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29章 立军令状(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砰’的一声锦瑟摔到了地上,‘铛’的一声,宝剑落地。

    与此同时,一炷香燃尽,凤红鸾一舞落,从云锦手心飘身而下。万千桃花随着她飘落,纷飞而下,落在了云锦和她的身上。

    四目相对,彼此眼中只有对方。

    “这才是桃花舞,一舞堪绝,世间所有的舞尽失颜色!好!”太长公主大声高赞了一声。

    太长公主年轻的时候最拿手的就是舞,更是爱舞成痴,如今坐着的身子都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一张脸仅是激动的看着凤红鸾。看那样子,恨不得再让她再舞一曲。

    大长公主这一声高喊,拉回了大殿千人的神智。

    “好!”众人纷纷称赞:“这才是舞中之最!”

    “绝无仅有!”

    “好舞,一生难忘!”

    “……”

    大殿众人纷纷迎合。人人激动,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有些都同太长公主一样,恨不得让凤红鸾再舞一曲。

    那些以前不相信传言的人,如今都再也不存在半丝质疑。

    而凤红鸾似乎没听到四周的惊叹声,只是看着云锦。她清晰的看到,云锦那双眸子如一汪温泉,醉人春色,眸中清晰的映着自己一个人的身影。让她想沉浸一生,再不出来。

    凤红鸾忽然暖暖的,软软的笑了,轻声问:“可是喜欢?”

    “喜欢!”云锦点点头。声音极轻,极尽温柔。

    这样的舞,这样的人儿,他如何能不喜欢?

    不是喜欢,是爱,很爱,很爱!

    两个人声音都是轻柔如春风,面上都是洋溢着春风化雨般的笑颜。那两张容颜,蓝衣、白衣、桃花纷落间,风景如画。

    羡煞多少人的眼睛,碎了多少心!

    玉痕垂下凤目,无尽的清凉黑暗中揪心扯肺的痛!原来他从最开始的错,到如今才知道,错过如此之多。但是他绝对不容许以后再错过。

    蓝澈一双眸子晶晶亮,这是他的姐姐啊,暗暗想着等以后也让姐姐站在他的手心舞一曲。

    “好!世间有此桃花舞,今生能一堵,不枉一世。”西凉国主再次开口。看向云族主和蓝雪国主:“蓝兄,云兄,你们以为如何?”

    云族主和蓝雪国主在锦瑟被摔倒,宝剑落地,凤红鸾一舞落尽之时,已经停了手。

    蓝雪国主看向凤红鸾,眸中隐着笑意,点头:“不错!红鸾这一舞桃花舞,无人能及。”

    即便她娘当年,这一桃花舞也不能舞出红鸾的风华。

    云族主面色阴沉,闭口不言。即便不承认,但是也改变不了锦瑟输了的事实。千人的眼睛作证,不是一个两个人说了算的。

    西凉国主威严开口:“好!那么由朕宣布,第一局,红鸾丫头胜出!”

    “不行!云哥哥助了她!这一局不能算!”锦瑟拿起宝剑从地上起来,恨恨的看着凤红鸾。

    “他如何助我了?”凤红鸾冷眼看着锦瑟。

    “桃花!你如何能有桃花?还说不是云哥哥助你?”锦瑟根本就想象不到这一局桃花舞会输。她就想在这一局踩死凤红鸾。

    “呵,锦瑟小主莫不是输糊涂了?离了你云族灵力,便不能有桃花了么?”凤红鸾冷笑,衣袖一抖,无数花瓣从她袖中飞出,飞向锦瑟。

    不止有桃花,还有牡丹、玫瑰、玉兰、白梅、百合、山茶……

    无数的花瓣栩栩如生的飞向锦瑟,但是每一片花瓣都透着凌厉之色,瞬间将锦瑟包裹。

    锦瑟面色一变,连忙用灵力相抗,一缕黑色烟雾,将好好的花瓣包裹,转眼间吞噬殆尽。

    众人目光瞬间都责备的看向锦瑟,他们看不出凤红鸾对锦瑟出手,只是看到是锦瑟不懂风情,辣手摧花,顿时更是看锦瑟的目光都觉得这个女人太狠。幸好云少主喜欢的不是她。还是红鸾公主最美。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凤红鸾冷冷的看着锦瑟。

    事实就摆在眼前,云锦只是站在旁边看着,并没有出手相助。

    锦瑟再无话反驳,阴狠的怒道:“不过就是赢了一局么?凤红鸾!你别得意,我们继续!”

    话落,锦瑟对着候在不远处的秦公公怒道:“燃香,下一局!”

    秦公公不敢耽误,立即命人再燃香,扯着嗓子大喊道:“下一局!生死劫!”

    “给爷搬个椅子,爷就坐在这看着!”云锦在秦公公话落,转身走到一旁圈外吩咐道。

    一个小太监立即搬过来一把椅子。

    云锦落座。目光看向场中。

    生死劫,又称生死阵。就是双方以生平所学的布阵为基准,彼此相互破阵的同时将对方用自己的阵困住。一生一死。被对方困住的人就是输了。

    云锦落座,锦瑟已经摆出阵,凤红鸾已经走入了阵中。转眼间二人在阵中便较量起来。

    一转刚才百花盛开温暖如风,此时大殿众人都察觉到森森寒意和煞气从二人所在的方向向外扩散。渐渐的便看不到凤红鸾和锦瑟的人影,那二人中间的一个小圈子被浓雾笼罩。

    人人都屏息看着。

    等着那个走出之人。

    一炷香只燃了半株,凤红鸾从阵中走了出来。

    云族主面色阴寒的看着凤红鸾。这一局生死阵是他生平最得意之绝技,无人能破。就连当年的她也是走不出来。更何况如今十几年的时间他又将这个阵演变,更为的厉害。不成想半柱香就被凤红鸾破了,而且将锦瑟困在了阵中。

    心中盛怒,凤红鸾一再挑战他的意料之外。

    云族主转眸死死的瞪着云锦:“你真是我的好儿子!”

    云族主话落,一直未出声的掌刑堂四大长老也同时看向云锦。他们清楚族主这个阵的厉害。当年倾云丫头也不能解。更何况如今族主又钻研了十几年,其中厉害可想而知。

    少主是云族几百年来鲜有的天才。七岁便早已经学会云族所有灵力。才华惊世,比之当年的云族主胜过无数。如果是少主将自己所学传给了凤红鸾,凤红鸾能走出这个阵,并不奇怪。

    “父主就太看得起儿子了。”云锦淡淡的开口。

    “你敢说难道不是?”云族主无论如何也不相信。

    “自然不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父主久居云山,闭门造车。鸾儿破了这个阵就是破了。锦瑟输了就是输了。父主不用找什么不相信的理由。事实就是如此!”

    云锦不看云族主,看着凤红鸾。声音浅淡,但所有人都听的清楚。

    云族主阴沉着脸,看着云锦不像是说假话,不再言语。

    “好!红鸾贤侄女果然非同一般!”西凉国主再次出声:“第二局,红鸾丫头胜出!”

    话落,见凤红鸾没有放出锦瑟的意思,立即道:“解开这阵吧!进行下一局!”

    “比试,犹如战场,死了人,玉叔叔认为还能活着再站起来?”凤红鸾冷笑。

    西凉国主顿时一愣。

    大殿众人赞同的点点头,的确,死了的人,还能活着再站起来?

    “就是!所以,也就是说这比试最后我姐姐赢了!”蓝澈立即兴奋的道。

    “哼!这不过是就两局而已。如何能定输赢?也许你只会赢这两局,下面的不过废材而已。不敢比了么?”云族主怒道。

    “不错,这才两局,才只是个开头而已。红鸾侄女,你解开阵,下面的继续吧!”西凉国主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机会。不能就这么让锦瑟败了。

    “如果云族主和玉叔叔觉得看不过去的话,可以亲自来放了她。”凤红鸾淡淡道:“我困住的人,从来就不会放了!”

    “哼!区区把戏而已。”云族主冷哼一声,两道气线飘向那片浓雾中。

    凤红鸾冷眼看着。

    那两道气线射向浓雾瞬间被阻住,云族主面色一沉,手势向下一翻转,两道气线形成了一枚古怪的字符,字符在阵边环绕一圈,堪堪打向阵顶。

    ‘砰’的一声巨响,众人都震的耳膜嗡嗡作响。

    一声巨响过后,那浓雾犹在。锦瑟身影未现。凤红鸾的生死阵并没有破坏分毫。

    云族主面色一寒,没想到这个阵他居然破不了。

    “痕儿!你出手试试。”西凉国主看向玉痕。

    他相信他的儿子,如果他的儿子愿意出手,一定可以破的了这个阵。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玉痕。

    只见玉痕依然如早先一般,面色没有任何情绪的坐在那里,如玉的手把玩着手中的白玉杯,杯中的酒液轻轻的晃动,一圈圈。

    白玉杯的光泽更是衬得那白皙的手指白如美玉。

    闻言,玉痕抬头,向着场中看了一眼,目光掠过云锦坐着的身影,看向凤红鸾,微微停顿了一秒,最后落在那片浓雾上。

    半响未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