种东西束缚住。

    “怎么就不可能?我看可能。”蓝澈瞪了云锦一眼。

    “不可能就是不可能,哪里还有为什么?”云锦白了蓝澈一眼。

    “你一个外人,如何管得了我家的事儿。我说可行。”蓝澈立即转头对着蓝雪国主道:“父皇?”

    蓝澈国主沉默不语,似乎在打着思量。

    “想都别想!”云锦见云族主居然真的思量,玉颜一寒,对着身边的凤红鸾道:“鸾儿,你告诉他,让他死心。”

    “嗯!”凤红鸾应了一声,闭着眼睛睁开,看了一眼蓝澈,又看了一眼正寻思的蓝雪国主,一字一句的道:“那是不可能的。”

    凤红鸾的声音虽轻,但是从她口中吐出的话不会令人怀疑。

    深知凤红鸾脾性的蓝澈顿时蔫了:“姐姐!”

    凤红鸾重新的闭上了眼睛。

    云锦得意的对着蓝澈一挑眉。权利从来都不是鸾儿所爱,更甚至她其实更不想站在高处,她想平凡的生活。抱着凤红鸾腰间的手紧了紧,他其实也是一样的。只不过如今身不由已。

    不过总有一日,他会为他们谋得那十丈方圆为所欲为。

    但前提不是鸾儿接手蓝雪。这个麻烦,他可不想以后甩不掉。

    凤红鸾感觉腰被他掐的有些疼,微微皱眉,云锦立即松了松手,贴近她耳边,轻声道:“我们的梦想总有一日会实现的。”

    他们已经如此心意相通了么?凤红鸾嘴角微勾,点点头:“嗯!”

    看到二人中间亲密的气氛,蓝澈脸色难看,转头看蓝雪国主。

    蓝雪国主对着他摇摇头,声音微带严厉的道:“蓝雪的子孙,没有推卸责任的权利。”

    蓝澈顿时垂下了头。他冤枉,他不是想推卸责任,而是想留住姐姐,不想让这个混蛋将这么好的姐姐拐走。

    这一桌再无话。

    这片刻的功夫,大殿地面的血腥污秽早已经被打扫一新。

    秦公公指挥着宫女太监们重新布菜。效率很快,不出片刻,大殿恢复如初。如才开筵席时候一般,有数名美女宫娥出现轻歌曼舞。

    瞬间大殿又重新的进入了歌舞升平的气氛。

    较之早先情形,只是独独少了锦瑟。

    大殿下方众人显然都心情还依然处于激动中,不出片刻便交情甚好的坐到了一处,把酒言欢了起来。还当真应了西凉国主那句今日要务必尽兴的话。

    相较于大殿下气氛热烈,玉阶上面就显得气氛异常的静寂。

    只偶尔有西凉国主招呼众人的声音。

    玉痕从墨绸出手收回,便再未抬头看下方一眼,而是静然的品着酒。看不出心中所想。

    六皇子从收回天蚕丝锦,面色清淡,一双眸子也淡的没有任何情绪。似乎刚才只是为了纯粹的救人而已。

    云锦不看别人,则是端着碟子和筷子,一口一口的喂懒洋洋半靠着软榻上躺着的凤红鸾。凤红鸾也乐于享受,一口一口的吃着。始终闭着眼睛,也不看别人,更不理会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尤其是那一道恨恨的目光从上方传来,不用想也知道除了锦瑟之外,最恨她的还有一个女人,就是琼华。

    不过有些人还不比锦瑟,她还看不进眼里。

    “痕儿,据说你两日前从宫外找来一个女子献艺?可有此事?”西凉国主瞥了云锦和凤红鸾一眼,眼底阴沉。却面色含笑道。

    他知道凤红鸾和云锦都不是在乎世俗眼光之人,但是如此不顾忌的张扬亲密也太过显眼。

    “嗯,是有一个女子。”玉痕低着的头抬起,看向西凉国主,温润声音一如既往:“儿臣听她那日唱的曲子不错,很有一番滋味。想着父皇久居宫中,也想让父皇听听。”

    “哦?”西凉国主故作讶异:“能让痕儿说曲子好的可是不多。不知道比红鸾丫头如何?”

    “自然是不可比的。但是也算是别有一番情趣。”玉痕摇摇头,不看凤红鸾,笑道。

    “嗯!”西凉国主点点头,对着秦公公吩咐道:“去宣那个女子!朕和众位贵客同卿也好听听如何别有一番情趣。”

    “是,皇上!”秦公公立即应声去了。

    凤红鸾听着皱眉,闭着眼睛睁开,抬眼看向玉痕。

    云锦立即伸出手挡住她的眼睛,玉痕如何心思他能不知道?别说只是云兰,谁都枉然。也不能破坏他和鸾儿。霸道的道:“不准理他。”

    凤红鸾果然不再看玉痕:“好!”

    云锦松开手,继续给凤红鸾喂饭菜,凤红鸾继续闭着眼睛享受。

    不出片刻,一个女子蒙着面纱抱着琵琶走了出来。

    纤腰细细,轻纱掩面,步履如莲,长裙摇曳拖地,身姿盈盈如风。看不见脸,只是这身段,就让人臆想翩翩。

    那女子进来,顿时吸引了大殿众人的目光。正是醉乡楼的如月。

    只见如月进来,她低着头,并没有一丝怯意,而是走到场中对着上方跪拜。

    娇软好听的声音响起。顿时酥了一大片男人的心。

    即便这个女人没有凤红鸾美,但是凤红鸾只敢令人仰望,不敢让人有丝毫非分遐想。而这个女人不同,她可以令人随意遐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