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52章 刀剑相争(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八哥,您就饶了兄弟吧!兄弟今日可是真知道错了……”九皇子本来听到六皇子的话心里一松,而如今听八皇子的话,顿时又一紧,连忙苦着脸求饶。

    “呵呵,九哥这些年都天不怕地不怕的,没想到今日也有了怕头。真是罕见。”一直不言语的十二皇子看着九皇子的样子好笑道。

    “十二弟,你就饶了哥哥吧!今日真是我昏了头了,冒犯公主……”九皇子立即转向十二皇子求饶。

    凤红鸾心中冷笑。皇家的人果然一个个都不是吃素的。今日这事儿她点头,可是大利几方啊!六皇子卖了个大人情给九皇子,八皇子和十二皇子卖了个小人情给九皇子。和着她成了这餐桌上的茶具了!

    凤红鸾冷笑了一声。看也不看几人一眼,绕过面前的九皇子,一言不发的抬步向前走去。

    几人一见凤红鸾居然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同时一怔。

    小蜻蜓立即随后跟上。

    “公主……”九皇子一见凤红鸾就这么走了,到底是原谅不原谅他啊!心里没底,连忙追了上去,还没走到近前,凤红鸾手中的酬情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九皇子只觉脚下一软,勉强才能站住脚。

    凤红鸾冷冷的看了九皇子一眼,那一眼清寒如冰,撤回酬情,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九皇子身子站着一动不动,惨白的脸看着凤红鸾离开,却是再也不敢跟上前了。他比谁都清楚那森寒的刀带着的杀气。尽管是在西凉皇宫,尽管他是尊贵的西凉九皇子,但是在这个女人面前什么也不是。她真的会杀了他。

    小蜻蜓连忙跟上凤红鸾。

    六皇子、八皇子、十二皇子目光一直追随着凤红鸾身影离开,直到那道身影转过了两道廊桥,消失了身影。六皇子第一个收回视线,淡淡的看了一眼知道那身影消失依然不收回视线的八皇子,目光掠过深思的十二皇子,又看了一眼灰白脸色的九皇子,如玉的手转动车轮,转身离开。

    “六哥……”九皇子立即回过神,连忙上前拦住六皇子。如今红鸾公主没有表态,他只能指望六皇子相救了。

    “她既然没杀你!便是作罢了,等太子出来,你给太子请个罪,下不为例吧!”六皇子淡淡吐口一句话。转动车轮,不是向着帝寝殿而去,而是向着出宫的路走去。

    九皇子心里有些底。但是一想到去给玉痕请罪,总感觉通体发寒。

    “这红鸾公主,果然真不一般!”十二皇子回转视线,看向八皇子,凤目划过一抹莫名的光芒:“怪不得太子皇兄和云少主……”

    “十二弟,有些人的心思,不是你能打的。”八皇子截住十二皇子的话,瞥了一眼他眼中的光芒,一拂衣袖,转身沿着凤红鸾离开的方向而去。

    十二皇子话语顿时一哽,被憋回了嘴里。看着八皇子离去,精致俊美的脸忽红忽白了一阵,回头看九皇子,见九皇子灰败的脸坐在了地上的玉石凳上,像是等着砍头判刑的犯人。

    十二皇子淡漠的看了一眼九皇子,也转身离去。有些人的心思,不是他能打的,但也不是八哥能打的。

    此时帝寝殿内。

    西凉国主半躺在明黄的床榻上,秦公公侍候着从背后倚了个靠枕,虽然年约半百,但是不见老态。只是脸色苍白,大病数日磨去了几分精神,但一双眸子幽黑深邃,更显睿智。虽然他躺着,但任何人也不敢小看这位西凉国的国主。

    玉痕和西凉国主有几分相像。如果说玉痕是一块经历千锤百炼雕琢的美玉。那么西凉国主就是历经苍苍沉淀的玉之精髓。

    无论是天生的尊贵,还是长久来磨练的帝王气势,他的身上都有着不容任何人忽视的帝王威仪,那种帝王威仪,是几乎与骨血融为一体的。云锦从进来,就一直懒散的靠着后面的靠枕半躺在西凉国主床边不远处的软榻上,像是在自己家一般,慵懒随意。如玉的手端着茶盏,一口一口喝着,云纹水袖,有一种张扬肆意的风流。

    玉痕从进来,则是坐在了远处的桌椅前,一直未去看西凉国主放在枕边的那封云族主的修书。面色清淡,秦公公奉上茶,他慢慢的品着。听着西凉国主和云锦一言不语的闲话家常,一言不发,看不出心中想法。

    秦公公奉完茶,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又闲话了几句,西凉国主抬眼看了一眼玉痕,对着云锦一转话题笑道:“朕在这些日子可是没少听了关于你小子和那红鸾公主的传言。”

    云锦挑眉,笑意风流:“玉叔叔耳目灵敏,不知道都听了些什么?”

    “听的倒是不少。”西凉国主笑了笑,似是无心:“有些倒是比较有意思。”

    “比如?玉叔叔说来,也让我有意思一番。”云锦笑的颇有情趣。

    “传言毕竟是传言,不说也罢,说了你便说我如一个妇人一般的嚼舌头根子了。”西凉国主瞟了玉痕依然清淡的脸色一眼,笑着摇摇头。

    “玉叔叔真是会掉人胃口。”云锦抿了一口茶,同样也瞟了玉痕一眼,目光看向西凉国主枕边的修书:“不知道玉叔叔考虑的如何了?父主那边可是惦记着紧。”

    西凉国主拿起修书,又看了两眼,笑道:“此事兹事体大,朕也在琢磨呢!”话落,伸手一招玉痕:“痕儿,你也过来看看,这是云族主的修书。你也拿个主张。”

    玉痕依言走了过来。伸手接过修书。

    “坐这看吧!”西凉国主拍了拍自己的床榻。

    “儿臣站着就好!”玉痕摇摇头,慢慢的伸手打开修书。淡淡的看了两眼,便递还给西凉国主,转身走了回去,重新坐下。面色自始至终没有变化分毫。

    “你既然看了,可是有什么想法?”西凉国主看着玉痕,心中感叹这个儿子的心思愈发的深了,居然连他也看不出来想法。

    “儿臣没有想法。”玉痕缓缓开口。

    “哦?这话如何说?”西凉国主挑眉。如此事情,没有想法?

    “儿臣认为此事根本就不存在谈论的必要。自然是没有想法的。”玉痕淡淡道。

    “哦?”西凉国主再次扬眉,眸光瞥了一眼云锦,见云锦依然笑着,神态还是一如既往懒散风流,同样看不出心中想法,心中感叹,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果然是他老了。

    “父皇睿智,东璃和西凉达成协议,互不犯兵。红鸾公主和亲于儿臣。儿臣十里锦红相迎,便是儿臣的太子妃。如今还如何再相让于人?那岂不是叫儿臣难做人?父皇难做人?我西凉的国威更是难做?”玉痕声音不大不小。

    西凉国主一怔。

    “鸾儿和玉太子并未大婚。没有大婚,没有三拜天地父母高堂。鸾儿可还不算是玉太子的太子妃吧!玉太子此话说的未免太早。”云锦接过话,扬眉道。

    “早么?玉痕认为并不早。”玉痕同样扬眉,看着云锦:“大婚不过是早晚之事。红鸾公主嫁给我,天下皆知。不是太子妃的话,云少主认为本太子会十里锦红相迎,我西凉国的传承至宝玉湖珠做聘礼么?”

    “迎毕竟是迎,并不是娶,聘礼不作数之事天下间大如牛毛,多的数不过来。鸾儿早先还不是和君紫璃自小订婚,但是大婚之日到了不也一样不成?不是姻缘便不是姻缘,强求也是求不来的。”云锦吐出最后一句话,便是鲜有的滟华光彩。因为他自己的自信或者是因为那人儿给了他底气。说的半分不含糊。

    “到底是不是姻缘,似乎并不是谁说了算的。也不是五十步就知道百步的风景了。云少主又如何肯定红鸾与我不是姻缘?有些话未免说的太早。”玉痕眉眼中亦是灼灼光华,不退让半分。

    “本少主认为并不早。鸾儿与我两厢情悦。终身已定。如今不过是迫于形势,被玉太子所困。父主前来修书,愿意和西凉达成协议,这个协议对西凉可是半丝不亏。好处之多,想必玉太子明白。一个不爱你的女人和这些相比。玉太子是聪明人,当知道取舍。”

    云锦看着玉痕的眼睛,将不爱你的女人几个字说的很重。

    玉痕面色不变,看着云锦,淡淡扬眉:“这些条件,和玉痕的尊严,和父主的尊严,以及我西凉国的尊严相比。云少主认为很高么?”

    话虽然对着云锦的说的,但自然也到达了西凉国主的耳朵里。

    西凉国主看着二人你一言我一语。老眼深邃,一直闭口不言。

    “这么说玉太子是不放人了?”云锦盯着玉痕,半响,忽然一笑,转眸看向西凉国主,颇有深意的道:“玉叔叔,你家太子对你似乎太不上心!要知道这修书里的条件可是对您百利而无一害的。”

    “云小子,朕还没糊涂到拿自己的命和江山开玩笑的地步。”西凉国主一笑,疲惫无奈的对着二人骂道:“你们要吵出去吵,自小就互相看不惯,如今大了连一丝长进也没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