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91章 大婚之礼(5)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红鸾,你没的选择。”玉痕轻细的声音飘进凤红鸾耳边。

    凤红鸾依然一动不动。袖中的令牌越攥越紧。

    “以后,我愿意用一生时间,用所有,来弥补今日,我强迫了你!”玉痕的声音,只有凤红鸾一人听见。带着一抹强硬。

    话音刚落,他衣袖微微一扫,令凤红鸾和他的身子同时向下弯去。

    凤红鸾唇瓣几乎咬出了血丝,手中的金凤令就要脱手而出。

    玉痕,她可以不陪她玩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她不是男子汉大丈夫,今日就做一回食言而肥又如何?

    “慢着!”就在金凤令脱手飞出的第一时间,熟悉的声音响起。

    如此的熟悉,似乎从遥远的天边飘云踏月而来,却是令凤红鸾的手生生的顿住,一滴清泪滴落。从来没有这一刻,她是如此想听到这个声音。

    随着他声音飘落,一抹纯白如雪的身影从大殿外飞了进来,众人只觉眼前一道光影一闪,如一片白月光,再看,那人已经飘身落在了凤红鸾的面前,手抓住了玉痕的手,生生的止住了二人弯腰的身子。

    熟悉的玉兰香,淡淡环绕,凤红鸾才感觉,等了一日夜的人儿是真的来了!

    恐慌的心,忽然在他的身子落在她身边的第一时间镇定了下来。金凤令,重新的收回了里面。

    白衣如雪,清华如月,瑰姿艳逸,占尽风流。

    在这满堂金玉中,独独一道纯白的风景。

    西凉皇室公主,王孙大臣家眷女仆,所有人的目光,这一刻都定在云锦的身上,移不开视线。

    琼华的一双眸子更是痴迷激动,锦瑟则是恨不得挖了大堂内所有女人的眼睛。

    千人的大堂,有一瞬间的沉寂。

    云锦出现,在众人的意料之中。但也是意料之外。毕竟是玉太子大婚,如今两国联姻的形式下,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云锦真的来抢婚。

    当然除了少数真正了解云锦的人是例外。

    比如君紫钰、君紫璃、比如蓝雪国主、蓝澈、比如掌刑堂四大长老、再比如六皇子、八皇子。

    蓝澈见云锦出现,小脸依然阴沉的可以,并没有放晴。眉眼间的阴郁更甚。

    “玉太子也未必太急了,不等本少主来,就开始了!”云锦身子站住,看了一眼面前凤冠霞披的人儿,心中该死的发狂。但是说出的话语,却是好听至极,温润至极。

    听到这样的声音,凤红鸾一颗心忽然落到了实处。

    “本太子还以为云少主不来了呢!自然不能因为云少主一人,而误了本太子和红鸾公主的吉时。”玉痕见到云锦出现,墨玉的眸子一寒,声音却是也依然温润有礼:“云少主请上座!”

    话落,吩咐道:“来人,带云少主上座!”

    贺章立即过来,对着云锦躬身道:“云少主请!”

    “本少主今日来可不是观礼的。”云锦身子站着不动,款款一笑,凤目流转,扫了大厅中满堂的金玉喜庆,笑道:“玉太子今日这大婚之礼,怕是行不成。”

    最后几个字,说了极重,微微加注了内力,千人的大堂每一处角落的人都能听的到。

    凤红鸾在红盖头下的嘴角微微扯了一下。

    云锦,天下间怕是只有他敢如此堂而皇之的跑到玉痕的面前,当着天下人的面,对他说你的大婚之礼怕是行不成。

    “云少主这话何来?未免太可笑!”玉太子扬眉看着云锦,抓着凤红鸾的手攥紧:“本太子念云少主爱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不予计较。云少主远来是客,劳烦上座吧!”

    玉痕的声音加重。

    “云小子,你晚来一会儿当罚三杯,玩笑就是玩笑,我们也跟着乐呵乐呵,坐过来吧!这里可是给你留了位置的。”西凉国主适时的开口。他自然不能让云锦破坏了大婚。

    “我看云少主倒是不像开玩笑呢!”皇后笑着道。

    西凉国主猛的瞪向皇后。皇后不以为意的住了口。

    “皇后说的不错!本少主可是有分寸的人!”云锦瞥了西凉国主和皇后一眼,美眸转回,对着玉痕笑道:“自然不是在开玩笑。”

    最后一句话,谁都听得出其认真。

    人人心惊,这云少主还真是来抢婚?

    “云少主既然是有分寸之人,就不该此时出来拦阻玉痕和红鸾大婚。”玉痕声音微冷:“东璃和我西凉两国联姻。红鸾公主下嫁本太子。云少主如今想与西凉和东璃破坏两国友谊么?”

    “玉太子这顶帽子扣的可够大。云锦有些承受不起呢!”话虽然这样说,云锦面色并没见半分承受不起的样子。

    “那云少主这是如何意思?”玉痕低沉的声音微带的寒意,任人都可以听得出。

    “是何意思,本少主刚才可是说的明白了。这大礼,玉太子可是行不成的。”云锦无视玉痕的寒意,再次重复。

    凤红鸾在二人的中间,似乎也感受到了两人中间强大的冰冻死人的低气压。

    “哦?本太子倒是听听云少主有何高见!”玉痕扬眉。

    “一定令玉太子听的舒服!”云锦笑的意味幽深,话落,目光转向蓝雪国主:“蓝王坐的真是稳如泰山,您的女儿都不过来认么?”

    云锦话落,满堂皆惊!

    云锦话落,满堂皆惊!不仅是大殿内的千余人,就是连上面高坐的西凉国主、皇后、蓝雪国主、蓝澈、君紫璃、君紫钰、以及掌刑堂的四大长老……所有人,无一不惊。

    凤红鸾一怔,没有看蓝雪国主,而是第一时间偏头看云锦。

    云锦似乎丝毫不觉自己在这千人的大殿投下了多么大的一颗大惊雷。对着凤红鸾看过来的视线,柔软一笑:“鸾儿,我说的是真的。”

    凤红鸾对上云锦温柔似水的目光,没有半分玩笑之意。微微蹙眉。转头这才看向蓝雪国主。

    因为此事她曾经向凤丞相求证过。凤丞相说她是他的女儿。如今如何是蓝雪国主的女儿?

    凤红鸾盯着蓝雪国主的面相,那眉宇间因为刚刚进来的熟悉。她的手忽然动了一下。原来那熟悉不是因为蓝澈,而是因为她自己本身。

    这个身体的主人,这张脸,细细打量,真的很像蓝雪国主。

    凤红鸾终于明白,云锦所说的为什么行不成这大婚之礼了!东璃和西凉联姻,如果她是蓝雪国主的女儿?这还如何不干蓝雪的事儿?还如何能大婚?

    凤红鸾嘴角扯动,看着蓝雪国主,忽然笑了!

    蓝雪国主似乎也是惊了一般。一改早先的深邃难测稳如泰山,此时满是不敢置信的看向云锦。

    蓝澈一张小脸更阴了。

    看了云锦半响,蓝雪国主并没有寻出云锦半分的玩笑之意。转眸看凤红鸾,半响,才慢慢开口:“云少主,有些玩笑可开不得!”

    蓝雪国主话落,西凉国主此时也开口:“是啊!云少主,有些玩笑可不是随便开的。”

    “怎么?看来蓝叔叔和玉叔叔都不信云锦的话?”云锦细挑眉梢,淡淡一笑:“此时不信倒是没关系,只要你们一看到她,便会相信。”

    话落,云锦看了一眼玉痕清寒的脸色,手指一挑,就去掀凤红鸾的盖头。

    突然伸出一只手拦住云锦的手,玉痕清寒的声音入骨:“云少主,有些玩笑真不是随便开的。如果红鸾不是,你知道后果么?”

    “本少主从来不会妄下虚言!”云锦扬眉,断然开口:“我敢做,自然敢承担后果!”

    “后果是云少主能承担的起的么?”玉痕墨玉的眸子射出冰寒的利剑。

    “自然!”云锦毫不犹豫。

    四目相对。两人中间火花、冰花、剑花、转眼间便刀光剑影,万马奔腾。

    半响,玉痕淡淡开口,声音清冷:“那可不一定,云少主性情古怪,行事向来乖张不计后果。更是生性随意,放荡不羁。这样的云少主,如此说话,令本太子实难信服。”

    “本少主一条性命放在这如何?玉太子还不能信服么?”云锦声音亦是转冷。

    “在玉痕眼里,云少主一条性命,也比不上在下的太子妃。”玉痕声音掷地有声。

    云锦眸光中瞬间黑云压山,死死盯着玉痕:“玉太子怕什么?”

    “本太子从来不怕。但是今日本太子大婚,自然不容许任何人破坏。”玉痕手腕一扯,将凤红鸾往怀里一带:“云少主和红鸾早先如何,本太子不予计较。今日之事,还请云少主莫要空口胡言,破坏本太子大婚。否则,玉痕便难念西凉和云族交情。将云少主驱逐出西凉。”

    玉痕话落,千人的大殿连半丝喘息也不闻。

    “呵呵……”云锦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

    清越润耳的笑声,响彻在大殿的每一处角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