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09章 纠缠深吻(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过从今以后她便是他的太子妃。日日夜夜,无数个日久天长,他会将那人从她心底摘出,换上自己的影子。

    “主子!”外面流月轻轻的声音传来。

    “嗯!”玉痕淡淡清浅的声音应了一声,伸手给凤红鸾掖了掖被角。下了床走了出去。

    外面流月见玉痕出来刚要开口,玉痕摆摆手:“别打扰到公主,你随我来!”

    流月立即住了口,随着玉痕身后,二人向着另外一处院子走去。

    玉痕走后,房间静了下来。凤红鸾睡的纯熟。

    可惜刚睡了没到片刻,窗子无声无息的打开。一抹白影飘了进来。只见那白影几步就走到床前,一张俊美的脸盛满恼意和怒意的瞪着床上的凤红鸾:“女人,你很喜欢听故事么?”

    凤红鸾睡的正熟,以为又是那混蛋的影子在作怪,想着她真是越来越放肆真实了。眉头紧紧皱起,懊恼的伸手抓起了身上的被子蒙在脑袋上。

    云锦看到凤红鸾的动作一怔,随即更是怒火大增,扬手将凤红鸾身上的被子一掀,直接扔到了地上,怒火和压抑的声音强行的传入凤红鸾耳里:“女人,你听到我说的话了么?”

    凤红鸾只感觉身上一空,闭着眼睛猛的睁开。

    当看到云锦一脸阴沉恼怒的站在床前,一双眸子喷火的看着她。如水的眸子有一一瞬间恍惚,随即看着那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脸,躺着的身子猛的坐了起来:“你又来干什么?”

    “干什么?”云锦死死的盯着凤红鸾:“说,你是不是很喜欢听故事?”

    “我喜欢什么与你何干?你来做什么?”凤红鸾此时彻底的清醒了,看着眼前的男人还有被她仍在地上的被子。想着她好不容易睡熟了,又被他破坏,顿时一恼:“从哪儿进来的给我从哪儿滚出去。”

    “滚?”云锦挑眉,俊美的脸上阴沉暴雨来回翻滚,心中又是恼又是恨:“你这个女人,除了对我说滚你还会说什么?要滚是么?好,我今日就带着你一起滚。”

    云锦声音咬牙切齿。手臂攸的伸出去抱凤红鸾。

    凤红鸾顿时出手。

    可是她的手根本就没有云锦快,不见云锦有什么动作,转眼间凤红鸾就被点住了穴道,便落进了云锦的怀里。

    凤红鸾顿时一怒,早就知道武功与他差了天地之别,但此时还是忍不住气急:“放开!”

    “你这句话说了很多次了,如今不管用了。”

    云锦无视凤红鸾的怒意。觉得怀里抱着的身子软软的,特属于她的幽香,极其好闻,他才发现他该死的怀念这种味道。抱着凤红鸾的手臂不由得紧了紧,想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

    凤红鸾感觉自己的身子几乎要被他勒断了,怒道:“还不松开我,等一会儿你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到还真不知道了,不如你告诉我,我一会儿怎么死?”云锦气急怒极恼极,看着凤红鸾因为气怒染上潮红的小脸,明明心中恨怒的要死,他却该死的贪恋她的感觉。

    “这是西凉,不是你云族!”凤红鸾瞪着云锦。因为他用力太大,皱眉恼怒道。

    云锦看凤红鸾皱在一起的眉头,抱着她的手臂不由自主的放松,刚一放松,心里顿时一恼。这个女人她就不该怜惜她,又收紧,咬牙道:“西凉又如何?千年寒池都挡不住我,区区一个西凉就想挡住我么?”

    凤红鸾顿时想起他被逼下千年寒池。虽然没有去过云族的千年寒池,但是一说千年寒池便让人谈之色变,再加上她身体从她娘身上传下来的霸道寒毒,想来就是一个阴险之地。恼意不收,瞪着云锦,故意道:“你能从千年寒池出来便了不得么?看来那里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地方。”

    闻言,云锦气怒,他从寒池就死一生出来,在这个女人的眼里看不到半点儿担心。还居然云淡风轻的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枉他马不停蹄一出来就赶来这里。她居然还执意要嫁给玉痕。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云锦气急怒极恼极。半响恨的牙痒痒:“要不要我带你去千年寒池尝尝滋味,你就知道爷的能力大小。”

    说完,云锦抱着凤红鸾向窗前走去。

    “你不要命了!我如今是西凉太子妃!”凤红鸾一见这个混蛋真要带她走。顿时怒声开口。

    其实不用说她自然也知道千年寒池必然不是什么好的阴险之地。管听名字,就让她想到极其阴寒,地下是千年寒冰,上满是雾沼沼的寒气。据说云族的千年寒池可是百里冰冻一人。可怕可想而知。

    当年她娘入了千年寒池,便是活着出来自此落下了一身寒毒。如今……凤红鸾抬眼看云锦。只看到一张沉怒的玉颜。在窗外淡淡月光映照下那玉颜透着一丝如冰的剔透清寒。

    凤红鸾心思电转,想着他是不是如今也是和她一样中了寒毒?

    “你再给我说一遍?你是谁的太子妃?”云锦闻言顿时气血翻滚,死死的瞪着凤红鸾,一双眸子染上红色。

    凤红鸾心底一颤,忽然不敢对视云锦的眸子,移开视线,低下头错开话道:“你可是也中了寒毒?”

    “你这是在关心我么?”听到这话,云锦看到凤红鸾低垂的眉眼,看不清眼底的神色,不过虽然气怒,但也能感觉出她刚才那一瞬间的变化。恼怒道:“你这个女人没心没肺,还知道关心于我?”

    “本来我就不关心你,你爱死爱活与我何干!”凤红鸾忽然一恼。

    她凭什么怕他?凭什么不敢对视他的眼睛?低着的头猛的抬起。当一触到云锦那双黑如子夜的眸子,那眸中颜色倒是让她愣了一下,从今日一见两次她到没有发现,那双眸子也是蒙着淡淡的冰色。

    一怔,凤红鸾想也不想就要把上云锦的脉。却手臂一动也动不了,才想起她是被他点了穴了。

    “是,你不关心我,我爱死爱活与你无关。那么好,我便让你与我有关系。这一辈子,你休想摆脱我,今日我便带着你滚,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云锦咬牙切齿,抱着凤红鸾就要夺窗而出。

    “你就要带着我这么走?”凤红鸾忽然开口,声音没有了刚才的恼怒,平静的听不出来情绪。

    云锦脚步一顿,低下头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迎上云锦的眼睛,那里面平静如湖。

    云锦脸色难看之极,薄唇紧紧抿起,半响,他抬头,看着就距离一步的窗子,脚步却是无论如何也迈不出。不错,她说的对。难道自己就这样将她带走么?没名没分的跟着自己?

    不可能!他云锦爱的女人,如何能委委屈屈?岂不是更给那尊玉佛有借口天下大肆寻人?要带她走也要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走。要真正的从那尊玉佛手中抢出来。而不是如此偷偷摸摸。

    重新的低下头,云锦刚退去了几分的恼恨顿时又升起,怒瞪着怀中的人儿:“你这女人,倒是看准我了么?爷就给你看看,看看如何光明正大的把你从那尊玉佛手里抢出来。”

    凤红鸾清幽的眸子斜睨了云锦一眼,沉默不语。

    “你居然还不相信?你等着,爷就偏要你相信。”云锦看着凤红鸾那神色,又气又怒。

    半响,再也控制不住,低下头,照着她唇瓣狠狠的啄了一下。

    凤红鸾只感觉唇瓣突然落下一片柔软清凉,只觉那清凉明明清凉,却是落在她唇上如燃了火一般,瞬间将她整个身子都烧了起来。

    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一颤,随即小脸一寒,大怒:“你是不是想死?”

    “是,我就是想死了。从见到你这个女人之后,我每一次都想死。可惜,你每次都不杀了我。”云锦被刚才一瞬间接触的美妙感觉让他的身子瞬间便烧了起来。一双眸子转眼间变了颜色,盯着凤红鸾大怒的小脸,一字一句的道。

    凤红鸾被云锦一双眸子看着又是羞恼,又是沉怒,明明她的身子一直清凉,此时被他抱在怀里却是如同火烧,但偏偏又动不了,似乎只能任烈火焚身。顿时恼道:“解开我的穴道!”

    “我便不解,你又如何?”这句话说的无赖霸道至极。

    “你……混蛋!”凤红鸾很想攥拳,很想一拳砸过去,很想一掌拍过去。但身子一动不动,这些仅是限于想想。怒瞪着云锦。

    云锦看着怀中的人儿,清水雕饰,芙蓉颜色,因为羞恼染上熏红,更是趁的她脸颊莹然粉嫩,春雪初融,怀中抱着的是她柔软纤柔的身子,幽幽清香扑鼻。只觉得下腹一紧,一股热流流遍周身。

    “我偏就不松手,就不放手,就不解开你的穴道,便就这么抱着你,你如何?”云锦声音不自觉哑了下来。

    凤红鸾气急。

    “呵呵……”云锦忽然笑了起来,早先沉怒的俊颜怒容和恼意尽褪,看着凤红鸾气急羞怒的小脸,心头欢喜不能自禁:“你也拿我无可奈何对不对?或者是你的心也拿我无可奈何对不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