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94章 真是好筹谋(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殿再次陷入沉寂。

    “呵呵,这个香囊倒是漂亮的很!”皇后的轻笑嘲讽声打破了满大殿的沉寂:“我看这大礼不行也罢!人家都私定终身了,我家太子这还成什么婚啊!咱们西凉可丢不起这个人!”

    皇后话落,西凉国主老脸顿时寒了,怒斥皇后:“闭嘴!”

    当他刚才是眼睛瞎了么?居然要杀死凤红鸾!他没治她的罪,如今居然还敢出口。

    “皇上,臣妾说的可是事实啊!”皇后无辜的开口,这么好打压玉痕的机会,她自然不会放过:“您的好儿子千辛万苦的求娶回来的女人,如今却是和别人暗通款曲。还交换了文定之礼,这……”

    “朕让你闭嘴,听到没有!”西凉国主气怒瞪着皇后,低沉的警告道:“再说一句,朕现在就让你进冷宫!”

    皇后心中不甘,但还是住了口。不过刚才这两句话,她可不是白说的。自然是起了效用了。

    大殿内所有的目光此时都看向玉痕。齐齐心想着这可是一局难解的棋啊!

    玉痕面色自始至终不变。只是目光看向云锦腰间的香囊有些冷。此时低沉的对着西凉国主请旨:“父皇!两国联姻是铁定。无论如何,也断无更改。所以,红鸾公主和儿臣婚事儿,自然也是断无更改。”

    “不错!”西凉国主点头,此时自然是挺儿子的。这凤红鸾,不管他喜不喜。西凉国的面子不容有失。

    “继续!”玉痕不看云锦,转头对着礼仪官径自吩咐。

    这一系列的变故礼仪官早已经傻了,此时才惊醒,连忙上前,对着玉痕和凤红鸾高喊。

    “一拜天地!”

    只要三拜大礼一成,凤红鸾便真真正正的是玉痕的太子妃。

    古人,对这三拜天地之礼极为重视。就跟现代的领结婚证是一样的。不管以前过了多少多少的礼,只有真正的领了那个红本子才做得数。将一个女人的名姓冠在一个男人的名姓之后。自此,夫妻一体。

    玉痕将凤红鸾的手抓得很紧。他说过不会放手,便不会放手。

    这里是西凉,容不得别人放肆。

    他一次失误将心输给了云锦,不会再让历史重演。不管怀里这个人儿愿意不愿意,她只能是他玉痕的女人。

    凤红鸾被玉痕揽在怀里,清楚的感受到了他的执着。

    玉痕和云锦,凤红鸾甚至觉得某些地方是相同的。就比如这执着一道。他们都是天生的娇儿,受上天萌宠。自然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

    相反,令他们不在意的事情,也不会上一分一毫的心。

    礼仪官高喊出声,声音都是颤抖的。

    谁都知道如今是个什么情况,弄不好先横尸在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

    果然礼仪官话落,云锦慢悠悠的开口:“玉太子说的真是轻巧。拖着蓝叔叔的女儿,云锦的女人,就这样在我等面前行大婚之礼,是否说不过去?”

    “红鸾的家父是东璃凤丞相。”玉痕慢慢开口:“而云少主所谓你的女人,不过是私定终身,这种事情做不得数的。云少主难道不清楚么?”

    玉痕话落,伸手揽着凤红鸾就要拜下去。

    “谁说是私定终身?本少主当时可是有证人的。”云锦伸手拦住了二人要下拜的身子,一双眸子森寒的看着玉痕,话语温润:“璃王殿下,当初在下给鸾儿下文定之礼之时你可是亲眼作证的。不会不记得了吧!”

    君紫璃一怔。目光看向凤红鸾手腕的翠羽烟云。他当然记得,那一天也许永远都不会忘。她虽然一身邋遢,却是掩饰不住的光华。云锦将翠羽烟云就那么当着自己的面套在了她的手上。

    也许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他们后来的所有人都输给云锦。至少在起点上就已经输了。

    当时阳光踱在两人的身上,一个是上天的宠儿,天下第一公子,一个是相府被欺辱的小姐,一身邋遢,却是那一刻,他只觉得刺眼的般配。

    所有人的目光这一刻都看向君紫璃。

    “璃王可算是鸾儿的兄长呢!都言长兄如父。这文定之礼,云锦可是不算偷偷摸摸的。我和鸾儿,自然也不算是私定终身。”

    云锦瞟了君紫璃一眼,再次慢慢开口:“只不过是后来我因为急回云族离开了一段日子,东璃有难,便将我的鸾儿送了出来,如今在下自然是不干的。至少,也要讨还一个公道。”

    云锦的话说到最后一句,居然讨还公道来了!

    凤红鸾若不是不能动,都险些要为他拍掌叫好了!嘴角扯开,这人……

    天下间怕是也就他可以如此厚脸皮冠冕堂皇的说讨还公道吧!

    想想,凤红鸾还真找不出第二个!

    听到云锦的话,所有人心中都恍然大悟,原来是云公子在前面啊!东璃和西凉发动战争,送来红鸾公主,这可是天下都皆知的事情。而且还是大事儿。对云锦的话信了几分,但是这里西凉的人居多,自然都是向着玉痕的。一时间人人都更是屏息。

    “哦?王弟,可有此事?”君紫钰此时适时开口。

    他们有心的人都看出凤红鸾是被玉痕控制在身侧才一直不说话。而蓝雪国主至今高深莫测的坐在那里看不出情绪。既然知道了红鸾心意,他东璃,自然是要帮红鸾的。

    不止如此,受西凉的气,也是能抓住机会还回来就是要还回来的。

    “不错!”君紫璃颔首。既然她选择的是云锦,他自然出手相助。何况事实,的确如此。

    “那为何当时璃王不说?东璃还送了红鸾公主来和亲,简直是笑话!”大长公主不满的瞪向君紫璃。她自然知道他的侄儿有多喜欢这个凤红鸾。所以,她不开口相助,谁开口。

    “当时东璃迫于西凉逼迫而无奈。云少主又不在。朕只好答应西凉的条件。”君紫钰沉声开口。颜面算什么?东璃早在将她送出之时便没了颜面。

    大殿众人一阵唏嘘。的确和江山相比,一个女人不算什么。

    “那这如何能怪得了我西凉的太子?云少主要是要人,找东璃要就好了。我家太子也是被蒙在鼓里的。既然如今人送来我西凉了,便是我西凉的人。”大长公主拿出和西凉国主当初和那帮子西凉国主的兄弟夺江山的气魄来,声辞厉色的道。

    虽然她喜欢云小子,但是关键时刻不会忘了自己是谁家的人。西凉皇室的颜面和她的侄儿不可欺。

    凤红鸾在红盖头下抬眼看了一眼这位西凉国的大长公主。她身后那柔弱红着眼圈被西凉国主要想指给玉痕为太子妃的孙女可不像她一丝一毫。

    这份气魄,在男子中,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的。

    “东璃和西凉达成协议,我云族自始至终都是没同意的。这可是天下诸国的事儿。东璃和西凉这协议未曾经过我云族的认可印章,便是做不得数的。”云锦瞥了大长公主一眼,继续慢悠悠的道:“大长公主曾经也是叱咤风云,不会连这个三岁小孩子都懂的事情你不懂吧?”

    大长公主顿时老脸一白。

    云锦含沙射影的继续开口:“估计是大长公主年岁大了。不懂也情有可原。但是这事儿可是做不得儿戏的。有些人还是懂得的。”

    这有些人,说的自然是西凉国主和玉痕,还有蓝雪国主和蓝澈。以及君紫钰和君紫璃。

    几百年前天下初定,曾经三国的始祖皇帝和云族的族主达成了一个协议。就是天下三国和云族的联姻或者合作,必须有四方的盖章方可奏效。

    如今,正好被云锦拿出来用了!

    闻言,西凉国主顿时一沉,看向玉痕。

    玉痕墨玉的眸子瞬间深沉如海,低暗道:“云族似乎还是云族主做主,而不是云少主做主。”

    “无论是父主做主,还是如何,总之云族的印玺在我的手里就成了!”云锦不以为意。

    众人则是闻之色变!

    印玺就是各国的传承之物。天下三国的自然是玉玺,而云族的除却翠羽烟云之外便是印玺为传承之物。印玺在云锦手中,也就说明云族如今在他的手中。

    这个消息,足以令好些人震惊!

    而掌刑堂四位长老并不惊异。云族之事隐秘。而从他们的不变色的态度也是看出默认了。

    众人终于明白,为何掌刑堂四名长老会刚刚在救锦瑟上对云锦下跪相求了。印玺代表着身份。

    凤红鸾轻眨了两下眼睛,嘴角笑意深深。

    果然,她是该信他的。早就知道,若论筹谋,这个人是不次于玉痕的。

    “怎么?玉太子想看看么?”云锦粲然一笑,衣袖一动,手中多了一个物事儿。正是云族的传承之物。

    只见他手中的东西很是古朴,雕刻着腾龙,印刻着古老的文字。大部分人没见过,但是像西凉国主、蓝雪国主等人是见过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