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18章 两位可是赔得起(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叔叔,当年之事你心中清楚谁对谁错,姑姑也不过是无辜之人而已。如今姑姑都去了十几年了,你何必一直耿耿于怀?”六皇子叹道。

    “你又知道什么?别以为你可以来教训本族主了。既然你来了,本座不介意多杀一个。”云族主突然出手。

    “云叔叔,你杀了她,可有想过师弟会如何?”六皇子连忙抱着凤红鸾飞身躲避:“她可是师弟放在心尖上的人。”

    “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只能是锦瑟。其他女人,都得死!”云族主掌风毫不留情的对着二人盖下:“她,休想入我云族之门。”

    凤红鸾知道刚才六皇子救她接了云族主一掌受了伤,刚刚她早先躲避那一招也是受了轻伤。此时二人虽然同时出手,但应付起来也是吃力。

    几招过后,眼看云族主掌风罩下来,凤红鸾心底一沉。

    六皇子忽然抱住凤红鸾,用后背挡住了云族主袭来的掌风。

    凤红鸾心中一惊,推开他:“你走开,他要杀的是我!这里没你什么事儿。”

    她自然不能让别人陪着她死!

    六皇子却紧紧的抱着她纹丝不动。低声开口:“一会儿他掌风落下,你就马上离开。听话!”

    语气不容拒绝!

    凤红鸾面色一沉,眼看那掌风就要落下,她用力,却挣脱不开六皇子,抬眼,对上的是六皇子深情绝然的眼,他低声道:“我爱的人始终是你,不是姑姑。”

    凤红鸾身子一僵。

    六皇子闭上了眼睛。终于……还是说出来了!他只是想将压在心底多年的爱说出来而已。他不想带着遗憾离开。如今能护住她一命,他很是满足。

    甚至他曾经以为,这一生都不会有机会了。今日此时成全了他。

    凤红鸾怔怔的看着六皇子。看着那掌风在她眼前变大。

    这一刻,天地都没了声音,只有耳边极其好听带着满足的叹息。

    “我的女儿,从来也没想过入你云族之门!”忽然一声熟悉的声音从凤红鸾身后传来,紧接着一股大力袭来,堪堪的接住了云族主打向六皇子后背的掌风。

    与此同时,大手一拽,将六皇子和凤红鸾挡在了他的身后。

    蓝色长袍锦带飘身而落,来人正是蓝雪国主。

    “蓝凤歌!你来的正好!”云族主收了手,一双眸子满眼厉色的看着蓝雪国主。

    “不错,我来的是正好。否则我女儿便没命了。”蓝雪国主沉声开口。一双眸子同样满眼厉色的看着云族主。

    “哼,你不来她也不会没命。她和她娘一样水性杨花,自然有男人会为了她甘愿送死。”云族主冷冷的看向六皇子和凤红鸾依然抱在一起:“这就是锦儿选的女人,到真该来让他看看,这个女人背着她和别的男人如何的深情。”

    凤红鸾凤目一寒,刚要推开六皇子。

    六皇子忽然松开了她,看也不看她一眼,身影一闪,出了这座园子。离去的无声无息。

    凤红鸾看着六皇子离去,微微蹙眉,转头便看到了云锦和玉痕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此时正看着她。

    云锦的脸色十分难看。玉痕如玉的俊颜面无表情。

    凤红鸾并没有走过去,而是目光定在云锦的脸上,云锦只看了她一眼,目光转过,没有任何温度的看着背对着他的云族主。

    “云岩,二十年,你还是老样子。这样恶毒之话,以你的身份对一个小辈说出来,不觉得有失身份?”蓝雪国主闻言,脸色顿时一寒。

    “哼!她和她娘一样。我说的又如何有错?”云族主冷冷的哼了一声。

    “她娘的忠贞,我比谁都清楚。至于红鸾是否忠贞,我想你儿子比谁都清楚。”蓝雪国主声音清冷。

    “贱人而已,又如何配谈忠贞!”云族主轻叱了一句,凤目厌恶的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忽然笑了,瞥了云锦一眼,迎着云族主嫌恶的目光,淡淡的道:“真是可惜,我娘那个贱人偏偏永远不会爱你,我这个贱人,你儿子偏偏喜欢。真是没办法了。”

    闻言,云族主顿时大怒。刚要对着凤红鸾出掌。

    云锦忽然开口:“父主,我都说了,让你不准对她动手。看来儿子的话,父主并没有听进耳里。那么就休怪儿子毁了云族了。”

    云锦的声音不高不低,但是不会令任何人怀疑他话中的可信度。

    “孽子!”云族主忽然转头,怒看着云锦。

    云锦面无表情的看着云族主:“父主还想骂什么?趁着现在最好都骂出来。否则的话,儿子怕是你以后没时间骂了。”

    云族主满眼怒意的瞪着云锦,忽然衣袖一甩,一掌对着云锦拍了过去。

    云锦面上神色不变,不躲不闪。

    蓝雪国主忽然挥袖,拦住了云族主的掌风:“云岩,你若是不想要这个儿子,我蓝雪不介意招个驸马!”

    “你做梦!”云族主掌风一改,顿时对着蓝雪国主而去。

    蓝雪国主神色不动,迎上云族主的掌风。

    凤红鸾虽然距离二人不近,但也不远,清楚的可以感受到二人的掌风都是运了十成十的。可见两人积怨是何其深。

    “两位长辈怕是忘了,此处可是玉痕的地方。两位如此在此地动武,毁坏的了这一园子花,不知道两位可是赔得起?”玉痕清润的声音响起。

    玉痕话落,那二人依然不为所动,掌风没有减少分毫。

    玉痕再次开口:“红鸾公主和锦瑟小主,两位想必不会在意她们的死活。”

    这句话果然管用,蓝雪国主和云族主几乎同时住了手。

    “两位是父皇请来我西凉的贵客,为了天下太平,国运峥嵘而来。至于恩怨,玉痕劝两位世叔还是暂且放下为好。毕竟今日,可是不宜染血。”玉痕清淡的眸光看着二人,将不宜染血几个字说的很重:“想必两位叔叔都不想自己家国被花神触怒吧!”

    话落,玉痕再次淡淡开口,微微一拂袖:“两位世叔请!”

    云族主转头,看着玉痕,凤目幽深凉寒:“好一个玉太子!”

    “云叔叔过奖了!”玉痕依然是淡淡。

    “你如此有本事儿,看不住一个女人,倒是令本族主难以相信了。”云族主盯着玉痕。

    “世叔是想告诉玉痕输给了您儿子么?”玉痕淡淡挑眉,看着云族主:“您也输了不是么?至少您自小给他准备的未婚妻可没有拴住他的心。”

    云族主脸一沉:“除了锦瑟,谁也不会成为我云族未来的女主人。”

    “呵呵……”玉痕轻笑,目光温柔的看向凤红鸾:“那玉痕到希望云叔叔能成功。云叔叔不喜欢做儿媳妇的人,这天下间抢着要的大有人在。我父皇心回意转,正想和蓝叔叔皆为儿女亲家,打算今日盛宴对蓝叔叔给玉痕提亲呢!”

    “多不过是水性杨花的女人而已!天下谁想要谁要!”云族主断然的话语不留一丝余地。看向凤红鸾的目光,是真真切切的厌恶:“只要我在云族一日,她休想入我云族的门。”

    “如今的云族,似乎不是父主的了。”云锦面无表情的开口。

    “孽子!你以为你拿了那印玺,便可以为所欲为了?”云族主看向云锦,勃然大怒:“即便不是锦瑟,天下所有的女人你娶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娶这个贱人!”

    “以父主的修养,还是注意言行为好。免得给我云族丢尽颜面。”云锦淡淡的声音凉薄清寒:“天下所有的女人在我的眼里都视如粪土。凤红鸾,是我珍之爱之敬之至宝。父主无权干涉。”

    “你便想行大不孝之罪?”云族主沉着脸看着云锦。

    云锦衣袖一甩,手中多了云族的印玺,面无表情的看着云族主:“看来父主是真想要云族千百年基业毁于一旦。那孩儿绝不虚言,定能满足父主。”

    “你……”云族主气怒的瞪着云锦。

    “不知道父主是否考虑收回刚才所言?”云锦伸手举着印玺,印玺迎着阳光发出古朴的红光,他继续面无表情的开口:“云族天神在上,一百三十四代印玺传人。得惠天普照,承奉天祥云。通天无上权利,可毁世间万事万物。准!”

    云锦话落,突然印玺火光卓然耀眼。

    凤红鸾看向云锦手上的印玺。那灼红的光芒,似乎在下一秒印玺就要燃烧起来。她似乎有些明白云锦说的毁了云族的话了。

    印玺代表的便是云族千百年基业的传承,印玺在他手,即便云锦如今没有和云族主对抗的权利,但是他可以毁了印玺。那么,也就是毁了半个云族。

    所以,他才敢威胁云族主,有恃无恐!

    “住手!”云族主面色大变。沉怒的喝了一声。

    “父主可是考虑好了?”云锦依然面无表情。神色决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