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25章 刺杀相救(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过杜嬷嬷是过来人,没有看到红鸾公主眉眼间那一抹少女春情散开,心底算是宽松许多。也就是说明红鸾公主谨守本分,并没有和云少主发生什么事儿。只要没发生什么就好。凭借主子如此优秀,一定可以夺回红鸾公主的心。

    侍候凤红鸾沐浴着装后,杜嬷嬷便要给凤红鸾绾发。

    凤红鸾看着镜子中玲珑的飞凤髻,想着就是那双如玉的手,那样的一个人日日坐在千年寒池底下用自己的头发练习如何绾发,心中便被微微酸意和感动溢满,对着杜嬷嬷摇摇头:“以后这发都我自己绾!”

    “……是!”杜嬷嬷一怔。立即躬身。

    玉痕梳洗过后坐在桌椅前等着凤红鸾用膳,听到这话抬眼向着凤红鸾的头顶看了一眼,墨玉的眸子微微缩了一下。

    一席饭菜用的安静。玉痕不开口,凤红鸾便也不开口。

    用罢饭后,二人由侍候的人簇拥着出了驿站。

    依然是红绸包裹的车撵,依然是十里锦红,但是心境不一样了,凤红鸾看这些便也跟着不一样了。想着如今情形,不知道那人会如何也跟着走这一局棋。如何在她被天下皆知嫁入西凉后将她带走。

    忽然心底有了一丝期待。她期待那一日。

    依然如前几次一般,郾城的大小官员都人人面带笑声相送,郾城的百姓们也围着迎嫁的队伍大声呼喊说着祝福吉祥话。随着迎嫁的队伍离开,欢呼嘱咐的声音久久不息。

    每当这个时候,凤红鸾坐在车中就想着玉痕的威望已经入了人心,深得百姓爱戴,又有着超非常人智慧谋略,这样的太子殿下如何能不是将来西凉国的一国之主?

    迎嫁的队伍稳稳前行。

    凤红鸾身子软软的躺在锦绣被褥上,不多久便又来了困意,便闭上眼睛继续睡去。似乎要在今日将这些日子以来透支的精力都给补上一般。

    凤红鸾正睡的纯熟,便依稀听到外面传来流月的说话声:“主子,前面有两条路回京。请主子指示。”

    “走凤凰岭!”玉痕清淡的声音传来。

    “主子,凤凰岭恐有埋伏。”流月轻声开口。看着玉痕的脸色道:“本来主子说在郾城休息两日,所以属下还没安排,如今……”

    “凤凰岭有埋伏绿枫林便没有么?”玉痕眸底一抹嗜血沉暗,清润的声音依然一如既往:“走凤凰岭!隐月星魂开路!凡是挡路者,一个不留,杀!”

    “是!”流月躬身。

    主子说的对,皇后和那些皇子殿下们既然要阻拦主子回京。自然是哪里都不放过的。只有凤凰岭和绿枫林两条路,哪条路都有埋伏,但是凤凰岭的埋伏一定比绿枫林多。因为皇后和殿下们知道主子急于回京,所以一定走捷径。

    流月带着隐月星魂离开,凤红鸾在车内顿时感受了围绕四周的沉暗一瞬间泄去了大半。自然不会理会,继续懒散的入睡。

    又走了片刻,凤红鸾便闻到前面有淡淡的血腥味传来。想着凤凰岭今日埋葬的人不会少。

    如果她是玉痕,自然也会一个不留的杀。被威胁生命,欺负到头的,哪里有不还手的道理?而且如今才只是走了一小半的路。从昨日出现皇后引诱派来的那三个老家伙,这杀戮才刚刚开始。

    凤红鸾坐起身,伸手挑开帘子向前看了一眼,便看到前面几里处是一片狭窄的山谷,足有一里地远。两侧是高达几十丈的山崖,两旁峭壁陡峭,道路狭窄,也是仅容一辆马车通过。

    只是看了一眼,凤红鸾收回视线,看向另一条没走的道,缓缓开口:“那绿枫林的就放了?”

    玉痕骑马走在车前,听凤红鸾的话回过头看她,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后面还有很多像这样的地方。”

    意思不言而喻,该杀的人总会跑不了的。

    绿枫林等不到,还会转移别处来阻隔的。总会前来送死的。

    凤红鸾放下帘子,重新窝了回去。

    虽然是玉痕被刺杀,但反过来又何尝不是玉痕借此铲除皇后和他那些兄弟势力的最好时机?毕竟此时他是防卫,可以无所顾忌的除去那些势力。而皇后和他的兄弟们在暗处,吃亏也是不敢声张的。

    虽然没有准备,但也可以看出隐暗星魂的强大。半个时辰后,迎嫁队伍来到凤凰岭。流月已经带着人清空了凤凰岭所有埋伏的障碍。

    迎嫁的队伍安然而过。

    凤红鸾窝在车里再未探出头,这一场血雨腥风和死多少人凤红鸾并没有亲眼所见,不过这味道可是闻了个十足十。

    凤凰岭埋葬的亡魂,不下几百人。

    过了凤凰岭,又行了不远,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前方已经来到驿站。

    “主子,可是落宿?”流月回来,依然残留了刚才的肃杀之气。

    “继续行程!”云锦转眸看了一眼红绸包裹的车厢,沉声吩咐道。

    “可是您的身体……”流月踌躇的看着玉痕。主子受伤太重,又未曾休息,如今连夜兼程,如何能受得了?

    玉痕淡淡的瞥了流月一眼,流月不干再言语,退了下去。

    凤红鸾在车内想着流月屡次劝慰,想来玉痕受伤一定很重了。只是为何会受伤?昨日那两人武功自然不会伤到他的。但是看他的确是受了伤。难道昨日她被云锦带走后又来了厉害的杀手?

    刚想到这,便突然感觉一股强大的凌厉杀气无声而来。

    那杀气较之昨日的那个怪老并不在其次。

    凤红鸾顿时一惊,身形几乎在感受到杀意的一瞬间飞出车厢。与此同时,对着那杀气来的方向飞出一掌,同时揽着玉痕瞬间飘出数丈。

    如果玉痕受伤如此重的话,根本就抵不过这一掌。

    这一掌端的是凌厉无比,凤红鸾几乎用了十成功力。但没有想到出手功力便只有一半,心底顿时一沉,记起她寒毒刚刚抵抗过,身体还在恢复期。

    一掌只是迫得来人微微顿了一下,来人似乎没料到他如此隐身术和杀术居然都被人当先察觉了。但也只是一瞬,便对凤红鸾微薄的内力不屑一顾,掌风一转,更为凌厉的掌风打来。还是对准玉痕,并没有将凤红鸾当回事儿。

    他已经看出,玉痕受伤了!

    只要杀了玉痕,便可以夺得一指江山。

    玉痕墨玉的眸子一寒,看着来人。自知凤红鸾根本就无法抵抗这一掌。袖中的手刚要动,凤红鸾忽然手腕一转,不但不躲,带着他迎上来人而去,与此同时,腰间的酬情脱手飞了出去。

    八枚飞刀带着闪闪寒厉的光芒袭向来人。反其道而行之,端的是奇快无比。

    来人顿时大惊,一心只想杀玉痕,没将凤红鸾看在眼里,如今后知后觉,可是已经晚了。

    只听‘嗤’的一声刀剑割破肉体的声响,两枚飞刀击中,一枚正中眉心,一枚正中心口。

    那人身子软软倒下,周身围着的烟雾破散了去。凤红鸾才看清又是一个年约花甲的老头。骨瘦如柴,一双四白眼凸出来,极其吓人。似乎到死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死了。

    凤红鸾带着玉痕飘身而落,在落地的同时松开了手站在一旁,身子也自发的便错了开许。

    玉痕顿时感觉心底一空,转眸看着凤红鸾。见她面色清淡,没有丝毫异样。再看到腰间被她抓出的褶皱,只觉得心底一痛。

    刚才杀气他和她几乎是同时发现的。也就是说她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思考余地便出来救他。但是这种救,不包含任何情绪,只不过因为她知道他受伤了而已。

    变故仅是一瞬间,流月和隐暗星魂连出手都没来得及。

    流月一张俊颜已经吓的白了,幸好有红鸾公主救了主子,否则的话今日主子受伤如此重,必是躲不过那人的刺杀。

    “属下护住不利,求主子降罪!”流月顿时跪倒在地。

    “起吧!”玉痕摆摆手,转头看凤红鸾,刚要说什么,便又感觉一道强大的杀气袭来,面色瞬间一寒。

    来人的武功比刚才那老头要高明许多。速度也比刚才那人速度奇快。

    凤红鸾心底同时一寒,揽着玉痕快速向后退去。酬情再次脱手而出。

    与此同时,流月和隐暗星魂齐齐对着来人出手。毕竟是刚刚经过了凤凰岭一场血战,隐暗星魂包括流月都各有受伤,身手自然就受到了局限。

    而且来人似乎已经刚刚在暗处观察了,凤红鸾的酬情虽然在那人来到的第一时间便脱手而出,但是那人已有防备,轻松的躲过,转眼间便突破了隐暗星魂的防卫来到了玉痕和凤红鸾的面前。

    隐暗星魂大惊。

    那人阴森森的怪叫一声,对着玉痕一掌拍出,是一击必杀!

    玉痕如何能抵抗这一掌,凤红鸾如水的眸子一沉,当机立断,迎上来人的掌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