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27章 以儆效尤(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杀!”凤红鸾吐口一个字。

    杜嬷嬷顿时一惊:“公主?”这可是皇后派来的人啊!

    “难道你将你家太子拽起来去接旨回朝么?”凤红鸾抬眼,挑眉看着杜嬷嬷。

    杜嬷嬷立即摇头。主子这样自然不能回朝。想来这车队里一定有安插着皇后娘娘的眼线。如今这么快便知道太子殿下受伤了,几次杀不了太子殿下,便改换了策略。

    可是杀了皇后派来传旨的人……这……

    凤红鸾低下头,不再理会。

    半响,杜嬷嬷探头向外看了一眼,狠狠一咬牙,对着隐卫吩咐道:“杀!一个不留!”

    如今只能听公主的。别无他法。太子殿下的安危大于天。

    随着杜嬷嬷一声命令吐口,隐藏在暗处的隐卫瞬间出动,转眼间外面便是血染一片。

    皇后派来的足足有四五十人之多,其中不乏高手。皇后打的算盘精湛,本来是想等着确认玉痕受伤,接旨回京途中借机再行刺杀,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料到会反过来被杀。

    所以,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当真是一个不留。

    即便是死了,那些人还不敢置信,他们是公然的带着皇后的旨意来宣太子殿下回京的。太子殿下居然连皇后的人也敢杀,而且还杀的这么公然、肆无忌惮。

    杀声止了,外面有隐卫清扫战场,过来报:“一共是四十二人,一个不留!”

    杜嬷嬷看向凤红鸾。

    凤红鸾最后一味药也落笔,轻轻吹了一下纸张上的墨迹,将手中的方子递给杜嬷嬷,吩咐道:“你出去看看,队伍中有异常的,杀!”

    “是!”杜嬷嬷接过药方,立即明白了凤红鸾的意思。太子殿下昨日受伤,不过一日夜时间京中便知道了,显然这队伍里有奸细。此时杀了皇后的人,正是抓住那奸细的最好时机。

    杜嬷嬷下了车,吩咐人去按着药方抓药,顺便去清查队伍。

    凤红鸾看着杜嬷嬷的身影下车,想着杜嬷嬷能在玉痕安危极重之时命令隐卫,可见在玉痕身边的地位有着极尽的分量。

    不多时便听见外面几声惨叫。虽然未见,凤红鸾想着看来是找出来了。挖出个奸细这点事儿对于杜嬷嬷来说算是小事。

    不多时,杜嬷嬷回来,对着凤红鸾极尽恭敬:“公主,一共三人。奴都杀了!”

    “嗯!”凤红鸾漫不经心的点点头:“那就继续启程吧!”

    杜嬷嬷上了车,对着外面吩咐了一句,迎嫁的队伍再次稳稳的走了起来。

    凤红鸾并没有回到自己前面那辆马车,总归很快就会进城住进驿站,没有必要再折腾。

    杜嬷嬷看着玉痕脸色好了很多,微弱的气息也平稳了,心底才大松了一口气。幸好有公主在,否则如今这个时候,她这个在主子身边的老人都会乱了方寸。

    心中对凤红鸾佩服之极,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与主子相配。临危不乱,且处变不惊。若是一般女子早就吓的怕是哭了,而面前这个女人自始至终都坦然自若。如何能不让她佩服?又想到这个女子本来就非同一般,否则主子也不会如此用心思的将她从东璃亲自接回西凉。

    “奴谢谢公主救了我家主子!”杜嬷嬷诚挚开口。

    凤红鸾从进了车便随意的靠着车壁坐在那里,自始至终面色清淡,闻言抬眼看了杜嬷嬷一眼,淡淡道:“你不用谢我,如今我和你家主子是在一条船上。”

    杜嬷嬷一怔,看着凤红鸾。

    只见那女子面色清浅,看主子眸光并无异样。目光定在凤红鸾受伤的手臂上,公主这是在告诉她,她对主子刚刚用身体相救,只是因为他和主子在一条船上?

    心底为主子一黯,公主这是明显还没爱上主子。刚刚看到她第一时间相救主子,她心中是为主子欣喜的,不过如今却是这样的结论。不免低头看昏迷的主子。

    正好见到主子本来昏迷着,睫毛却是轻颤了一下。

    杜嬷嬷一怔,主子醒了?那也就是说这话主子听到了?抬眼重新看凤红鸾,见公主低头盯着自己受伤的手臂似乎想着什么没注意到。

    杜嬷嬷刚想对着玉痕开口说主子醒了的话顿时吞了回去。她深深相信,主子要做一件事儿从来就没有不成的。主子若是得到红鸾公主的爱也没有什么不成的,只要主子愿意。

    有一种人天生就是如此,只要想做,就没什么不成的。从小看到大,她清楚的知道主子就是这种人。所以,她当属下的,不用过多参与。

    杜嬷嬷住了口,不再开口。

    马车一路寂静进了城。

    玉痕依然闭着眼睛。心中的痛盖过了身体的痛数倍。只是因为在一条船上么?她救他只是因为如今在一条船上?原来她是这样以为的。

    他是不是一直以来用错了方式?

    明明她对他温和,比别人都温和,以为那种是对他的不同,原来发现不曾进驻进心底的人才会如此。就像他一直以来也是这样温和的对别人。可那是以前他不知道他已经对她……如今知道了,他却心底已经住进了人,他又该如何?

    他所能做的,如今似乎只有用这条船拴住她,再将那个人从她心底剔除。

    他所庆幸的是自己知道的还不是太晚。幸好不晚。

    玉痕闭着眼睛一直未睁开,只是袖中的手指紧紧的攥紧。随着迎嫁的队伍进了此地的城池阜城,从郾城到此一路的血雨腥风被抛逐在后。

    阜城的百姓依然如走过的那些城池一样,空前热情的欢迎,大小官员都迎接,拦住进城的队伍。

    为首的知州府台是一个方子脸,面相圆滑透着精明的四十多岁汉子,见迎嫁的车撵前来,眼珠子精明将队伍打量了一眼,目光最后定在红绸包裹的车厢和旁边空骑无人坐的那匹宝马上。

    只是一眼,刘隐便带领大小官员恭敬的跪地,大声高呼:“阜城知州府刘隐恭迎太子殿下!”

    这声音洪亮,底气雄浑,但独独没有那种骨子里的敬意。虽然听声音很是恭敬。

    凤红鸾正低着头看着自己手臂伤口,想着到时候如何和那人好好解说免于看他难看脸色。此时听到这声音,微微蹙了蹙眉,低着头抬起,抬起透过帘幕缝隙向外看了一眼,见到虽然此时天已经黑了,但外面依然人山人海,当前一人清晰的入了眼前。

    只是一眼,凤红鸾眉头便皱紧。

    路过这许多城池,凤红鸾都感受到了各个城池城守对玉痕的恭敬,这样恭迎的声音自然听了许多。独独这个,明明很恭敬很洪亮的声音,但她便没有听出任何恭敬的成分。

    这个知州府台,还是头一个!

    高呼的声音响起,百姓的欢呼声一下子静了下来。

    随着阜城知州府话落,车内并没有传来声音。阜城的大小官员和百姓都没有看到马上端坐的太子殿下,顿时疑惑。按理来说,迎亲队伍,太子殿下应该是走在队伍头列的,或者是走在花轿之前的。可是如今怎么没人?

    一时间近千人寂静无声。

    杜嬷嬷透过帘幕缝隙向外看了一眼,当看到那知州府台,脸色不是太好,回身见主子依然闭着眼睛,也不吩咐,只能对着凤红鸾请示道:“请公主指示!”

    “他是谁的人?”凤红鸾开口。

    “是八皇子的人!”杜嬷嬷立即道。

    原来是八皇子的人,也就是说是皇后的人了?凤红鸾眉梢冷冷的挑了挑。这一路上昨日杀了那三老,今日又杀了二老,再加上凤凰岭埋葬的几百人,如今还有皇后派来的宣旨之人。皇后的动作大,也就是说这八皇子势力在西凉很大了。

    “太子殿下身体不适,一切从简。”凤红鸾淡淡的吩咐了句。

    杜嬷嬷立即会意,对着外面开口:“太子殿下身体不适,吩咐一切从简。”

    闻言,那知州府台顿时心里一喜,也就是说太子殿下真的受伤了?连忙躬身:“是!臣已经准备好下榻之处,恭请太子殿下移驾!”

    说完当先带路。

    队伍缓缓走起来。百姓们本来少有机会目睹太子殿下真颜,如今没有看到,自然不甘,便一路追随着队伍向驿站而去。

    驿站门口。那刘隐停住:“恭请太子殿下!”

    自始至终,连红鸾公主的名字都没提。这不可谓是一种藐视。

    总之一国公主来联姻,又是嫁给太子殿下。如今东璃危机解除,便恢复以往,西凉撤兵,本来就走在了平等的位置上,所以此时的东璃再不怕西凉威胁。他对凤红鸾,应该有罪起码的尊敬。

    而且以前几个城池城守知州府台都会捎带上凤红鸾,毕竟这些人都是在官场上混的,这里面的味道自然也闻出了些。明明西凉可是倾覆东璃,却是撤兵只迎娶一个女人回来。而且还是太子殿下十里锦红亲自迎娶的女人。所以,对于凤红鸾,都不敢如此藐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