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53章 简单的幸福(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西凉国主一句话,便将二人中间的刀剑相争化为了无形。

    云锦撇撇嘴,真是一只老狐狸!

    玉痕不以为然。

    “云小子就在西凉住下吧!此事兹事体大,需要给朕时间好好思量一番。”西凉国主摆摆手:“朕累了,你们都出去吧!”

    “那玉叔叔好好休息,我可有的是时间慢慢等着的。”云锦当先起身,抬步向外走去,走到门口,顿住脚步,回身看着西凉国主道:“太子府风景不错。这西凉京城我还就看上太子府了。我住在太子府的话,玉叔叔不会反对吧?”

    玉痕凤目一沉,西凉国主瞟了玉痕一眼,老眼闪过一丝深邃,一闪而逝,摆摆手,似乎不愿与他多在纠缠,笑道:“我说不愿意你小子怕是也住,随便你!”云锦闻言顿时一乐:“还是玉叔叔了解我!”

    说完,转身,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云锦离开,玉痕坐着的身子并没有动。手中的茶盏慢慢的握在如玉的手里摇晃着。一下一下,淡绿色的茶水被晃成一道道滚圆的圈圈,如一层层漩涡。

    西凉国主看着玉痕,老眼深邃。

    他这个儿子,自小就心思颇深,对什么都是淡而无谓。就连这祖宗基业,江山皇位,他也如玩一般,万事万物都尽数掌握在自己的手心。从来不会对哪个人特别上心,即便身为他父皇的他,也是一样。更别说是哪个女人。

    这让他作为父亲,既骄傲,却是又感叹。一个好的帝王,的确就该如此。本来以为他这个儿子一直到他退位身死,都该是如此的。没想到如今到出了变数。

    凤红鸾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更甚至是听了十多年关于那个东璃国第一草包废物的言论。他讶异一个深闺的小女子居然弄得名声天下皆知。更未曾想到有一天他最骄傲的儿子的名字会和那个女人联系在一起。

    当时他听到那些传言的时候,也是一笑。如今却真是该感叹世事难料。

    尤其是不止他的儿子,云族那个小子也是一副对那女子志在必得的样子。这倒是让他想起了二十年前。他们也曾经为了一个女人争夺的头破血流。不过最后谁也没赢,都输了而已。

    西凉国主深邃的老眼渐渐笼罩上一层朦胧飘远,似是怀念,似是叹息。

    帝寝殿静静的,父子二人谁也没有言语。

    直到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二人的平静,秦公公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皇上!”

    西凉国主收回飘远的思绪,威严的声音开口:“何事儿!”

    “不久前红鸾公主离开,在半路上遇到了九皇子,九皇子……”秦公公说到这顿了顿,老眼瞬间透过帘幕向里面看向玉痕,似乎这才发现太子殿下还没走,顿时不知道该不该说了。

    玉痕此时目光看过来,定在秦公公身上。

    “说!”西凉国主瞟了玉痕一眼,沉声道。

    “是!”秦公公立即开口:“九皇子意图非礼红鸾公主,红鸾公主险些杀了九皇子,是六皇子出现救了九皇子……”

    将事情原原本本说来,话落,秦公公躬身立在门口不再言语。

    “竟有这事儿?”西凉国主老眼眯了起来。

    玉痕墨玉的眸子闪过一道寒芒。

    “老九如今在哪里?将他给朕叫来!”西凉国主眯了老眼片刻,沉声吩咐道。

    “是!”秦公公立即转身走了出去。

    西凉国主转头看着玉痕:“痕儿,你娶这太子妃也太过放肆张扬。刚来我西凉,便斩杀了一个四品朝廷命官。如今还要杀我西凉的皇子了,真是好大的胆子。”

    玉痕缓缓转头,看着西凉国主:“刘隐该不该杀,儿臣不说,父皇想必心里也有数。至于九弟……”顿了顿,玉痕扬眉:“如果换做一个人非礼琼华,不知道父皇会如何?要人家站在那里不动任他非礼么?”

    西凉国主顿时一噎。老眼瞪着玉痕:“你也是越来越放肆了!怎么和父皇说话呢!”

    “儿臣说的,便是父皇听的。”玉痕无视西凉国主瞪眼,淡淡的道。

    “难道皇后说的当真没错。你真被那红鸾公主迷了心智?”西凉国主顿时一怒。他这个儿子以前虽然对他不近淡漠,但是也不至于如此无视于他。

    “父皇睿智。儿臣也不是那等愚昧之人。”玉痕声音平缓,没有半丝波动。

    “哼!我看你就是愚昧了!居然如此大费周章,将这天下当儿戏,凭着你的本事,明明可是夺了东璃的江山,却只是为了一个女人而如此罢休,当真是朕的好儿子。”西凉国主顿时想起被玉痕用蓝澈威胁,心中来气。

    “父皇这是又要教训儿臣么?想当年这样的事情似乎父皇也做过吧!儿臣记得可是不止一件呢!五十万大军在凤凰谷围困一月,只是为了见那人一面。”玉痕淡淡吐口:“儿臣的确是父皇的儿子,端看你我如此像,父皇便不用疑心有他。”

    “你……”西凉国主气怒,嘴角抖动半响,看着玉痕却是说不出一个字。

    玉痕依然淡淡的执着茶杯,神色未变,一动不动。

    西凉国主心中又气又怒却又是不得不承认也就只有这个儿子才能让他哑口无言。顿时怒极反笑:“你真是我的好儿子……”

    连朕也不说了,变成我了。

    玉痕不置可否。

    “哼!朕倒是要看看,我的好儿子还能做出些什么来。”西凉国主又道。

    “那父皇便拭目以待吧!”玉痕淡淡吐口。

    西凉国主深吸了一口气,刚要再说什么,外面有脚步声走近,正是那秦公公带着蔫头耷拉了脑的九皇子回来,立即躬身:“秉皇上,奴才将九皇子带来了!”

    “让他滚进来!”西凉国主正有气没处发,怒喝一声。火气味实浓。

    九皇子听到西凉国主的声音顿时身子一哆嗦,脚顿时软了。脸色煞白的不敢进去。

    秦公公侧开身子,看着九皇子,心中叹息,皇上这么多儿子,一个个都是骨气硬着的,就这个九皇子,实在是不男子,但偏偏好色如命。见九皇子不动,立即道:“九皇子,皇上请您进去呢!”

    九皇子想挪动脚步,却是无论如何也挪不动。尤其是借着帘幕看到太子皇兄坐在那里,他不看玉痕,便感觉到一道凉凉的视线定在他的身上。只觉得腿更软了。

    “还不给朕滚进来!你想让朕出去拉你么?”西凉国主看到门外软了脚的儿子窝囊样,又看了里面泰山崩于前面色岿然不动的儿子。同样是他的儿子,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九皇子一听,片刻也不敢耽误,赶紧滚了进去,一进去就脚软的跪在了地上:“儿臣……儿臣求父皇饶命……”

    “饶命?你做了何事儿让朕饶你?”西凉国主看着他,横眉怒目。

    九皇子身子发颤:“儿臣……儿臣和红鸾公主开了个玩笑……”

    “来玩笑?你倒是敢说!你知道她是谁?她是你太子皇兄的太子妃!是你随便可以开玩笑的?混账!”西凉国主将床上的枕头照着九皇子扔了出去:“你怎么没被她杀了!杀了的话朕倒是省心了,免得有你这个不孝子被气死!”

    九皇子一躲也不敢躲。任枕头砸到了他的身上,只能跪地求饶:“父皇饶命,是儿臣糊涂,儿臣再也不敢了……”

    “滚回去闭门思过。没有朕的允许不准出来!”西凉国主怒喝。

    “是……是,儿臣这就滚……”九皇子连滚带爬的要出去。

    “父皇如此,是否不觉得太轻了?”玉痕淡淡的飘出一句话。

    九皇子顿时僵住了身子,惊恐怕意的看着玉痕:“太子皇兄,弟弟再也不敢了……”

    “他是你兄弟,难道你真想朕杀了他?为了一个女人?”西凉国主皱眉,转头看着玉痕。

    九皇子一听更是吓的面色全非。

    “如此处置,儿臣自然是没有异议的。不过儿臣请父皇还是祈盼他最好命大,否则有的人知道此事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玉痕起身站了起来,在西凉国主一愣的片刻,他缓步走出了门,淡淡的声音飘进来:“父皇休息吧!儿臣告辞了!”

    随着话音未落,玉痕已经走出了帝寝殿。

    西凉国主刚要张口,发现玉痕走了,顿时一口气憋的心口,上不来下不去。老脸青白交加变换了一阵后,怒道:“来人!将这个混账关进天牢!没有朕的允许,不准放出来!”

    “父皇……”九皇子顿时惊呼。大骇出声。

    “拖出去!”西凉国主又怒喝一声。看也不看九皇子一眼,闭上了眼睛。

    外面秦公公也是一惊,非礼红鸾公主按理来说不会治这么大的罪。但随即秦公公就明白了,他毕竟是跟随西凉国主一辈子的老人,极其聪明的,否则也不能坐上这皇上身边大总管的位置。刚才太子殿下说有的人不会善罢甘休,那人怕是云少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