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37章 好大阵势(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答案自然是不可能的。除非是玉痕暗中另有安排,阻住了那杀手和埋伏。但隐月星魂一直跟随保护迎嫁队伍,玉痕又身受重伤,身心乏力,而且这五日来一直未见到他有任何动作,所以,凤红鸾认为微乎其微。

    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就是京城西凉国主病体痊愈了。将皇后和那些皇子看住制止了。另一种可能就是西凉国主病危了,皇后和皇子们自相残杀着呢!无暇顾及他们。

    但是这两种可能很快就被凤红鸾否定了。

    西凉国主病体痊愈,皇后和那些皇子怕是会更疯狂阻杀玉痕回朝。如果西凉国主病危,如今玉痕怕是早坐不住了。他这些年的布置和暗线可不是吃干饭的。

    如果这两种都不可能的话,凤红鸾倒是有些稀奇了。难道是有人暗中有人相助,提前一步清除了障碍?

    这样一想着,凤红鸾顿时想到了云锦。

    那人没准真的在做这事儿呢!五日没出现,凤红鸾自然不相信他没事儿忍得住不见她。

    越发觉得可能,凤红鸾便有些担心烦躁的收了功,抬眼见玉痕盘膝而坐,除了第一日躺在车内休息了一天,第二日往后便也打坐疗伤。这五日他们一直都是没有交谈的。

    凤红鸾刚想开口,外面杜嬷嬷的声音传来:“主子!前面是临安城!众位皇子都在城门口迎嫁。”

    凤红鸾想要说的话顿时吞了回去。众位皇子都来迎嫁?如水的眸子微微眯了一下,也就是说西凉国主病体痊愈了?

    “嗯!”玉痕此时也收了功,淡淡的应了一声。

    杜嬷嬷再未开口,迎嫁的车撵一路前行。

    玉痕抬眼看凤红鸾,凤红鸾也正抬眼看他。

    如玉的俊颜早已经恢复一如既往淡淡的温润,玉痕薄唇开启,清润开口:“即便你心向着他,但是我们有着约定不是么?”

    “不错!这一局棋既然开始了,我会有始有终。”凤红鸾淡淡点头。

    “那就好!”玉痕嘴角含了一丝笑意:“就算我的情意你不看在眼里。但至少我们还是有着相识和约定之情的。至少在西凉,你该信我不会伤害你的。”

    “自然!”凤红鸾点头。玉痕不会伤害她,她肯定,从最早在青山寺那三天的棋,后来寒毒复发他的诊治,再后来破除封印。这个人于她来说,算是有恩义的。所以她当初才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她下一局棋,来西凉。

    利用又如何?她随着自己的心走。

    只是没想到中途出了变数,就是云锦。所以,才造成如今局面。她被这一局棋给困住了。

    “以后有何变数,你、我,他,都未可知。我们便来看这一局棋如何最终落幕吧!”玉痕墨玉的眸子闪过一抹清幽,温润的声音莫名的情绪。

    说不出是惆怅,还是期待,或者是棋逢对手和命运弄人的感慨。

    “好!”凤红鸾点头。的确,以后都未可知。但看繁华落尽是否如她期盼的那样,有十丈方圆任她和那个人一直相守到老,任意而为。

    二人再未言语。算是对五日前之事做了个总结。马车缓缓向前而走。

    随着城门临近,便听到外面传来一片恭迎声,声音各有高低,或粗狂,或温润,五花八色,但是很是整齐:“臣等奉父皇之命,前来恭迎太子殿下!”

    随着声音落,凤红鸾听到有熟悉的声音,是那五皇子和九皇子的。外面不下几百人。看样子不止是西凉的诸位皇子,还有朝中的文武百官。

    迎嫁的阵势够大!

    车撵缓缓停下,玉痕不理会外面,偏头看向凤红鸾,嘴角含着一丝笑意:“准备好了么?”

    “我还用准备么?”凤红鸾挑眉,不以为意。这样的大阵势恭迎百里,如此热闹,才会好玩。

    玉痕淡笑不语,慢慢伸手挑开帘子,缓步下了车。

    随着帘幕挑开,凤红鸾一眼所见外面黑压压一片人山人海。迎嫁的确是几百人,但是围观的百姓们可是都将这临安城的城门堵死了。一眼望去,都是脑袋。

    脸上的表情也是千奇百怪。有兴奋的,有激动的,有期盼的,有麻木看戏的,还有惊艳的,有不屑的……百种千貌。当真是一眼看尽世间百态。

    当先一片锦衣华服男子依次而立,人人衣着光鲜,俊美各有千秋。想来就是云锦口中常说的西凉群狼猛虎了。

    随着玉痕下车,帘幕落下,隔住了外面的视线。

    凤红鸾自始至终坐在那里面色清淡,一动不动。新娘子,是不需要下车的。

    只是依稀的一眼,外面的所有皇子们都惊艳于车撵那一瞬间所见的倾国倾城容貌。有不少皇子和大臣在那帘幕落下,如痴了一般。

    这世上居然有比之琼华公主还要美的女人!

    人人收不回视线。尤其是五皇子和九皇子这见过凤红鸾的二人。

    玉痕下了车,负身而立,一身红衣,不张扬,却是偏偏独显内敛,雍容尊华。墨玉的眸子扫了一眼迎接的诸位皇子和文武百官,嘴角含笑,温润如玉。

    “一别数日,各位王兄、王弟们有礼了!诸位臣卿有礼!”

    一句话,温润如磨光了的璞玉,不含丝毫盛气凌人,但是绝对不容忽视。瞬间便拉回了那些人看向红绸车撵的眼睛。

    二皇子为首的一众皇子和满朝文武百官都心里一惊,连忙收回视线,齐齐对着玉痕垂首一礼,各自掩饰失礼行为:“太子殿下有礼!”

    这回声音不再整齐,有高有低。

    “让各位王兄、王弟、诸位臣卿百里相迎,玉痕深感父皇隆恩!”玉痕对着京城方向微微一拜,低沉的声音带着恭敬:“不知父皇、母后可是一切安好?”

    一句话,皇子和大臣们各具心思。

    当前的二皇子刚要说话,九皇子立即道:“太子皇兄,难道你当真不知道?父皇一连大病数日,如何安好?”

    “哦?父皇大病数日?竟有这事儿?”玉痕顿时脸色微变,一改刚才温润,疾步上前两步走到九皇子面前:“九弟,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九皇子一怔。难道太子皇兄真不知道父皇大病?

    众位皇子更是神色各异。

    大臣们人人忧心的垂下头。

    玉痕将一众人的神色在淡淡一瞥中便看入眼底,面色微沉的看着九皇子:“父皇怎么会大病?半个月前和父皇书信往来,父皇可是言身体安好的。”

    九皇子看了一眼众位王兄王弟,不明白玉痕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这位太子皇兄从来就是让人不敢小看的,此时玉痕目光定在他头上,他只能道:“就是半个月前,父皇染了寒疾,如今卧榻,时醒时昏迷。着实令人忧心。”

    “怎么会这样?”玉痕面色顿时现出焦急:“御医可曾诊治?”

    “太子皇兄当真是急的糊涂了,御医能不诊治么?不过御医也说不出是何病因。”九皇子立即道。看到玉痕眉眼着着实实的透着忧心,想着难道太子皇兄真不知道?

    眸光扫到马上,又想到太子皇兄不知道的确也不奇怪。毕竟他如今可是娶了这红鸾公主,日日温柔乡里。怕是早忘了朝中之事了。顿时疑惑大减。

    当他喜欢女人的温柔乡别人也是一样喜欢的忘我似的。

    “那如今你们说是奉了父皇旨意。如今父皇可是大好了?”玉痕又道。

    “父皇还是如此,不过这两日清醒的时候居多。昨日可以下床了,吩咐我等来接太子皇兄。”九皇子又立即道。

    心中不太满,语气便表现出来两分。父皇就知道惦记着玉痕,他们日日侍候病榻,也抵不过玉痕一句话。本来可以倾覆东璃,却是如今只娶一个女人回来。父皇居然也任由着,如今居然还让他们百里外迎接,这简直就是让他们心中不服。

    “那就即刻启程!我进宫去给父皇诊治。”玉痕立即道。往日温润如玉,岿然不动的神色有着明显的焦急。

    大臣们见太子如此担忧皇上,不少都深感欣慰。

    毕竟天家无亲情,皇上真若伤逝,太子殿下名正言顺接替皇位。但此时看太子殿下不是装的,是真的焦急,太子殿下对皇上自小敬爱。更是福泽西凉万民,实在是将来明君。

    因为这些日子玉痕不再朝中有不少人动摇想支持其他皇子的心思如今又靠拢了回来。

    “太子皇兄当真不知道父皇病体抱恙?外祖父和母后可是都派人给太子皇兄传了话让太子皇兄即刻回朝的。”九皇子旁边,一直未开口的八皇子道。

    同样是极其好听温润的声音,只是声音带着丝锋利。听到这个声音,凤红鸾坐在车内本来无所谓闭上的眼睛此时睁开,透过帘幕微稀的缝隙向外看去。便看到在九皇子旁边站着一个男子。

    那男子年岁和玉痕相差无几,一身锦绣华袍,身材颈长,面相和玉痕有几分相似,但是谁也不会将他和玉痕看做是一人。玉痕一直温润如玉。而这个男子则是眉眼间毫不掩饰的狂傲和锋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