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89章 大婚之礼(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个时辰后,凤红鸾落下筷子。此时外面也有脚步声走来。正是太子府管家贺章。

    贺章在门口立定,对着里面躬身:“殿下,吉时快到了!”

    “父皇可曾来了?”玉痕问。

    “皇上还没到。”贺章立即答。

    “其他人呢!”玉痕又问。

    “除了……除了云少主,其它人都到了。”贺章低垂着的头抬起,看了一眼太子殿下的脸色,连忙道。

    玉痕转头看凤红鸾,见凤红鸾面色依然清淡。缓缓起身,对着外面吩咐道:“准备!”

    杜嬷嬷和一众宫女嬷嬷立即上前侍候,将一块龙凤呈祥的红盖头递给玉痕,玉痕亲自为凤红鸾盖上。

    刹那眼前一暗,入目的是红色,再看不到其它。

    手被玉痕拉住,他清润坚定的声音响彻在她的耳边:“即便你不能将心给我,你的人,我也不会放开。”

    凤红鸾身子微微一颤。忽然对今日,有着一丝慌乱和不确定。

    玉痕收紧紧握住凤红鸾,不容许她逃避,拉着她出了房门。

    早已经有宫里来的礼仪嬷嬷立在门口,随着凤红鸾迈出门槛,顿时说着什么百子千孙的吉祥话。刹那静寂的小院热闹了起来。

    一片恭贺热闹声中,走出了落凤居。

    没有听到那个人的声音,或者是感受到他的气息。凤红鸾心中第一次如此没底。她清楚的知道,昨日,一夜,一定不平静。

    虽然相信,但是如此情形下,她不紧张是假的。

    “你很怕么?”玉痕忽然停住脚步,清润的声音寒着一抹温凉:“怕他不来?”

    “玉痕,你真的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凤红鸾抬头,虽然看不到玉痕,但是可以猜到他脸上此时温润温凉的神情。

    “我从来就很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玉痕清浅开口。

    “今日,不惜鱼死网破么?若是因为我,毁了你西凉,你不后悔?”凤红鸾知道不可能说服他放弃。但是这样的玉痕,她真的不想伤他:“我帮的人是谁,你该知道。如果……今日不可收拾的地步,我帮的人,不会是你。”

    “那又如何?红鸾,你不用提醒我,我一直都清楚我在做什么。”玉痕淡淡开口,面色不变:“我不会给你帮他的机会。”

    凤红鸾沉默不语。事情说到这份上。还能说什么。

    玉痕永远是玉痕,就如他说的,他很清醒。她和玉痕,其实是一类人。都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见凤红鸾不说话,玉痕继续抬步向着大堂走去。

    杜嬷嬷和一众太子府的家眷奴仆以及宫里派来的礼仪如众星捧月一般的跟在二人身后。

    太子府,早已经客满宾朋。

    出了落凤居,凤红鸾便听到前方传来热热闹闹的喧哗声。不但是前方大堂的方向,连府外延绵几条街都可以听到喜庆不已的喧哗声。

    还依稀可以听到一片赞扬和祝贺声。那是民声。

    不用想,也可以知道,太子府外面摆了流水席。今日不亚于,普天同庆了吧!

    如果云锦今日若是强硬的破坏这场大婚,那么不但是玉痕和云锦两个人之事。而是会惹西凉百姓举国震怒。

    玉痕,是他们最爱戴的太子!

    凤红鸾猛的停住脚步,红绸下的小脸脸色苍白。

    “红鸾,我是不会让你反悔的。”玉痕手下的力道加重。

    她此时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凤红鸾苦笑了一下:“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

    “红鸾,你慌了对不对?其实你也是不确定的,生怕与我真的行了大婚之礼。你对云锦,也不是那么相信对不对?”玉痕盯着凤红鸾的红盖头,似乎此时可以看到她微带苍白的脸色。

    因为她的强硬,让他一直都忘了,她也不过是一个女人。

    如此作为,是否对于她来说太过残忍?

    但是他别无选择。他在还能够得到她人的地方,想将她的心得到。他此生,真的唯一想要的。

    “不,我相信!”凤红鸾摇头,声音是那样的坚定。

    她是相信云锦的,因为相信,所以她什么也不做。这是一场属于男人的游戏,女人搀和其中,又如何有意思?云锦的骄傲,她不想破坏。

    除非……万不得已。

    “你便如此信他么?好!那么我们便拭目以待。”玉痕拉着凤红鸾,脚步再不停,一步一步,走的比刚才快了许多。

    凤红鸾勉强的跟上玉痕的脚步。被他拽着,清晰的听到随着自己走动的脚步,身上珠翠发出悦耳的碰撞声。

    青蓝、青叶跟在身后,担忧的看着小姐。

    走了一段路,眼前的喧哗声更加清晰,凤红鸾从这吵吵闹闹的人声中,便可以听出,今日太子府来往宾客不下千人。

    玉痕的脚步忽然慢了下来。

    “太子殿下和红鸾公主到!”贺章一声高喊。

    满堂宾客瞬间静了下来。目光齐齐看向大堂外。

    凤红鸾脚步顿了一瞬,手指猛的抬起,将盖头用指甲轻轻的挑开一道缝隙。缝隙极其的小,不仔细看几乎看不见,但却瞬间突破了厚重的红绸,使凤红鸾将外面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她还是不习惯,做睁眼瞎子。

    玉痕偏头,看了一眼凤红鸾的小动作,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拉着她走进了大殿内。

    入眼处,太子府满是红绸装饰。除了她和玉痕面前这一条宽敞的道,两旁都是挤满了人。黑压压的脑袋,都是没有资格入大堂观礼被候在外面京中小吏以及各府的奴仆。

    大殿门口,珠帘被两名美貌宫女高高掀起。

    凤红鸾透过掀起的帘幕,看到里面同样是黑压压的脑袋。金玉满堂中,那些人则是人人衣着光鲜,一个比一个华丽。

    大殿分了三道玉阶。

    第一道玉阶上两个位置是空置的,如今无人坐。不用猜测,便是给西凉国主和皇后留的。

    第二道玉阶,设了两排座位。

    东侧坐着君紫钰和君紫璃。二人旁边坐着一个看不出年纪的俊美男子。你看他可以是二十岁,可以是三十岁,也可以是四十岁,还可以甚至是五十岁。

    有一种人,就是有着一种超乎出年龄的魅力。

    一身明黄袍子,目光隐的很深,令人探测不到,周身有着不输于凤红鸾见到西凉国主时候的那种一生侵淫帝王宝座的威仪。那种从骨子中透出的深邃,绝对不是君紫钰登基三载所能比拟的。

    凤红鸾稍微意外了一下,没想到蓝雪国主竟是如此。她一直以为,应该是和西凉国主最起码看起来是一样苍苍的。

    似乎是感受到了凤红鸾打量的目光,西凉国主微低着的头抬起。向凤红鸾看来。

    凤红鸾顿时感觉一种无比的熟悉。微微疑惑,看到和蓝澈相似的眉眼,便打消了这种熟悉,移开视线,看向西凉国主旁边,坐着一身锦袍脸色不好的蓝澈。

    受了险些致命的一剑,似乎并没有让蓝澈看起来弱不禁风。而且面色莹玉之光,颇显莹润,不过眉眼间的沉郁和阴沉,便使得他精致俊美的小脸失了几分美感。

    眸光转处,西侧上首一桌空了一个位置。凤红鸾知道,自然是云锦的。

    另一旁则是掌刑堂四大长老,再其次则是锦瑟。

    掌刑堂四大长老也正向凤红鸾看来,神色各异。锦瑟则是眉眼间掩饰不住的欢喜得意。似乎今日大婚的人是她一样。

    第三个玉阶,西侧则是坐着一个紫金袍穿着,一身华贵,年约四五十岁的女人。

    凤红鸾目光定在她的公主服侍上,不难猜出,她就是西凉国和西凉国主同胞的唯一长公主。

    她的身后,一众皇族公主。其中有一道目光看着凤红鸾,满眼恨意,属于琼华。

    东侧,则是坐着二皇子为首,剩余没参与刺杀凤红鸾案子的余留的几名皇子。六皇子坐在其中,一直低着头品着茶,似乎不知道玉痕和凤红鸾进来,连头也没抬。

    八皇子则是目光怔怔的看着玉痕和凤红鸾携手走来。一双眸子中的痛苦隐的很深。

    第三阶玉阶之下,均是西凉的满朝文武和王公大臣。

    玉痕大婚,如此隆重!

    几乎是天下人,帮着他见证这场大婚之礼。

    凤红鸾看着里面金玉满堂黑压压的人,只感觉心里一片冰凉。玉痕特意的选择在今日大婚,不得不说是多方谋略算计。

    凤红鸾的手攥了攥,金凤令就藏在她的袖口。

    “臣等拜见太子殿下!”一片山呼声响起。

    除了第二阶玉阶上的人,包括第三阶玉阶在内大堂的所有人齐齐跪地。

    “都免礼吧!一切随意就是。勿要拘礼。”玉痕清润温和的声音开口。

    “多谢太子!”山呼声再次响起。众人起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