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06章 劫婚交战(4)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皱眉,只听君紫璃又道:“既然你嫁给玉太子,云锦便不该留!他会破坏你的幸福。我断然不允许他如此。东璃和西凉联姻,自当联手!”

    好一个自当联手!她若不出手,那个混蛋今日便必死无疑么?

    凤红鸾心底顿时一怒,冰寒着脸看着君紫璃:“西凉已经退兵,我与东璃再无关。我幸不幸福与东璃无关。璃王多此一举了!”

    凤红鸾将多此一举几个字的声音压的很重。

    君紫璃脸色一瞬间如土灰。她居然说她多此一举?难道她心里的人其实是……

    君紫璃目光看向云锦。见云锦听到这句话,凤目一瞬间划过一道潋滟光泽,本来他此时孱弱如风中落叶,但是几乎在一瞬间便冉冉光华。

    心底忽然沉暗跌入谷底。还以为天下谁了入不了她的心,还以为也许有朝一日,她可能回到东璃。也许……

    “我的确多此一举了!”君紫璃苦涩一笑,忽然飞身而起,翻身上马。踏踏的马蹄声卷起一道烟尘。王府的青衣骑顿时紧随其后。不出片刻便消失了踪影。

    凤红鸾紧紧抿着薄唇,不看君紫璃离开的方向,抬眼看玉痕,减他唇瓣和胸前的大片血迹,蹙眉:“你如何?”

    “别担心,我没事儿。”玉痕摇摇头,不理会身上的血迹,看着凤红鸾,眸光一如既往的温和温润。

    “既然没事儿,便启程吧!”凤红鸾丢下一句话,抬步向马车走去。

    再也未看云锦一眼。

    云锦刚才一瞬间的光亮和希望瞬间化为断玉残骸。不敢置信的看着凤红鸾离去,鸾儿刚才明明紧张担心他的,为何如今短短功夫便不理会他的死活了?

    “鸾儿?”云锦上前两步,要拦住凤红鸾,刚走一步,再次吐出一口鲜血,踉跄一步。

    “少主!”一声清冷的声音响起,风影立即走到云锦身边扶住他。焦急的喊了一声。

    凤红鸾脚步微顿了一下。依然若无其事的寒着脸走向马车。还能说话,便是无事儿。真要有事儿,此时他躺在地上就是一个死人了。

    “鸾儿,你当真要嫁给他?”云锦沙哑的开口。

    凤红鸾没听见一般,置若罔闻,很快的便走到了马车上,流月立即上前掀开帘子,凤红鸾轻身上了车。帘幕‘啪’的一下子落下。遮住了外面的光景。

    云锦的话,等于默认。

    “我便不信你就是要嫁给他!刚才你明明紧张担心我的,你的心里有的人是我!”云锦死死的盯着马车。

    “今日换做是谁我都会救的。你死了,云族便找西凉算账。我如何能让我夫君的家国置于险境!”凤红鸾清凉的声音透过帘幕传出来。

    站在马车前的流月秀颜立即一喜。刚刚她也以为红鸾公主是爱云少主的。原来是为了主子。这便宽心了。主子听到这样的话一定很高兴的。

    流月抬眼看玉痕,见主子面色没有半分变化喜意。微微疑惑。随即释然,主子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心思颇深。不表现太过正常了。

    不过还是替主子高兴!

    云锦苍白的脸色瞬间一灰,她居然如此顺口的就对玉痕说出夫君?顿时大怒,嚷道:“不可能!你胡说,你这个黑心女人嘴里的话,我从来就不信。”

    虽然如此说,但是身子和声音都是颤的。明明知道,明明知道她是要推开他,但还是如此的恐慌和无措。

    “信与不信,我与你这个陌生人说作何。”凤红鸾身子倚在车壁上,手死死的攥着身下的锦绣被褥。好好的锦绣被褥攥出了划痕,唇瓣一字一字吐口,声音有一种压抑的温柔转向玉痕:“太子殿下,启程了!”

    “好!”玉痕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应声。

    “凤红鸾!你果真会作践我!”云锦推开风影。抬步走向马车:“我今日就要将你的心挖出来,看看是黑成何种样子,到让你如此狠心置我如粪土?”

    风影被云锦退的一个趔趄,但也不敢上前阻拦,连忙跟在身后保护。

    云隐暗卫也齐齐涌在云锦身后相护。

    玉痕墨玉的眸子一寒,上前一步,拦住云锦:“云少主,如果你今日还想活着出这凤阳城的话,便立即离开。西凉也未必怕了你云族。”

    这句话和刚才凤红鸾那句首尾相合。

    “玉痕,我若怕死的话,今日便不来了!你娶这个女人,我便誓死也不会同意。除非你将她给我,否则,云族和西凉开战便开战又如何?即便天下烽火硝烟,死伤多少人,都与我云锦无关,我要的只有这个女人!”云锦猛的劈出一掌。

    玉痕凤目闪过一道厉色,出手迎上一掌,声音凉寒,掷地有声:“她是我玉痕的太子妃,任何人休想肖想!”

    瞬间两人内力相撞,拼在一起。

    两方隐卫一见主子再次交手拼上内力,顿时剑拔张。

    “要不要我出手送你们一程。天下之大,我便只有两个人可嫁么?”凤红鸾寒透骨的声音透过车厢传了出来。

    这二人真当她是死人么?拼尽内力而死,谁也不用活了!

    凤红鸾话音未落,云锦和玉痕同时看向马车。须臾转头又同时看向对方。

    四目相对,两双眸子皆是一望无尽的黑色。

    “放手!”凤红鸾清喝了一句。带着森寒的怒意。证明凤红鸾着实火了:“也许,我可以嫁给蓝澈!”

    二人脸色同时一沉,几乎同时松了手。

    “该死的女人!你谁也别想!”云锦刚一撤手,便对着凤红鸾所做的马车怒目而视:“有我在一日,你休想嫁与他人。”

    话落,云锦转头看着玉痕,忽然笑了。

    笑的风飘雪月,灿灿而华,薄唇开口,轻软吐口:“那你就好好的守住你的太子妃。别最后只剩一个空壳子。本少主喜爱的,从来就不会轻易让你。你既然想要,便要有承受的本事!”

    玉痕墨玉的眸子眯起,寒芒利剑射出:“拭目以待!”

    “女人,你就跟着他走吧,看我如何把你抢回来!你便良心狗肺,你便黑心瞎肺,也只能在我身边。别人休想。”

    云锦衣袖一甩,没看到他如何动作,通往西凉那条路的红绸忽然燃烧了起来。

    鲜红的红绸配上鲜红的火焰,一路向西南,瞬间烧的冉冉火光。

    凤红鸾小脸一瞬间寒到底,她是货物么?

    玉痕欺霜赛雪的容颜瞬间清寒如冰,剔透如雪,全是冷意的看着云锦,犹如利剑穿心。

    流月和隐月星魂心中大骇。看着主子。云少主的灵力太过可怕。

    云锦迎上玉痕冰寒的怒意,这尊玉佛终于怒了么?更让你怒的还在后面。秀雅风流的容颜笑的如莲似兰:“怎么样?如今可要放弃?”

    “凭什么要放弃?你能烧多少里红绸?本太子别的没有,通往西凉这一路,千万锦红任你烧如何?”玉痕脸上冰色的怒意忽然退了,嘴角勾起嘲讽不屑的笑:“放弃?不可能!”

    云锦脸上笑颜瞬间变成寒意:“既然不放弃,那你便等着接招吧!玉痕,我到要看看你有多少本事留的住她。”

    话落,云锦身影一闪,瞬间到了车前,一把扯开帘幕,恼怒的瞪着里面的凤红鸾,当看到她小手紧紧攥着锦绣被褥,忽然笑了:“女人,最好你给我好好守着你的东西,否则,你便等着我狠狠的惩罚你……”

    这话说的轻,且传音入密,只够凤红鸾一人听到。

    凤红鸾猛的抬头,恼怒的瞪着云锦。

    云锦看着凤红鸾恼怒的小脸,冲着她绽开一抹倾世风华的笑,随即,‘啪’的一下子放下帘幕,身影一闪,卷起一道清华月光,白衣如一抹白色飘远的云,转眼间便消失了身影。

    云隐暗卫一见少主离开,连忙飞身跟上。

    瞬间刚才的阴暗气息泄了一半。只余通往西凉道路上那红绸烈烈燃烧,上好的锦缎绸面发出嗤嗤的烧裂清响。

    一时间方圆几里,五十万西凉军队,还有隐月星魂,人人屏息,整个场中,一片沉寂。

    凤红鸾猛的伸手挑开帘幕,看向云锦消失的方向,只余那天边一抹白点。收回视线,看到通往西凉的路上烧红了半边天,顿时骂道:“简直就是混蛋!”

    凤红鸾恨恼和怒意丝毫不掩饰。声音不大,但足够场中五十万人人人听的清晰。

    顿时所有将士都赞同的点头。云少主就如土匪一般,烧杀抢掠,居然敢和他们玉太子抢女人,而且好好的十里锦红铺陈,居然就这样被烧了。简直就是混蛋!

    ‘啪’的一下子放下帘子,凤红鸾胸脯微鼓,想起最后走时云锦的话,眼前放大他的笑脸,如这些日子日夜在她眼前晃悠时候笑的一模一样。顿时心中气怒交加。她刚刚就不该出手去救他。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