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13章 我只谋你(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流月立即跟在身后。

    玉痕刚一离开,窗外一抹白影飘了进来,一身白衣如雪带着丝丝冰寒之色,俊美清逸的容颜一片阴沉,几步走到床前,大怒的看着凤红鸾:“昨日我说的话你便都没听进去么?”

    凤红鸾看着出现的云锦。这么快出现,让她觉得他这一路都在跟随,看他衣衫不染片丝尘土和风尘,或者是早一步就来到这驿站。

    无视他恼怒的眸子,凤红鸾冷声开口:“你别白费心机了。我的心是永远也不会再交出去的。”

    就这一句话,似乎昨日种种一并抹杀。

    那缠绵的吻,那微染情欲的小脸,那一声不自觉的轻吟,还有在他怀中软了的身子……

    昨日所有的暖味,动心,纠缠,一并都随着这话抹杀了。

    云锦站着的身子不由自主的一个踉跄,后退了一步,随即他两步就冲到床前,死死的看着床上的凤红鸾,几乎用低吼:“那昨日你对我相救是什么?昨日晚上我吻你是什么?昨日晚上同床而眠你在我怀中安睡又是什么?”

    “你是男人,我是女人,本能而已,还能如何?”凤红鸾低垂了眉眼,不以为然的淡漠的道。

    “你……好一个本能!”云锦气急,瞪着凤红鸾:“那我如今便再看看你的本能有多少?你便再本能一个给我看。”

    话音未落,身子俯下,带着狂怒和霸道吻上凤红鸾的唇瓣。

    他想了整整一日,想着她在那大红嫁车中若是嫁给他该多好,想着她和玉痕相处如何会不会被夺去了心,想着若不是那时候他一直待在丞相府她的身边,若是早有筹谋,也不会没有准备回云族而遭了设计下了千年寒池,如果不是被困在千年寒池出不来也就不会被玉痕钻了空子弄出这许多事儿,以至于她如今嫁入西凉。

    也不会他如今看着她坐在大红的车撵中看着他嫁给别人……

    所有的都折磨着他的心,如刀片凌迟一般。最凌迟他的还是这个女人,明明对他有心,偏偏要封闭自己的心。

    强势的撬开贝齿。吻凌乱疯狂,比昨日疯狂数倍。云锦已经近乎失去理智。

    明明他不想伤害她,不想强迫她,可是这个女人就偏偏不明白。偏偏要远离他,偏偏要将他排除在她的生命,跟别的男人温软含笑,温情相处……他不准!

    “我忍你,让你,爱你,怜你,敬你,你便如此伤我,那么好,要下地狱,咱们俩一起下地狱。”云锦声音似乎从牙缝挤出,唇瓣离开,粗喘着贴着凤红鸾急促喘息的唇瓣,沙哑恨恼的道:“也只能我和你一起下地狱,别人休想。”

    话落,唇瓣再次吻了下来。

    随着他唇瓣落下,如玉的手一扯,凤红鸾的腰带猛的被扯开,华丽柔软的锦缎随着腰带扯开,从身体滑落。

    衣衫脱离身体,柔软的肌肤滑过一丝沁凉,凤红鸾大脑顿时嗡的一声,心头升起前所未有的慌乱,一双美眸睁大,看着眼前疯狂的俊颜,顿时忘了所有反应。

    任云锦的唇瓣在她的唇上肆意横行。

    几欲窒息。

    手指触到身下柔软的肌肤,云锦拉着腰带的指尖猛的颤了一下,心底忽然窜起一股火,如玉的手在下一刻便抚摸上身下柔软的身子。

    触手温软,滑如凝脂。他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唇下的吻更加疯狂起来。手也不受控制的跟着自己的感觉在那柔软的肌肤上揉搓流连。

    凤红鸾大脑一片空白,清凉的手指就如会点火一般,将她整个人都烧灼起来。几乎要将她焚烧殆尽,灰飞烟灭。

    心底的慌乱达到极致,凤红鸾喘息的空挡艰难吐口:“不……”

    听到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软和慌乱,还有她没有察觉的孱弱和乞求。

    云锦的身子猛的一僵。僵硬也只是一瞬,随即自动的忽视她的孱弱和柔软,这个女人就是不该他怜惜,不该他心疼。她最懂得的是怎么伤自己。

    唇瓣细密而落,狂乱狂野,温热如火,似乎要将他身上满满的盛不下溢出来的爱和痛都要传递给身下的人。将自己揉进她的身体。

    一寸一寸,不留一丝余地。

    忽然大手抚到她的背部,手指触摸到和刚才不一样的感觉,云锦的身子再次一僵。猛的顿住。

    落在凤红鸾唇上的吻也同样顿住。

    须臾,他慢慢的探索着抚摸,当摸到滑腻的肌肤中纵横交错的深深浅浅的痕迹,失去理智的大脑忽然想起什么,猛的一翻手,将凤红鸾的身子反过来。

    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清楚的看到那纤瘦的后背纵横交错的伤痕。

    那伤痕已经很浅很浅,几乎如印在肌肤的纹理一般,在那白玉的身子上形成一幅幅纹理如花,如梅花,如海棠,如玉兰,如春桃……

    云锦凤目一紧,指尖忽然不受控制的轻颤起来。

    低头看凤红鸾,只见那人儿一动不动的趴着,娇软的身子轻轻颤栗,眼睛不知道何时已经闭上。两双小手死死的拽着身下的被褥,小脸苍白,青丝凌乱,只有唇瓣被他揉虐的红肿似乎可以随时滴出血来。

    心忽然在这一瞬间痛的不能呼吸。

    云锦一双眸子焦灼在凤红鸾的小脸上,半响,他忽然拉上凤红鸾的衣服,手指勾起,不见有所动作便将她的腰带系好。颓下身,紧紧的将她轻颤的身子抱在怀里,沙哑艰涩的开口:“你果然会折磨我……”

    凤红鸾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云锦也不再开口,不再有所动作,只是抱着凤红鸾的手臂一紧再紧,似乎只有紧紧抱着她,才能让他的心好受些。

    房间静寂,许久,只听他无奈暗哑喃喃道:“我该拿你怎么办?”

    凤红鸾依然一动不动。脑中混沌一片,似乎所有的前世今生,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你让我连冲动都觉得可耻,我还能拿你怎么办……”云锦忽然将脑袋埋进凤红鸾的脖颈。沙哑的声音几乎细若蚊蝇。

    凤红鸾突然感觉她脖颈有一滴水滚落,滑下,顺着她的衣服滴入后背。

    后背被狠狠的灼了一下。一瞬间那种灼烧烫进她的心里。忽然那千疮百孔的心有一种痛入骨髓疼。如利剑一寸寸砍断碾碎厮杀,将她那心凌迟数段。

    一直以来都是麻木的,她不知道她的心居然此时也可以这样的痛。

    忽然在那一瞬间,她明白了什么。但那心便疼的更加厉害了。紧抓着她的心脏,不能呼吸。

    “咳咳咳……”凤红鸾忽然捂着心口猛的咳嗽起来。

    “怎么了?”云锦顿时一惊,趴着的身子连忙起来,一双眸子紧张的看着凤红鸾,见她捂着心口不停的咳嗽,俊颜一白,将她抱在怀里:“你可是哪里不舒服?”

    “咳咳咳……”凤红鸾就觉得嗓子如从心口涌上一股烟一般,不受控制的干咳。

    “我给你去倒水……”云锦顿时慌了,连忙要下地。

    凤红鸾另一只没捂着心口的手忽然出手,紧紧的抓住他,在他的怀里不停的咳着。

    云锦一怔,看着紧紧抓着她的小手,似乎生怕他离开一般,小脸本来苍白,此时咳的通红,焦急的道:“鸾儿,我只是去给你倒水,我不走……”

    凤红鸾摇摇头,捂着心口不停的咳着,但是抓着云锦的胳膊很紧,几乎扣死了一般不松开。

    云锦看着凤红鸾忽然手足无措,只能任他抓着,另一只手紧紧抱着她的身子。

    那娇软的身子因为剧烈的咳嗽不停的颤着,云锦的手几乎也随着她一起颤抖。

    安静的房间只能听见连续不断的剧烈咳嗽声。

    云锦的心被揪紧生疼。

    此时有急匆匆的脚步走近,那人几乎是慌张快步的走到门口,想要推门进来,但又住了手,担心的道:“公主,可要奴婢进来?”

    视杜嬷嬷听到了凤红鸾的咳嗽声。

    “不……用……”凤红鸾强制的压抑着咳嗽,确是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

    “公主,您让奴婢进来,奴婢……”杜嬷嬷在门口焦急。主子交待她要好好的照顾公主,如今公主咳的如此厉害。她的心也慌了起来。听到凤红鸾又剧烈的咳嗽声,一咬牙,就要伸手推门。

    “我说不用就不用,滚开……”凤红鸾停顿的空挡怒喝了一声。又接着咳嗽起来。

    那门刚被推的错了一寸,杜嬷嬷一惊,顿时住了手,果然不敢再动。只焦急的站在门口。

    好半响,凤红鸾才渐渐的止了咳。

    那一股劲而下去,身上已经出了一层凉汗,额头有汗珠滚落。

    “公主,您可好些了?”杜嬷嬷听到里面终于止了咳,小心的问道。

    “我没事儿了,你去吧!”凤红鸾虚软的应了一声。杜嬷嬷还想再说什么,想进来看看凤红鸾情况,但是公主不准,她也无法,踌躇了半响,还是漫步的离去了。从今以后红鸾公主就是她的主子,这些刚开始,她自然不能惹主子不快。否则以后在公主身边便难侍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