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80章 自甘下堂(4)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哼!我如何答应你?琼华到底得没有得失心疯,你比谁都清楚。少来糊弄朕。”西凉国主一提此事,便气怒道。

    “看来父皇是真想要她变成失心疯。儿臣可以举手之劳。”玉痕淡淡道。

    “你……孽子!”西凉国主顿时大怒,看着玉痕:“你就非这个女人不娶?她刚来到西凉,便给我西凉惹了祸端。不仅杀了四品朝廷命官,简直是胆大妄为。放肆至极。更是魅惑了一众皇子。如今还不守女戒,和云锦暗通款曲。又勾引蓝澈。如此水性杨花。你叫朕如何能容许他入我西凉皇室?”

    “父皇认为是她配不上儿臣,为何不反过来觉得是儿臣把着她不放?”玉痕手臂一用力,将凤红鸾抱进了怀里,霸道的圈着她的身子,凉声道。

    凤红鸾身子要躲开,但没有玉痕的动作快。而且手臂被她钳制,身子被困在怀里,一动不能动。心中发恼:“松开!”

    “我为何要松?”玉痕不理会凤红鸾的恼意,看着西凉国主:“父皇若是在执意而行,别怪儿臣毁了这西凉江山。”

    “混账!你想气死朕不成?”西凉国主脸色铁青。

    “当年母后可是被父皇……”玉痕面色不变,没有一丝表情的开口。

    “随便你!你恨朕,不要每次拿你母后来提醒朕。”西凉国主顿时打断玉痕的话,气的手直哆嗦:“你最好让你怀中的女人拿出让朕信服的理由来。否则朕不同意,她永远也不会成为你的太子妃。”

    话落,西凉国主拂袖而去。

    自然是路过玉痕和凤红鸾身边连看也没看一眼。

    侧身走过,凤红鸾倒是看清了西凉国主的侧脸。面色铁青,与玉痕有几分相似。

    凤红鸾身子动了动,玉痕紧紧抱着,身上的霜寒之气浓烈。

    这一处许久静寂无声。凤红鸾连玉痕的呼吸声也听不到,只能感觉的到嵌在她腰间的手攥的很紧很紧。紧到勒的她腰似乎要断了。

    玉痕一直都是理智的,还没见到今日这般。似乎她能感受到他的怒气。

    许久,玉痕沉声开口:“你不是答应了我么?为何会答应他要签那个?你就这么巴不得的离开我?”

    “既然早晚注定我要离去,又何必……”凤红鸾开口。

    “你不用想了,我不会允许的。”玉痕松开凤红鸾,霸道的拉着她的手向外走去。

    凤红鸾再次被打断,心中沉暗:“玉痕,你到底为何娶我?你真的能清楚明白?是因为我只想让你要?还是因为我比天下所有女人都能入了你的眼?或者只是因为我能陪着你下这一局棋?或者是于我,你有利用价值……”

    “你便如此伤我么?如此说话,只为了伤我?”玉痕猛的停住脚步,死死的盯着凤红鸾,用从来没有过的颜色:“我娶你,便只是想娶你,还有为什么?这一生,想娶的女人,只是你而已。”

    “你还让我说的多明白么?没有到最后一刻,我对你,不会松手。”

    凤红鸾沉默不语。这样的玉痕,让她无力。轻声道:“玉痕,我只有一颗心……”

    玉痕身子猛的一震,随即摇摇头,怒意尽退,化为温和:“对不起,是我激动了。我知道你有一颗心。别那么绝对好么?也许有一日……”

    顿了顿,玉痕住了口,转口道:“我们先不说了。我们看着那一日如何?就如我们早先说好的。如果真的你最后心还是向着他。那么我便放你离去,如何?”

    凤红鸾心底一叹,她还能说什么?点点头。

    “走吧!你想去见君紫璃和君紫钰么?若是不想见,我送你回府。”玉痕握着凤红鸾的手松了松,抬步继续向前走去,温和的道。

    连他自己也不能想象的到,有朝一日,他居然也很怒的想不顾一切,尤其是当听到流月的禀告父皇让她签自甘下堂的时候,他便笃定,他一定会签。

    他是如此懂她,她不在乎那放在她身上的侮辱。她会权衡利弊,和那人在一起相比,自甘下堂那种卸去他的太子妃名头是如此的令她轻松。

    他承认,他当初也是用了她不会在乎身份这一层枷锁,令她嫁给他。如今却是反过来被她这种不在乎伤的体无完肤。

    原来何时,他已经如此在乎。

    “不去了。回府。”凤红鸾摇摇头。见了又如何?她也不想再看君紫璃和君紫钰痛苦的看着她的眼神,在东璃看的多了,却是令她厌烦。

    “好!”玉痕点点头。带着凤红鸾走近道向宫门口走去。

    刚走了不远,迎面碰上急急赶来的琼华,琼华刚一到,便哭着跪在玉痕面前:“太子皇兄,求求您救救母后。”

    凤红鸾被迫停住脚步,看着琼华,短短数日不见,琼华小脸苍白,神色憔悴,本来莹润有肉的眼眶塌陷了下去,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本来就柔弱,如今似乎风一刮就倒了。

    哪里还有半丝在东璃初见那柔美娇嫩的一朵被营养良好的牡丹花。如今却更像是晒干了的牡丹花。枝黄叶枯。

    “你应该去求父皇。”玉痕冷淡的瞥了一眼琼华。

    “太子皇兄,琼华求过父皇了,可是母后病的很重,宫中的太医都去了,束手无策,说母后……说母后活不了了,求太子皇兄……你去看看母后吧……”琼华哭的可怜,声音凄凄沥沥。

    玉痕沉默不语,冷眼看着。

    “太子皇兄,琼华求你了……母后不能死……”琼华哭的更是肝肠欲断,抱住玉痕的腿,连连求道。

    自始至终都没看凤红鸾一眼,或者是此时早已经忘了对凤红鸾的恨,她只是求母后别死,母后一死了,她这个公主便没有了将来。她还要靠母后的。

    但是还没伤心到失去理智,她知道,只要太子皇兄出手,一定可以救的了母后的。

    “太子皇兄,求求你了,救救母后……”琼华已经哭成了泪人,除了求太子皇兄,她不知道谁还能救母后。云公子她也见不到,即便是见到云公子根本也不会管她的。

    玉痕看着琼华,小手抓着他衣摆,华贵的锦袍下摆被她泪水弄了一片脏污,墨玉的眸子闪过一抹厌恶。

    在凤红鸾以为玉痕不会出手,毕竟皇后对他并不好,不但是不好,甚至那日看来是恶狠至极。不料玉痕淡淡开口:“起来吧!我去看看。”

    琼华似乎没料到玉痕会如此轻易答应,顿时止了哭,小脸怔怔的看着玉痕。

    “你先回府。”玉痕转头,松开凤红鸾的手。

    凤红鸾点点头。

    “先送公主回府!”玉痕对着身后跟着的杜嬷嬷道。

    “是!”杜嬷嬷立即躬身。

    琼华似乎这时候才看到凤红鸾,一双眸子刹那涌上恨意,但很快便隐了去,含着泪水,欢喜的看着玉痕:“太子皇兄,你……你真的去给母后看……”

    玉痕瞥了琼华一眼,转道向冷宫走去。

    琼华连忙抬步跟上,走了几步回头,还不忘恨恨的看了凤红鸾一眼。等母后好了。看如何收拾这个女人。

    凤红鸾对于这种女人连冷笑都觉得多余。抬步,继续向前走去。

    杜嬷嬷随后跟上,自然也是将琼华公主刚才看红鸾公主那一眼看入眼底。

    刚走了不多远,秦公公从后面急急的赶来:“公主,公主请留步!”

    凤红鸾停住脚步,秦公公气喘吁吁跑到近前,对着凤红鸾一揖:“公主,皇上请您去帝寝殿。还请公主劳驾,再去一趟。”

    杜嬷嬷立即紧张起来。刚刚的事情她虽然在外围,但也是清楚一些,难道皇上如今想趁着太子殿下离开对公主下手?

    “今天我累了,没兴趣。”凤红鸾挑了挑眉梢。错过秦公公,继续向前走去。他不管西凉国主再有什么目的,反正她再没兴趣陪他玩。

    “公主您……”秦公公没有料到红鸾公主居然不去。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秦公公,公主说不去,便是不去了。如果你再有什么疑问,可以去找我家太子殿下。”杜嬷嬷扔下一句话,随着凤红鸾向前走去。

    满朝权贵,谁不买秦公公的脸面,无论是宫里,还是各府的侍候之人,见了秦公公都是礼敬三分的,不过偏偏太子府的人是个例外。因为太子的势力,如今,便等同于国主了。他们心里都明白的很。

    所以秦公公自然不敢再拦阻。连忙向着帝寝殿跑去禀告了。

    一路再无事,凤红鸾很快便出了皇宫。

    宫外,早先乘坐的车撵停在那里。杜嬷嬷挑开帘子,当看到里面坐着的人顿时一惊:“云少主?”

    凤红鸾此时也看到了睡在马车里的云锦,一怔。

    只见他四仰巴拉的躺在车厢里,似乎睡的正熟。眉眼间是浓浓的疲惫,如雪的白衣沾染了风尘和一层薄薄的土气,整个人似乎是累到极致的样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