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97章 真是好筹谋(4)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和云锦几乎同时出手。他们联手,就不信走不出去。

    “云小子,你不想治愈她身上的寒毒了?”蓝雪国主忽然在云锦耳边道。

    云锦顿时住了手。也同时按住了凤红鸾的手。

    凤红鸾蹙眉,但还是停下了手。

    云锦转头看蓝雪国主,磨牙道:“蓝叔叔有办法?”

    “自然!只要是我的女儿,我自然不会让她再受苦。”蓝雪国主道。一双凤目又恢复深邃,但是那眸底看着凤红鸾的目光,却是溢出早先没有显露的怜惜和柔和。

    凤红鸾虽然不知道刚才蓝雪国主和云锦说了什么,但一定是关于她。拉着云锦就走:“别听他的。”

    “你便愿意他月月为了你损耗灵力么?”蓝雪国主又在凤红鸾耳边道。

    凤红鸾脚步猛的顿住。如今清楚说的是她的寒毒。难道她的寒毒有解?

    “自然是有的。你娘亲……也许从来就没有告诉过你。但是你我血缘,不是说没有就可以抹杀的。”蓝雪国主道。

    凤红鸾可以不理会自己,可以不理会她死了十几年的娘,但是不得不理会身边的人。

    月月损耗灵力,再好的身子也会被她拖垮了。

    “你既然什么都清楚?此时才过来认我?让我不能不怀疑你的用心!”凤红鸾沉声开口。

    “知道是一回事儿,但是不等于知道你是我的女儿。”蓝雪国主叹道:“若是早知道,我岂能不认?”

    凤红鸾顿时住了口,唇瓣紧紧咬了一下:“你要如何?”

    “验明身份!”西凉国主道。

    “好!”凤红鸾点头。伸手一把扯了碍眼的红盖头,心中沉郁:“验吧!”

    她不在乎自己,但是也要为身边人考虑。云锦若是有办法,也不会动用灵力了。看来这个公主,她不做还不成了。

    蓝雪国主点点头,从怀中取出一个药瓶。

    凤红鸾自觉的将右手背伸出来,蓝雪国主刚要倒药。

    云锦立即拦住,看着西凉国主:“蓝叔叔,我和鸾儿可是交换了文定之礼。你以后不能干涉我和鸾儿。否则……鸾儿不认也罢!”

    凤红鸾点点头。自然是的。

    “你都当着天下人的面宣扬了此事儿。我不同意,便能阻止么?”西凉国主扬眉:“你能从玉太子说着夺人,还怕什么?”

    “自然不能!”云锦断然道:“自然是不怕的。”

    “那还用朕保证什么?”西凉国主好笑的看了云锦老鹰护小鸡的样子一眼。

    云锦撇撇嘴,缓缓拿开了拦着的手。

    西凉国主手中瓶子的药液倒在了凤红鸾的手背上。

    大殿千人,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在了凤红鸾的手上。果然见随着药液倒下去,凤红鸾白皙的手背渐渐的映出冰蓝的颜色。

    不出片刻,随着那冰蓝色积聚,勾画出纹理,整个手背显出一片图案,是一个古怪的图腾。似凤非凤。

    凤红鸾看着自己的手臂,这东西似乎是随着她血液长在手臂上似的。

    但是她认识,这是蓝雪国特有的图腾。

    自然不止凤红鸾认识,大殿内几乎所有人都是认识这种图腾的。

    人人惊叹。这红鸾公主当真是蓝雪国主的女儿!

    千人的大殿再次沉寂无声,人人都看着那图腾。

    “不可能的!根本就不可能的!她不会是你的女儿!”西凉国主腾的一下子站起来,激动的声音响彻在大殿。

    随着他身子站起,眼前的玉案被打翻。

    ‘砰’的一声响声。桌子上的东西被掀翻在地,美玉瓷具全部散落地上。清脆响声一片。

    打破了大殿的沉寂。

    众人惊醒,都看向西凉国主。

    只见西凉国主死死的盯着凤红鸾的手,额头和露出的手背都青筋尽爆。脸色阴沉,神情极为激动。

    大长公主一叹,这么些年,皇上还是忘不了那个女人!

    有些老臣也是心中叹息,他们一直都没有看过红鸾公主,如今仔细看,这公主着实像那女子,都二十年了,以为皇上早该忘了。不成想还是没忘。

    “父皇,你失态了!”玉痕突然开口。温润的声音一抹寒凉之意。

    西凉国主猛的转头瞪向玉痕。那一眼的凌厉,犹如不是父子。

    玉痕视如无睹,目光平静的看着西凉国主,重复道:“父皇,你失态了!”

    这便是玉痕,无论何时,都是如此镇定。

    “哈哈哈……”西凉国主忽然大笑了起来,苍凉的笑声响过大殿。

    悲愤、痛苦、嘲笑……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一笑之中。

    所有人尤其是满朝文武听着这笑声都心惊。他们的皇上一直都是睿智深沉的。

    “果然是朕的好儿子!”西凉国主大笑了半响,止住了笑意,看着玉痕。似乎一下子又苍老了许多。

    “玉痕的确是父皇的儿子。红鸾的确是蓝王的女儿。险些做了父皇的儿媳。”玉痕淡淡开口。

    西凉国主脸色瞬间惨白如灰色。半响道:“好!好!真是好!”

    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西凉国主颓然的坐回椅子上。

    玉痕只是淡淡看了西凉国主一眼,便转头看向凤红鸾的方向。

    凤红鸾对刚才那边情形不以为意。她对西凉国主半分好感也没有。只是想着这图腾是什么原理合成的。因为这不是刺青之类的东西,而是长在她身体里的。

    蓝雪国主似乎根本没看到西凉国主那边的情形,盯着凤红鸾手背的图腾,半响,喃喃道:“我们的女儿,总算是活着……活着比什么都好……”

    凤红鸾一怔,抬眼看蓝雪国主。敏感的抓住她说的我们。

    蓝雪国主眼中含泪,只是并未滚落。而是专注的看着凤红鸾手背的图腾。

    凤红鸾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原来她娘喜欢的就是这样的男人。早先一见,她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但是如今再看他,便知道她娘为什么喜欢这样的男人了。

    有一种人,他的身上就有一种吸引人目光的魔力。即便是他苍老了,这种魔力也不褪色。

    凤红鸾刚要开口说什么,忽然胸口一痛,一阵冰寒刺骨从心底涌上来,她小脸一白,顿时撤回手捂住心口。

    “鸾儿!”云锦揽着凤红鸾身子的手一颤,面色一变。

    蓝雪国主顿时惊醒的看着凤红鸾。

    “她的寒毒复发了。”云锦立即道。

    蓝雪国主面色一变,立即道:“将她先带回房!”

    蓝雪国主话音未落,云锦抱着凤红鸾身影一闪,人已经冲出了大殿。紧接着蓝雪国主也跟了出去。

    随即几道身影一闪,掌刑堂四大长老也跟了出去。

    如今再说凤红鸾和倾云丫头没关系,他们谁也不信。当年蓝王和倾云丫头的事儿,他们可是一清二楚的。那丫头长的有几分倾云像倾云丫头,又是蓝王的女儿。那么……

    君紫璃刚要起身,君紫钰出手按住了君紫璃的手,摇摇头。君紫璃面色一暗,并未跟去。

    蓝澈被点住穴道干着急,蓝翎过来扛上蓝澈,身影一闪,也追了出去。

    几人一离开,似乎千人在坐的大殿一下子就空寂了起来。

    众人都不明白红鸾公主怎么了?齐齐看向玉痕。

    玉痕凤目沉静的看向大殿门口,身子未动,半响回头,淡淡开口:“今日就撤了吧!”

    顿了顿,转头对西凉国主道:“儿臣着人送父皇回宫!”

    西凉国主看向云锦、凤红鸾、蓝雪国主离开的门口,先前的失态早已经恢复,起身站起来,对着君紫钰和君紫璃道:“君帝和璃王今日未曾喝上这喜酒,实在是遗憾!”

    “玉太子的喜酒早晚是要喝的。”君紫钰缓缓开口。

    “哈哈,不错,太子的喜酒,早晚也是会喝的。今日喝不成,还有下次的。”西凉国主大笑了一声,收了笑,对着下面的众人道:“众卿今日未能观成太子大婚之礼,总有机会的。都散了吧!百花节盛宴上,朕再同众位爱卿把酒言欢!”

    “吾皇万岁!”众人都立即跪地。

    “君帝请!璃王请!”西凉国主恢复帝王威仪。

    “请!”君紫钰起身,点点头,抬步下了玉阶。君紫璃也跟随起身,向外走去。

    “回宫!”西凉国主见君紫钰和君紫璃离开,老眼收回,看了玉痕一眼,沉声吩咐了一句。出了大堂。

    秦公公和一众仪仗随侍连忙紧随其后。

    西凉国主一走,长公主起身,走到玉痕面前,叹了口气,想说什么,玉痕温和道:“姑姑慢走!”

    长公主叹了口气,点点头,抬步离去。

    琼华跟在长公主身后,心中含恨,凤红鸾,最好病死了。

    王孙大臣都起身和玉痕告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