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15章 这就带你走(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砰’的一声沉闷声响起,云锦着着实实屁股摔到了地上,他愣愣的看着床上的凤红鸾。

    凤红鸾羞恼的瞪着他:“你还不走?”

    云锦看着凤红鸾小脸因为羞恼整个人显得有生机了几分。刚刚的沉闷顿时卸去了大半。坐在地上闷闷的道:“我不想走,怎么办?”

    语气闷声闷语,一张俊美的脸紧紧皱着,那样坐在地上,就像讨不到糖果的大孩子。

    “明日你又坐进那车里,他还骑在马上,我看了就生厌。”

    “那你可以不看。”凤红鸾微微蹙眉。虽然是下一局棋,当时她也没有料到玉痕是让她这个身份入西凉。当时听到从他口中说太子妃的时候她也是一怔。后来那人说只为了给一个站在他身边的位置而已。

    的确没有什么比太子妃更合适。

    不过她倒是无所谓,无论什么身份,对她来说又有什么不同?

    可是如今……

    凤红鸾看着云锦,这样的身份,他却是如此的在意。而他的在意,已经影响到了她。不想承认,却是不得不承认。

    微微抿唇,凤红鸾看着云锦郁闷的样子,不由得开口道:“以天下为棋盘,下一局棋而已。”

    云锦低着头顿时抬起,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又道:“既然是下棋,总要携手,不过是一个站在身边的身份而已。没有什么不同,你别多想。”

    话落,凤红鸾顿时心头一恼,她给他解释什么。以后的事儿哪里有定论。她对他是不一样,但那便是爱么?即便是爱,她真的会走出那一步么?他真的可以让自己抛却过往,重新来过?

    真的可能么?

    “哼,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狡猾,居然想用如此招数困住你!”云锦顿时明白了,恨恨的道:“要下棋,也不一定站在他身边,该死的狡猾!不知道你这女人是聪明还是愚蠢!你便如此相信他?”

    凤红鸾看着云锦的样子,蹙眉:“这样的招数困住我又如何?狡猾谋略,精于算计又如何?这样的棋下的不是才有意思么?”

    云锦顿时哑口,看着凤红鸾,半响磨牙道:“那你知道不知道,你就这样的嫁给了他,你真要成了他的太子妃,这一辈子都会冠上他的姓氏,你……你对他又没有心,你以后要如何?等下完了这局棋,你以后便不想么?”

    “待到繁华落幕,我的归属在何地谁都不知道。想那些做什么!”凤红鸾道。

    “你……”云锦一恼,看着凤红鸾无谓的小脸,顿时气道:“你这个女人真是有把我气疯了的本事。你便从来都没有想过跟我,嫁给我是不是?”

    自然没想过。凤红鸾不语,等于沉默。

    “我就知道你没想过。”云锦腾的一下子站起来,虽然明白,还是还是忍不住怒意,刚想发怒,但看到凤红鸾坐在床上清淡娴静的小脸看着他,怒火又忽地退了下去。

    她本来就是如此,只要她在意的,便是执着到死也不准别人改变。只要她不在意的,便是无论如何她也视如云烟。她似乎很复杂,似乎又恨简单,所要的不过就是那么一局棋,一场繁华落幕后她寻到她的归属。

    看着这样的她,云锦顿时很挫败。

    但他挫败,那玉痕是不是更挫败?

    毕竟是他是真要娶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心底似乎根本就没有那个大婚的意识,真的只是为了他那句话,一个站在他身边的位置,而不是他的女人。

    心中一直以来的气闷顿时烟消云散,一扫而空,转眼间便飞到了九重天外。玉痕和他,此时不过也是半斤八两而已。那他还苦什么?恼什么?恨什么?怨什么?

    云锦看着凤红鸾,顿时乐了。

    瑰姿艳逸的容颜笑意风华,美眸流转,尽是雪月飘花。整个狭小的房间当真一瞬间便是飘雪梅花香。

    笑的光灿夺目。

    凤红鸾被云锦突然笑给弄懵了,蹙眉看着他:“你笑什么?”

    云锦看着凤红鸾,嘴角勾起,笑意弯弯,眉眼间因为这一笑满颜春色,片刻,他笑意一收,清润开口:“两个人下棋有什么意思,要下不如大家一起下。我到也想看看这一局棋最后到底是什么样子。”

    顿了顿,凤眸目不转睛的看着凤红鸾,笑意深深:“他谋什么我不管,我只谋你!”

    凤红鸾一怔,看着云锦。一瞬间,被他的笑恍惚了心神。

    那样的笑,风飘雪月,光灿风华,似乎又回到了第一次初见。就在那个破败的小院,他随意的躺在墙头上,是那样的风流入骨。背对着阳光,就那样对她笑着。

    那时候她初来这个世界,一身邋遢。

    他给她戴上了翠羽烟云,他对她说:“阳光就在天上,谁也挡不住,只要你抬头,就能看到。”

    她抬头,真的看到了阳光。

    如今他这样的笑着,对她说:“他谋什么我不管,我只谋你!”

    虽然是黑夜,他的身上却是占满阳光,他整个人就如会发光一般。在这一瞬间,她几乎将这黑夜当成了白日。满眼都是金灿灿的阳光。

    心忽然不受控制的怦怦的跳了起来。

    “很感动对不对?”云锦忽然笑着凑近凤红鸾,歪着头看着她。对着她眨眨眼睛。

    犹如一盘冷水泼下,好好的气氛转眼便破坏了,凤红鸾怦怦跳动的心顿时停了,抬眼看云锦,又看到那日夜扰得她不得安稳的脸,对她无赖的笑着,顿时一恼,想也不想,拿起手边的枕头照着那张笑着的脸跩了过去。

    她刚才在胡思乱想什么,这个混蛋才有将她气疯了的本事。

    “呵呵……”云锦接住枕头,抱在怀里,看着凤红鸾气怒熏红的小脸,低低笑了起来。笑意欢愉:“鸾儿,你不诚实,你刚才明明很感动对不对?”

    “你去死,鬼才感动!”凤红鸾又摸出一个枕头,同样扔了出去。

    云锦偏头,再次接住,在凤红鸾又要扔被子的时候,云锦连忙上前,一把抱住她,软软道:“别再扔了,我知道你很感动。你不用承认,我知道就好了,乖!”

    凤红鸾险些一口气上不来,怒瞪着云锦。

    云锦低头在凤红鸾唇瓣一吻,软绵绵的道:“那尊玉佛估计也快回来了,我真恨不得打包将你绑走,可是该死的,偏偏不能!”

    软绵绵的声音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不过他也得意不了两日。”云锦恨恨的声音一转,眉眼生花,得意的道:“用不了两日,我便让他自动的滚离你的身边。”

    凤红鸾蹙眉,抬眼看云锦。

    “这两天你要乖些,不能多跟他说话知道么?也不准你再听他故事了,你以后只能听我的,更不能和他躺在一张床上来气我。我一生气,说不准将他整个东璃江山都烧了它。”云锦本来温柔绵软的声音,说出口偏偏强硬霸道。但是说不出的好听。

    凤红鸾被云锦抱在怀里,听着云锦的话,眉头更是皱紧,凉凉的道:“你还真本事了,能烧了人家整个江山?”

    “哼,就你这个女人看不上我,自然能的。”云锦顿时眉毛一扬:“要不要我烧一个给你看看?”

    “别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不走?”凤红鸾白了一眼。

    云族的灵力她虽然不清楚多少,但是清楚的知道,天下万物,都是有一利必有一弊。一透支便是一亏损。这两日他如此烧了这一路锦红,如今居然又烧人家知州府台的粮库。灵力受损可想而知。居然还要烧人家江山,那他不用活了!

    “嘻嘻,鸾儿,你是紧张我的。”云锦偏头,又在凤红鸾唇瓣狠狠啄了一下,似乎觉得不够,又想深吻。

    凤红鸾一恼,他还上瘾了。蹬鼻子上脸!挥出一掌,一阵厉风打向他又落下的脸。

    云锦立即抓住凤红鸾的手,嘟囔不满的看着她羞怒的小脸:“鸾儿,你真不可爱……”

    凤红鸾小脸一沉,只听他又笑着欠扁的道:“不过我喜欢……”

    话落,强行的将唇落下覆上凤红鸾的唇,狠狠的吻了一下,松开她的手,不见有何动作,人转眼间便出了房间。整个白影幻化为白月光,随着他离去,窗子无声的关上,窗帘自始至终也未动分毫。

    他轻软警告的声音远远飘来:“记住我的话,不准再听他讲故事,更不准和他一张床……”

    一大堆不准随着他远去,但依然清晰的传来。

    凤红鸾居然连那人离去的方向也摸不准。

    自动的忽视那传来的话,恍若未闻。

    如水的眸子瞪着他离开的窗子,一张绝美的小脸一变再变,白里透红,红上更红,不知道是恼的,还是因为如何,转眼间便幻化了数十种颜色。唇上只觉得烧火了一般,火辣辣的灼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