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31章 如此深爱(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声音微有一丝轻颤,虽然这人一言不发,但是她就是感觉的出这样的他是极为生气的。

    云锦猛的转过头:“你真的不知道我在气什么?”

    凤红鸾微微蹙眉,摇摇头:“我一字不差的都与你说了过程,也和你解释了救玉痕的原因,我自然那时候不可能看着他死,就算我凉薄,但毕竟他救过我,也费力帮我解除过封印,即便无什么情意,哪怕他一直只是想利用我,但是我……”

    凤红鸾话未说完,云锦猛的甩开凤红鸾的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嘴角轻点,转眼间便消失了身影。速度之快,让凤红鸾连再伸手的机会都没有。

    凤红鸾顿时怔怔的站在窗前。小脸一变再变。

    当然亚林那若是被她否定了不是爱的话,她没有爱过人,从来也未曾费力的探透男人的心思,她的心思都是用来杀人和如何将人杀了上面。她真不知道她如今什么都交待了,他还气什么。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她这一瞬间感觉男人的心比大海还深。

    静静在窗前站了半响,窗外月光流泻下来披洒在她纤弱清孤的身影上,随着那人离开,凤红鸾只感觉如今阵阵凉意袭来,身子也随着清凉起来。

    明明她是怕看他难看的脸色的,可是如今还是看了半响,最后居然更留给她一个难看的脸色走了。难道老天真的是看不惯她有情有爱?一次两次再三次的生生夺去?

    苦笑了一下。凤红鸾转身走离了窗前。

    窗前铺了两床很厚的被子,显然是杜嬷嬷心细,知道他畏寒,所以多加了一床。上了床,将被子盖好,凤红鸾眼睛盯着房顶,却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时间一点点儿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那月光明明是斜射进来的,如今变成直射了,也就是月上中天了。

    即便没有困意,凤红鸾也强迫着自己睡去。刚闭上眼睛,窗子再次无声无息打开,那抹本来扔下她无声无息走了的白影如今却是又返了回来。

    凤红鸾一怔,闭着眼睛睁开,转头看着窗前,只见那身影从进了房间便站在窗前一动不动。背着月光,又有帘幕遮掩,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凤红鸾皱了皱眉,躺着的身子也一动不动。她着实心里不明白,这人不是生气么?怎么如今又回来了?不过看着他,他什么也不动,她就感觉她冰寒的身子随着他出现似乎暖了下来。

    凤红鸾心中再次苦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他还有烤火的功能?或者是她如今也变成和那些女人一样要死要活爱了男人便开始患得患失了?

    脑子正在胡思乱想的功夫,那人已经抬步走了过来,他脚步走的很轻,很慢。

    随着他走近,凤红鸾倒是忘了胡思乱想,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便看到他如玉的俊颜板着,薄唇紧紧抿着,虽然再不见刚才的沉寂,但是眉眼依然掩饰不住的沉郁。同样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脸。

    走到床前,挑开帘幕,云锦眸光越发清幽沉寂的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动了动嘴角想说什么,但是这样的眸光,让她又无所适从,不知道说什么。

    许久,云锦伸手去摸凤红鸾的脸,动作轻柔,指尖落在她的脸上,还带着沁凉的寒凉之意,薄唇吐口,声音沙哑:“你这女人……”

    听声辩音,这声音不知道是恼是恨是嗔还是怨,或者还是无奈,还是深爱苦闷。总之这几个字,情绪太多。

    “怎么就偏偏的……偏偏的爱上你这个女人……”云锦又哑声开口。抚着凤红鸾眉眼的手指下滑,落在她唇瓣处微微用力一压。似乎这一压,在发泄他心中的情绪。

    凤红鸾只感觉那清凉的指尖将她唇都烧起来了。看到他白衣染了一层霜色,可见这人一直在外面了。否则也不会这么凉。

    但是看着他的样子,凤红鸾就偏偏觉得身子真的暖了起来。

    这种感觉很奇怪。

    嘴角想扯出一丝笑意,但被他手指压住,凤红鸾只是眨了眨眼睛,那人忽然松了压迫在她唇角的手指,身子转眼间便上了床覆上她的身子,低头将自己的唇覆了上来。

    一切动作快的只是眨眼之间。

    凤红鸾一惊,唇上落下一片清凉的柔软,他的唇也和他指尖一样凉。凤红鸾却是如触电一般,整个身子一瞬间烧了起来。不由得轻‘唔’了一声。那舌尖已经探了进来,攻城掠地。

    缠绵细密凌乱疯狂的一吻,云锦似乎要发泄他心中囤积的情绪。

    凤红鸾身子软的如化了一般,便极力的忍着不让自己出声。轻轻的迎合着他。

    一吻过后,云锦如前两次一样,不再深入,喘息着将头埋进凤红鸾脖颈。

    凤红鸾则是在云锦身下轻轻的娇喘着,小脸熏红。

    房间只剩下喘息声。许久,云锦依然如早先一言不发。凤红鸾喘息平静,总觉得要说些什么,轻轻推了推云锦的身子:“喂!”

    “我的名字不叫喂。”云锦闷闷的哑声道。偏偏这声音好听至极。

    凤红鸾一怔,心中闷笑了一下,看来是不气了。心底由衷的松了一口气,软声道:“云锦!”

    “嗯!”云锦哼了一声,不高不低,听不出情绪。

    “你不气了么?”凤红鸾咬了一下唇瓣,轻声道。

    话落,便感觉身上人的气息又低了一下。也只是一瞬间,云锦微带恼意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你说呢?我如何不气?”

    那你到底在气什么?凤红鸾刚要脱口而出,只觉受到刚才的教训,觉得她如今问了估计他更生气,只能不语。想着耗着吧,有一位伟人说过,没有策略,便是最好的策略。忍,看谁能耗过谁。她总会知道的。

    凤红鸾不言语,云锦也不再言语。一时间房间静静的。

    等了许久,凤红鸾感觉身上暖暖的,如今累了一日,困意便袭了来,耗不住了,就要幽幽睡过去。

    “爷还气着呢!你居然敢给我睡?”云锦本来径自生气,如今突然闻到渐渐均匀的呼吸声,顿时从凤红鸾埋着颈窝的头抬起,瞪着她闭着的眼睛真要睡着的样子。

    “唔……”凤红鸾不满的蹙了一下眉,哼了一声,表示真的困了要睡。

    “你……”云锦看着凤红鸾,气急反笑。盯着她纯然娇美困意朦胧的小脸,半响,恨恨的道:“爷真是太纵容你了!”

    话落,便低头狠狠的吻上凤红鸾的唇瓣。肆意揉虐。

    他就那么没有魅力没有吸引力?他趴在她的身上她居然还能睡觉?更何况她不知道自己还气着的?居然就这么睡了?

    真是没心没肺的女人!唇上的吻不说,云锦大手探进凤红鸾薄薄的睡袍内抚上她的丰盈,重重揉捏。觉得一瞬间血脉膨胀,这样的娇柔,却是充斥着他的神经。

    凤红鸾的睡虫一下子就被赶走了,闭着眼睛睁开,清水的眸子看着对他任意施为的人,只觉得身子刚退下的火又烧起来一般。

    一番折磨,不知道是谁折磨了谁。

    云锦好不容易将自己仅仅剩余的控制力拉了回来,趴在凤红鸾身上喘息,口中更是恨恨的道:“该死的,我真想……”

    真想什么?凤红鸾自然是明白的。也早已经被他挑起了情欲,侬侬软语不清的道:“我是可以的……”

    “胡想什么!”云锦照着凤红鸾的脑袋敲了一下,郑重道:“爷要留着!”

    凤红鸾一下子被敲醒了,本来想嗔恼羞怒,但是一句话就将她打了回去,反而心里感动,有浓浓愉悦和甜意充斥,软软的道:“好!”

    这声音沙哑魅惑,软软哝哝,也是极其压抑的。

    见凤红鸾的样子和听她的声音,原来鸾儿也是极其难受的。云锦这下心里舒畅了,这个认知让他嘴角勾起。但随即想起她不爱惜自己无所谓的态度脸色顿时又沉了下来,埋着的头抬起,手撑着凤红鸾身子,凤眸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眼睛:“再不准不爱惜自己。”

    凤红鸾眨眨眼睛,有些不明白。

    “我不是气你救他,只要你心里有我,便救谁都无所谓。但是你不可以受伤,不可以用自己的性命当儿戏来挑战我对你爱。”云锦一字一句,声音很轻,却是无比暗沉郑重:“你的小伤,放在我这里,很疼。你想象不到,它会有多疼。”

    话音未落,云锦拿着凤红鸾的手放在他的心口处,似乎让他感受他的痛。

    凤红鸾彻底的怔住了。原来是因为这个。手被云锦抓着,贴近他心口,心不受控制颤了几颤。

    “我讨厌你对自己的不爱惜,讨厌你的无所谓。看看你这包扎的?这也就是随意的一裹吧?”云锦再次开口,声音哑的厉害:“你以前如何我不管,我想管也是不可能,那些发生的事情我没有办法让他重来消除你那些不好的记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