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11章 我只谋你(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微微灼热的心忽的冷了起来。

    云锦本来迷醉,本来柔软,本来情意涓涌,如今不过是转眼之间,风云突然就变了。灼热的心也跟着一凉,随即大怒:“你到底在气什么?你到底在怕什么?我将我心交出来给你,让你挖出来看看我对你如何?你究竟怕什么?”

    云锦的声音,几近低吼。

    凤红鸾似乎没听见一般,低垂着头,一动不动。脑中只有那把手枪,和那张冷漠的看着她毫不犹豫开枪的动作。

    云锦看着凤红鸾的样子,心中又怒又痛:“你便就这样折磨我也折磨你自己么?”

    凤红鸾依然置若罔闻。

    “为何不承认自己的心?到底是哪个男人让你受伤了?是那个世界么?我便开天辟地,给你杀了他如何?”云锦恨恨的看着凤红鸾的样子,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道。

    凤红鸾猛的抬头看着云锦。

    “五马分尸?拦腰斩断?一剑刺穿?粉身碎骨?你喜欢他哪种死法?我便让他死了如何?”云锦对上凤红鸾的眸子,眸中杀气凛凛。

    “你很奇怪我为何知道是么?凤星临世,天下有几个不知道的?”云锦一双眸子沉怒,死死盯着凤红鸾:“你如此作践我,你便开心?”

    凤红鸾眸光刹那沉寂上黑色,袖中的手忽然攥了起来。死死的看着云锦。

    半响,她低下头,冷冷的道:“滚开!”

    “你好,你很好!”云锦气极怒极忽然腾的站起身,抬步向外走去,刚走了两步,猛的回身,一把抱起凤红鸾向床上倒去。随着他倒下,帘幕落下,他恨恨的声音传出:“我今日便要了你,看你还想他!”

    一阵天旋地转,凤红鸾的身子软软的躺在锦绣被褥上。

    云锦转眼间便随着他的动作压了下来。唇瓣几乎在同时吻上凤红鸾的唇瓣。压抑的怒火和愤怒如脱缰的野马奔腾,云锦几乎要将自己满满的情爱都传递给身下这个人。

    凤红鸾心中顿时一慌,猛的惊醒出手。

    她的手刚抬起,便被云锦死死扣住,云锦满满的诠释着自己的恼火和狂乱。吻凌乱而落,唇瓣、眉眼,所过之处,落下一片晶莹如珠。

    凤红鸾被吻的几欲窒息。身子不受控制的粗喘轻颤起来。

    明明身上的身子是如此火热,但她感觉越来越凉,沙哑的艰难吐口:“云锦……别……”

    云锦身子顿时一僵。

    闭着眼睛睁开,便看到凤红鸾本来早先羞怒熏红的小脸此时慌乱发白,青丝散乱,他身下的身子不停的轻颤着,说不出的柔弱娇怜,如风一刮就倒了。

    卸去伪装和强硬若便是让她如此的话,他宁愿她不卸这伪装,宁愿她永远冷着一副脸色,也不愿意看到此时如此让人心疼的她。

    疼到骨子里。

    眸中的怒火和狂乱瞬间如潮水般的退了去。心中顿时涌上后悔和自责。

    他早便说过,他今生再也不伤害她,如今他真是被她气的疯了头了,居然还要再迫她。难道还想要那日情形重演么?

    他不要!

    他好不容易让她心里强行将自己塞了进去,如何还能再让她生生将自己踢出来?

    支着身子颓然倒下,软软的趴在凤红鸾的身上,闷闷的道:“别怕,我不会伤害你,即便是伤了我自己,我也不会伤你的……”

    这话说的沉沉的闷闷的,就如此时他的心,由云端沉落谷底,又有谷底升上来,在半空中沉沉浮浮,总也落不到实处。

    房间静寂无声,只听到两个人清浅的喘息声。

    凤红鸾渐渐恢复平静,一双眸子盯着房顶,半天不眨一下。

    她可以寻找光明么?可以么?真的可以么?

    眼前凌乱的现出那把手枪和毫不留情的一枪,转而便换成那日烈烈阳光下君紫璃紧攥向她脖颈的手,然后便是屡次被锦瑟下杀手,还有那日天地玄黄死在她的面前,杜伯的死……

    前世二十年的灰暗生活,今生从来到这个世界至今事件种种,都是灰暗的。她早已经适应这种阴暗,还如何再能做回前世五岁之前听着故事笑的合不拢嘴的她?

    她的光明,早已经被黑暗磨没。

    心中一片冰冷阴沉。

    云锦似乎能感觉到凤红鸾心底的变化和感觉,埋着的头抬起看着她,心中又是恼又是恨,但突然心底升起颓败。这个女人,他能拿她如何?

    “你……”云锦一拳头垂在锦绣被褥上,身子一个翻滚,倒在了床的另一边,心中气恼。

    凤红鸾似乎对身上突然离开的动静不觉不察,依然盯着房顶,眼底沉浸着浓浓的黑色。

    云锦也盯着房顶,想着他如何才能让这个黑心的女人不黑心。

    房间静寂,蔓延着沉默。

    玉痕从离开,身影再未出现。

    半响,云锦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去除这个女人的黑心,猛的转过身,将凤红鸾的身子抱进怀里,将她的脑袋强硬的按在他的胸前,闷闷的道:“睡觉!”

    凤红鸾眉头皱了一下,身子想动,却被他抱的死紧,一动也动不了。

    刚要出手推开他。云锦闷闷的声音道:“你不是喜欢听故事么?我讲给你。以后再不准你听别人的故事,要听也是要听我的。”

    凤红鸾要打开的手顿住。

    “从前有一个王员外,王员外有一个丑女儿,丑女儿长的奇丑无比……”云锦轻轻的开口。

    云锦声音轻柔轻软,带着淡淡的令人安心的味道。

    凤红鸾的呼吸渐渐的平和了下来。

    云锦的故事不同于君紫璃和玉痕的,不是照着书本念那种,而是声情并茂。凤红鸾渐渐的便将心底涌上的灰暗沉寂了下去,静静听着。

    云锦的手一直按着凤红鸾的头埋在他的心口,她能清晰的听到他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是如此的蓬勃有力。

    渐渐的听着故事便心态平和,有了困意,不知道何时,凤红鸾幽幽的睡了过去。

    云锦一直将那个故事讲完,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她安静的躺在他的怀里,头埋在他的心口,小脸露出一半,不再是那种苍白羸弱,也不是早先那种冰寒清冷不近人情,而是如今睡颜清浅,安静平和。

    他多么希望这一辈子,她都能如此在自己的怀里睡去,再如此的在自己的怀里醒来……

    总有那么一日的。

    云锦嘴角勾着一弯笑意闭上了眼睛,下颚贴着凤红鸾的脸,也睡了过去,两道清浅的呼吸声融于一处。

    这一夜,凤红鸾却是睡的十分的沉。一夜无梦,往日总是在她眼前晃动的影子也再未来吵她。

    第二日,凤红鸾幽幽醒来。

    眼睛眯起一条缝,顿时刺眼的光亮透过她眼帘强烈的射进来,睁开的眼睛又闭上,再睁开,适应了两次,才看清眼前的事物。

    玉痕一袭大红锦袍慵懒的靠坐在不远处的软榻上,手中捧着一本书,低垂着眉目细细品着,薄唇微抿,神态安然。

    屋中静静的。

    微怔了一秒,凤红鸾猛的低头看自己,身边空无一人。

    再次怔愣片刻,抬眼看玉痕。

    “醒了?”玉痕从书上移开视线看向凤红鸾。

    凤红鸾点点头,眼睛一错不错的看着玉痕。昨日他来过,昨日的事情他可是知道?后来他为何到门口又离开?

    脑中一瞬间闪过无数情绪,面上丝毫不变。

    “今日可曾睡好?”玉痕放下书本走过来,坐在凤红鸾身边,微微偏头看着她,笑道:“气色不错!”

    “什么时辰了?”凤红鸾抬眼向外面看一眼,外面阳光刺眼,她想着怕是已经午时了。

    “还有两刻便午时了。你起来正好用膳。”玉痕笑着道。

    凤红鸾顿时蹙眉。她居然睡到这时候,看着玉痕穿戴整齐,大红锦袍早已经换了一新,不是昨日染血那个,金冠玉带,说不出的高贵滟华。坐起身问道:“何时启程?”

    “你若是累就再歇一日,若是不累用过膳便启程。”玉痕落在凤红鸾唇瓣处,停顿了一秒,移开视线,温声道。

    被玉痕的目光掠过,虽然是如若春风,凤红鸾突然便想起昨日,头一低,伸手撩开被子跳下了床,声音有一种压抑的平静:“那就启程!”

    “好!”玉痕点头,见凤红鸾下地,对着外面一拍手,清润道:“进来!”

    外面杜嬷嬷推开门走了进来,对着凤红鸾一躬身:“老奴见过太子妃!”

    一见进来的人是那日她寒毒发作,进来的杜嬷嬷,凤红鸾顿时想起那不好的记忆,眉头皱了一下,点点头。

    “你进太子府,身边要有人侍候,杜嬷嬷算是旧识,你若同意她从今以后便在你身边照顾你。你若不同意,再换别人。如何?”玉痕声音依然温润,淡淡商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