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24章 刺杀相救(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心忽然被什么东西紧紧的凿了一下,墨玉的眸子第一次被那张清丽绝伦的容颜眉眼间的春色和柔情灼伤了双眼。

    艰难的从凤红鸾身上移开视线,看向山顶那抹白衣如雪的身影。

    此时云锦也正向山下看来。

    隔着巍巍山峦。两人的目光相撞。

    玉痕似乎可以感受到那人的挑衅和得意,还有从骨子里透出的占有以及烈火柔情。那种执着和不惜一切代价似乎都能从那目光中透出来传递给他。

    薄唇紧紧抿起,心底被沉暗淹没。

    虽然那纤柔的身影已经走的很近了,还有几步就走到他的身边,而云锦还站在山峦上,可是他就是觉得,向着他走来的人儿似乎距离他才是最远的那个人。

    袖中的手不由紧紧的攥了一下,一道血痕划破手心。仅仅是昨日短短一夜。他便已经差了这么远么?

    “你即便不来,我也是会回去的。”凤红鸾走到近前,虽然恢复以往清淡,但是眉眼间的春色却是无论如何都藏不住的。当然不细看是分辨不出来的。也只有离她近的人才能感觉出来。

    眸底的沉暗褪去,玉痕淡漠的从云锦身上移开视线,转眸看着凤红鸾,眸光是一如既往的温润,清浅开口:“我知道,只是不放心!”

    虽然短短一句话,但是是包含了他一夜未眠。

    凤红鸾一怔,抬眼看玉痕,当看到他眉间的疲惫之色还有玉颜的孱弱莹白,想起他昨日必是受伤了,而自己又是寒毒发作他想来担心的,点点头,对着他浅笑了一下:“我没事儿,你可是受伤了?”

    还好!她的眼里还能看到他受伤了,是不是说明他还是有机会的。至少她是会随他回西凉的。

    玉痕脸上终于染上了一丝薄薄的笑意,温声道:“不过是一点儿小伤,无碍的。走吧!”

    “好!”凤红鸾想着能让玉痕受伤,必不是小伤。不过他的医术比她高明,所以自然不用自己插手的。点点头,轻身上了车。

    玉痕也随凤红鸾之后慢慢上了车。放下帘幕,对着车前的流月吩咐道:“启程!”

    “是!”流月应了一声,挥动马鞭调转马头向着驿站走去。一张俊颜眉眼疑惑。红鸾公主和云少主单独待了一夜,从下山他就感觉红鸾公主哪里不同了,但红鸾公主还是那样,又看着没有什么不同,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想着一定和云少主有关,不由得为主子担心。

    不过又觉得担心是多余的,如今红鸾公主就要嫁给主子了。云少主再不放手,那也是不行的。只要红鸾公主成了主子的太子妃,云少主就休要肖想了。

    这样一想,流月纠结的眉头瞬间散了去。挥舞马鞭的动作顿时也轻松起来。

    马车稳稳的走离了山脚,上了官道。

    云锦站在山上看着马车走远,那人儿居然也没回头再看他一眼,顿时觉得心底闷闷的。

    凤红鸾上了车便靠在车壁上闭上眼睛,说是被寒毒折磨了一夜,不如说是被云锦给她损耗灵力而心里折磨了一夜。醒来又和云锦纠缠,如今倒是真有些疲惫了,但是却心底精神的很。

    而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心口依然还怦怦的跳着,是那种沉寂了多年,终于复活了一般。那种由心底升上来的暖意和喜悦。

    虽然闭着眼睛,嘴角却不由自主的弯起。

    忽然感受到一丝哀怨之气环绕着她,凤红鸾蹙眉,闭着眼睛睁开,转过身挑开帘幕向山峦看去。一眼就看到那人依然一身白衣如雪站在原地。正向下看着马车离开的方向。

    隔着老远,虽然只是那么一抹白影,虽然立在群山之巅融为一体,但是却让她感觉他自有一种迎然立于天地间,脱离尘世的遗世独立和清华风流。

    独独有这样的一种人,这样一种风流,是任何人也比不了的。

    凤红鸾看着那抹白影,如水的眸子微微恍惚,真的爱了啊!这就是她以后心所追逐的人。心底溢满的喜悦是那样的真实,真实的让她也觉得这是在做梦了!

    随着她挑开帘子,那怨气忽然就消散了,一丝喜悦瞬间侵染了她。只听那软软掩饰不住喜色的声音传来:“鸾儿,你我真是心有灵犀。”

    凤红鸾嘴角扯了扯,好笑又好气放下帘子。这人真是……

    玉痕从上了车,一双凤目便不离凤红鸾,每看一眼,都被她那嘴角的笑意灼伤。当看到她挑起帘幕向外看的神色,那满心满眼只有一人,心更是痛的揪起来,连呼吸都不会了一般。

    随着凤红鸾放下帘子重新的闭上眼睛。玉痕也低垂下眉眼,遮住眼中的神色。

    还会有机会的。西凉无数个日久天长,便是他的机会。

    直到马车消失了踪影,云锦依然笑看着。风影站在云锦身后,嘴角不停的抽搐。看着少主这傻傻的笑着的样子,他就不明白了,红鸾公主都跟玉太子走了,少主还有什么可笑的。要是他是少主,就带上红鸾公主直接走了多省心,省得这以后还要日日牵肠挂肚的。

    “少主,您怎么就不答应公主?”风影终于忍不住,红鸾公主都说了愿意背负骂名,而少主也不是那为名利和世俗眼光所困住的人。带着红鸾公主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隐居,岂不是更好?

    云锦收回视线,唇瓣的笑意不收,瞥了风影一眼:“你以为爷不想么?”

    既然想干嘛不同意啊!风影看着云锦。

    云锦目光看向天幕,湛蓝的天空几朵浮云,是那般干净无尘,他缓缓开口:“云总是要在天空的。”

    风影顿时不明白,也疑惑的看着天空。云本来就该在天上的啊!

    “你以为能走到哪里?天下之大,难道我便要让她如此委屈的与我窝藏一世么?”云锦薄唇勾起一抹清寒的弧度,神情一瞬间卑倪狂傲:“我云锦不是那窝藏的乌龟,我云锦的女人自然也不会如此委屈。我便要好好的将她带在我的身边,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我的女人,也只能是我的女人。”

    “是云夫人!”话落,云锦又强调了一句。

    风影听着云锦的话,看着少主,站在云锦身后,似乎都感受到了他的气势和绝然狂傲。一抹自豪油然而生。精瘦的身板也跟着立的笔直。

    少主说的对!为何要窝藏卑微如尘的活着?“三日啊,真是恨不得眨眼便过去……”就在风影敬仰他家少主自豪不已的时候,便看到他家少主收了卑倪狂傲,苦兮兮的揉着眉头,哪里还有半丝刚刚的气魄?

    风影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任命的低下头,从少主遇到红鸾公主,他就不能再用常理来论之了。

    马车内,凤红鸾本来没有困意,从挑开帘子看了一眼之后,便来了困意。本来就前日一夜被云锦的鬼故事弄得没有觉睡,后来又经受的那怪老的刺杀。再然后昨日一夜寒毒侵体又饱受心底的挣扎折磨。一直都未曾休息。这一夜太过疲惫,如今全身放松下来,不出片刻便睡着了。

    玉痕听到那均匀的呼吸声低垂着的头抬起,就看到凤红鸾倚着车壁睡着了,脑袋没有枕物事儿,随着车壁的晃动左右的摇晃着。他伸出手想给她身子搬过来加个靠枕,手还没到她近前,便见那人儿蹙了蹙眉,伸出去的手不由得僵住。

    车厢静寂,可以清晰的听到她清浅均匀的呼吸声。

    玉痕看着凤红鸾,墨玉的眸子紧紧锁着她嘴角的笑意,半响,缓缓将手撤回,也闭上了眼睛。

    一个时辰后,马车回到了郾城驿站。

    流月停下马车,轻唤:“主子,到了!”

    “嗯!”玉痕一直都没睡着,闭着眼睛不睁开,身子不动,淡淡应了一声。

    “主子,今日是继续落宿此地,还是……”流月又轻声问。

    “启程!”玉痕吐出两个字,此地,他一刻也不想停留。

    “可是主子……您的身体……”流月本来以为主子会停留此地再逗留两日,本来就是有预算出这个时间给红鸾公主抵抗过寒毒来修养的。如今主子又身受重伤,修养才对。可是居然主子吩咐启程。而且从来没有感觉主子的声音会让他觉得有一种杂乱烦闷的感觉。

    “照我的吩咐做。”玉痕沉声开口。有一种压抑着什么的冷意。

    “是!”流月再不敢多话。立即吩咐了下去。

    玉痕当先下了车,犹豫了一下伸手要去抱凤红鸾,凤红鸾便先醒来了。玉痕若无其事的撤回手,温声道:“如今天色尚早,休整一番,我们继续启程。”凤红鸾点点头,轻身下了车。

    杜嬷嬷过来侍候凤红鸾,当看到红鸾公主眉眼间依稀由不近人情此时换上了轻软温意。又看主子虽然神色如常,但是眉眼间依稀染着沉郁,也猜出了八九分。昨日云少主救了红鸾公主带走,一定是发生了让红鸾公主改变的事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