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26章 刺杀相救(4)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比凤红鸾更快,玉痕已经先一步出掌。已经有一次生生让她在自己的面前险些造成绝殇,这一次,他自然不再允许。

    凤红鸾顿时一惊,来人这一掌的凌厉非同小可,玉痕重伤根本就抵不过这一掌。后果可想而知,最起码她身体里还有五成功力。

    “主子不可!”流月更是大惊失色,大叫了一声,身形一瞬间濒临人的极限飞了过来,堪堪挡在了玉痕的面前。

    ‘砰’的一声重响,那一掌打在了流月的背部。

    玉痕的一掌并没有收回,而是打在了那人胸前。

    几乎在同一时间,凤红鸾手腕酬情再次飞出,八枚飞刀袭向来人。而在凤红鸾酬情飞出的同时,那人袖中忽然冲出一道寒光,森寒的光芒直逼玉痕眉心。

    真正的杀招在这里!

    此时玉痕挥出一掌身子踉跄的后退了一步抱住软倒在他怀里的流月,已经再没有能力去躲开眉心这把利箭。

    凤红鸾心底一沉,如果她此时撤出酬情去接住飞刀完全可以,但是那样便杀不了这个刺杀的人。杀不了,便还会有下次的刺杀,后患无穷。

    心念电转不过一瞬间,凤红鸾手中的酬情不撤出,猛的伸出手臂挡在了玉痕的面前。

    ‘嗤嗤’的两声刀剑割破肉体的声响,三把飞刀都齐齐中了那人要害,当场毙命。

    凤红鸾胳膊瞬间被染了一大片血莲花。

    “红鸾!”玉痕惊呼一声,这一声已经失去了以往的冷静。他是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凤红鸾的手臂会挡在他的面前。抱着流月的身子俊颜惨白的看着凤红鸾手臂上的血涓涌如泉。

    这一瞬间,眼前只剩下那蓝衣水袖染红的大片鲜血。红的刺眼。

    隐月星魂人人脸色惨白,齐齐对着凤红鸾跪倒在地。幸好太子妃救了主子。否则眉心的这一杀招他们谁也营救不及。

    凤红鸾皱了一下眉,缓缓撤回胳膊,伸手将胳膊上的剑拔掉。

    刚才一瞬间她便将体内仅有的内力聚到手臂,那利剑受到冲击弹了一下,如今虽然流的血多,不过是伤的不深,不至于一条胳膊废了。

    “没事儿,只是轻伤。”凤红鸾看着玉痕惨白的脸,淡淡开口。

    这样的伤对于她来说的确是轻伤,轻到和以前二十年比起来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玉痕嘴角动了动,看着凤红鸾,一个字也没吐出。虽然她不在意,但是殊不知道她挡在他面前给他的冲击有多大。

    “你可是还好?”凤红鸾见玉痕脸色不正常的白。从刚才他一掌没有打死那人看来伤的一定重,否则不会有那人后来的杀招了。

    “还好!”玉痕点点头,压抑住心底的情绪,低头看着怀里的流月。

    凤红鸾也看向玉痕怀里的流月,流月已经昏死了过去,胸前大片血迹,背后清晰的印着五个手印,那手印印出都是一片黑紫,可见刚才那人的掌风有毒。

    不过流月伤的不是太重,想来是玉痕刚才发出一掌及时撤去了那人一半的掌力,所以,只要能解了这毒,流月自然安然无恙。

    这毒虽然难解,但是她自然解的了,她解的了,玉痕也是可以解的。

    “主子!”小蜻蜓和杜嬷嬷一直跟在后面,刚都吓傻了,此时惨白着脸跑了过来,看着玉痕:“主子,您的伤……”

    “给公主包扎伤口!”玉痕对着小蜻蜓吩咐道。

    “是!”小蜻蜓立即向凤红鸾走来。

    “不用,还是看你家主子吧!他受伤比我重。”凤红鸾摇摇头,扯了一块娟帕,用牙叼着,动作利索的转眼间便将自己胳膊上的血窟窿包好了,自始至终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小蜻蜓和杜嬷嬷以及影月星魂目光看着凤红鸾,气氛有一瞬间的沉寂。

    那样利索简单的包扎手法,就像是做过千百遍,如果不是时常包扎和受伤,根本就不可能,即便是隐月星魂也做不到如此完美。

    “主子您……”小蜻蜓转过身,看着玉痕,小脸惨白。主子本来伤势就重,要修养几日。如今真是伤上加上,没有十天半个月便是再也不能动用武功了。连忙过来扶住玉痕。

    “将流月带上后面的马车。”玉痕从凤红鸾手臂上收回视线,任小蜻蜓扶着,看了一眼地上那两个死去的人,寒声吩咐道:“头留着,其它碎尸万段,送去给皇后看看。”

    “是!”影月星魂立即领命。

    又是皇后,凤红鸾倒是对这位西凉国的皇后娘娘,琼华的妈,玉痕的亲姨母有些想见了。什么样的女人居然能请得动如此人来杀玉痕。而且还都是这种鲜于出世的古董级别的高手。

    看来西凉国这位皇后很不简单!

    “前面进城!今日留宿驿站。”玉痕又吩咐道。

    “是!”有人应声,立即吩咐去了。

    凤红鸾抬眼看了一眼前方不远便是进城,想着玉痕本来要连夜兼程,如今自然是走不了。不过她倒是无所谓,抬步向马车走去。

    “主子,您如今不能再骑马了,坐车吧!”杜嬷嬷劝慰玉痕。

    “嗯!”玉痕应了一声,看向凤红鸾走去的马车。

    “奴才扶您上车!”小蜻蜓立即要扶着他跟在凤红鸾身后。

    “去后面那辆!”玉痕吩咐道。见小蜻蜓和杜嬷嬷一愣,又道:“流月的毒必须及时解除。”

    小蜻蜓和杜嬷嬷立即扶着玉痕走向后面的马车。

    不出片刻,迎嫁的队伍缓缓走了起来。

    凤红鸾坐在车内,看着手臂上的伤口,想着那人若是见了怕是脸色会很难看。

    一番风雨过去,除了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什么也没留下。

    玉痕给流月解了毒,早已经疲惫不堪,身子都已经汗湿衣襟,本来就受伤极重,后来又一夜未曾得到休息,如今又伤上加伤,便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了。

    刚给流月解了毒,玉痕便支持不住的昏死了过去。

    这可是吓坏了小蜻蜓和杜嬷嬷,小蜻蜓给玉痕把了脉,便整张小脸都白了。根本就没有想到玉痕的伤势比他想象的重太多。他不敢妄加施手,一时间没了主张。这哪里是他想象的修养个十天半个月的,如今便是主子有功力被废的危险。

    杜嬷嬷催促小蜻蜓:“还不快给主子看看!”

    小蜻蜓惨白着脸,颤抖嘴角半响,摇摇头:“我不敢!”他其实只是跟主子学了皮毛而已。

    “废物!白跟了主子这么长时间了,主子交给你那些东西都喂了狗了么?”杜嬷嬷顿时看着小蜻蜓骂道。

    “万一下错药……主子的一身功力可就废了……”小蜻蜓猛的摇头。

    主子一身功力如何能废?杜嬷嬷更是大急。这再上哪里去找人给主子诊治……顿时灵机一动,也不再理会小蜻蜓连忙下了车,几步跑到凤红鸾车撵:“公主,您快救救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昏过去了。”

    凤红鸾坐在车内一怔。玉痕昏过去了?他不会给自己诊治?

    “主子上了车就一直给流月解毒,没顾上自己的身子,如今昏过去了,小蜻蜓不敢给主子看,若是一个不好,主子一身功力便废了……”杜嬷嬷立即急声道。

    这么严重?凤红鸾伸手挑开帘子,便看到杜嬷嬷惨白的老脸,一见她出来,立即求道:“还求公主快去给主子看看……”

    “好!”凤红鸾点点头,轻身下了车。

    上了后面的马车,玉痕脸色苍白的躺在车上,凤红鸾伸手把玉痕脉搏,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心中震惊。玉痕何止是伤的重,简直就是伤的太重,不明白今日一日他是如何无事人一般的骑在马上行了一日路的。

    简直就是自虐!凤红鸾只能想到这个词。

    伸手入怀,将怀中智缘大师给的三颗大还丹取出,倒出一颗塞进玉痕的嘴里。幸好她怀中有大还丹,否则,一身功力必废无疑。

    小蜻蜓和杜嬷嬷看到凤红鸾拿出的居然是天下少有的大还丹。顿时心放下了一半。有了大还丹,主子的一身修为可以保住了。

    凤红鸾提起笔,开始开方子,小蜻蜓一眨不眨的盯着凤红鸾落笔的字,暗暗记在心里。

    一张方子还没写完,便听到一阵踏踏踏的马蹄声迎面而来,拦住了迎嫁的车撵。

    “皇后有旨!宣太子殿下即刻回朝!”随着马蹄声停下,便听到一声尖着嗓子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小蜻蜓和杜嬷嬷顿时面色一变。皇后的懿旨,可是太子殿下如今如何能即刻回朝?

    凤红鸾蹙眉,依然若无其事的继续写着手下的方子。

    “皇后有旨!宣太子殿下即刻回朝!”那声音又高喊了一声。

    “公主,怎么办?”杜嬷嬷见公主镇定,心也随着凤红鸾的镇定而镇定下来。如今太子殿下昏迷,公主是太子殿下的太子妃,如今只能公主主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