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05章 肖想云哥哥的女人都得死(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锦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鸾儿刚刚一系列的表现,似乎是在吃醋。

    “没有!”凤红鸾绝对不承认自己是吃醋了。

    “呵呵……”云锦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好,你不是吃醋了,你只是心里有些不舒服……”

    凤红鸾顿时嘴角抽了抽,回头瞥向他身后笑的得意的男人:“你可以再自恋一点儿!”

    “真是碍眼!”蓝澈看不去两个人你侬我侬的样子,明明应该是姐姐对云锦质问谴责生气,然后跟着他回蓝雪才对,怎么转眼间两个人似乎比刚才还好了。他心中气闷,一把将凤红鸾从云锦怀中抢出来恼道:“要救那女人你自己去救,再不救她就死了。”

    “不救了!”凤红鸾淡漠的瞥了高台一眼。锦瑟那个女人杀了一个人怎么这么费劲,半天没死了。

    “不救爷去救!”蓝澈抬步向台上走去。

    “不用你去了,有人去了。”凤红鸾看着那边人群散开,一抹熟悉的身影走出来,如水的眸子微微眯了一下。

    云锦凤目看着出现的人,也微微眯起。

    蓝澈停住脚步,看着前面冲散人群出来的玉痕,顿时笑道:“呵,莫不成是娶不成姐姐,那尊玉佛看上这美人了?”

    凤红鸾和云锦不言语。都看着前方。

    只见随着玉痕出现,两旁的人自动散开,就要惶恐的跪地。玉痕淡淡的一抚手,制止住众人,颈长的身形缓步走上高台。端的是雍容雅致,丰仪无人可及。

    随着他缓步上高台,轻轻一挥袖。锦瑟掐着那红衣女子脖颈的手便被迫松开,身子踉跄的被大力迫使后退了几步。

    “玉痕?”锦瑟勉强的站住身子,瞪着玉痕。

    那红衣女子死里逃生,身子一软,半躺在地上不停的咳嗽起来。

    玉痕看也不看锦瑟,走到红衣女子面前,一双凤目沉静的俯视着她不停的咳嗽。

    “奴婢……奴婢见过太子殿下……谢殿下救命……”红衣女子好半响才止住咳,躺着的身子起来,跪在地上,娇美的声音暗哑异常。

    “玉痕,你多管哪门子闲事儿?”锦瑟见玉痕不理她,顿时大怒,冲了上来。

    “锦瑟小主光天化日之下在我西凉杀我西凉子民。本太子不该管么?”玉痕温凉的声音开口。

    下面人山人海的人顿时心中羞愧。他们同为西凉子民。刚才看到锦瑟小主对如月姑娘出手都没出去相救。实在是妄为西凉男儿。

    不过大多数的人自然是因为变故而吓傻了!也自然不是所有人都懂得羞愧的。毕竟那女子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锦瑟小主。不是他们平民百姓能得罪的起的。

    “她哪里是你西凉的子民?明明就是我云族的一个下贱婢子。本小主要想杀她就杀她。”锦瑟阴狠的看着地上跪的红衣女子。

    如今褪去了脸上的涨紫,那女人脸色苍白,静静的跪在那里,那显得弱不禁风。无限柔弱。

    “你告诉我,你是谁?”玉痕不理锦瑟,低头问跪在地上的红衣女子。

    “回太子,奴名如月。”那红衣女子轻声开口。

    “籍贯,你可是西凉人?”玉痕又问。

    “奴是西凉人。”红衣女子再次轻声开口。

    “贱人,你敢说你是西凉人?明明你就是我云族的一个下贱婢子,勾引云哥哥的贱人。”锦瑟顿时冲着如月大骂道。

    “锦瑟小主怕是认错人了,奴名如月。自小出生在西凉,一直住在醉乡楼。这西凉的父老乡亲,都是知道如月的。”如月抬眼看着锦瑟,一字一句的开口。

    “你这个贱人,居然不承认!”锦瑟美眸死死的瞪着如月。

    “锦瑟小主真是认错人了。”如月平静无波的又道。

    “认错?哼!”锦瑟冷冷的哼了一声,凤目凌厉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如月:“你骨子里的卑贱样,就算化成灰本小主也认识你。”

    “肖想云哥哥的女人都得死!”话落,锦瑟攸然出手。

    “锦瑟小主还是收敛些的好。”玉痕轻轻拂袖,挡住了锦瑟的手:“如月姑娘既然是我西凉子民,锦瑟小主便没有资格杀她。”

    “玉痕,你少在这冠冕堂皇了。有本事抢回你的凤红鸾去,别在这碍本小主的事儿。”锦瑟大怒。

    玉痕凤目闪过一道冷芒。

    下面人山人海顿时一片沉寂,人人连呼吸声也不闻了。

    “锦瑟小主别以为云族主来替锦瑟小主撑腰,便在我西凉为所欲为。锦瑟小主再放肆的话,玉痕完全可以将小主驱逐出我西凉。”玉痕温凉的声音不难听出一抹寒意。

    负身立在高台上,无人敢侵犯他的威仪。

    锦瑟顿时恼恨的瞪着玉痕,半响,转头看着地上的如月:“你这贱人,早晚得死,今日就先放过你!”

    锦瑟含恨转身,当眸光瞥见人群中高台下方南测背光处那一抹白影,顿时一喜:“云哥哥!”

    随着锦瑟一声惊呼,便见如月身子顿时一颤,低着的头猛的抬起。

    众人都顺着锦瑟这声惊呼看过来,当看到云锦和凤红鸾、蓝澈三人,顿时感觉眼睛齐齐一亮。

    如月一双美眸先是刹那染上惊喜的看着云锦,随即看到云锦怀里的凤红鸾,喜色僵在了脸上,本来就苍白的小脸刹那惨白。

    云锦依然抱着凤红鸾并没有松开,凤红鸾也没有离开,二人就那样坦然的站着,接受千万人的目光。

    这样千万人之中,二人就那样相偎依在一起,顿时晃了所有人的眼睛。只看到那男子白衣如雪,丰姿倾世,那女子倾国倾城,绝美清华。二人就如天上明月,美的令人窒息。

    这样抱在一起,虽然有伤风化。但更多的是羡慕。在那二人身上,所有人都形容不出任何污言秽语。觉得都是对他们的一种亵渎。

    蓝澈心中恼恨,该死的云锦,凭什么可以抱着姐姐接受这种目光。

    玉痕面色清淡的看向这个方向,没有一丝表情。

    “云哥哥!”锦瑟身影一闪,从众人头顶飞过,人已经站在了云锦的面前。

    云锦面色一沉,看着锦瑟不开口。

    “贱……”锦瑟看着凤红鸾刚要骂出口,见云锦面色一沉,顿时吞了回去,咬着唇瓣轻声道:“云哥哥,父主来了。”

    凤红鸾眉梢细细的挑了一下。距离那日大婚到今日才是第三日。而云锦来回云族五日五夜玉雪龙快马加鞭不吃不喝才来到。也就是说云族主早就来西凉了?

    或者是还有一种可能,自然就是来西凉的路上,被锦瑟迎住了。不过这种几率太小。

    “云哥哥,如今父主就在祥云殿,你现在就随我去,父主看到你一定很高兴的。”锦瑟说着,就要上前来抓云锦。

    云锦揽着凤红鸾躲开,衣袖一扫,锦瑟的穴道被点住,他沉声开口:“来人,送她回去!”

    “是,少主!”跟着锦瑟来的隐卫不敢违背,上前带着锦瑟连忙离开。生怕少主一动怒,再杀了小主。

    锦瑟不甘的看着云锦,云哥哥就这样将她送走了,小脸恼恨的瞪着被云锦揽在怀里的凤红鸾。

    凤红鸾视若不见,锦瑟这种目光她看的多了,没什么杀伤力。

    “鸾儿,我们回去了!”云锦不看离开的锦瑟,也不看高台一眼,伸手拉着凤红鸾的手,对着她轻声询问道。

    “好!”凤红鸾柔声开口。是该回去了。

    二人几乎同时抬步。

    “公子!”一见凤红鸾和云锦要离开,如月的声音从高台上急急传来。

    云锦脚步不停,似乎没听到如月的声音一般,拉着凤红鸾,面色没有丝毫异样。

    凤红鸾也没有听见一般,跟着云锦的脚步离去。

    “公子,奴是兰儿!”如月凄楚娇柔的声音再次传来,其中浓浓情意丝毫不掩饰。

    云锦头也不回。脚步连顿片刻也不曾,拉着凤红鸾继续向前走。

    “公子,您……不识得兰儿了么……”如月看着那走的绝然的身影,在眼圈打转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出来,转眼间便梨花带雨。

    这样的凄楚柔弱模样,顿时碎了在场多少男人的心。人人的目光都看向走离的云锦。

    凤红鸾嘴角微微勾起。兰儿?

    抬眼看云锦,云锦面色清淡,平静没有丝毫波动。

    这一刻,人山人海寂静无声,只听到女子伤心欲绝的哭声。

    “姐姐!”蓝澈忽然上前一步,恼怒的打开云锦拉着凤红鸾的手:“找你的兰儿去,别拉着我姐姐!告诉你,姐姐愿意受这窝囊气,爷可不受!”

    凭什么那女人如此哭闹,像是她姐姐抢了他的男人似的!

    而云锦若是往日,早就一掌拍死那女人了,如今居然任由她在那口口声声公子公子的哭,连他都看不下去了,凭什么姐姐不开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