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303章 劫婚交战(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早已经有一袭明黄的身影立在那里等候,目光望过来,定在君紫璃旁边的华丽车撵上,同样是溢满不差于君紫璃的痛。

    君紫钰身后跟着凌青。

    二人不远处有一堆车撵人马,人人身着西凉装束。正是琼华的车撵和西凉前来恭贺被玉痕留在别院的队伍。如今自然是要随着送嫁的队伍回西凉。

    琼华坐在马车中,挑着帘子向外看去,一张娇美的小脸有些微微苍白,美眸定在缓缓驶来华丽的队伍中,溢满恨意和嫉妒。

    凤红鸾凭什么风光的嫁给太子皇兄?而她凭什么要被君紫璃退婚,这般什么都失了的回到西凉?她根本就没有得失心疯,为什么说她得了失心疯?

    她是西凉最高贵的公主,只有她才能得到这样鲜华的对待。不能就这么灰头土脸的回西凉。

    她不甘!

    琼华心中叫嚣着,如果可能,她恨不得上去撕了那华丽的红绸铺设,鲜花蹙裹的车撵。撕了车中凤红鸾贱人的脸。

    小手紧紧的扣着,不自觉的已经抠进了车壁的帘幕里,帘幕一角被她挠攥揉虐出稀烂一片,手心被挠抓出了血痕,而她似乎无知无觉一般死死的盯着马车。

    心中被恨意填满,根本就没有看到走在马车旁边的君紫璃。

    随着马车走进,君紫璃自然看到琼华那张脸,以前在他的心中她是最美的,从来就不会看到如此丑恶的一面。如今看着琼华那被恨意嫉妒不甘填满扭曲的脸,他几乎不愿意多看一眼。

    移开目光,君紫璃回头对着车厢轻声开口:“皇上在前方送君亭等着。”

    “嗯!”凤红鸾早已经感受到前方不远处传来的气息。君紫钰的,琼华的,清晰无比。闭着眼睛淡淡的应了一声。

    马车走到送君亭,君紫璃一摆手,队伍缓缓停下。

    君紫璃刚要下马,君紫钰一摆手:“不必下车了,朕对公主说一句话就好。”

    君紫璃点点头,端坐在马上。

    “璃……”琼华这时候才看到君紫璃,一张娇美的小脸一瞬间的错愕,随即明白君紫璃是送亲之人,恨意嫉妒不甘转眼间如潮水褪去,一脸喜色。

    君紫璃恍若未闻,看也不看琼华一眼。

    琼华小脸一白:“璃,我……我没有得失心疯,我……”

    琼华话落,对上君紫璃一瞬间寒意的俊颜,猛的住了口,一双眸子微带怕意的看着君紫璃:“璃……我真的……”

    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她,他也不会错爱十年,以至于后来一错再错。如果不是她,他也不会陷东璃于危难,如果不是她,红鸾也不会无可奈何和亲于西凉。

    都是这个女人!

    君紫璃一双凤目犹如利剑的看着琼华,俊颜阴沉如海,眸中是阴云翻滚。拢着马缰绳的手骨节发白,手背有青筋攥出,咔吧作响。

    如果可以,他现在恨不得一剑杀了她。

    琼华被君紫璃杀人的目光看着,一双眸子染上惊恐的神色。身子不受控制的轻颤起来。小脸煞白,唇瓣哆嗦半响,也没再吐出一个字。

    采苓坐在车厢一个角落处,感受到璃王殿下森冷肃杀的目光,再看向公主恐慌惧怕的样子,低着头,一动不动的坐着。

    那边君紫钰走到凤红鸾车前,凤目毫不掩饰不舍和痛苦,沙哑开口:“红鸾!”

    “嗯!”凤红鸾在车内淡淡的应了一声,裹在花团锦被中的身子一动未动,闭着眼睛也未睁开。

    “我想再看你一眼。”君紫钰苦涩开口,凤目紧紧锁住马车,想看她一身衣着光鲜,想看她绾发修眉,想看她珠玉满头,灿灿金花新嫁娘的样子。

    “何必呢?”凤红鸾清淡如风的声音透过红绸遮蔓传出来。

    君紫钰要掀帘子的手一颤。

    是啊!何必呢?看一眼又如何?只会让自己更沉沦地狱。即便不看,只凭想象,他也可以想象她此时的样子。

    君紫钰怔怔的看着眼前的马车,整个车厢都被红绸包裹,刺眼的红。

    心忽然痛的不能呼吸了!君紫钰似乎再也呆不下去,深深痛苦依恋的看了一眼马车,身形一闪,向着皇宫飞去。

    随着君紫钰离开,似乎受他的感染,红绸遮蔓,十丈方圆都弥漫着浓浓的痛苦伤色。

    凌青连忙飞身跟上。

    君紫璃冰冷的看了一眼琼华,收回视线看向马车,马车帘幕还是早先一般,半丝动静也无。移开向着君紫钰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一招手,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压抑的冷:“起驾!”

    随着君紫璃话落,马车缓缓走了起来。

    很快就过了送君亭。君紫璃再未看琼华一眼。

    琼华身子不停的抖着,看着君紫璃走过她的马车走远,一双美眸再也控制不住,噼里啪啦的泪珠滚了下来。她想哭出声,又拼命的压抑着。

    采苓身子依然一动不动的坐在角落里,冷眼看着琼华嗡嗡哭泣。

    有多少个日日夜夜,都是这个女人打她骂她什么东西只要能拿的顺手的,都往她身上扔。等回到西凉,太子殿下做主,她便放回家中,再也不用侍候这个女人了。

    半响,琼华低着的头猛的抬起,松开了手,对着车夫怒道:“赶车!”

    车夫顿时身子一哆嗦,看向小蜻蜓。

    小蜻蜓是太子殿下的贴身侍从,从太子殿下失踪,使者团中大小事务都交给了小蜻蜓。虽然年纪小,但是很是处事老道。任何人也不敢小看这位玉太子身边的小侍从。

    而且太子殿下交待了,回程一应事务,都交由小蜻蜓主事。

    小蜻蜓一直坐在早先玉痕所坐的马车中,一张小脸惊叹的看着送行队伍。风光大嫁啊!红鸾公主这嫁妆可是古往今来只此一份。

    真真是太华丽了!

    小蜻蜓心中为太子殿下兴奋、高兴、激动,所有情绪都染在一张秀气的小脸上。直到那华丽的车撵走过许久,后面一辆辆装载满满的车厢而过,小蜻蜓笑的合不拢嘴。

    主子迎娶红鸾公主为太子妃,再生一个小主子,他可以陪着小主子玩耍,想想就美到不行。

    车夫见小蜻蜓只管傻笑不动,而公主这边又怒喝,抖着胆子开口:“随侍,是否可以启程了?”

    “我让你赶车,你问他做什么?”琼华公主顿时大怒。一个小东西难道比她堂堂公主还尊贵么?不过是太子皇兄的狗而已。

    小蜻蜓的美梦此时才惊醒,被打断有几分不高兴,脸子拉了下来瞪了那车夫一眼,车夫立即垂下头。他看向琼华公主哭的泪痕一般怒气的脸,虽然梨花带雨,小蜻蜓就觉得丑极了。

    慢悠悠的下了车,小蜻蜓走到琼华公主车前,微微一礼,不看琼华的脸,不卑不吭的道:“回公主,太子殿下吩咐了,我们的车队要跟在嫁车队伍之后回西凉。”

    琼华闻言顿时一怒:“我是堂堂公主,理应先行,凭什么要跟在她之后。起驾!”

    “回公主,红鸾公主不是别人,是太子妃。”小蜻蜓直起身子,强调道。

    琼华小脸顿时青白交加,如过了水的五花肉,一时间极为好看,瞪着小蜻蜓:“一日未曾和太子皇兄拜堂,一日便不是太子妃。她不过是个东璃和我西凉交易送回来的公主而已。哪门子太子妃?”

    小蜻蜓闻言脸立即的板了起来:“公主这话奴才会一字不露的禀告给太子殿下的。”

    一听说禀告给玉痕,琼华身子顿时一哆嗦,袖中的小手死死的攥着,瞪着小蜻蜓,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没想到她真是落魄了,居然连一个奴才也敢欺负她了。

    心中恨极恼极,但是不敢再说一句怒话和不中听的话。小蜻蜓是太子皇兄的近身侍童,而这是太子皇兄来恭贺的队伍。里面的人大部分都是太子皇兄的人,她不过是随行而来的公主,如今是丢尽西凉国颜面的公主。哪里还有说话的地位?

    这些日子在行宫被东璃重兵囚禁,连那些丫鬟婆子都敢不好好侍候给她脸色。真当她是失心疯一般。简直就是可恶,她恨不得杀了行宫里所有的人。

    不过等回了西凉,父皇疼她,母后做主。她还是她的公主。包括凤红鸾和这些人,她都要他们好看。

    想到这,琼华压下心中的火,软了口气,轻柔的对着小蜻蜓道:“不过是说笑而已。太子皇兄国事繁忙,你不要事事都告诉太子皇兄。”

    小蜻蜓低着头不语。

    “不过就是等等嘛,既然是太子皇兄的吩咐,我们等等就是。”琼华又道。

    “公主明白是太子殿下的指示就好。奴才刚才什么也没听到。一路到西凉还早,恐有劳累,公主趁此休息片刻吧!”小蜻蜓立即改了口气,不卑不吭恭敬的道。

    琼华一听小蜻蜓的话,心里顿时松了口气,点点头,温和的道:“怪不得太子皇兄喜欢你,真是个乖孩子,等回到西凉,我让母后多多赏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