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10章 爷不走(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自小与我一同长大,所以,总会与别人不同的。”云锦又道。

    “有多不同?”凤红鸾顿时又不舒服了。

    云锦连忙道:“其实不是因为锦瑟我才与女人不能近身三丈,而是我自小便有洁症。任何女人不能近我身,否则我便忍不住出手杀去,所以,鸾儿,你想想,她能有多不同?”

    凤红鸾顿时笑了,伸手抱住他的腰:“等的就是这个,亏你想了一晚上才说出来!”

    云锦顿时觉得冤枉。他是有几次想解释的。可是鸾儿摆明了晾着他。

    张了张嘴,半响,将头在凤红鸾的脖颈间蹭了蹭,瓮声瓮气道:“爷是被冤枉的。”

    凤红鸾心中好笑。这事儿的确不怪他。想想早先他似乎忘了有那么一个女人,后来看到锦瑟杀如月他淡漠的看着而不救,手还自始至终给她护着人流,后来因为被蓝澈气急了又说了那样的一番话。他的心,是一直都向着她的。

    她承认是她听了那曲子和看到那个如月情意绵绵的喊他公子心里不舒服。所以也想让他不舒服一下。如今却是觉得是自己在闹小脾气一样。

    凤红鸾微带歉意的伸手拍了拍云锦埋在她颈窝的头:“乖,是我不好,不闷了。”

    云锦顿时脸一黑,打掉凤红鸾的手,不满的哼声:“你哄小狗呢?”

    凤红鸾扑哧一下子笑出来。刚要说什么,云锦顿时埋着的头抬起,低头狠狠的吻了下来。

    凤红鸾身子一颤,刚要躲开,被云锦钳制住身子,霸道狂野的吻落下,带着浓浓暗哑的声音:“你气够了,也要爷发泄一番。”

    今日在花市他受够了蓝澈的气,如今只能从这里讨还回来。

    凤红鸾想扯动嘴角,却被他霸道的吻住。

    数次亲吻,很快便不再满足这一寸之地,云锦想要更多,很想很想。将凤红鸾唇瓣吻的红肿,脖颈都印上痕迹之后,他手不受控制的抓住凤红鸾腰间的丝带。

    几次想扯开又顿住,心里狠狠的挣扎着。一张如玉的容颜额间隐忍出汗滴,滚落,砸到凤红鸾的脸上。

    凤红鸾抬眼,雾色朦朦中看着云锦。

    四目相对,那双满是欲色的眸子中尽是折磨和挣扎。凤红鸾媚眼如丝,那一双如水的眸子早已经蒙上了氤氲如雾。

    “鸾儿,我……我受不住了,怎么办?”云锦猛的将凤红鸾的脑袋按在他的怀里。声音哑的厉害。

    这时候还问她怎么?以为她就受得住么?

    凤红鸾伸手一扯,云锦的腰带被她扯开,她的小手直接的摸上了他的肌肤。触手的肌肤,烫的吓人。用行动来告诉他。

    云锦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下一发狠,拦腰抱起凤红鸾:“爷也不忍了!”

    两步就走到床前,将凤红鸾放到床上,他的身子也覆了下来。已经攥了半响的丝带扯开,两具如玉的身体肌肤相碰。

    凤红鸾只觉着脑中轰的一声,什么也不知道了。

    云锦只觉得自己就是一座火山,马上就要喷发。唇再次落下,比刚才激情数倍的吻狂乱而落,手摸着身下柔软如锦缎一般的肌肤,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烧着了。

    “鸾儿……鸾儿……”云锦一遍的叫着,疯狂的吻着凤红鸾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落下属于自己的专属印记。

    凤红鸾轻轻的娇喘声不受控制的溢出唇瓣,身子软的如一片水,随着那吻落下,就如点火一般,将她整个身子都点燃起来。

    狭小的帘帐内温度攀升。

    “主子!”忽然外面一道暗沉的气流涌入,清冷的声音在窗外传来。

    云锦似乎没听到一般,继续吻着身下的人儿。今夜,谁也别想破坏。

    凤红鸾脑中混混沌沌,双臂紧抱着云锦的腰,感受着他身上还没如何便细密的一层汗,她也不想别人破坏。

    “主子,有急函,属下……”那清冷的声音又响起。

    “滚!”云锦模糊冷冽的吐出一个字。唇瓣继续吻着。

    “属下斗胆,实在是紧急,不得不打扰主子,主子恕罪。”那黑影并没有走,而是跪地请求。

    “爷让你滚,没听到么?”云锦瞬间怒了,一掌拍了出去。今日天皇老子来了也不成。

    凤红鸾迷糊中拉回理智,连忙伸手拦住云锦的手。

    云锦脸色冷寒,极为不好。低头看凤红鸾。该死的,天知道他恨不得剁了外面的人。而且这个还是他自己的人,更恨不得剁了。

    他和鸾儿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不留着了。就这么被破坏,该死的……

    凤红鸾看着云锦阴沉的脸色,嘴角扯动,用手给他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柔声道:“你让他说,说完我们再继续。”

    凤红鸾话落,小脸更红了,不敢看云锦。

    云锦阴沉的脸色顿时好了几分,低头看着凤红鸾,见她小脸潮红,妩媚动人,这般的风情,令他恨不得现在就揉进她身体里爱个千遍万遍。

    不受控制的低下头,继续吻上凤红鸾的唇:“不,我们继续。”

    他好喜欢这种感觉,肌肤相亲,他们紧紧的贴着,就如一个人一般,想要他沉沦,永远都不离开她。

    “都被破坏了,怎么继续?好好的气氛都没了。”凤红鸾故意道。

    她知道外面这个人,曾经在她迎嫁西凉的队伍中曾经出现一次,隐匿的气息和武功都高出风影雾影许多,显然是云锦隐在暗处极其近身之人。如果不是极其重要的情况,一定不会此时出现打扰的。

    更何况敢违背云锦的命令跪地请求,想必十分严重了。

    “专心点儿!”云锦不满的唇下用力。

    凤红鸾唇上一痛,思绪拉回了几分,他不着急,她替他着什么急?继续就继续!

    温度再次攀升。

    “主子,急函发的是追火令,还请主子……”窗外人自然知道里面的情况,清冷的声音带着犹豫和豁出去的坚定。

    云锦顿时蹙了一下眉。

    凤红鸾心思一动。抬眼看云锦。

    “该死的……”云锦低骂了一句,对着外面怒道:“拿进来!”

    “是!”外面人似乎松了一口气,下一秒窗子无声打开,一个物事儿飞了进来,又无声关上。

    清凉的空气顺着窗外吹进来,并没有吹散帘帐内两具身子紧挨在一起的火热。

    外面的人依然跪在窗前等着。

    那物事儿直接向着帘帐飞来,凤红鸾看到是一张折着的纸。纸的颜色是墨色的,下方是一个红色的古怪标记,她想着这标记应该是紧急的意思。

    云锦脸色不好的伸手接住信纸,并不避讳凤红鸾打开,只是看了一眼,好看的眉头皱起,早先欲色的眸子一寸寸褪去,划上沉寂冰冷的色泽。

    凤红鸾看不到信纸上的内容,只是看着云锦脸上的变化。贴着的身子,似乎也可以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寒意。

    微微皱眉,凤红鸾闭上了眼睛,并不打扰他。

    身上的人一直看着那信纸一动不动。

    屋内一片沉寂。外面那人依然跪在那里无声无息。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凤红鸾感觉那人身上的寒气也一寸寸褪去,但依然一动不动。又等了许久,就在凤红鸾要睡过去的时候,云锦忽然离开了她的身子。

    随着他离开,一阵凉意袭来,凤红鸾蹙了蹙眉,身子轻颤了一下。

    “乖,等我,一会儿就好!”云锦在凤红鸾唇瓣吻了一下,伸手扯过被子给她轻轻盖上,披衣下地。

    “嗯……”身上的重量减轻,凤红鸾闭着眼睛模糊的应了一声。

    似乎感觉那人下地后走到桌前提笔写着什么,然后又依稀听到纸张折起,从窗子飞了出去。外面的人接住。

    “去吧!”云锦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是!”外面人隐了下去。

    云锦转身回到床上,掀开被子,伸手将凤红鸾娇软的身子搂进了怀里,凤红鸾不舒服的动了动,他轻轻的在她后背拍了拍:“乖,睡吧!”

    凤红鸾寻了个舒服姿势,被他抱在怀里,身上的凉意很快便捂热,被子里温暖如春,刚才一番虽然没有做成,但总归是消耗心力的,再加上今日又逛了花市,回来又给蓝澈缝制了一件衣服,如今已经三更,她终是被打断没了情致,抵制不住困意的睡了过去。

    在最后留存一丝迷糊的意识里,似乎听到耳边那人郁闷的道:“好不容易任性一回。下一次天塌下来,爷也不理会。”

    凤红鸾想笑,却睡了过去。

    第二日,凤红鸾醒来,睁开眼睛,映入眼前的是一张睡容纯净的容颜。眨了眨眼睛,昨日的一切涌入脑海。她低头,两个人盖着一床被子,被子里是不着寸缕紧搂着在一起的身子。

    小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凤红鸾顿时感觉身上的汗毛孔都扩张了。虽然没发生什么,但是这样和发生什么也没什么区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