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402章 小子,你还嫩点儿(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信你!”凤红鸾轻飘飘吐出三个字。

    她有心,可以用心感觉,所有的一切外在的东西都是虚的,只有摆在她自己面前的这颗心是实的。为什么不信呢?管它十年前如何?管她命数又如何?她的路,前方就是一张白纸,等着她自己画出来。

    云锦伸手紧紧抱住凤红鸾,紧的似乎要将她揉进身体里。

    这一条街道,走过的人们都自发的止步,看着那抱在一起的两人,白衣如雪,蓝衣如水。两张容颜,清华如月。这样的一副风景,比今日花市的百花,不知要美上多少倍。

    “你这女人,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半响,云锦磨牙的吐出一句话。

    凤红鸾埋在云锦怀里轻笑。

    “再不准不相信我!”云锦警告。

    “嗯!”凤红鸾点头。

    “你们羞不羞?”蓝澈薄怒的声音传来,一股大力要去抓凤红鸾。

    云锦早已经先一步的抱着凤红鸾转了方向,蓝澈扑了个空。云锦脸色不好的看着蓝澈:“滚一边玩去。这里没你的地!”

    “云锦,你最好对我好点儿,否则你想娶我姐姐,没门!”蓝澈瞪着云锦。

    “呵,现在倒是姐姐了,谁还要娶姐姐为皇后呢,岂不是更不知羞了。”云锦故意寒碜蓝澈,他想娶鸾儿,谁也拦不住。

    蓝澈果然小脸白了一下,随即大怒:“你明明知道,却是不早告诉我,你安的什么心?”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云锦白了蓝澈一眼,拉上凤红鸾就走:“鸾儿,我们回去了!”

    刚走了一步,蓝澈上前拉住凤红鸾的胳膊。声音有些暗哑委屈:“姐姐!”

    凤红鸾脚步顿了一下。这一声姐姐,莫名的触动了她心底某一处,有一种叫做亲情的东西。

    “姐姐,你为什么就是我姐姐。”蓝澈闷闷的开口。

    “她不是!一边玩去!”云锦拍掉蓝澈的手。

    蓝澈死死的抱住凤红鸾的胳膊,倔强的看着凤红鸾沉默不语的侧脸:“是姐姐就是姐姐,我们流着一样的血液,比别人都近的。”

    “你不能不认我!”蓝澈用力的摇晃凤红鸾的胳膊。

    虽然由他想要的太子妃变成了亲姐姐,这差距有点儿大,但知道她和自己流着相同的血,如今想来也不坏。

    凤红鸾皱眉,被蓝澈晃的有些晕:“别闹了。”

    “你认不认我!”蓝澈依然晃个不停。

    “再晃一下爷将你爪子砍了去!”云锦顿时心疼,但是又掰不开蓝澈抱的死紧的手,怒道。

    “姐!”蓝澈锲而不舍。

    “别晃了,我没说不认你。”凤红鸾叹了口气。反正也验明身份了,她就是蓝雪国主的女儿。那老头子也说了,流着的血液总也是改变不了的。不是想不认就不认的。

    蓝澈顿时一喜,拖住凤红鸾,欣喜的看着她:“你真认我了?”

    凤红鸾好笑的看了他一眼。从来没仔细看蓝澈,原来那眉眼间和她真的是有几分像的。

    “还不松手!”云锦将凤红鸾往怀里抱紧。也就是她弟弟吧!要不是的话他敢这么抓着鸾儿他早一掌拍过去了。

    “姐!我要香囊!”蓝澈松了紧攥着凤红鸾的胳膊,改为抓住她的手。开始提出自己的要求。

    “不行!”凤红鸾还没开口。云锦立即否定。

    “姐,我就要和他的一模一样的。”蓝澈不理云锦。他可不是傻子,相反还是聪明的。他只哄好他姐姐就成了。

    “做梦!”云锦吐出两个字。

    “姐,那个桃子真的好漂亮的,我想要,好不好?”蓝澈又道。

    桃子?凤红鸾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不成!”

    云锦顿时乐了,就知道鸾儿是不会答应的。只有他才能拥有鸾儿亲手做的香囊。

    “姐,我们相认,你都没送我礼物。”蓝澈顿时受伤的垂下头。

    凤红鸾看着他的样子,有些不忍,刚要开口,云锦立即不满的紧攥了凤红鸾的手。那颗心只能是他的。

    “我回去给你缝制一件袍子吧!”凤红鸾犹豫了一下道。

    “好,那现在就回去缝制。我明天就要穿。”蓝澈低着的头立即抬头,受伤郁闷一扫而空,拉着凤红鸾就往回走。

    云锦顿时不满了:“鸾儿,我还没穿过你亲手缝制的袍子呢!”

    他费尽心思抢回鸾儿的心这么久才只得了一个香囊,而蓝澈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弟弟凭什么让她给做袍子,那布比香囊的可大多了。

    凤红鸾转头好笑的看了一眼云锦:“你不是说我所有都是你的么?”一件袍子算什么,要的话她可以给他做十件百件也行。

    云锦不满立即一扫而空,一扬眉:“本来就是的。爷又没说错。”

    凤红鸾笑着摇摇头。

    而蓝澈可不管他们说什么。只是拉着凤红鸾撞开人流往前走。他要尽快的穿上姐姐亲手缝制的袍子。

    一行三人像是拧在一根绳上一般,拉着一串向前走去。

    刚走了不远,便听到前面有优美的琵琶声和着歌声传来。

    凤红鸾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前方不远处有一处百花搭配的高台,有一个女子抱着琵琶坐在高台上,那女子面貌柔美,一身红衣,百花中看起来柔软如水,又热情如火。

    凤红鸾头一次看到这么矛盾结合的女子,不由的多看了两眼。

    走在前面的蓝澈抬头看了一眼,撇撇嘴道:“不及姐姐美之万一!”

    云锦似乎没听到一般。伸手护着凤红鸾旁边涌来的人流。

    “十年如一梦,何日得闻玉兰香?青红寄飞信,女儿心事知与谁?他朝闻君故别去,一年旧梦几多回……”

    婉转歌吟从高台飘散,飘过人人耳中。

    凤红鸾猛的停住脚步。

    “可曾听闻旧事因,忘却年少轻狂事儿。公子人如玉,妾薄几多寒,痴情空付几多春凉,玉兰还香她人事……”

    凤红鸾如水的眸子瞬间眯了起来,猛的转头看着云锦:“好一个公子人如玉,妾薄几多寒,她是谁?解释!”

    不止是凤红鸾听出了那女子哀婉别有深意的歌词,就连蓝澈也是听出来了,立即停住脚步,在凤红鸾话落回头瞪着云锦:“对,她是谁?解释!”

    云锦此时也停住脚步,茫然的向着恼怒的凤红鸾。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凤红鸾瞪着云锦,恼道:“好一个痴情空付几多春凉,玉兰还香她人事……”

    还玉兰还香她人事儿!这说的是她呢!

    “哼!可曾听闻旧事因,忘却年少轻狂事儿!”蓝澈冷哼,看着云锦:“你倒是年少轻狂了!那女人是谁?”

    如今可真是弟弟护姐姐的样子,蓝澈恼怒的瞪着云锦,理直气壮的质问。

    云锦顿时蹙眉,一直护着凤红鸾怕她被人流挤到,似乎此时才听到飘荡的歌声,他抬头,看向前面看台上的女子,只是一眼,便收回视线,对着凤红鸾平静的道:“一个不相干的人!”

    凤红鸾皱眉不语。

    “还不相干的人?你当姐姐和我是傻子么?”蓝澈伸手一把拍掉云锦抓着凤红鸾的手:“松开,你找那个女人去,别碰我姐姐。”

    “别闹!”云锦瞪了蓝澈一眼,手臂依然护着凤红鸾不让她被人流所挤到:“鸾儿,不相干的人就是不相干的人,理会她做什么。”

    凤红鸾瞥了一眼腰间云锦一直搂着她的手阻挡四处的人流,又抬眼看那高台上抱着琵琶的女子,再转眸,看到云锦平静的神色,忽然好笑的摇摇头:“既然是不相干的人,那就走吧!”

    “嗯!”云锦点头,拉着凤红鸾继续向前走。

    “不行!这怎么能是不相干的人?姐姐,你没听出来么?明明就是……”蓝澈不干,站那拽着凤红鸾不走看着高台上那女子。

    “人家也说年少轻狂了,理会她做什么。”凤红鸾意有所指的道。虽然看云锦神色和说不相干的人倒是让她宽了心,不过那词曲之意有心人就能知道其中纠葛,心里究竟还是不舒服。

    任何一个正常的女人,听到这样的歌曲都是不舒服的。她凤红鸾如今也就是一个正常的女人。“鸾儿,我没年少轻狂!”云锦苦笑。自然听出了凤红鸾的意有所指,搂着她腰间的手紧了一下。

    “不打自招!此次无垠三百两。”蓝澈不屑的冷声。

    “爷何时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云锦瞪着蓝澈:“别以为爷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休想拆开我和鸾儿。”

    “哼,那你到说她是谁啊!”蓝澈不依不饶。没有问题才怪!

    “不记得了!”云锦拉着凤红鸾就走。

    “不说清楚不准走!姐姐好被你糊弄,小爷可不是好糊弄的。”蓝澈拽着凤红鸾,就不让她和云锦离开。对着凤红鸾道:“姐姐,你就不想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