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78章 自甘下堂(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点点头,抬步向车上走去。

    “慢着!”凤红鸾刚要上车,大长老前走一步拦在凤红鸾的面前。

    凤红鸾停住脚步,面色清淡的看着拦在她面前的大长老。

    “红鸾公主可否借一步说话?”大长老看了一眼玉痕,试探的道。

    凤红鸾站着不动:“我觉得没有什么与大长老说的。”

    话落,错开大长老拦住的身子,就要上车。

    大长老顿时一急,连忙开口:“恕老朽冒昧的问一句,红鸾公主和倾云是什么关系?”

    她娘么?凤红鸾面色不变:“不认识!”

    大长老一怔,皱眉看着凤红鸾的脸:“可是老朽关公主面相,和一位故人很是相似……”

    “天下人相似的多了去了。大长老这句话可以满大街去说。”凤红鸾不再理会大长老,扔下一句话,错开身子上了车。

    大长老愣愣的看着凤红鸾的脸和她清冷的面色。脑中印出倾云丫头温婉如水的面色,再看凤红鸾,这一冷一柔,的确相差甚远。也许是他多虑了。但是每次看到这红鸾公主,他都忍不住和倾云丫头联系在一起。

    “大长老若是再无事儿的话,玉痕便告辞了。”玉痕走到车前,看着愣神的大长老,淡淡道。

    大长老从凤红鸾脸上收回视线,看向玉痕,收起眼中的疑惑,问道:“玉太子可否告知老朽,我家少主是否还在这六皇子府?”

    凤红鸾如水的眸子轻闪了一下,难道云锦回云族连掌刑堂和云锦瑟都不知道?看来是不知道了。否则云锦瑟怕是也会追回云族去。

    心中冷笑,看来掌刑堂如今已经控制不住云锦了。

    “恕在下不知道。这六皇子府,玉痕也是进不去的。”玉痕向着六皇子府看了一眼,对着大长老道:“六哥的阵,天下无双,能破解的人几乎没有。”

    这话,也算是全了掌刑堂四大长老破解不了六皇子府阵势的颜面。

    大长老脸色好了几分,点点头:“多谢玉太子,老朽告退了!”

    话落,又看了凤红鸾一眼,身形一闪,向着祥云殿而去。

    玉痕在大长老走后,抬步上了车。对着小蜻蜓吩咐道:“回府!”

    “是,主子!”小蜻蜓立即一勒马缰。马车缓缓离开了六皇子府门口。

    杜嬷嬷和侍候的两名婢女跟在马车后。

    马车内,凤红鸾慵懒的靠着车壁而坐,想着不知道那人什么时候回来。这么多日不见,她发现自己真的很想他。虽然这么多日一直在练功,她练功明明很专心,很忘我,但依然很想。没有一日不想。

    玉痕在凤红鸾对面而坐。身子同样看着车壁,看着凤红鸾清淡的神情,那眉眼间淡淡溢出的温柔。心中沉暗,袖中的手紧紧攥了一下。对着小蜻蜓吩咐道:“转道,去皇宫!”

    “主子?”小蜻蜓一怔。主子刚下朝从宫里出来,不是回府么?凤红鸾也是一怔,随即便无所谓。

    “去皇宫!”玉痕再次吩咐道。

    “是!”小蜻蜓不敢再耽搁,连忙再次一勒马缰,调转马头,马车向着皇宫而去。

    听着车轱辘压着地面的声音,凤红鸾心中一片平静。从来到西凉至今,她还没有见过西凉国主。第一次都走到帝寝殿的门口,被琼华母女打断,后来云锦出现,无功而返。第二次则是二十天前,她被召见,然后中途刺杀,直至今日,这是第三次。

    不知道这一次等着她的又是什么。不会再见不到吧?

    凤红鸾觉得,似乎从他踏入西凉的那一刻起,暗中便有一只操盘手,掌控着这整个棋局。

    而她并不以为那些被玉痕连根拔起来的皇子们有本事儿调动那么些当世高手杀她。那么背后之人,又是谁呢?

    凤红鸾闭着眼睛睁开看玉痕,见玉痕也正看着她,是那样温柔如水,墨玉的眸子比暖玉还暖的眸光。微微蹙眉,凤红鸾想问的话都尽数的吞了回去,重新的闭上了眼睛。

    玉痕心里一黯,低垂下眉眼,温润开口:“红鸾,也许你会觉得,我们才合适。”

    “又何必如此呢?你当明白我的心已经……”凤红鸾摇头。

    “算了,我们别说这个了。”玉痕不想从凤红鸾口中听到关于她心意的点滴。每听一次,或者每看一次她那眉眼间偶尔露出的温柔之色,都会让他心中微痛,打断她的话:“这一局棋,才刚刚开始不是么?我们说好的,不到终点,没有落下最后一字,都做不得数的。”

    “你既然坚持。那好吧!”凤红鸾心底轻叹。

    她只有一颗心,给了云锦,便再也装不下别人了。如果他此时放手,那么她会感激,他不放手,她也不会怨或者恼怒。毕竟这一局棋之所以开始,是她答应的。

    玉痕淡淡一笑,再不言语。

    走了大约盏茶时分,一辆马车迎面从皇宫方向而来。车前坐着的正是秦公公。

    “主子,是秦公公的马车!”小蜻蜓看着前面来的马车,轻声道。

    “嗯!”玉痕淡淡应了一声。

    不出片刻,那秦公公的马车走到近前,一勒马缰,将马车停下,连忙下车,对着玉痕马车躬身:“老奴参见太子殿下!”

    “嗯!”玉痕的声音依然淡淡的。

    “奴才奉皇上旨意,听说红鸾公主身子大好了,来接公主进宫!”秦公公立即道。

    “我正要带公主进宫去见父皇。带路吧!”玉痕点点头。

    “……是!”秦公公一愣,没想到皇上刚传了话,太子殿下便知道了。心中惊异,连忙拉过马缰绳错开路,让玉痕马车先行。

    小蜻蜓一挥马鞭,马车一路向着皇宫而去。

    一路无事,只听到两辆车撵相互交错的声音,此起彼伏。

    半个时辰后,马车来到皇宫门口。小蜻蜓勒住马缰,停住马车,看了一眼宫门口停的几辆马车,眼睛眨了眨。对着车内道:“主子,皇宫到了!”

    玉痕伸手挑开帘子,向外看了一眼,当看到宫门口停着的几辆马车,墨玉的眸子微微眯了一下,缓步下了车。

    凤红鸾自然也看到了那处停着的几辆马车,即便不识得车,但也是识得车前坐着的人的。身着东璃的服饰。佩戴的是东璃宫中和璃王府的腰牌。也就是说明是君紫璃和君紫钰的马车。

    另外还有两辆马车,凤红鸾自然不新鲜,是蓝澈的。

    “秉太子殿下,皇上今日身体健好了一些,在昭阳亭设宴给东璃的君帝和璃王,以及蓝雪国主接风。蓝太子也在。”秦公公从后面跟上来,对着玉痕道。

    秦公公话音刚落,从宫门走出来一个小太监,对着玉痕一躬身:“太子殿下,皇上有旨,您来了先去昭阳亭招待几位贵客,红鸾公主随奴才去御花园,皇上等在那里想单独见见红鸾公主。”

    小太监话落,玉痕回头看凤红鸾:“你若是不愿,可以和我先去昭阳亭,反正父皇早晚是要去的。”

    秦公公和那小太监心惊。想着这太子殿下也未免太疼宠红鸾公主了。

    “太子殿下,皇上让奴才传话,说他不会将公主如何的,太子殿下不必总是护着。”那小太监又连忙道。

    玉痕似乎没听到一般,只是看着凤红鸾。

    “不过是见见而已。早晚是要见的。”凤红鸾不以为意。

    “那也好!”玉痕点点头,清淡的吩咐道:“流月,你带着人随身保护公主,不准有任何差池。”

    “是,主子!”流月在暗处立即应声。出现了上次一次事情,险些失了红鸾公主的性命。如今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再不敢离开公主半步。

    “请公主随奴才来!”那小太监连忙躬身头前带路。

    凤红鸾抬步跟上。

    “你随公主一起去!”玉痕对着一直跟着后面的杜嬷嬷道。

    “是!”杜嬷嬷立即抬步跟上凤红鸾。

    玉痕也抬步,进了皇宫,御花园和昭阳亭是东和北两个方向,凤红鸾由小太监带着很快就转了路向着御花园而去。

    上一次是二十几日前,凤红鸾来西凉的第二日曾经来皇宫,走了一遍,但是那时是走的帝寝殿的方向,如今而是御花园。一路所过的景色自然和通往帝寝殿的厚重明黄奢华不同。而是处处花香满腹。当真是应了西凉有花国之称。

    御花园各种花开的正艳,自然都是珍贵的品种。有许多品种,即便是现代也不曾所见。

    凤红鸾一路随着小太监的脚步,慢慢的欣赏着百花,便来到了一处牡丹花环绕的碧水亭。

    亭中早有一袭明黄的身影背对着这个方向傲然而立。虽然明黄的冠束下是白发多于青丝,年近半百,但是依然不损于他的帝王威仪。

    一个背影,便令人不敢小视,苍劲气魄。令人实难相信这个人就是病了月余的西凉国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