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45章 转送云族(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转头,就看到凤红鸾一张小脸红如烟霞神色不明的站在地上看着他。

    “鸾儿?”云锦看到凤红鸾,眸中欲火鼎盛,声音哑的厉害。

    凤红鸾赤着脚,地面上传来的凉意不能减退她身上的火热,亦是口干的厉害。

    “过来!”云锦伸手,要抓回凤红鸾。

    凤红鸾摇摇头,脚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过来!你让爷下去抓你么?”云锦不满的看着凤红鸾。那样薄薄的衣衫,赤着脚站在那里,又魅惑又人事不懂的看着他,他更受不了。今日要点灯笼。

    留不住就不留着,早晚都是他的,不如早先行使权力。

    凤红鸾小脸更红了,看着云锦,床上的人介于青涩和魅惑之间,同样是该死的诱人。真是妖孽!让她脚步不由自主的靠近一步,触到他一双红了的眼睛又后退回来,摇摇头。

    “乖!过来!”云锦伸手诱哄。

    凤红鸾不自主的向前又走了一步,随即又想起什么退了两步。触到云锦皱眉不满的瞪着她的视线,呐呐的道:“你……你不是要留着么?”

    云锦听到了自己的磨牙声:“爷不想留着了!”

    凤红鸾看着云锦的样子,本来羞涩情欲挣扎忽然就那么退了下去,嘴角扯动,扑哧笑了。这一笑,明明没有月光的夜,似乎染上了白月光,芙蓉盛开,天香国艳。

    云锦一下子看的呆了去。

    凤红鸾嘴角笑意不收,缓步走到床前,轻轻躺下,伸手安抚的拍了拍云锦的背以作安抚,声音退了沙哑,软软的道:“你不想留着,我给你留着。”

    云锦欲火就在这软语安抚中一下子如潮水般退去了不少。俊美的脸挣扎变成了哀怨,瞥过脸不理凤红鸾。

    “喂,你不是想要洞房花烛夜么?”凤红鸾好笑的看着云锦的样子。男人的欲火当真可怕。

    “哼!”云锦哼了一声,不满显而易见。

    “到时候有合欢酒,有百子果,有千层被,有鸳鸯戏水,有鸾凤和鸣……你不想留着?”凤红鸾轻轻吐口,吐气如兰的软语响在云锦的耳边。

    欲火在这温软和向往的声音都尽数退了去。但身体的火热还是分毫不减,云锦撇着脸不看凤红鸾,闷闷的道:“那要好久……”

    “也许不会太久的。”凤红鸾轻轻的道。

    闷闷的感觉因为这句话顿时退去了许多,云锦转过身,抱住凤红鸾,点点头,肯定的道:“不会太久的,等太久爷可受不住。”

    凤红鸾想笑又不敢笑,点点头应了一声:“嗯!”

    云锦大手在凤红鸾脑袋用力的揉弄了一下,好好的三千青丝被揉弄的有一团乱麻,他轻吐了一口浊气,声音卸去了欲火,咬牙道:“你这女人,天生下来就是折磨我的。”

    “我的头发!”凤红鸾皱眉。明早又是难梳通了。

    “我给你梳。”云锦看着乱蓬蓬的头发,白玉的手指轻轻滑进她发间,一下一下轻柔的将揉弄蓬乱通开。

    随着那手指流动,缠绕,凤红鸾心中软软的,半响无声,只听到清浅的呼吸和细微指尖摩擦头发的细碎声音。

    “还落凤居,该死的落凤,我真想现在毁了它!”半响,云锦落下手,忽然咬牙切齿的道。

    凤红鸾眨眨眼睛,顿时明白了意思,无所谓的道:“不过就是一个住的地方。”

    “哼!反正不是你该住的。”云锦紧搂着凤红鸾,霸道的将她往怀里紧紧的圈了圈。

    “你说明日如何?”凤红鸾转移话题。

    “明日……”云锦果然恨恨被转移走,瞥了怀里人儿一眼,拽拽的道:“爷偏不告诉你!”

    凤红鸾翻了个白眼。闭上眼睛,反正明日也就知道了,到也不再问。

    云锦还等着凤红鸾再软软的求他问他,等了半响居然见怀里的女人均匀的呼吸声传来似乎睡了过去,顿时怔了怔,哭笑不得,刚想闹醒她,便听到外面三更鼓的响声,便住了手,给她往上拉了拉被子。凤目温柔的看着怀中浅浅而眠的人儿。

    许久,嘴角勾起,在凤红鸾额头轻轻印上一吻,一声叹息轻轻溢出唇瓣。鸾儿……

    第二日,凤红鸾知道那人什么时候离开的,睡不着了,但也不愿意醒来。

    直到外面有熟悉的脚步声走近落凤居,丫鬟奴仆恭敬的请安声:“奴才(奴婢)给太子殿下请安!”

    凤红鸾眉毛动了动,如今她是在人家的太子府了!

    “公主还在睡着?”玉痕低哑的声音似乎有一丝疲惫。

    “回殿下,公主昨夜睡的晚,如今还没醒。”杜嬷嬷立即道。没有听到房间内传来声音,想是公主并没有醒。

    玉痕脚步顿了一下,抬步向着房间走来。

    关着的门随着他脚步声走近被推开,秀雅修长的身影走了进来,外面的光亮也随着打开的门缝流泻进来。门又轻轻的关上。

    凤红鸾微蹙了一下眉,闭着眼睛依然不睁开。

    脚步轻缓的走到床前,玉痕低头俯视着床上的人儿。墨玉的眸子满是复杂。

    凤红鸾被那复杂的眸光盯着不舒服,她实在也不喜被人如此看着。闭着眼睛睁开,对上玉痕的眸子。微微一怔,那里面是她从来就没有见过的多种情绪,如万马奔腾,在那一双墨玉的眸子里翻滚流动。

    只是一眼,凤红鸾移开视线,落在玉痕的身上。还是昨日的衣服,华贵的锦袍有轻微的褶皱,眉眼间有着显而易见的疲惫,神色也不是那种温润如玉,而不是太好。

    “你父皇的病情很重?”凤红鸾一夜未曾开口,声音有着丝暗哑轻软。

    玉痕不语,只是看着凤红鸾。眸中情绪丝毫不掩饰。

    凤红鸾皱眉,被玉痕这样看着只觉得浑身不舒服,伸手拉了拉被子,坐起身。

    “你当真如此喜欢他?”玉痕看着凤红鸾半响,突然吐口一句话:“我们便没有可能么?”

    凤红鸾一怔。

    “喜欢到愿意为他做尽一切么?”玉痕墨玉的眸子紧紧盯着凤红鸾的脸。声音很轻。

    “喜欢到如今见了我便生厌么?”凤红鸾还没开口,玉痕又道:“喜欢到后悔答应了我的约定,恨不得此时摆脱这个身份和他一起双宿双飞么?”

    凤红鸾抬眼看玉痕。

    “喜欢到即便他做什么都是好的,我做什么都不会再入你的眼对么?”身子微微俯下,玉痕看向凤红鸾,一句比一句轻。

    “喜欢到他即便有一个未婚妻,你也无所谓,即便他的身后有云族主和掌刑堂刁难,你也义无反顾么?”玉痕伸手,拉住凤红鸾的手将她身子拉近他。

    凤红鸾皱眉,抬手要推开玉痕。这些问题太过尖锐。

    今日的玉痕极其反常,按理说那日之事就那样心照不宣的接过,昨日他们达成了一致的协议,今日玉痕不会当面挑开才是。

    玉痕死死的扣住凤红鸾的手腕,一动不让她动,指尖挑起她的下颚,迫使她看着他,声音沙哑:“看着我,是不是?”

    凤红鸾的眸子对上玉痕心痛复杂万千种颜色涓涌奔腾的眸子。

    这是第一次,或者玉痕从来就没有流露出这种,反正凤红鸾是从来就没有看到过。他一直都是雅致极致的。

    而且从来就没有如此对她霸道过。

    既然挑开了,她也的确是如此想的,便也无所顾忌。事情之所以演变成这样,也是她始料不及的。答应玉痕,是因为她那时候无爱。茫然。不知道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到底做什么。

    一直以来她从来就没有深究这些,只是被前世今生记忆里的恨意冲昏了头脑。满脑子的都是找君紫璃报仇,将所有人都当成是踏脚石,任她肆意揉踩。后来一步步的醒悟,那些都没了意义。这时候玉痕提出下一局棋。

    于是她便应了。

    只是云锦成为了这局棋盘的变数。如今玉痕突然表明心迹也成了变数。

    变数太大,让她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

    看着玉痕,凤红鸾深吸了一口气,开口:“当初……”

    玉痕忽然松开凤红鸾的手,打断她的话,在凤红鸾床边坐了下来。疲惫的揉揉额头,暗哑的道:“别说了,我不想听!”

    凤红鸾住了口。

    沉默在房间蔓延开来。

    许久,玉痕身子靠着床头躺下,长发流泻而下,遮住了他半边脸,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凤红鸾坐在那里。看着玉痕的背影,一时间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情绪。

    “主子,宫里的秦公公来了,请主子带着红鸾公主进宫!”外面杜嬷嬷声音传来。

    “嗯!”玉痕淡淡的应了一声。听不出任何情绪。

    杜嬷嬷身子悄声的退了下去。

    凤红鸾没有想到如此快就见西凉国主。她想着如今西凉国主病体抱恙,再加上她杀了阜城知州府台,再加上她是东璃送来的,以及西凉和东璃一番纠葛,以及她那被传扬的天下皆知有好有坏的名声,西凉国主怕是不愿意她做玉痕的太子妃,所以,怎么也是要凉她几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