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86章 如此期待(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也很期待!”玉痕忽然笑了。

    这一场争逐,谁是棋盘,谁是棋子,谁是下棋之人。他拭目以待!

    好的宝剑,总有锋芒临世之时。她是不是很有幸,成为这场争逐的核心?凤红鸾想笑,却是笑了一半又收回。

    女人,其实最想要的,是安稳。她也是女人,她也不例外。

    房间内再次静了下来。玉痕也不再言语,同样靠着软榻的另一边闭上了眼睛。

    房间静谧。

    青蓝、青叶呆呆的愣愣的站在院中,彼此对看一眼。悄声的退了下去。

    她们早先一直以为,小姐爱的是玉太子呢!否则小姐如何会嫁来西凉?可是如今小姐爱的是云少主。无论是谁,她们只忠于小姐。小姐爱谁,她们就喜欢谁。

    日色西移,天边的晚霞如一片博大的轻纱,遮掩了整个西方天幕。霞光透过浣纱的格子窗射进房间。照在两个人的身上,没有甜蜜,没有温馨,却是有着另一种的宁静。

    杜嬷嬷守在外面,看着房间。想着主子和公主若是能好该有多好。

    一阵匆匆的脚步,进了落凤居。杜嬷嬷脸色一沉,立即迎了出去。她知道,好不容易和公主独处,主子一定不希望人打扰的。

    来人是太子府大总管贺章,看着沉着脸迎出来的杜嬷嬷。立即止住了步。

    “什么事儿?没什么大事儿赶紧离开!”杜嬷嬷脸色不好。她是主子的贴身老人。比贺章这个太子府的总管有地位。自然说不客气就不客气。

    贺章自然不敢得罪杜嬷嬷,立即道:“嬷嬷,不是我非要来打扰太子殿下,是东璃的皇上和璃王说见不到红鸾公主,他们今日便在太子府门口守着不走了。”

    杜嬷嬷皱眉,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东璃的皇上和璃王总也算是红鸾公主的娘家人。明日也是要观礼的。而且二人身份也摆在这呢!若是真在外面守一夜的话,这不好……

    但是她实在不想去破坏主子此时的宁静。

    “请他们……”凤红鸾开口,刚想说请他们过来。

    玉痕截住话道:“请他们到青云亭吧!说公主稍后就过去。”

    落凤居毕竟是女子闺阁,不宜见客。

    凤红鸾自然也不反对。

    贺章立即躬身,连忙下去了。杜嬷嬷看着屋内,叹了口气。

    凤红鸾半躺着的身子不动,继续闭着眼睛小眯片刻才起身。见玉痕躺着不动,自己整理了一下衣服,抬步走出了房门。

    “奴婢带公主去青云亭!”杜嬷嬷一见凤红鸾出来,连忙迎了过来。公主一直未曾好好的了解太子府。青云亭在哪里怕是都不知道。

    “嬷嬷,奴婢二人知道,就由奴婢二人带我家小姐去吧!”青蓝、青叶走过来。

    杜嬷嬷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她去的确不合适的。想必东璃的君帝和璃王要和红鸾公主说些什么。早晚也是要退开的。

    青蓝、青叶立即引路,凤红鸾抬步向外走去。

    出了落凤居,青蓝、青叶凑到凤红鸾的身边,小声道:“小姐,相爷在您出嫁的第二日就对皇上递了辞官文书。皇上准了!”

    “嗯!”凤红鸾点点头。她答应君紫钰嫁来西凉的条件便是这个,自然是准了的。

    “巧儿姐姐醒来了,却是失了记忆,谁也不认识了。相爷将她收为了干女儿,带回乡了。”青蓝又道。

    “嗯,也好!”凤红鸾点点头。

    想着当初她还想让杜伯给巧儿弄失忆的药,后来又作罢了。如今她失忆,忘却了过去那些痛苦,可以过以后的日子。做她爹的干女儿,总比跟着她强。

    至少相爷告老还乡,也是曾经权倾朝野的一国丞相。巧儿的终身,一定会很好托付的。

    禀告完这两件事儿,青蓝、青叶不再开口。

    凤红鸾却是想着杜伯,想着巧儿,想着东璃发生的一切。自己那时候初来的恨意和张狂,后来的得理不饶人对付君紫璃,以及后来赐封御妹,圣旨休夫,还有和云锦的纠缠……

    这一系列事情。如今想来,就如过电影一般,是如此的清晰。

    那时候的她……如今想来,却是着实有些可笑!

    凤红鸾哑然失笑。

    青蓝、青叶不明白看着小姐的笑。但也不问,只是看着青云亭上站在那里的那个人影,轻声提醒道:“小姐,到了!那边是皇上和璃王殿下。”

    凤红鸾点点头,目光看向不远处的青云亭。

    君紫钰依然是一袭明黄,君紫璃依然是一身紫衣锦袍。二人依然俊美,却是明显瘦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站在那里,宽大的衣袍被风扬起,却是更显瘦如青竹。

    凤红鸾目光清淡的看了二人一眼,抬步上了青云亭。

    随着她出现,可以感觉到那两道目光一直凝在她的身上。两道目光,很是复杂。一时间倒是让凤红鸾辨别不出那是何种的感情。

    青蓝、青叶不用凤红鸾吩咐,便站在了亭下。和东璃的护卫站在一起。

    “别来无恙!”凤红鸾淡淡开口。身子站定,目光亦是清淡。

    于君紫钰和君紫璃,她有的只是清淡平静。东璃那段过往早已经远去。甚至她觉得,如今算下来,他们连朋友也是算不上的,虽然她顶着这个公主的名分。

    君紫钰、君紫璃并不开口,视线依然焦距在她的身上。万千的情绪从两双眸子中来回变幻。

    “怎么,两位皇兄这是不认识我了么?”凤红鸾淡淡一笑,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

    “红鸾变了!”君紫璃沙哑的开口。

    是什么令她变了?云锦么?这些日子关于她和云锦的传言,他自然是听了不少的。他想看看动了情,接受了云锦的她如今是什么样子的,可是如今看了,这样的她,却是如此刺眼。

    再不是满身戾气和张扬,那样的温软娴静走来,他从来想象不到,她还可以如此温软。

    “是啊,红鸾变了!”君紫点头,看着凤红鸾,声音有一抹艰涩。

    这样淡淡而笑,眉眼间的轻软柔和,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这样的红鸾,没有淡漠,没有冰冷,没有不近人情,而是周身淡淡的随意温软。他从来想象不到,红鸾也可以化为一泉水。

    云锦,这个名字和那个人,该死的令他们嫉妒。

    甚至嫉妒的发狂!

    听到两人的话,凤红鸾不以为意。她本来就变了,不用别人说,自己清醒的看着自己一点点的变,谁也没有她清楚。

    就如一句话说的,清醒的看着自己一点点儿沉沦,沉沦在云锦为她编织的柔情里。

    君紫璃和君紫钰看着凤红鸾,似乎要透过她如此娴静看入她心里。

    凤红鸾对两个人直直打量她的视线无所谓,伸手为自己斟了一杯茶,轻轻的品一口,等着二人开口。明日就是和玉痕行大婚之礼。他们今日非要见她,自然不会真的只是为了看看她。

    “本来以为红鸾既然答应嫁来西凉,是心仪玉痕的。”君紫钰走过来,坐在凤红鸾的对面,轻叹了一句。

    “哦?”凤红鸾挑眉。当时东璃那样的情形,君紫钰还会有时间想这个?

    “也许你不信。其实如果你不同意,东璃与西凉势必一争高下,哪怕倾覆东璃江山,我是不会逼迫于你的。”君紫钰再次开口:“其实我曾经期盼过,是如此的期盼过你说誓死不嫁西凉。那么我一定不逼你。东璃和西凉开战,我甚至很想开战。”

    凤红鸾落下杯子,抬眼看了一眼君紫钰。瘦的如刀削的脸上依然不损他的俊美威仪。看着他此时的神情,她不会怀疑他的话,也许真如此想过。

    “没想到,你爱的人是云锦。”君紫钰苦笑了一下。

    凤红鸾不置可否,那个她一直逃避的人啊!最后还是没走出自己的心。甚至,扎的更深。

    “当时王弟回去和我说凤阳城之事。我居然一点儿也不意外。”君紫钰又道。

    凤红鸾静静听着。

    “云锦,他……”君紫钰想说什么,突然又住了口,对上凤红鸾的视线,笑了一下:“他对你,却是比我们所有人,都用尽心思。”

    最后用尽心思四个字,君紫钰咬的极重。

    凤红鸾扯了扯嘴角,不置可否。

    君紫钰看着凤红鸾,偏头看了一眼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凤红鸾的君紫璃:“王弟,你不是有话要和红鸾解释么?如今怎的不说了?”

    君紫璃摇摇头,解释么?如今见她如此模样,已经没有必要了。

    “王弟在凤阳城,后来返回去对云锦出掌,是为了帮你试探你的心。”君紫钰叹道。

    他和王弟,从她大婚出嫁那日,便都已经放开了。即便放不开,也要强迫自己放开。她从走出东璃,便从此走出了他们的生命。凤红鸾点点头。那日其实她后来便看出来了。君紫璃的掌风是可以收发自如的。如果她不出手,君紫璃也会撤回掌风。不过是她心底被撞破的恼怒和不承认的难堪,让她对他说出了狠话。如今倒是要感谢他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