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04章 劫婚交战(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多谢公主!”小蜻蜓依然不卑不吭。

    琼华不再说话,伸手放下帘幕,帘幕刚落下,她一张温柔的脸变得极其难看。该死的凤红鸾,她只是一个被东璃抬起来的公主,根本就不是什么金枝玉叶?凭什么得到太子皇兄的眷顾?凭什么走到她的前面?凭什么她只能远远的跟在她的身后?

    等到了西凉,她会给她扒一层皮,让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琼华心中暗暗加满恨意和阴狠,一张娇美的小脸一再扭曲变形。

    采苓一直低着头,对琼华视而不见。这样的女人,就是天下最丑的女人。没有人爱的。

    长长的送亲队伍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最后一辆车撵和后面的皇家御林军和璃王府的青衣骑押护着过去。小蜻蜓才一挥手:“启程!”

    西凉的一小队伍才缓缓走了起来。

    小蜻蜓舒服的乘坐着玉痕的车撵显而然的走在前面,琼华公主的车撵跟在后面,后面一众使者和西凉随行的护卫紧随押后。

    长长的队伍足足延伸了几里地那么长,一眼望不到头。

    琼华几次伸手挑开帘子想寻找君紫璃的影子,都是看到那一路飘着红绸的嫁妆车。恨恼的放下帘幕。想着等回了西凉,父皇做主,一定给她讨回公道。

    队伍一路很是安静。

    凤红鸾被裹拥在锦绣被褥中倒是没了刚才的睡意。整个人懒懒的躺在车中,如水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车棚顶,入眼处除了红还是红。

    她怎么看都怎么觉得这红刺眼。

    脑中不受控制的有一个影子在来回翻跳。眼前也总有一个影子在晃来晃去,脑中搅的如一团浆,眼前被晃的眼花缭乱。

    忽然恨恼的坐起身,一把掀开帘子。

    “怎么了?”君紫璃被凤红鸾忽然掀开帘子刮过一阵风一惊,连忙转头问她。

    凤红鸾脸色极其不好,看了一直走在身边的君紫璃一眼,入眼处他紫衣滟华,坐下是通体幽黑的宝马,马上系着红绸,君紫璃的胸花也系了一小块红绸。

    “没什么,出来透透气。”凤红鸾‘啪’的一下子重新放下帘子躺了回去。

    君紫璃直觉凤红鸾一定有事儿,而且刚刚映出来那张懊恼的小脸,他从来就没有见过她的表情也可以如此。不是清冷,不是浅淡,不是无谓,而是懊恼,似乎还有气闷,从来不知道她也是可以有多种表情的。

    心中再次落满痛楚。

    凤红鸾直接闭上眼睛。翻了两个身,依然挥之不去那影子。气恨的要炸开了。该死的!伸手一掌照着车厢劈去。快要接触那红色,又恨恼的收回手。

    “你要是觉得闷,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君紫璃缓缓开口。

    凤红鸾蹙了一下眉:“多讲几个,我不介意你讲这一道。”只要别再让她眼前有那混蛋晃悠就成了。

    君紫璃怔了一下,点点头:“好!”他如今能为她做的,怕也就是这些了。

    君紫璃缓缓讲了起来。

    君紫璃讲的故事实在枯燥乏味,都是军事类的还有国家类的。偶尔夹杂着几个冷笑话,也实在不好笑。凤红鸾眉头一直皱着,但也只能勉强将就听着。至少那个混蛋不在她脑子里晃了。

    到了驿站,因为是送亲嫁娘,所以凤红鸾自然不能随意下车。一日三餐都是在车中用的。而且因为安排的时间紧,所以算是日夜兼程,根本就没有歇脚的时间。

    夜间也是队伍打着夜明珠,将整条道路照的亮如白昼,为了防止马匹人困力乏,半夜子时和寅时这两个时辰原地休息。

    不知不觉间,一日一夜而过。

    君紫璃除了吃饭休息时间,都不停的搜索给凤红鸾讲故事,他声音徐徐,不快不慢,渐渐的到让凤红鸾听着心平气和了。

    故事毕竟太少,更何况是君紫璃这样的人,自然不会平常抱着故事书研究的,茶楼说书自然也极少去听。后面一个故事接下一个思考的时间越来越长。掏空了。

    凤红鸾从车中探出头来,难得对君紫璃嘴角勾起,笑道:“算了!”

    话落,凤红鸾落下帘幕,盘膝而坐,深吸一口气,摒除心中乱七八糟的杂念,开始继续修习凤缘天下第十重功法。

    君紫璃被凤红鸾笑晃了一下眼睛,怔了半响,才沙哑的道:“好!”

    一路再无话。

    队伍一连走了三日三夜,都安然无恙。

    凤红鸾也在车中修习凤缘天下第十重渐渐入了忘我境界。

    两日夜凤红鸾不吃不喝,君紫璃起先担心,后来知道她在练功,便也不打扰了。

    当脑中一道金光劈过,凤红鸾一瞬间似乎感觉整个身子都轻盈的要飘起来,顿时一喜,闭着眼睛猛的睁开。

    凤缘天下第十重功法终于算是突破了一个小阶梯。

    也就是预示着她以后可以启动凤缘天下不会受伤了,但威力上自然还是差得远。

    凤缘天下第十重功法一共居然还分十层,每一层就如一个阶梯。她如今才在第一层阶梯而已。但这就足够她欣喜的了。毕竟对她如今来说,突破这一小块,便等于整个内力提升了一个阶段。上升了一个层次。

    就在此时,马车也缓缓停下。外面君紫璃声音传来:“红鸾,到凤阳城了!”

    “到了?”凤红鸾一怔,伸手挑开帘子向外看去。

    只见前面果然就是凤阳城。就在她车辆不远处几十米处,西凉大军整齐休整严阵以待。将士每人的腰间都系了红绸。脚下红绸铺地,一路延伸,一眼看不到尽头。

    西凉国旗招展,玉痕一身大红锦袍端坐在马上。

    欺霜赛雪的容颜堪比明月珠,凉薄的嘴角此时含着柔暖的笑意,墨玉的眸子温柔的专注的看着凤红鸾所在的马车。秋风带着丝丝沁凉拂过,吹起他三千青丝墨发飞扬,华美红袍包裹中,他有着一种王侯无双的惊人之美。

    雍容高贵、绝代风华亦不为过。

    凤红鸾看到如此玉痕,愣了一下。

    玉痕嘴角勾起,清润的声音飘出唇瓣:“一路辛苦了!”

    “还好!”凤红鸾心底突然升起一股不明的别扭。这一刻看着玉痕,有些怀疑,他真的只是为了携手她下一局棋么?

    不容她细想,玉痕打马走过来,一勒马缰,如玉的容颜浅笑对着君紫璃道:“璃王殿下护送本太子妃一路辛苦,如今本太子迎了太子妃便即刻启程返回西凉完婚。”

    君紫钰看着玉痕,心头痛不可抑制,眸底强自掩饰苦楚,沉声开口:“玉太子请善待……御妹!我东璃的女儿,嫁出去还是我东璃的人。有朝一日玉太子要是待其不好,吾皇和君紫璃势必要找西凉还个公道,接回御妹安养。”

    君紫璃的话说的掷地有声!

    凤红鸾抬眼看了君紫璃一眼,有史以来第一次认真的看了一眼。随即移开视线,看着玉痕。

    “自然!本太子不会让君帝失望,也不会让璃王殿下失望!”玉痕含笑,滴水不露。

    君紫璃心底一片暗沉,点点头:“那就好!”不再看玉痕,回身看着凤红鸾,一指那些君紫钰派给的嬷嬷和宫婢:“可是留下?”

    “不用!”凤红鸾摇摇头,没有半丝犹豫。

    君紫璃似乎早就料到,眸光扫了一眼玉痕,只见玉痕嘴角一直挂着笑意。薄唇紧紧抿起,似乎有万语千言要说,到唇边全部打了回去,只留一句:“照顾好自己!”

    “嗯!”凤红鸾点点头。

    “走!”君紫璃深深凝视了一眼凤红鸾,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四蹄扬起,顺着来路反了回去。

    御林军和璃王府青衣骑几乎同时一打马鞭紧随君紫璃其后。卷起一道烟尘滚滚。可怜那些嬷嬷和宫婢,驾着车追在后面。吃多少尘土,可想而知。“是需要休息,还是即刻启程?”玉痕看着凤红鸾,温软相问。

    “启程!”凤红鸾吐出两个字,随手放下帘子。

    玉痕点点头,薄唇开口,吐出两个字:“启程!”

    马车刚要离开,半空中忽然划出一抹光亮,如一道白月光瞬间划开天幕。白色的锦袍白衣如雪,飘洒而落,随着他飘落,簌簌徐开了一地白莲。

    正是云锦。

    云锦飘身而落,瑰姿艳逸的容颜一片阴沉如雨的看着玉痕,声音冷如玉雪山冰雪,冰寒入骨:“我到不知道了,玉太子抢了我的女人,没有问问我云锦同不同意,就这么走了么?”

    听到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凤红鸾刚落下帘幕的手猛的挑起,一双如水的眸子抬起看着突然出现的人。

    一连数日不见,那人似乎清瘦了许多,一袭白衣如雪如云,站在那里,白如月光,眉眼清华,瑰姿艳逸,满目的鲜红中,占尽满堂红色里独一道风流,自成一幅风景如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