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34章 互许忠诚(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只是自己,从来不会在乎这些。可是如今,从来没有这一刻才觉得,这些东西,不是她想扔就扔的了,如今这个红鸾公主的身份和太子妃的身份就如套在了她的身上一般。

    明明是正大光明的爱,如今却是变成这种见得光了!

    凤红鸾苦笑了一下,男人都是骄傲的,云锦也有着自己的骄傲。却是如今为了她,甘愿这样无声来去。他从来不说,可是她如今却是不舒服了。

    低着头默默的看着云锦睡在她身边的地方。凤红鸾一下一下的用手指摸索着,半响,推开被子,起身下了床。

    似乎听到里面的声音,外面杜嬷嬷小心谨慎的声音传来:“公主,您醒了么?”

    “嗯!”凤红鸾淡淡的应了一声,走到窗前,拉开帘幕,阳光流泻进来。

    杜嬷嬷推开门进来。就见凤红鸾站在窗前,只是一眼,便觉得公主情形不对,似乎有心事儿。轻步走上前,杜嬷嬷小心的开口:“公主,奴侍候您!”

    “嗯!”凤红鸾回身。掩去脸上的表情。

    掬了清水净面,杜嬷嬷递上毛巾,凤红鸾坐在镜子前,杜嬷嬷要给凤红鸾绾发,忽然记起公主说以后要自己绾,便规矩的站在凤红鸾身后。

    可是凤红鸾拿着梳子半响,手都未动一下,只是低着头坐在那里。

    杜嬷嬷几次张了张口,想说什么,都吞了回去。

    凤红鸾感觉出今日杜嬷嬷也不对劲,收了情绪,瞟了杜嬷嬷一眼,淡淡的道:“想说什么就说吧!”

    杜嬷嬷顿时一惊。公主看出来了?还是说公主本来就知道?

    刚要开口,只听隔壁突然传来一声极其熟悉的大声说话声:“你不答应!我这便带她走!”

    凤红鸾顿时一怔。云锦没走?在隔壁?

    坐着的身子几乎听到那声音便站起来,抬步向外走去。几步就出了门外。隔壁的门没关着,透过帘幕一眼就看到屋内的两个人。

    玉痕半靠着靠枕坐在床前,云锦坐在桌前的椅子上。二人都是怒目而视,一眼便感觉出屋内低沉的气压和烟火味道,而隐在暗处的两方隐卫也是气息紧张成一片,剑拔孥张。

    凤红鸾脚步顿了一下,停在门口,看着屋内的二人,显然这二人是在做某种谈判,而且时候已经不短了。

    屋内二人显然并没有发现他到来,只听玉痕低沉的声音同样隐隐着怒气盯着云锦:“你以为你能带得走么?”

    “不过是一局棋而已。你将她搀和进来,谋的是什么心机你我都明白。她退出,我陪你下。”云锦声音较之刚才小了许多,似乎怕吵醒凤红鸾一般,还向着隔壁的墙壁看了一眼,但是心思都用在这上面,到没主意凤红鸾其实已经就站在了门外。

    “你陪我下?”玉痕扬眉:“你凭什么?难道你想嫁给本太子为太子妃?在下可不记得云族有这种将男人变成女人的妖术!”

    这句话可谓毒辣,是玉痕温润外表下一直都不会说出口的。他从来只做的多说的少。如今显然是已经怒极。

    “呵……”云锦却是不怒反笑。但是笑意不达眼底,一双眸子清冷如冰:“难道玉太子想变成女人?我云族的……妖术还真是可以。”

    “如果玉太子真想要,我云锦就为你开个先例!”话落,云锦又补充了一句,同样毒辣。

    凤红鸾站在门外,平静的看着屋内的二人。从来不知道男人的嘴也是可以这么毒的。甚至比女人还毒。这二人真是不遑多让了。

    “云少主的妖术还是自己留着吧!小心哪日违反天择,阎王爷看不惯……”玉痕话说到一半,便看见了门口的凤红鸾,住了口,墨玉的眸子微微眯了一下。

    “本少主福大命大。就不劳玉太子费心了。你西凉狼虎众多,怕是日日烧香让你见见阎王爷,阎王爷耳边可是不经念叨的。该小心的怕是玉太子才是。”云锦背对着身子坐着,便没有看到凤红鸾。毫不客气的驳道。

    凤红鸾身子依然一动不动,平静的小脸迎上玉痕看过来的眸子,清淡一如既往。心中也没什么想法,只是觉得这二人骂人的水平可真是高。

    她望尘莫及!

    “本太子真倒是小看了云少主!”只是一眼,玉痕似乎没看到一般,从凤红鸾身上无意的移开视线。对准云锦,眸中怒意褪去,只剩黑色。意味不明。

    但是云锦自然听明白了,是因为他夺了鸾儿的心吧!

    “彼此彼此,本少主也小看了玉太子。这背后玩阴招的本事儿可是日渐炉火纯青了。”云锦意有所指。将他支出回了云族,困在千年寒潭,却是手中动作快的将他的女人给拐来了西凉。这计谋,他都要为他拍手称快了!

    “云少主死皮赖脸的本事也是炉火纯青的。”玉痕丝毫不客气。若不是他的缠功,日日跟随在她的身边,她如何会动心?他筹谋了人,他夺了心,这一局下来。看起来是不分彼此。但是其实还是他输了一筹。

    毕竟,如今再想夺得那人儿的心便是难上加难了。

    “呵,那也要看缠谁。有些人本人可是不屑看一眼的。”云锦不怒反笑。如果不是缠着鸾儿,所有的心思和劲都用上了,凭着那个小女人将心封的如此冷清紧闭,他温温吞吞的来的话,她怕是一万年也得不到她的心。这一招,他不觉得用的有什么不对。还有些洋洋得意。

    看到云锦的笑,眸光扫见门口那女子清华如水的容颜也染上了淡淡笑意。玉痕心底一沉,凉凉开口:“云少主还有云族没处理,还有一个锦瑟小主,掌刑堂更是如狼似虎。云族不比西凉好多少。难道云少主就忘了?”

    这话,说的是云锦,自然给的是门外凤红鸾听的。

    闻言,凤红鸾嘴角的笑意果然收起。

    的确,云族,锦瑟,还有掌刑堂,她和云锦之间横陈着不止是如今她的身份被困在太子妃和西凉上,似乎很多。刚才醒来的心情微微又加了一分沉郁。

    只是沉郁刚染上,便看到屋内一瞬间沉寂上来昨日熟悉的低气压,忽然就将她那份沉郁给冲走了。凤红鸾目光定在云锦的身上,那白衣此时是如此的白,却是给人的感觉如此沉暗。

    “爷的事情,爷自会处理。就不劳玉太子费心了。”提到云族,云锦面色一寒,看着玉痕。

    云族、掌刑堂、锦瑟是他的心病,他一定会处理。不过从千年寒池出来就听说鸾儿嫁来西凉,他便马不停蹄的赶来了。哪里有机会去处理他们。

    “云族的事情都处理不好,云少主倒是有闲心来管我西凉的事情了!我西凉自然也是不劳云少主费心。”玉痕夺过来理道。墨玉的眸子瞥了一眼凤红鸾。意思不言而喻。

    “不劳?玉太子这话万不要说的太早。”云锦因为刚才玉痕的话,心情极为不好:“如今西凉可是热闹。玉太子自身难保,还凭什么不答应?难道让我的女人在你西凉没了命么?”

    “云少主说话注意分寸。她是玉痕的女人才对。”玉痕直直开口:“红鸾公主下嫁本太子,天下皆知。难道云少主要让她做那千古被恨骂嘲笑之人?”

    “我到不知道了,一局棋就成了你的女人了?”云锦冷笑。心中怒火上升。

    就是这一局棋。该死的一局棋。让他陷入困境。本来他是回云族想处理云族之事,顺便没了他在身边,让她冷却几日也清醒的知道她心中有他了,便回来娶她。不成想困在千年寒池下。如今这该死的一局棋,困住了她。才让他如今每日都绞尽脑汁想着如何给她摆脱这一层身份,将此时的太子妃换成云夫人。

    “明媒正娶,自然是我的女人。”玉痕不看凤红鸾,掷地有声。

    凤红鸾听到玉痕的话,看向他,微微蹙眉。

    这一刻终于明白云锦的坚持。明媒正娶。在古代被誉为婚姻中至高无上的仪式和含义。不只代表着被天下人认可,也代表着这个女人一生便冠上了别人的姓氏。属于一个男人。

    凤红鸾转眸看云锦。当看到他低暗沉寂的神色心里一紧,就要抬步向屋内走去。

    “没有大婚,没有拜堂,没有洞房。如何能是你的女人?”云锦心中寒凉,眸如利剑的看着玉痕。

    “回到西凉不是都有了?玉痕没有的,云少主更没有了。如今云少主跑来和玉痕纠结她是谁的女人,不免有些可笑。”

    玉痕收看着云锦,声音意味深邃,顿了顿,凤目看向凤红鸾,墨玉的眸子流动着认真:“玉痕也是有一颗爱她之心的。保不住她对云少主不过是一时心软。我相信有朝一日,玉痕诚心感天。她的心也是会向着玉痕的。”

    这一句话,也算是当着凤红鸾的面表明了心意。

    凤红鸾要走进来的脚步忽然顿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