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70章 如何能不爱(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锦看着凤红鸾,温柔溢满心怀,嘴角扯动,越扯越大,将她重新紧紧搂在怀里,软软的道:“鸾儿真乖!”

    凤红鸾嘴角扯了扯,手搂着云锦的腰,将脸埋在他的怀里。

    房间静寂,两个人轻轻浅浅的呼吸声缭绕。

    “鸾儿,你还在我的怀里,真好!”许久,云锦轻叹满足,还有一丝隐着的害怕和颤栗。

    如果今日,如果他若是晚去半刻,那么他便再也看不到怀中的这个人儿了。一想到险些失去她,他便心痛的不能呼吸。如果这个人儿没了,上泉碧落下黄泉。他也不会独活。

    “是啊,真好!”凤红鸾点头。

    同样轻叹满足的闻着专属于他的气息。从来不知道,自己也会如此的爱一个人,爱到骨子里都是疼的。尤其是大脑眩晕陷入昏迷的一刹那,她想到的只有他。

    顿时想起她中的毒,按理说一般毒对于她来说即便中毒也不可能失去意识。伸手推开云锦:“我中的是什么毒?”

    云锦被推开,还没有抱够,立即不满的将凤红鸾按在怀里:“鸾儿,再抱一会儿。”

    凤红鸾伸手推开他,从他的怀里退出来,看他不满的脸色,小脸羞赧:“都抱了半天了。先说正事。”

    “一辈子也抱不够!”云锦摇摇头,抱着凤红鸾一个旋转两人便躺在了软榻上。将凤红鸾抱在怀里,手臂收紧,温软的声音一改,带着一抹寒意:“是半刻醉!”

    半刻醉?凤红鸾羞赧的小脸顿时一寒。

    怪不得她刚一中毒便没了感觉。天下最霸道的毒药,它的霸道不在于见血封喉致人死地。而是在于让她全身溃烂,死无完尸。可谓是歹毒至斯。

    看来是有人真要她死,而且要她死无全尸。

    她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情形,那杀气来时,当时他和蓝澈在马车里挨的很近,所以她不清楚那杀气是冲着谁来的,一发现之后,便带着蓝澈飞出了车外。但是那剑转眼间便对着她去了。

    所以,她松开了蓝澈。但是那剑便转了方向对着蓝澈去了。她若不救蓝澈,蓝澈当时情形必死无疑。才有了后来她情急之下用了凤缘天下第十重救了蓝澈。

    但如今想来,那人要杀的一直就是她,当时那人的目的不过是借蓝澈令她在淬不及防之下受伤中毒。半刻醉,不过是转眼间便毒发身亡。

    “是谁要杀我?”凤红鸾猜想着可能。忽然觉得天下想她死的人太多。

    “鸾儿,你是如何答应我的?那日你救玉痕受伤,今日又是蓝澈。”云锦声音忽然一沉,想起见到她刚刚只是欣喜加心疼了,还有账没算,推开怀里的凤红鸾,看着她的眼睛:“你便将我的话都不当回事儿么?我若是再慢一步,再慢一步……你可有想到后果?”

    “我……”凤红鸾被推开,顿时无言。

    想着当时救蓝澈的情形,似乎什么也没想,身体就冲过去了。如果想想的话,她一定不冲出去。她本来就是自私的人。蓝澈又不像是玉痕,玉痕最起码那日算是在一条船上拴着,而蓝澈又跟她没有关系。

    云锦见凤红鸾不答话,脸色顿时阴沉。即便阴沉,但是那容颜依然清透。恨恨的道:“你就会折磨我,当时那么危险,你可有想过我?你可有想过你伤了,或者是出了事儿,我该如何?”

    凤红鸾看着云锦,刚要开口,云锦顿时打断她:“你都没想过吧?就如那日你救玉痕一样。你都没有想过我会如何对不对?”

    一改刚才的温柔小意,如今的云锦声音颇大,阴沉的吓人。

    凤红鸾不敢看云锦的眼睛,伸手去拉他的胳膊。

    刚碰到云锦的胳膊,就被他甩开:“上次你说玉痕是在一条船上,因为一局棋,你救他。我可以接受。那如今是为了什么?别告诉我你又和蓝澈下了一局棋。”

    凤红鸾手被甩开,低头想着原因。当时的确是什么也没有想。

    云锦看着她低头在想:“你给我说出一个让我接受的原因来!”

    如同丈夫质问犯错的妻子。

    凤红鸾想了半天,低着的头抬起,看着云锦阴沉的脸,吸了吸鼻子。刚要流泪,想着一流泪他怕是就心软了。她是真不知道原因。自己也是悔死。

    若不是因为救蓝澈,她根本就不可能受伤中毒。如果自己不受伤中毒,就连累不到他。如今他灵力尽失。她更是恨不得杀了自己。

    “你别哭,你如今哭也不管用的。你不说出为何来,休想我饶了你。”云锦立即堵住了凤红鸾的伎俩。

    伎俩被戮穿,凤红鸾有些懊恼。出手又拉云锦的衣袖。云锦甩开,凤红鸾顿时双臂伸出,紧紧的将他身子抱住:“我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就冲出去了。”

    “你……你居然不知道?”云锦顿时一寒:“不知道就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你别气。我觉得……”凤红鸾犹豫了一下,将当时的感觉说出来:“我似乎是出于身体的本能……”

    云锦闻言,本来因为她柔软的身子贴过来抱住他气消了大半,可是如今一听顿时一把推开她:“好啊!你居然告诉我本能。你……”

    蓝澈那死孩子有何等何能承受这种本能!

    “是这个身体的本能,不是我。”凤红鸾在云锦推开她之前,连忙开口。

    云锦一怔,推却凤红鸾的手猛的僵住:“你说……”

    “当时我什么也没想,就冲出去了。即便是救玉痕之时,也是有权衡利弊的。”凤红鸾轻声道:“但那一刻,我是真的不想蓝澈死。”

    “鸾儿,你身体可有什么不适?”云锦清透的容颜忽然又剔透了几分。慌乱的看着凤红鸾。

    “没有。”凤红鸾摇头。除了那一刻不符合她的思维,真没有什么不适。

    他们自然都是清楚的,她不过是一抹来自异世的魂魄入了这个身体。如果被身体支配的话,那么也就是说她魂魄会离开这具身体,或者消散。

    但是凤红鸾感觉不出这个体内除了她还有任何魂魄在支配。她继承了这个身体的记忆和一切,就如自始至终就长在这个身体里一般。似乎她才是这个身体的主人,没有半丝不适。

    除了今日救蓝澈的时候,似乎真是一种本能。不属于哪个灵魂,而是这个身体的本能。

    云锦蹙眉,一双眸子陷入沉思。

    凤红鸾不再言语,也陷入沉思。

    “这次就原谅你了。再不准有下一次。”半响,云锦抬头,硬邦邦的道。

    “嗯!”凤红鸾想不明白,便也不想。乖巧的点点头。埋在云锦的怀里。感觉他僵硬的身子软了下来,才松了一口气。

    云锦目光落在凤红鸾埋在他怀里的头上,抱着她的手紧了紧。鸾儿只是她的。不管是谁,都休想抢走。玉痕不可能,蓝澈更不可能。

    两两相拥,一时间再次陷入寂静。

    凤红鸾用手在云锦的心口画着圈圈,一圈两圈,云锦被挠的心痒难耐,沙哑的道:“鸾儿,别动。”

    凤红鸾点点头,果然不动,撤出手,将他抱住,无意碰到腰间的香囊,顿时一怔。伸手摸索着那香囊。

    “鸾儿,这个桃子我很喜欢。”云锦伸手抓住凤红鸾的手,和她一起摸着。昨日摸起来尖尖的很奇怪,白日才看到知道原来是个桃子。

    “桃子?”凤红鸾嘴角顿时抽了抽,半响,似乎听到了自己的磨牙声:“谁说是个桃子?”

    “难道不是么?”云锦一怔。

    “不是!”凤红鸾咬牙切齿了。明明是颗心,如何在他眼里会变成桃子了?

    “你摸摸,鼓鼓的,尖尖的,这个形状……明明是个桃子……”云锦又认真的摸了摸。疑惑的看凤红鸾。

    凤红鸾伸手去摸了一遍。的确很像。心中憋气,但是根本就不是桃子,是颗心好不好?她一把推开云锦,起身走到桌前,将灯点燃。顿时室内亮了起来。

    云锦坐在软榻上,无辜的看着凤红鸾,明明就是个桃子,不知道鸾儿在气什么。

    “你再好好看看。除了像……像桃子之外,还像什么?”凤红鸾看着云锦手里的香囊。

    “还像什么?唔,我看看……”云锦低头,研究,借着灯光,把玩着腰间的香囊,这种手艺绣功,而且是双面绣。天下怕是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云水坊的十一婆手艺也是有所不及。

    至于像什么?云锦觉得除了像桃子外,还真看不出来像什么。试探的开口:“苹果?可是有尖尖的苹果么?”

    凤红鸾脸一黑。

    云锦顿时觉得猜错了,又道:“梨?梨有尖尖的么?”

    凤红鸾小脸更黑了。

    “那……”云锦又想。“再看不出来,你就别带了,还我!”凤红鸾黑着脸打断他猜侧。就知道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