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08章 纠缠深吻(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那个贱人嫁给了太子哥哥。君紫璃她才不屑了呢!云公子风流俊美,也许她是有机会的。到时候她就是云族少主夫人。天下间看谁还敢小看她。

    这样一想,琼华立即的得意兴奋起来。看着云锦的目光更为痴迷。

    忽然看到那抹紫色的身影也冲入半空中对着云锦出手,琼华顿时捂着嘴惊呼出声。一双美眸同仁放大。

    采苓小身子从车里爬出外面,当看到君紫璃帮着她家太子对云锦出手一怔。替云少主捏了一把汗。她虽然是太子殿下的人,但云少主如此俊美风华,若是真死了实在是让人伤心。

    不过是转眼间二人就看到一道流光溢彩飞身上去救下了云锦。

    采苓顿时不敢置信,原来红鸾公主也会武功,而且好美啊!

    琼华立即恨恨的看着凤红鸾。她认识凤红鸾身上的衣服,那是天蚕丝锦。是天下仅此一匹的天蚕丝锦。心中嫉妒的要死,恨不得自己也懂得武功,也会轻功上去一掌将凤红鸾打死。

    不多时便见那四道身影死死落下,在她们这个位置再也看不到,琼华一张小脸还是吃人的目光看着那个方向,银牙咯嘣作响:“凤红鸾,贱人!贱人!”

    采苓惊醒,想必有红鸾公主相救,云公子大概无恙,身子缩回了里面。

    “既然嫁了太子皇兄,居然还勾引云公子,凤红鸾真是一个贱人!”琼华气怒交加,被嫉妒之火燃烧:“等我回去一定要告诉父皇母后,凤红鸾不贞不洁,根本就是贱人,不配太子皇兄,让父皇给她关入冷宫,或者是送到军营里当军妓。”

    采苓抬眼看了琼华一眼,默不作声,心里冷哼。蠢女人,如果真敢如此做,太子殿下一定不会轻饶了你的。人都吃一堑长一智,这个女人怕是到死也张不了自己的记性,也学不乖。怕是做军妓的指不定是谁呢!

    琼华小手垂着扶手,越骂越难听,不过声音不大,距离前面的小蜻蜓自然是听不到的。

    琼华骂的正欢,不妨前面再次踏踏踏的马蹄声转了回来,琼华一惊,连忙捂住脸缩头再次做乌龟状。

    采苓冷眼看着看着那抱成一团的女人,说是蠢女人就是蠢女人,吃了两次土都不知道将帘子落下。以为这样就能挡得了土么?真是可笑!

    转眼间踏踏踏的马蹄声走近。君紫璃紫衣飘袂,墨发轻扬。卷起一阵烟尘滚滚擦着马车第三次呼啸而过。

    身后的一众青衣骑也随着他飞驰而过。

    琼华松了口气刚要松开抱着的脑袋,便听到那踏踏踏的马蹄声又卷了回来。

    君紫璃走到琼华的车撵前一勒马缰,阴沉着脸看着那抱成团的女人,冷冷的声音如利剑钢刀:“如果在西凉你敢玩什么弯弯绕欺负与她。你这条小命就记在我的账里。我会千里娶你性命!”

    话落,君紫璃嫌恶的看了一眼琼华,再次打马离开。

    琼华在听到君紫璃那阴冷如冰的声音就感觉一把刀在在自己的脖子上一般,阴嗖嗖的冷,直到马蹄声过去许久,再没有动静传来,她才恨恨的抬起头瞪着君紫璃离开的方向。

    “君紫璃……”咬牙切齿的声音,恨不得将其食骨剖腹。

    她从来就没有这么狼狈过。一直都是被他捧在手心里。从来就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如此对她。不止是当殿拒婚,还有天牢被辱,如今便是让她一连气吃了无数次尘土……

    琼华恨恨的半响,顿时委屈的哭了起来。呜呜的声音很是难听,如哭丧一般。

    采苓从袖中掏出两个棉花球塞进耳朵了,这些日子她早就练出来了。这个女人天天都发脾气,发完脾气便大骂这个大骂那个,然后便是这样的哭。如果说这个女人没得失心疯,此时连她这个一直侍候她身边的婢女也不信了。

    琼华哭成了泪人,脸上的灰土和泪水混合在一起,真成了大花猫。

    半响前面的车撵走了起来。

    小蜻蜓走过来险些都认不出琼华的样子了。睁大眼睛看了半响,不明白好好的琼华公主怎么弄成了这副样子,强自忍着乐,躬身道:“公主,起驾了!太子殿下着人吩咐,三十里外驿站停顿修整。”

    “嗯!”琼华哭的一抽一抽的应了一声。她抬头见小蜻蜓憋笑,刚要大怒,想起小蜻蜓是太子皇兄的人,只能瞪了他一眼,身子窝回了车里。对着采苓怒道:“还在那干什么?你想死么?还不过来给我收拾?”

    采苓磨磨蹭蹭过来开始帮助琼华收拾。

    顿时马车中边接连的响起簌簌擦拭的声音边夹杂着琼华不满意的叫骂声。响成一片,小小的车厢内热闹的很。

    小蜻蜓走远还能听到那车厢里传出的声音,摇着头扁扁嘴,这种女人和红鸾公主简直差远了。

    天差之别。

    前面队伍华丽的车撵里。虽然有安神香,但凤红鸾依然睡的不是很熟。迷迷糊糊依然有那影子在她脑中乱蹿。这些日子习惯了,她也懒得再挥去,更何况也挥之不去。

    到了驿站。马车缓缓停下。玉痕下了马,将马缰交给侍从,走到车前挑开帘子,温润开口:“如何?可是睡熟了?”

    凤红鸾睁开眼睛,淡淡点点头:“还好!”

    一看便是没睡熟,玉痕笑着道:“等一会儿吃过饭你便好好躺在床上休息,你脸色不是很好。这样子要是折腾病了的话,到时候大婚之日可是提不起力了。”

    “嗯!”凤红鸾眉梢微动了一下,缓缓起身,借着玉痕挑开的帘子向外看了一眼,眼前的驿站还很大,也很壮观,不次于凤阳城那座城主府。

    只是看了一眼,便轻身跳下车。玉痕伸过手来拉住凤红鸾的手。

    有不少西凉官员过来给太子殿下请安,当看到凤红鸾绝色清华的容颜,人人惊艳的忘了移开眼睛。世上居然还有比琼华公主还美的女子。红鸾公主真乃世间绝色。

    凤红鸾目不斜视,清清淡淡。玉痕倒是也不怪罪,含笑的接受着官员们的恭贺。

    带着凤红鸾去了早就准备好的落榻的院子中。

    一番沐浴梳洗,侍从们摆上丰盛的饭菜。凤红鸾没有多少胃口,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玉痕温柔相问:“可是西凉的饭菜不合胃口?要不请东璃的厨子来重做一桌?”

    凤红鸾摇摇头:“很好吃,只不过是没胃口而已。”

    “大概是你这几日太过劳累,我让人炖了清淡一些的补汤,你喝些,便早些休息吧!明日还要赶路,省得身子吃不消。”玉痕柔声道。

    凤红鸾点点头,喝了半碗补汤便躺回了床上,这几日相比起来以前的十多年训练根本就说不上劳累。只不过她却真的觉得累。却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什么东西纠葛着,无论如何都感觉不舒服。

    玉痕似乎也没什么胃口,吃了几口便落下筷子着人收拾了下去。

    他回身坐在软榻上拿起一本书看了两眼,便见凤红鸾睁着眼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笑着道:“可是睡不着?”

    “嗯!”凤红鸾眼睛看着房点头。

    “这本书很有意思,我念与你听吧!”玉痕抖了一下手中的书本,示意给凤红鸾。

    凤红鸾转头看了一眼,只见是外史杂谈趣事之类的书。点点头:“好啊!”

    玉痕拿着书本起身,向着床前走来。凤红鸾微微蹙了一下眉,见这屋子里就一张床,也没反对,身子向轻轻挪了一下,空出一块地方。忽然想起云锦走时说的话,小脸一下子寒了下来。

    “可是不喜?那我……”玉痕敏感的注意到凤红鸾一下子寒下来的小脸,刚要坐下来的身子顿住,轻声开口。

    “没事儿。上来吧!”凤红鸾摇摇头,将那张脸从脑子里剔除。

    玉痕见她再无异样,身子上了床躺在凤红鸾刚躺的位置,伸手撤了个靠枕枕在背后,手中的书翻了一页,语调轻缓温润的读了起来。

    相较于君紫璃的生硬相比,玉痕的声音自有一种温润安神的味道。如一块璞玉,淡淡暖,淡淡的润人心肺。

    故事自然很有意思,开始凤红鸾不太用心,渐渐的便排出了脑中乱七八糟的影子细心的听了起来。偶尔发出愉悦的轻笑。

    人的爱好有时候从小到大都不会变。凤红鸾爱听故事便是从小就是如此。很小的时候爷爷每天都抽时间给她讲故事,后来进了组织,便一连十几年没听到故事。如今听着别人讲故事,总能寻到她心中的那一抹温暖。

    渐渐,凤红鸾有了睡意,不知不觉嘴角含着笑意睡了过去。

    玉痕却是一直读着,直到那平稳的呼吸声传来,他才住了口。转头看着睡熟在他身边的人儿,一双墨玉的眸子温柔似水。

    想起今日白天之事,长长的睫毛低垂着,遮住眼中划过的那一抹浓暗。他还是没控制住么?以为那黑暗谁也不会装进去。但他还是太自负了,让她的心里不小心住进了别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